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学界 >> 学科前沿
科学技术的底线伦理
2016年03月30日 21:49 来源:人文岭南第59期 作者:詹颂生 字号

内容摘要:因此,我们对它所做的伦理考量,必须超越这一手术乃至生物医学本身,升华为对整个科技伦理的深层次和前瞻性思考。依据这一基本伦理精神以及当代科技发展和应用的现实要求,笔者认为,科技的底线伦理就是科技的人文关怀规范,其基本规定是:我们所进行的任何科技活动或科技项目,都必须有利于人的物质需求、精神需求的满足和提升,有利于人的健康、全面发展。科技的底线伦理,构成了科技伦理的一个最基本的规范,与这个基本伦理规范相对应的,是科技工作者必须承担的基本伦理责任,即科学家的社会责任。但是,科技和社会发展的实践都告诫我们:以经济效益为主要考量的科技思想和科技行为,是与科技的人文精神背道而驰的,是我们坚守科技的底线伦理所必须克服的最大障碍。

关键词:底线伦理;换头术;科学功利主义;科技创新;考量;经济效益;应用;科学家;科技发展;科技项目

作者简介:

  2015年9月,意大利著名神经学家塞尔吉奥·卡纳维罗宣布,他将与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等专家合作,在中国完成世界首例人体头颅移植手术,即所谓“换头术”。“换头术”被称为人体器官移植的“最后堡垒”,但该手术蕴含着巨大的危险。仅在技术方面,该手术就面临着中枢神经组织被破坏后如何重新连接、受体的免疫排斥、大脑的缺血再灌注损伤等未解难题,从而对实验者的生命构成极大威胁。准确评判“换头术”的正当性和可行性,不仅需要技术层面的评估,更需要伦理层面的考量。尤为关键的是,“换头术”只是当代不断加速涌现、推广的各种科技创新的一个代表,因此,我们对它所做的伦理考量,必须超越这一手术乃至生物医学本身,升华为对整个科技伦理的深层次和前瞻性思考。

  科学技术的底线伦理是什么?

  概括而言,底线伦理是指维系人之所以为人的最起码的伦理准则,它是规范人类行为、关系所不可或缺的“最后防线”。依据这一基本伦理精神以及当代科技发展和应用的现实要求,笔者认为,科技的底线伦理就是科技的人文关怀规范,其基本规定是:我们所进行的任何科技活动或科技项目,都必须有利于人的物质需求、精神需求的满足和提升,有利于人的健康、全面发展,有利于实现社会的和谐、公正和进步。

  科技的底线伦理,构成了科技伦理的一个最基本的规范,与这个基本伦理规范相对应的,是科技工作者必须承担的基本伦理责任,即科学家的社会责任。科学的发展,特别是20世纪前半叶物理学和后期生物科学取得的重大成就,以及近二三十年来电子信息科学技术领域的革命性进展,彻底地改变了科学与社会的关系,科学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生活中的主导因素。它大大提高了人类的生活质量,但是也带来了诸如环境污染、资源滥用、传染病增加等危害。科技对人和社会的影响日趋深远,科学家应当且必须负有社会责任。这既包括积极探索协作,推动科技进步,更包括尽力避免科技手段的滥用、防控科技活动的负面效应。正如诺贝尔奖获得者、意大利生物学家蒙塔尔奇尼提出的:“科学家应该更多地关注社会需求,关注公众对科学负面影响的不安,自觉地保证科学知识得到正确应用……他应当首先考虑自己的人道责任,而不是科学家的身份。”

  对照上述基本伦理规范和责任的要求,可以确定,像“换头术”这类科技项目已明显突破了科技的底线伦理,违背了科学家的社会责任,必须明确禁止。虽然“换头术”看似具有给瘫痪者以新生等“好处”,但是,第一,该计划的实现过程必然伴随对实验者生命的极大威胁。第二,更具危害性的是,为了解决“换头术”中的健康躯体的供体来源,卡纳维罗竟然提出了通过克隆人来解决供体的“创举”,这是对人的生命权和健康权的粗暴漠视和践踏。

  突破底线的冲动源自哪里?

  值得注意的是,“换头术”并非个案。近年来,在医学领域所出现的“转基因婴儿”乃至“设计婴儿”等改造人类基因的实验,同样存在对实验者和下一代的生命权等权益的侵害问题。这一系列悍然突破上述科技底线伦理的“科技创新”,其冲动究竟源自哪里?笔者认为,对于这些冲动,我们固然可以从人探索自然奥秘的欲望等层面寻求解释,但在当代社会,其最突出、最重要的根源,应在于狭隘的科学功利主义。

  科学功利主义将功利主义原则运用于科学活动领域,以是否增进普遍的人类幸福或福利作为评判科学活动是否具有正当性的最高准则。历史上,功利主义的形成和深化,为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发挥了相当积极的作用,而科学功利主义,更对近代科技的兴起和扩展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同把功利主义推向片面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极端功利主义一样,如果人们把科学功利主义推向极端,对其基本原则加以片面理解和运用,就会形成偏重从物质性、经济性的功利来理解科学价值的狭隘科学功利主义。其最典型的表现,就是以经济效益的最大化作为科技研发、应用活动的最高目的或考核指标。

  科技的发展、应用普遍具有正面和负面双重效应。现实中,科技的正面效应多数表现在科技给人们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上,它往往是显性和直接的;而科技的负面效应则多数表现在科技对人、社会和生态环境的不良影响上,它往往是隐性和间接的。狭隘科学功利主义对人们科技行为的影响和导向,必然会使科技发展和应用的方向产生偏差,导致人们在科技领域中的“短期思想”和“短期行为”。它使人们在制定科技研发、应用决策时,更倾向于追求科技的直接效应,特别是那些可以“短期见效”的经济效益,忽视和淡化科技在社会和生态等方面的间接效应,特别是那些潜在的或在短期内不会影响经济效益的负面效应。这种普遍存在的狭隘思想和行为,正是突破科技底线伦理的冲动得以产生并不断强化的重要根源。

  科技研发活动日益高涨的经济成本,使人们不能不更多地考虑其经济回报。但是,科技和社会发展的实践都告诫我们:以经济效益为主要考量的科技思想和科技行为,是与科技的人文精神背道而驰的,是我们坚守科技的底线伦理所必须克服的最大障碍。

  (作者单位:广东省委党校)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