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专题 >> 文化专题(列表)
湾区艺术文化高地话语发布之七:思维战略·实海
2018年12月26日 11:54 来源:人文岭南第88期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使中国崛起于21世纪的海洋,是事关中华民族生存与发展、繁荣与进步、强盛与衰弱的重大战略问题。实现由海洋大国向海洋强国的历史跨越,是时代的召唤,也是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实 海 

黄野

 

  中国

  中,意指中心、中央,将其冠于国字之前,称为“中国”,这是内陆文明时代的土地中心概念。人们筑室为城,翻土为耕,偏居自中。将自己视为世界的中心,汉人如此,埃及人如此,欧洲人如此,印度人如此。即令汉地的边鄙小国——夜郎国,也是如此。鸡犬相闻的夜郎国竟不知大汉的存在,怠慢大汉使节,遂成就夜郎自大的典语。这都是土地中心理念的一般反映。

  原初的中国所指范围其实很小,即是中原之国。从传说的黄帝部落(黄河中下游)、炎帝部落(汉水流域)算起,到秦(渭水流域)公元前221年统一中国止,前后两千多年,中国还不过是黄河、汉水、渭水之间的山川土地。到汉武帝时,西域三十六国尚未在汉政权的管辖之内。八王之乱结束西晋,北方的少数民族起烽烟兵戈,史称五胡乱华。大家士族被迫南迁,进入长江流域,建立东晋。东晋亡后,史入南北朝。其中,北朝本不属于汉人政权。时至北宋,辽、金、西夏都非汉人政权。最终,汉人以归元而壮大疆土。清军入关前,东北亦非汉土,随着清军入关和明朝败北而归入中华版图。从长江流域的开发,至元至清,中国才构成现代疆土。历史的风云流变,屈辱心酸,人民生灭,莫衷一辩!相传在黄帝时代,曾发生过蚩尤战黄帝的事件,蚩尤战败,其子弟族人远遁至今天的云南、贵州一带。当时的云贵之地是极其荒蛮偏远的地方。春秋战国时,也有举族迁遁者。宋代战乱,举族南遁入海的客家人,也是中原贵族血亲。他们自身的历史、新居地的环境、气候、物产等因素,使他们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民族特点。这种民族特点,使他们繁衍生息,在中华民族的发展中起到构成性的作用。

  封建时代的中国奉行家国文化,国即是家,家亦是国,依靠宗族力量,而视强弱号令四方。这种家国文化因血亲关系具有相当的稳定性。子弟四封,维定京畿。在国防上,古代中国奉行“雄霸中心,拱卫四方,延及关隘要津”的理念。这种理念优点明显,中心强劲,伸延四方,外寇入侵或灾暴发生时,可以手足屏护,缓及中心。因此,京畿有战略纵深空间,不至于仓促应敌。但此理念疏于边陲,外藩和边境容易变故。边患,成为历朝历代的痼疾。实边,成为历朝历代的国策之重!中国也在边患和实边的反复逐鹿中,民族不断融合,疆域不断扩大!中国古代文明主要是农耕文明,中国古人对海知之不多,常称湖为海。西汉皇帝刘贺,在失去帝位后,被贬为海昏侯。从这个封号,有其特殊内涵。刘贺的封地在南昌,南昌位于鄱阳湖以西,太阳西落称为昏,侯是他的爵位。因此海昏侯就是鄱阳湖西边的南昌侯。这种内陆文化的封闭性,造就了中国人比较内向、追求安稳、包容友善的民族性格,不具有侵略性。  

  实边

  边境,是国家力量交接的地方,多是崇山、阔水、瀚海之地,生存环境恶劣,人烟稀少,如中印间的喜马拉雅山境、中美间的太平洋海境、中俄间的江流雪境等。长江天堑、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为三国时割据立国提供了天然屏障。但地理屏障并非是一个一成不变的概念,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国家综合能力、实力的发展,彼此互为进退。长江和蜀道在今天就失去了地理屏障的意义。因此,所谓边境线的内涵也在不断地变化。虽然一些地貌环境已不能成为地理屏障,但大陆地板块、洲际间的海境、山境等依然有地理屏障的作用。由于越过边境多有膏腴之地、殷实人家、丰饶粮仓和锦绣城池,边境往往也是一条杀戮线,边患也成为历代王朝的焦心之事。因此,实边则是一种比肩于“和亲”的靖边、抚边的重要手段。

