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专题 >> 文化专题(列表)
海丝视域下的广府文化
2018年04月25日 15:28 来源:人文岭南第80期 作者: 字号
关键词:华人;广府文化;罗德岛州;胡栋朝;粤语;唐人街;广府学;铁路;学术;岭南文化

内容摘要:广府文化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岭南地域文化之一,广府人也是近代以来最早开眼看世界的一批人,他们在历史上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对中国近代历史产生了重要影响。

关键词:华人;广府文化;罗德岛州;胡栋朝;粤语;唐人街;广府学;铁路;学术;岭南文化

作者简介:

   

 ■广府文化的内涵,表现于语言、民俗、艺术的个性独特。图为广东东莞的飘色表演。

  图片来源:CFP

 

  诠释广府文化古朴与新生的风韵

   王 杰

  岭南文化的三大民系,广府乃是其一。广府文化之研究,诠释广府文化古朴与新生的风韵,势在必行矣。创建“广府学”,学术意义与现实意义兼具,研究价值与引领价值并存。

  “广府学”的学术与现实意义

  就学术意义而言,可在三个层面阐释“广府文化”的身份及其独有的品格。

  有利于明晰广府文化“迷茫”的身世。广府文化长期以来未能充分展示真容,并不是被人遗忘,而是因于她“尴尬”的两面角色——隐身与替身所使然。何为“隐身”?广府地区从属于岭南社会,长期以来被“岭南学”(岭南文化)所涵盖,或者说是为“岭南学”献身。反过来,由于她在岭南文化中居于主导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又风头出尽,“代表”了“岭南文化”,无形中成了岭南文化的“替身”。

  有利于厘清“广府文化”就是“岭南文化”的纠结。因为,岭南文化主要包含三大民系文化,客家文化和潮汕文化早已创设了“客家学”“潮学”,已收获了较为丰硕的成果。唯广府文化没有相应的“广府学”,而“广府文化”又不能代表“岭南学”。虽然,不少学人致力于广府文化研究,但见零敲碎打,缺乏有组织的、系统扎实的田野调查,以及宏观与微观相结合的理论建构,未能营造出一种大环境、大气候,成果仅点缀于岭南学之中,这与广府文化在岭南社会中的主导地位和引领作用极不相称。将广府学构建成一个比较系统科学的学术体系,有利于平衡三大民系的比较研究与和谐发展,进而推动岭南文化研究的繁荣。

  有利于彰显“广府文化”的个性,突出其文化引领的功用。相对于岭南学之“大”且“宏”,广府地域相对见小,民俗相对见独。将广府置于一“学”之中,容易明晰其独立性与特质性。最具特色的东西,最能呈现民系的个性。比如,近年来媒体将广府的“诞会”“赛会”称为“庙会”,这无疑是误解,是对广府本土民俗话语体系“诞会”“赛会”的歪曲与讽刺,偏离了广府文化的脉络和本来面目。应该指出:珠三角是多神崇拜地区,“诞会”是“神诞”与“赛会”的结合,乃以“神明”为中心,主要是祭神和娱神的活动。而北方的“庙会”是以庙宇为依托,在特定日期举行祭祀神灵、交易货物、娱乐身心的集会,其特色多以交易为中心。

  就现实意义而言,可从如下三个层面催化“广府文化”的文化引领价值。第一,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发挥广府文化的主导作用。粤港澳大湾区的9个城市,除了惠州市部分县境外,都是与广府文化相依存的地域,同声同气,这是一种无形的凝聚力。提升珠三角的广府文化特质,对推动大湾区乃至两广、海南与港澳的经济发展与文化建设无疑具有润滑与催化作用。

