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专题 >> 文化专题(列表)
湾区艺术文化高地话语发布之六:中华智谋·减灶计
2018年11月28日 12:35 来源:人文岭南第87期 作者:黄野 字号

内容摘要:隐蔽自己的实力,让敌人轻视你。敌人越轻视你,越敢轻举妄动。越轻举妄动,输得越容易越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华智谋·减灶计 

黄野

  

  故事 

  公元前342年,魏国攻打韩国,韩国告急,向齐国求救。齐国仍以田忌为主将,孙膑为军师,起兵救韩。齐师仍采用“围魏救赵”的战术,不趋韩地,而直奔魏都大梁。魏师太子申、庞涓闻知,只得撤出对韩国的战斗,回救大梁。庞涓在魏地截住齐师,齐师回撤。庞涓察看齐师遗下的营地,军灶可供10万之众食用。庞涓的魏师也是10万大军。第二天庞涓又追上齐师遗下的营地,察看军灶,只可供5万人食用。庞涓心中大喜,想道:人谓齐人胆怯,果然如此!第三天庞涓又追上齐师遗下的营地,察看军灶,只可供3万人食用。庞涓喜不自禁,曰:“我固知齐军怯,入吾地三日,士卒亡者过半矣。 乃弃其步军、辎重等,只与轻锐简装急追。 

  追至马陵道,已入齐地,天麻麻黑。道路狭窄,地势险要,林木森然。就见路旁一棵参天大树,正中被削去树皮,斫有字迹在上。因天已昏黑,无法辨认。 庞涓命令士兵点起火把,看时却是:“庞涓死于此!”庞涓大惊,却待行令,伏兵早万箭齐发,魏兵纷纷中箭,庞涓也数箭射身,自知中计,无力回天。拔剑自刎,曰:“遂成竖子之名!” 齐师大破魏师,10万魏师或亡或俘,太子申亦在其数。原来孙膑早有预谋,万弩夹道而伏,令曰:“暮见火举而俱发。”马陵之战后,魏国大衰,齐国和秦国开始号令诸侯。魏国是战国七雄之一,先后出现过吴起、西门豹等著名将领。魏文侯是战国最早推行变法图强的君主秦国后来的变法也只是依样画葫芦。 

  智谋分析    

  黛黑蔻:这就是著名的马陵之战。尘埃落定,庞涓孙膑这对冤家终于情定仇灭,庞涓淡出历史。野牛先生,从孙膑的角度,您是如何看待马陵之战的?     

  谋略家野牛:马陵之战庞涓被歼灭,主要是减灶计产生了作用。减灶计的谋思是非常清楚的:用诈败溃散误导庞涓轻敌,表征是军灶的大幅度减少。供10万人食用的军灶一天便减少到只能供5万人食用,表明已逃走了5万齐卒。又次日又减少供2万人食用的军灶,以坚其心,更速急追,轻骑急追。当庞涓追至齐地马陵道时,圈套已结死。孙膑不仅料定庞涓会轻信上当,更料定他会孤注一掷地加赶,也算定了路程、速度、天将擦黑的时机和马陵道绝好的地形,只等其敌自投罗网。这是从故事和减灶计的谋思说的,但是减灶计与齐卒、车马、实时地理等因素结合后,纰漏之处也很多。    

  黛黑蔻:野牛先生,您说减灶计纰漏之处也很多,但是为什么孙膑却仍能取胜呢?    

  谋略家野牛:这跟庞涓个性骄狂、自大有关,跟庞涓对孙膑的深妒大恨有关。孙膑诈败,庞涓信其真败。庞涓的心理暗示、下意识都希望孙膑真败。他太想抓住战机,一战而弄死孙膑。所以庞涓完全按照减灶计设计的思维去应和,更把减灶计伪示的一面现象作为依据。这样来看可以说是孙膑下钩,庞涓追着咬钩,才成就了减灶计的美谈。 

