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专题 >> 文化专题(列表)
湛江本土旧志整理
2017年10月25日 14:48 来源:人文岭南第75期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雷州文化研究基地主要承担以今雷州半岛地区为主体的区域文化研究。雷州文化研究最需依赖的文献正是本土各类旧籍文献。雷州文化研究基地自成立之时起,即对今湛江所属各县市旧志陆续进行整理。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5年,广东省湛江市文广新局启动湛江本土古代文献的整理工程,并作为当年的地方历史文化资源发掘项目,交由广东省雷州文化研究基地和岭南师范学院地方文化研究院开展整理工作。

  该整理工作涉及的整理对象包括两部分,一是旧志整理,由广东省雷州文化研究基地承担;二是本土人士的著述及碑刻整理,由岭南师范学院地方文化研究院承担。两部分整理对象涉及的范围,是将徐闻、雷州、遂溪、廉江、吴川五县市以及湛江市的霞山、赤坎、麻章、坡头四区,置于唐代岭南政区相对定型化以后的湛江区域中。即今湛江政区所属主体归于历史时期的雷州,北部部分地区归属于历史时期的高州。从雷州文化孕育、生成、发展、辐射的动态演变轨迹看,雷州文化生态环境的主体是历史时期的雷州,高州属于雷州文化直接辐射影响的区域。研究雷州文化,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历史时期高州的地方文献。

  雷州文化研究基地主要承担以今雷州半岛地区为主体的区域文化研究。雷州文化研究最需依赖的文献正是本土各类旧籍文献。雷州文化研究基地自成立之时起,即对今湛江所属各县市旧志陆续进行整理,最早是2016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万历雷州府志》整理本。湛江市文广新局启动本土古代文献整理项目,正切合了雷州文化基地研究工作的布局。在湛江市文广新局的推动下,广东省雷州文化研究基地又整合人员,对《万历雷州府志》以外的历史时期高、雷二州所属地方旧志展开整理。旧志整理工作按计划有步骤推进,第一批整理的对象是《道光吴川县志》《嘉庆海康县志》《道光遂溪县志》《万历高州府志》《化州志》等。在整理过程中,各部旧志的主要整理者,本着尊重古籍原貌的原则,对旧志文本加以标点,对文本校勘中的文字错讹处,以附校记或出注的形式予以呈现。

  (蔡平/整理)

 

  

  研精汰浊 公允醇正

  曹志遇与《万历高州府志》纂修

  邓建

■曹志遇像 资料图片

  《万历高州府志》是目前所存最早的一部高州地方志,也是高州第一部比较完整和经典的地方志,弥足珍贵。

  该志由知府曹志遇领衔主修。曹志遇字二箕,一字古难,武昌府兴国州人。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进士,除户部主事,知重庆府,改知高州。

  曹志遇知高州的具体时间,《雍正广东通志》与《光绪高州府志》中记载皆为万历四十年(1612,壬子)。《万历高州府志》所载曹志遇本人所作的《表忠祠记》则谓“予于万历甲寅来守是邦”,曹志遇本人所作的《汉前将军关壮缪侯庙重修记》中亦谓“万历甲寅,予来守土”。同时期曾陈易《高州府城修复古南门记》谓“甲寅春,今守曹公自巴郡移高凉”,区大相《笔山书院记》谓“高州守曹公甲寅春下车即课诸生文艺”。据知曹志遇出任高州知府的时间是万历四十二年(1614,甲寅)。也有可能是曹志遇1612年由重庆知府改任高州知府,历经政务交接、长途颠簸,1614年春才正式到任。

  据《万历高州府志》曹志遇序,他于“去春抵郡”(1614年春)之后即开始筹划修志,先期曾与同僚反复磋商,“谋于潘参庄公”、“复谋于兵宪顾公”;而从正式“开局编摩”到纂修完成,一共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三阅月书成”。既称1614年春为“去春”,则作序的时间当为1615年。据此不难推知,《万历高州府志》的具体纂修时间应该在1614—1615年之间。

