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学界 >> 社科热点
厘清共享经济发展边界
2017年11月29日 15:37 来源:人文岭南第76期 作者:汪文姣 字号

内容摘要:共享经济发展要高度重视边界约束,而不是放任其野蛮扩张。当然,共享经济的边界更多应当依赖于市场手段而不是行政手段来界定,政府可以通过“试错”机制,为共享经济提供宽容的发展环境,推动共享经济实现从蹒跚学步向昂首阔步的平稳过渡。

关键词:共享经济;闲置;经济模式;共享产品;共享单车;共享精神;共享模式;使用;监管;利益

作者简介:

  随着“共享”发展理念的提出,共享经济作为一种新兴商业模式登上了历史舞台。共享经济的内涵是弱化“所有权”,强化“使用权”,激活社会闲置资源,提升资源使用效率,以有限的社会存量改进民众的帕累托最优。共享经济在消费、服务研发、工业、文创等领域拥有巨大的创业蓝海,其发展前景不可估量。

  但在市场的盲目跟从和鼓动下,共享经济正在逐步偏离正常轨迹,向无限膨胀阶段趋近。在现有理论中,共享经济能够满足人们未来的所有需求,无论是纵向深入还是横向扩展,共享经济都将不受边界束缚。然而,从现实来看,在利益的驱动下,备受资本青睐的共享经济模式逐步偏离了初衷,进而引发了系列连锁反应。形形色色的产品都想蹭一蹭“共享经济”的热度,披着共享的华丽外衣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融资,一旦荷包鼓了,就撒手不管,卷钱跑路。因此,必须厘清共享经济的边界,才能推动其健康有序发展。

  第一,共享经济存在产品边界。我们必须清楚认识到,不是所有产品都可以共享。作为共享产品,必须具备闲置性、公共性和市场性。所谓闲置性,是指用于共享的产品已经被生产出来由个人和企业拥有,但因多种因素影响处于未使用或低效使用状态,在共享这一新商业模式下被重新投入使用或提高了使用效率。因此,共享单车、共享睡眠舱等为满足市场需求而新投入或创造出来的产品从本质上来看并不属于这一范畴。公共性是指产品能够为公众分享,不侵犯隐私或损害利益,共享用户对产品不具有排他性使用。此外,共享产品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使用者的成本,包括产品和服务的自建成本和重置成本。例如,爱彼迎的共享住房模式,既降低了旅游者的酒店成本,也避免了度假房的购入。市场性是指共享产品具有广阔的市场需求,能切实为公众认可和接纳,并且进行规模性消费,而不限于小众。共享产品也必须契合当前需求,可以弥补现有需求的不足,在分享市场蛋糕的同时还能够推动市场的不断扩大。目前市场上的共享小马扎、共享婴儿小推车等因为市场规模过小,因此不具备成为共享产品的可能。

  第二,共享模式存在责任边界。共享经济作为新经济模式,不能单纯聚焦企业利润,社会责任边界也不可回避。实现产品共享,应以提高使用效率,在一定程度上减缓对未开发资源的消耗速度,营造和谐共生、利益共享的环境为目的,尽量减少或避免对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从共享模式本身来看,无论是“闲鱼”等共享闲置、爱彼迎等共享住房还是火遍全国的共享单车,都应当对社会带来一定的正向溢出效应,减少资源浪费或是缓解环境压力,积极主动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由于部分企业过度逐利,导致社会责任感丧失,责任边界模糊化。以共享单车为例,虽然ofo、摩拜、小鸣单车等对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起到了实质推动作用,但是其带来的城市管理任务同样“沉甸甸”。随意停放、占用车道、堵塞出口等乱象丛生,共享经济企业并未积极承担相应的管理责任,或是提出对应解决手段,而是做起了“甩手掌柜”,将管理问题直接丢给政府,无视责任边界野蛮发展。因此,共享经济必须在社会责任边界内逐利,明晰环境责任边界和城市协管边界,减少在其发展过程中给社会环境带来的不良影响,加强自身规范,主动融入城市协同管理体系。

  第三,共享精神存在道德边界。共享经济模式的发展理念,是变废为宝,提高闲置物品的利用效率,因此共享精神必须深入人心。要发展共享经济,必须提升公民道德素养,以产品和服务共享为契机,营造“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文明共享。目前,共享经济之间的信任关系主要依靠互联网和契约精神予以维系,新型交易模式带来的异地、异步、低透明度的交易体验促生了各类失信行为,导致交易中的信用风险上升。共享经济发展迅猛的同时,也不断涌现出了诸多不和谐之音,有的共享单车被拆掉轱辘、脚蹬,私自加锁,打上“专享”烙印;有的被重新改装,变为“私有”产品;有的共享单车还被贴上假的二维码,利用其来牟利。这种“搭便车”行为与共享发展的最初理念背道而驰,反映出共享精神尚未得到领会贯彻的事实。共享精神的道德边界不清,共享经济将会成为水月镜花、无根浮萍。共享精神难以推行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城市文明在局部“微循环”中的沉疴与积弊。因此,共享经济的兴起,呼吁民众拥有更高的道德素养,如果各自为私,缺乏公益与公共的边界,共享经济再好,恐怕都会被找到“薅羊毛”的漏洞。

  第四,共享行为存在法律边界。缺乏监管是共享经济模式的先天不足,一方面是法律层面的监管缺失,大多共享经济行为披着“新经济”和“互联网+”的华丽外衣,游离在合法边缘,无法被纳入正常的监管体系;另一方面是共享物使用者、所有者的监管者的缺位。共享经济要想持续健康发展,应当清晰界定其法律边界。具体而言,共享经济监管的关键是对共享与商业运营行为进行合理划界,如各地监管法规准确区分共享与非共享,对共享模式不予设限,对非共享模式出租则进行限制,但给予合理例外。在共享监管上,既要注重源头管理,严把市场准入关,又要采用声誉或评价反馈机制来保证服务质量。共享行为毫无约束,甚至侵犯个人利益。近期推出的小区内共享停车位,则引发了共享利益和私人利益之间的激烈博弈。一方面,车位闲置时间的共享符合共享经济本质,也能切实缓解市民“停车难”问题,是较好的共享模式;另一方面,共享车位关系到小区共有财产的使用,比如小区道路、小区整体安全环境等,触及到了小区业主私人利益。

  综上所述,虽然共享经济涉及范围广阔,但是依然存在边界,这些边界并非制约共享经济发展壮大的藩篱,而是保障其健康有序发展的尺规。共享经济发展要高度重视边界约束,而不是放任其野蛮扩张。当然,共享经济的边界更多应当依赖于市场手段而不是行政手段来界定,政府可以通过“试错”机制,为共享经济提供宽容的发展环境,推动共享经济实现从蹒跚学步向昂首阔步的平稳过渡。

  (作者单位: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区域发展研究所)

 

■11月21日,中国共享单车企业摩拜单车在德国柏林宣布在当地投入运营。

图片来源:CFP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0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