  第二,对广府籍的华侨寻根问祖,具有磁场般的吸引力。据不完全统计,世界范围讲粤语的人口约1.2亿,“广府学”将之系为一体,活化文缘,形成强大的向心力。

  第三,广府文化融入世界、影响世界,具有润物无声的潜力。将“粤语文化”诠释为“广府学”,对“广府学”登上世界舞台发挥影响力与争取话语权,具有战略意义。

  由是,创建“广府学”,既富学术开新的价值,又具有文化引领的现实意义。

  “广府学”的特质

  “广府学”以研究“广府文化”为对象,作为一门学科,“广府学”旨在阐释其地域、语言、人文、艺术、风物、民俗的历史积淀与流变,展示其内涵与外延样态,提炼其文化性格、精神特质之学术价值,揭示传统对现代的镜鉴意义,提振广府文化为现实服务的能力,整合其优势的文化资源,用以为现实与时代的发展提供学术理论支撑。

  关于广府的概念,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曾经对“广府·广府人·广府文化”作过阐释。广府,首先是一个地名和语言相兼容的命题。现存历史文献中,“广府”二字最早出现,关乎广府名称溯源,隋时抑或唐代始见广府称谓,仍需发掘探讨。广府称谓真正明晰起于明清,仅是地名的相对稳定,而地域演变的田野调查不是一代人可以完成的。关于广府语言——粤语或白话,起于何时,有人从唐诗中找出粤语的音韵和粤语习惯用语,有人说宋代才有粤语的形成,是耶非耶,或早或迟耶,似乎尚待答案。有一点必须强调,广府文化主要由粤语(白话)维系,含粤语地域中不讲粤语但有文化认同的人群,如:讲台山话的台山人;又,中山一市土语有26种之多,讲粤语属少数,但他们应属广府人。

  关于广府的内涵,表现于语言、民俗、艺术的独特个性:粤语、粤菜、粤剧、粤语歌曲、广东音乐、岭南画派,广彩、广绣、飘色、龙舟,砖雕、灰雕、牙雕、骑楼、镬耳屋,端砚、木漆、春社等文化瑰宝,可谓独此一家。这是一种积淀、一种内蕴,更是一种品牌。说到民间信仰,对河神龙母、“送仔”观音金花夫人以及冼夫人的崇拜,则体现了广府一域多神信奉的心理样态。

  “广府学”之荦荦大端,在于研究广府人的特质。其最显性者可概括为:开先性、融汇性、辐射性。

  开先性。广府人的“开先性”,以务实、坚毅、冒险为前提,以智慧、担当为使命,在经济、政治、思想文化领域均有创见。如郑观应一部《盛世危言》轰动朝野,开启了维新思潮的序幕,牵动中国近代化的起步发展;梁启超的如椽大笔,助推“新民”精神的觉醒;容闳对中国留学事业的开拓,名垂千古。

  融汇性。广府人的融和能力,得益于移民性格的润滑。值得一提的是,澳门一埠或可誉为广府地域中西文化融汇的摇篮,西学东渐,潜移默化。唐廷枢编写《英语集全》,用方言注释英语读音,乃广府文化与英语融为一体的结晶。更有不少英语词汇融入民众的日常生活之中,如将“cement”(水泥)粤音译为士敏土,“mark”(商标)译为唛头,“coolie”(苦力)译为咕哩,“store”(零售商店)译为士多等。打的、买单、搞掂亦是从粤语引来。以小见大,融汇中西之风气蔚成,体现了广府的包容与砥砺。融和健康的文化心态,是理性与智者成就之底蕴。

  辐射性。有人说,广府人都是在走出本土、走出广府、走出岭南,甚至走出中国才成大事的,此语不虚。这恰恰可以说明广府文化辐射力的巨大能量。洪秀全、郑观应、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詹天佑、唐绍仪,都是走出广府而成就大业的佼佼者;四大百货公司叱咤风云于上海,无愧为民族工商业的弄潮儿;一册少为人知的《永安》月刊,在十里洋场风行十年,不失为引领商业精神的文化使者;海上丝路、广府籍华侨群体、容闳、陈芳,则是广府走向世界的代名词。具有300余年历史的粤剧,在东南亚乃至美洲的广府华侨社圈,拥有广泛的受众。

  相知无远近,天涯尚为邻。富有“学术文化绿洲”内蕴之“广府学”,博大精深;倡设“广府学”,任重而道远。

  (作者系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会会长)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广府文化的内涵,表现于语言、民俗、艺术的个性独特。图为广东东莞的飘色表演.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