  实边,即向边境移民,通过增加人口数量获得边疆区域的长治久安。《汉书?晁错传》载:“以陛下之时,徙民实边,使远方无屯戍之事,塞下之民父子相保,亡系虏之患,利施后世,名称圣明。”《晋书?傅玄传》记载:“宜更置一郡于高平川,因安定西州都尉募乐徙民,重其复除以充之,以通北道,渐以实边。”《宋史?食货志?上二》:“使田畴尽辟,岁收滋广,一遇丰稔,平籴以实边,则所省漕运以博。” 历史上,军屯、发配充军、流放犯人、设立军营、修建城堡、要塞、王室通婚等,都在实边之列。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最严重的边患莫过于游牧民族的边境骚扰和入侵,犬戎、匈奴、鲜卑、羯、羌、氐、契丹、党项等,尤为翘重!游牧民族随水草而迁,居无定所,食肉食奶,体格强健彪悍,这是其军事优势,体现出较强的单兵素质。农耕民族长居定所,耕食一方水土,五谷杂粮,主食偏素,但长于步兵车阵,运筹帷幄。骤发,多前者胜;徐图,多后者胜。然而,从人类社会的发展趋势来看,接近自然生态的游牧民族终不敌文明化的农耕民族。当然,农耕民族的文明化也有其局限,包含着很多的与自然的依附关系。这是农耕文明又不敌工业文明的原因。

  除了刀光剑影、血肉苦难,战阵不起、战火熄灭时,边境也有生活温情的一面,异族间通婚、边境贸易等,延长了生命的边界。一些边境城市、城镇、码头、要塞,也在战争中渐显身影甚至发达。这些可以看作民族不断更迭带来的次生景象。  

  实海

  如果说游牧民族曾是农耕民族在迈向现代社会、后现代社会、高科技、城市化、全球化的进程中的劲敌、顽敌,那么在全球化时代,海洋文明则是内陆文明更强劲的对手。内陆文明与海洋文明之间存在着一场复杂的博弈!从后工业的发展来看,真正对内陆文明构成挑战的是海洋竞争、海洋话语权等。全球化首先是海洋化,而实海是一种海洋化、海洋性的战略之策。

  所谓实海包括几个方面的内容:其一,向沿海城市、沿海地区、大湾区移民,增加当地的人口密度和调整当地的人口结构性;其二,由资本、财富、人才、高科技和年轻人主导该地区发展,逐渐形成当地的价值观、文化知识力和生产关系等;其三,重工业、基础工业、行政枢纽向该地区转移。由于传统的以内陆中心的观念和内敛型国防以及一些历史原因,沿海城市、沿海地区缺乏重工业、基础工业,行政级别相对偏低。例如深圳特区,虽然有优先的开放政策支持,人才、资本、金融、技术强势,但是重工业、基础工业先天不足,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深圳的发展。又如广州(水资源充盈、终年富含热能量),虽说自然资源丰沛、经商传统深远、民营资本雄厚、地处南海门户,但行政级别不及上海、重庆。如果深圳、广州、东莞、珠海、惠州、香港、澳门等城市和地区实现区位一体化,则能形成超级城市集群,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城市、工业、研发、生活整体性区域带,构成内陆重深度,沿海重强度,海基为表,陆基为里,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格局,从而实化前卫性海洋国家存在。如此来看,海洋性国家战略、外张型国家发展战略的重量和地位非同一般,提升沿海地区的行政话语权和级别,势在必行。

  在传统的国防和战争的观念中,存在前线、后方、战略纵深之别,但是在信息化战争、卫星定位、精确打击的军事时代,所谓前线、后方、中心的概念实际上已不存在!远程攻击、区位毁灭性攻击、全球性打击等,已使战区无处不在!在这种情况下,沿海地区的近战消极面消失了,而它的市场、资本、低成本积极面浮现出来。中国军队由军区制改为战区制,体现了这种战争理念的改变。