  庞涓和孙膑本是同门之师,都是跟着鬼谷子研习兵法和智谋。庞涓早入尘俗,博取功名,在魏国身居大将军之职,不可谓不成功。庞涓却惦记着孙膑的十三章兵法(孙武和孙膑是祖孙关系,都著有孙子兵法十三章。前者更偏重德胜德谋,后者更深入技算术算),欲窃为己有。庞涓知道孙膑比自己智高一筹,常怀妒意。却假示友好,请孙膑下山。孙膑看着同窗之谊,不好违拗,赴魏就客。庞涓倒是礼数周到,上客对待,渴慕孙子兵法。孙膑在客舍为庞涓书之。书之过半,侍者见孙膑大憨之人,忍不住告诉他实情。侍者本是庞涓的人,为什么反过来帮助孙膑呢?人性复杂,虽也有猥琐、卑下的一面,但也有良知、高尚的一面。侍者此时就是这一面闪亮了出来,超出了利益关系。庞涓的保密设置和保密级别看来需要提高。孙膑这才恍然大悟,匆忙中烧毁已书之兵法。无计可施,想起下山时师父送的锦囊,嘱咐危急时分方可拆看。急视之,却是:诈魔二字。诈魔就是装疯的意思。等庞涓见到孙膑时,彼已在猪圈里披发疯语,口嚼猪屎。庞涓也疑其佯疯,令人不懈看管。始终放心不下,令人敲碎他的双膝盖骨。这是古代的一种刑法,称着刖刑,也称着膑刑。孙膑之名,由此而来。孙膑已成废人,仍在猪圈里度日。庞涓仍派人监看,但尺度有些弛缓。孙膑也爬出猪圈,去远一点的地方胡转,仍是疯言疯语。晚上倒是爬回来,赖以为家。有知孙膑智者,暗做手脚,通气、安排,忽一日车载而去,纵马扬鞭,逃之夭夭。庞涓闻知,大怒,却无可奈何!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料他一残废,又能如何?! 

  孙膑却被接去齐国,在田忌麾下做军师。庞涓攻打赵都邯郸,齐国出救。却兵不赴赵,奔袭大梁。庞涓见这样出招,心中大疑。其不被牵住牛鼻子,反客为主的战法有棋高一着之虞。等到与齐师旗鼓对望,看见孙字大旗时,才知确是孙膑,他并未死,而且就在敌阵当中。庞涓心中大怯。围魏救赵演变成桂陵之战,并活捉了庞涓。孙膑超然仇恨,放了庞涓。庞涓非但没有感恩图报,反视作奇耻大辱,须臾如鲠在喉!孙膑就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安!人阴暗到这种份上已毫无是非,良知全无,禽兽不如(禽兽亦懂救命之恩、不杀之恩)!人刻毒至极天裁之!成语所谓的天诛地灭,也含有这层意思。 

  应该说庞涓也是人中的俊杰,能在魏国扛起大将军的旗帜,也不是等闲之辈!但庞涓只是人中的俊杰,而孙膑则是超级人才,其大能在人神之间。人杰和人神,天敌一般!后者容得下前者,而前者容不下后者。庞涓和孙膑的故事就说明了这一点。但庞涓在尘俗中又位高权重,他有不服气孙膑的资本。他也不能让孙膑高出自己,那意味着自己将失去权力和地位。这是庞涓这类人的认为。这种双重纠结,使这种人与孙膑这种天才势在敌对仇杀。历史中双方都有优胜的例子,往往前者手握体制,而后者只是虚才浪闲时,就会败输情冤。但如果后者也与有道之君相契,哪前者就会相形见绌,不是对手了。孙膑就是结合进了强齐的阵势而使庞涓无路可走的。作为谋略家,孙膑知道并利用了庞涓的这种自大和情令智昏,给他做了这个套。都说齐人胆怯,孙膑就利用这种成见,诈败,引诱庞涓的自大和智昏,让他走上了黄泉路。 

  人才都是有对头的,才越大,嫉妒的人越多。不惟庞涓孙膑如此。周瑜和诸葛亮也是一对人才冤家,死斗而终。以至周瑜死到临头,还说了那句著名的抢白老天造化的台词:“既生瑜,何生亮。”人生与人缠斗,做鬼了亦如此纠结,不可谓无趣不深矣!    

  黛黑蔻:深有同感。     

  对招     

  黛黑蔻:野牛先生,从庞涓的角度,您如何看待减灶计     

  谋略家野牛:减灶计从文学的角度、闲看的角度而言,很潇洒,很迷人。故事奇妙,战果丰硕。但是从智谋的角度来看,疑点甚多。 

  疑点之一,未战即溃,而且是大溃!10万齐师去了一半。虽说齐人胆怯,怯名在外,但他们毕竟是军队,号令严明,军法不饶人!军队不可能望风而靡至如此地步!这种大溃,庞涓只是从军营遗留下来的军灶而判断的。齐鲁长勺之战,曹刿用力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理论击败齐师,庄公欲追之,曹刿说:“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说:“可矣。”遂逐齐师。曹刿下去看什么呢: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曹刿为什么这样谨慎: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阵前临断,曹刿比庞涓严谨得多。 

  疑点之二,齐师深入魏境,齐卒人地生疏,他们跑到哪里去了?庞涓并未捉到一兵一卒。庞涓派人去搜抓这些溃卒否?5万人溃逃,应该在不同的方向都留下了明显的痕迹:踩坏田地、蹚倒草丛等。这些齐卒从几百里的魏境逃回齐国路上吃什么、喝什么,夜宿何处?翻山越岭,有路可走吗?如果没有这些痕迹,说明什么?! 