  《万历高州府志》资料丰博,网罗周至。全志共分十卷,包括分野、形胜、沿革(疆域附)、山川、城池、公署、坊表、都市、津梁(水利附)、祀典、戎备、食货、职官、选举、名宦、迁谪、贤能、忠勋、节义、孝友、贞烈、气候、风俗、寺宇(废址附)、丘墓、纪事、诗抄、文略、余录二十九目。这种平目体的编排方式,被后世方志普遍采用。

  具体来说,《万历高州府志》有以下两个特点。

  第一,内容丰富,信实可靠。郡邑之志,犹邦国之史,具有存史、资政、教化等多方面的功能。存史是其最本质的功能;资政、教化等方面的功能,都必须以信实可靠的记录为基础。《万历高州府志》研精汰浊,事细必征,内容信实,将高州一地的疆域沿革、山川建置、物产田赋、户口兵事、民情风俗、人物艺文、名胜古迹及琐闻杂事一一呈现,粲然可观。比如卷三《食货》对田亩的记载具体到顷、亩、分、厘、毫、丝、忽、微、佥、沙,对米粮的记载具体到石、斗、升、合、勺、抄、撮、圭、粟、粒、截,对银钱的记载具体到两、钱、分、厘、毫、丝、忽、微、佥、沙、尘、埃、末、渺、漠。《万历高州府志》巨细靡遗,为后世留下了极为可靠的资料。

  此外,《万历高州府志》还对纂修过程中所参考的相关方志中存在的疏误进行了考辩和改正,以确保载录的准确可靠。比如卷十《余录》:“《化州志》以汉李进为宋人,又列唐柳公权于《名宦》,而《通志》作柳公瓘。考《本传》,公权未尝刺辩州,岂权、瓘相似而讹欤?石城有松明书院,《县志》称为苏轼所建。轼自惠迁儋,道经石城,或后人慕其贤而建欤?”

  第二,持论公允,宗旨醇正。客观记录、持论公允,是方志记述的基本要求。但从现有方志来看,受各种因素影响,不少方志中存在主观想象的成分与议论不当、厚今薄古的弊病。《万历高州府志》在纂修过程中博观约取,持论公允,表现出色。比如高州地处南方炎暑之地,多台风、暴雨等极端天气,古为百越所居之所,其俚僚文化与中原文化相去甚远,故而古人多视之为南蛮之地、魑魅之乡。但《万历高州府志》不囿成言,对高州气候、风俗等方面的评述颇为客观。如卷七《气候》认为高州的气候与疾病之间并无必然联系,将高州视为瘴疠之乡是一种不客观的偏颇之见,“且疾病,人所时有也。北人之南固当慎卫生之术,南人之北亦宜加调摄之功。不可因此中气候之偏,而以宋时视今也”。

  虽然高州远离中央朝廷,但这并不影响其修志宗旨之醇正。从《万历高州府志》对历代先贤的载录与评价来看,纂修者评议人物秉持的标准是忠信、仁爱、礼义、孝廉,完全合乎醇正之旨。如卷四《职官》评价电白知县林梦琦“廉而不苛,仁而能断”,评价电白教谕邹珖“以义自处,以礼接士,货利之言不出于口,得师儒之体”;卷五《选举》评价茂名举人冯名望“天性温良,操行高洁,在家孝友,足称入仕,才名远播”,评价茂名岁贡梁琚“孝继母而得其欢心,爱庸弟而让以己业,易人所难,乡评推重”;等等。

  当然,《万历高州府志》作为高州第一部比较完整和经典的地方志,还达不到尽善尽美的标准。由于纂修时间总共只有三个月,略显仓促,卷帙浩繁,有些信息载录不够全面、完整。好在修志是一项不断补充、完善的工作,相承相续,代有其书。明代以后,《高州府志》多次重修。据《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现存《高州府志》共5种,除《万历高州府志》十卷外,其余四种皆为清代所修。日本尊经阁文库藏有《万历高州府志》原刻本,其影印本已收入《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和《广东历代方志集成》。清代所修的四种《高州府志》现已全部收入《广东历代方志集成》。

  (作者单位:广东海洋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本《万历高州府志》封面资料图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0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