  实边和实海这两个概念,既有交叉、相同的部分,也有很大的区别。相同的地方在于,都是向边境输入人力、物力、财力;不同的地方是,实边是内敛型国防的一种靖边手段和策略,实海则是外张型国家发展的手段,是在现代军事、市场、资源等因素变化的影响下的一种全球应对,是内陆性国家参与整体竞争,走向全球世界的必由之路,是传统陆地中心走向现代海洋中心的关键一步!如果说实边让中国成为了一个地大物博、人丁繁盛的东方大国,实海,则将会使中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强国。

  人类的先祖,曾经是海洋里的水生动物,爬上陆地后,树上树下求生,成为陆生动物。广袤的海洋把陆地分成许多部分,小的成为岛、半岛,大的甚至成为洲际板块,深入数千公里。在岛、半岛生存的人,被海水包围的态势如在眼前,惊涛骇浪,狂风雨暴,须臾即在,造就了其民族、国家的海洋性特征。而内陆的民族、国家,则在安平的土地上晨暮复作,四季更新,遂形成勤劳、和善、退让、内敛的性格特征。事实上,再大的陆地也犹如岛,被海洋环绕。古时有如古埃及、古罗马等海洋国家,地理大发现时代亦有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等海洋大国。当时的海洋只是一种航道,旨在借道于海,探寻另外的陆地,海洋本身并非目的。其后的英国、德国、日本、美国、苏联等海洋大国,也不过把大海当作补给线或登陆点。海战,也不过是为了争夺陆上的话语权。

  今天的人们虽然对海洋有了全球性的认识,但其认识依然较为简单。人类对海洋的利用也仅限于较低级的水平上,不过是近海捕捞、养殖、远海捕捞、大陆架石油、天然气开采,海岸线、海岛旅游观光等,只有核潜艇、航空母舰混合集群较多地利用了海洋性特点,但不具有主观明确的居住性海洋占有。虽然如此,航母集群的混成能力(依托公海的全球性自由移动、攻击性武备的等级量、海洋公地的实际占有等)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强,有可能成为国家打击力的代名词,至少也是衡量国家打击力的重要标准。因此,从某种程度上看,广袤的海面仍在人类的生活视野之外,更遑论海底空间的充分利用。

  人类对海洋的认识与海水的形质不确定性、频变性、偶发灾暴等都直接攸关。目前,人类仍然无法完全避免飓风、台风、龙卷风、海啸等自然灾害的影响。面对海洋的喜怒无常、狂野暴力和无法遏制的毁灭力,人类只能退避三舍,立陆遁观。这是游离在海洋之外,对立于海洋的必然结果。而海生动植物则解决了这些人类似乎无法解决的问题,在人类眼中的这些灾变、恶劣条件,反而是适合它们生存的家园。因此,谁能率先化解与海洋的矛盾,谁就能率先迎立潮头,在土地资源日益贫乏,竞争不断加剧的时代,拥获广袤无垠的蓝色土壤,超出人类的当下局限。

  中国是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和民族,奉行“和为贵”“以退为进”“礼仪之邦”的理念。中国是一个由传统农业大国发展而来的发展中国家。面对全球化时代的主权国家竞争,中国必须有自己的精神、战略和大国意志!在全球化不断推进、主权国家竞争日益频繁的时代,封闭自守的内陆国策正处在衰势之中。全球性的市场、资本、人才、资源和国际关系,都需要主权国家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外张型的国策顺应这种时代潮流而步出史境。任何人或国家,只能在竞争优胜后获得安逸,不可能在安逸中获得优胜。同时,历史中的博弈和竞争经验表明,国虽强,未必胜!春秋战国时,楚国已经可以冶铁,铁兵器比青铜兵器锋利且更有韧性,但使用青铜兵器的秦国却消灭了楚国。二战时,纳粹德国的飞机、坦克比盟军的飞机、坦克先进,纳粹德国也最早掌握了原子武器的研发和技术,但这一切都没有使纳粹德国获得战争的胜利。在朝鲜战场上,十六国联军,尤其是美军,在武器装备、弹药辎重上优势明显。虽然美军拥有海陆空立体火力攻击优势,而志愿军火力来源较为单一,以陆军为主,但美军最终也没有达成其战略目的,获得朝鲜战争的胜利。在越南战争中,美军使用了先进武器,而北越军事力量相对薄弱,双方进行了一场实力不对等的战争。然而,最终美国依然没有取得战争的胜利。这些历史事件都说明了一个道理,竞争的结果受多种因素影响,强者未必胜。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实海是否符合当前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能在实海的过程中获得发展红利吗?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需要明白一个道理,制胜并非由一种因素决定!即使在工业时代,工业化也不是竞争制胜的唯一因素。国家可以多向度发展。犹如《水浒》中的黑旋风李逵陆上厉害,浪里白条张顺水中英雄,李逵在岸上可以战胜张顺,张顺在水中可以将李逵溺得气绝。各有秋色!西方有一句名言: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进而言之,不仅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抽象的永恒的利益。一定的盟友形成一定的利益,一定的利益造就一定的盟友。在眼下全球市场充满变数(政治变数、技术变数、人才变数、自然变数等)的利益面前,谁是真正的盟友呢?一定的盟友关系又能取得怎样的利益?新的崛起方一定是能够掌控这种复杂关系的制胜者。在利益攸关的历史转折时期,一个国家要谋求更大发展就必须敢于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人类社会的文明化,已极大地弱化了人的生存能力、自然能力,因此一旦灾变发生(世界又进入了格局重塑的临界点),依靠的只能是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及战略眼光。