  疑点之三,第三天,齐卒又有2万人离队脱逃,齐师仍在魏境,理由同上,为什么仍然没有抓到一兵一卒?!甚至没有看到一兵一卒?! 

  疑点之四,累前统计,10万齐师已逃去7万之众,孙膑只剩3万军卒,但这只是庞涓的推想。事实上孙膑仍是10万大军,10万大军行动伪装成3万军队恐怕不易!战国时期虽已有周道(周天子为方便与诸侯交通而修的大道,类似秦始皇修的驰道,当然秦始皇修的驰道要更宽直些),但决不是今天的水泥路、高速公路等。应该只是些泥土路(雨天泥泞,晴天尘扬),车轮、马蹄、人足压上去,会留下明显的印迹。10万大军的车轮、马蹄、人足反复碾压,辙痕会更深更硬。数量的不同,会有明显的差别。就算孙膑施展些伪装术,如:马蹄遮棉、人足裹布,哪,车轮呢?如此大的人众车马要伪装,恐怕不易!故事也没有交代。 

  疑点之五,庞涓只是通过减灶的单一信息就做出了如此狂追不舍的整体选择和整体决断,似乎过于轻率。单一信息是大多数骗术之所以成功的前提。如果通过多层次、多渠道信息验证,骗术就施展不开了。信息化时代更是如此。信息时代的立体影像、实时数据、远距离信息、全球信息、太空信息更是一种技术的手段。但高技术也提升了信息伪诈的级别:电子干扰、黑客、信息循环诈、无底牌信息诈(具有不可验证性)等。 

  疑点之六,庞涓追至马陵道,已至齐地,天已擦黑,作为一线指挥员,庞涓为什么还不放弃军事追击?!且马陵道道路幽曲,地势险阻,利于伏兵。敌已归巢,犹如鸟飞入林,鱼游大海,为什么庞涓不望洋兴叹、望林止足?!而且他的随身部队只是一支轻骑,大部队、重武器、其它辎重都远远在后。换句话说,使用轻武器的部队其战斗力是有限的。就像警察和野战军不可同日而语一样。警察使用的是轻武器,野战军有重武器和超级重武器。孙膑严阵以待,以逸待劳,万弩伏道,兵不近身就解决了战斗。万弩齐射就像今天的万炮齐轰,武器的价值高于士兵。据说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解放军在越南一高地受到顽强阻击,对方是越军的某王牌师。步兵后撤,换上炮兵近距离平射,暴雨般的炮弹经久不息,此高地被炸垮,越军几万人因此被活埋在此山之下。这也是重武器的火力优势。工业化后的战争,火海战术已明显地高于人海战术。后工业、高科技、信息化战争,武器的毁灭级量又在几何级倍升,面对武器的大规模毁灭性的火海现实,密集的人海战略防御、战术防御、战役防御、国防防御,必须有新的攻防考量和战争对招。增大武器的毁灭性与减少士兵的盲目伤亡,阻止毁灭性火力、监控毁灭性火力、搜索、追踪、遥引爆毁灭性火力(野牛概念,军事革命性观念),将是未来战争的超重量级研究课题(野牛课题)。 

  而减灶计故事的逻辑只是庞涓求战心切、求胜心切。求战心切、求胜心切是一大禁忌!或曰:先下手为强。在偷袭、背攻、奇招中,先下手有可能为强。但在常态对垒中,旗鼓相当中,先下手不一定为强,而后手棋往往更老辣更致命。象棋博弈,老想吃子、老想几步将死对方的人,往往吃不了子、将不死对方,却反倒用时不多即让自己陷入被动,成为败局。高人首先就是富有耐心,不因求急而失去心态,陷入无智的情绪中,成为一个睁眼瞎!却只是进一卒子,以观还招。看似一步闲棋,却是耐心在上,称着:仙人指路。 

  抗日战争结束,国共跃上主角舞台。蒋委员长以政府资格和强势心态在和谈无效时,率先进兵解放区,求速战求速胜。结果先在山东孟良崮丢失王牌军74整编师。又在东北失去沈阳决战(东北是日军地盘,又邻近苏联,国军不占优势,也没有襄助)。遂使国军在战略上呈败势,由战略进攻退为战略防守。最后失去政权。如果蒋委员长不求战、求胜心切,转而“仙人指路”,毛委员会怎么反应呢?从他后来的“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心理和行为来看,如果蒋委员长不进攻解放区,已成为毛主席的毛委员也不会拱手称和、割地自治的。炎黄子孙一样的根性。设若如此,在天时地利人和俱在的情况下,国共军事战争又会是一种什么局面呢?鹿死谁手可以重猜。或曰:历史不能假设。但要假设了,就又是一种历史了。 

  在后手棋制胜的成例中,司马懿是做得最好的一个能人、军事家、战略家。司马懿与诸葛亮对垒,诸葛亮意在速战速胜,他远出成都,军旅多窘:粮草、运输、兵员、后方等都是问题。司马懿深深地知道这一点,他意在迟战迟胜,拖死蜀军。以至诸葛亮无计可施,拿出女装阵前送他,以羞辱他不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司马懿笑呵呵地收下诸葛亮的“礼物”,反劝诸葛亮不要事无巨细都操劳,那样会有损寿命的。甚至因诸葛亮的疏忽,空城无援时,诸葛亮演空城计,司马懿也不冒险进城,一战而解决诸葛亮。按照他大儿子司马师的主张,即使城中有伏兵也不怕,硬要攻进去。那就活捉诸葛亮了。司马懿不同意,下令后撤20里,保住魏军不吃亏再说。后来知道了是空城计,也不后悔。急于吃一个大胖子,有噎死的可能性。但慢嚼细咽,就只有胜算一种。司马懿就是用这种绝对胜算的保守战略拖死了诸葛亮。看似耗时、长久无功,却在毛毛细雨中早打湿了对方的衣裳。三国群雄奔逐,人物众多,高位者大有人在,最终却单单收于司马氏之囊,这不能不归功于司马懿的老谋深算和后手棋制胜的战略、策略。当然其后人的有效接力也是重要的原因。     

  智眼     

  隐蔽自己的实力,让敌人轻视你;敌人越轻视你,越敢轻举妄动;越轻举妄动,输得越容易越惨。     

  黛黑蔻:野牛先生,生存中示强的例子很多,孙膑却用诈败的示弱计,打败了强者庞涓!您是如何看待示强示弱的辩证关系的?     

  谋略家野牛:示强示弱,有一定的辩证关系,因人因事,为用而宜。太刚了容易断裂,太弱了生存就站不住脚了。增广贤文也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但是有真正的强才能示弱,本来就弱就谈不上示弱了。前秦与东晋的淝水之战就是一例,前秦80万大军,东晋只有几万人,但前秦人多并没有绝对的强,东晋人少却有必胜之志。两军相及,前秦欲用诈败计引晋军深入,谁知前秦后军以为真败,掉头退走,竞相挤踩,成溃败之势。晋军不管三七二十一,只顾前杀,势如破竹,几万人反大败了前秦80万大军。这是诈败计的劣作。因此没有绝对的强,使用诈败计是很危险的。 

  示强,有威慑、弹压、不战而收功的作用。狼进攻前,鼻翼收缩露齿发声,是一种显示武器的威慑动作。人类的秀肌肉、阅兵、军演,都是示强的举动。军演,也有实战应用的指标。不过示强也包含负面的因素。如果你的强并不是强,也是很危险的。黔地原本无驴,有人引进之。老虎没见过它,不敢轻易地惹它。只是不近不远地围着驴观察,转圈圈观察。驴也不知道老虎,却生气了,尥蹄子是驴生气的表示,也是它示强的表示。老虎却一下子放松了,原来这厮不过如此!老虎冲上去,把驴咬死吃了。 

   黛黑蔻:谢谢野牛先生! 

  谋略家野牛:客气! 

(黛黑蔻与智谋家野牛论谋略,根据作家黄野《智渊》原著改编)

   

  作者简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野牛,又名黄野,作家、诗人、观念艺术家、批评家、理论战略家、战术战略家,战略空间学创立人,四川成都刘家,祖籍江西、湖北麻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诗歌、小说、随笔等的创作及其它学科的研究,86年现代主义诗歌大展“野牛诗派”创始人,90年出版诗集《渴望孤独》,93年出版诗集《冬日》,95年出版诗集《物的发现》,99年出版诗集《公元-1999》,2009年出版诗集《野牛诗歌精选集》、《生命之水及野牛诗歌19首》,2012年著有3000行文化史诗《蛮楚王诗》,2013年著有千行组诗《我从中国来》,2015年出版诗集《再三再四》,2016年出版诗集《野牛诗歌-长诗集》,2016年出版《野牛画评集》,2017年出版《野牛诗集-76589》,2018年出版《野牛诗集-空有集》,至2018年已著有20种野牛诗歌单行本。现居住中国广州市,从事职业创作。已出版各类读物几十种,编、著总量超过3500万字。其中《不战而胜与商战》、《改变生存》、《虚拟公司》、《黄氏生意经》、《财渊》、《智力经济》、《智渊》、《鲁迅三兄弟》、《奥修传》等均为畅销书。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read_image.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