  浴海而生,壮我中华!

   

  作者简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野牛,又名黄野,作家、诗人、观念艺术家、批评家、理论战略家、战术战略家,战略空间学创立人,四川成都刘家,祖籍江西、湖北麻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诗歌、小说、随笔等的创作及其它学科的研究,86年现代主义诗歌大展“野牛诗派”创始人,90年出版诗集《渴望孤独》,93年出版诗集《冬日》,95年出版诗集《物的发现》,99年出版诗集《公元-1999》,2009年出版诗集《野牛诗歌精选集》、《生命之水及野牛诗歌19首》,2012年著有3000行文化史诗《蛮楚王诗》,2013年著有千行组诗《我从中国来》,2015年出版诗集《再三再四》,2016年出版诗集《野牛诗歌-长诗集》,2016年出版《野牛画评集》,2017年出版《野牛诗集-76589》,2018年出版《野牛诗集-空有集》,至2018年已著有20种野牛诗歌单行本。现居住中国广州市,从事职业创作。已出版各类读物几十种,编、著总量超过3500万字。其中《不战而胜与商战》、《改变生存》、《虚拟公司》、《黄氏生意经》、《财渊》、《智力经济》、《智渊》、《鲁迅三兄弟》、《奥修传》等均为畅销书。 

  

 

   

     

  中国是一个陆地大国,也是一个海洋大国。陆地面积约960万平方千米,东部和南部大陆海岸线1.8万多千米,内海和边海的水域面积约470多万平方千米,海域分布有大小岛屿7600多个。保护中国的海洋权益、防止海上冲突,客观上要求中国不仅需要有自己的海洋新战略,而且在制定海洋新战略的时候还要有海洋战略新思维。

  “海兴则国强民富,海衰则国弱民穷”。中国近代沦落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与长期以来对海洋的忽视,更为确切地说是对海洋文化的漠视不无关联。冯友兰先生曾经提出,属于海洋性文明的希腊文明,亦即西方文明,如同灵动的水,追求变革,而属于大陆性文明的中国文明,却是一位长寿的“仁者”,是一座沉稳的大山,尊重传统,对“变”有天生的审慎。因而,清朝末期的挨打、近代海防危机和现代海洋权益之争,无一不折射出海洋对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影响,以及海洋对中国发展的重要性。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以及人口膨胀、资源短缺、环境恶化等世界性问题的凸现,世界各国对海洋的认识逐步深化。海洋越来越显示出在资源、环境、空间和战略方面得天独厚的优势。世界各国普遍认识到,海洋将成为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新空间,成为沿海各国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成为影响国家战略安全的重要因素。

  进入21世纪,海洋更加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海洋的国家战略地位空前提高。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和对外开放不断扩大,国家战略利益和战略空间不断向海洋拓展和延伸,如何对海洋强国的内涵再认识、再定位,坚持“以海兴国”的民族史观,使中国崛起于21世纪的海洋,是事关中华民族生存与发展、繁荣与进步、强盛与衰弱的重大战略问题。实现由海洋大国向海洋强国的历史跨越,是时代的召唤,也是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必由之路。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read_image.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