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专题 >> 文化专题(列表)
“临高学”探微
2017年02月22日 15:22 来源:人文岭南第68期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近年来,海南临高文化研究在学术界异军突起,特别是在语言学领域已取得较多重要成果。本期专题我们约请多位学者,共同走进海南临高文化研究。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编者按:近年来,海南临高文化研究在学术界异军突起,特别是在语言学领域已取得较多重要成果。本期专题我们约请多位学者,共同走进海南临高文化研究。 

 

 

■临高渔民     陈江/供图

 

  深度挖掘临高语族群历史文化 

  叶显恩 陈江 

  临高语族群作为第二个登上海南岛的族群,在从汉至宋1000多年时间里,一直在海南岛上占据着主流文化地位,并为后来明清时期人文郁起局面的出现起到了重要作用。因此,深度挖掘、研探临高语族群的历史文化背景,不仅对开展海南古代史研究,丰富海南岛文化内涵意义重大,而且可以增强当地人民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和文化自强,为开发出更多独具当地特色的文化旅游产品提供有力支撑。

  第二个登上海南岛族群

  临高语族群,又称临高人,即操临高语的人群或语言集团。他们究竟从哪里来,学界尚无定论。一般认为,临高语族群是古代骆越族的一个分支,大约春秋战国时期从今天的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南部与广东省西南部跨海登岛,是继黎族后第二批较大规模登岛的族群。临高语族群登岛后,起先生活在南渡江流域,即现在的海口市区及琼山区范围,后逐步扩大到海南岛四周沿海地带。自宋代以降,闽南人作为第三批大规模登岛的族群带来了更为先进的文化和生产力,临高语族群被逐渐同化。

  适宜耕作的南渡江流域孕育出了发达的农耕文明。在我国重要典籍《汉书》卷28下“地理志八”中关于海南岛有如下记载:“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男子耕农,种禾稻苎麻,女子桑蚕织绩。亡马与虎。民有五畜,山多麈麖。兵则盾、刀、木弓弩、竹矢,或骨为镞。”这段记载在过去的研究中被认为是对黎族先民的描述,但“男子耕农,种禾稻苎麻”“女子桑蚕织绩”等记述,与黎族“织木皮为衣,以木棉为毯”“自来黎峒田土,各峒通同占据,共耕分收”,以及后来“合亩制”的生产、生活情态迥然不同,故而这段记载中提到的应是从事农耕稻作经济文化的“善人”,指的是临高语族群的先民。而在《唐大和上东征传》中记载的鉴真和尚东渡日本时遇台风漂流到海南岛的所见所闻,也说明临高语族群到唐代中叶时已经种两季稻,十月再种粟米,实现一年三熟了。“养蚕八度”则说明蚕丝业发展达到相当的高度。

  但现在对临高语族群农耕文明的研究仍不够深入。正因为临高语族群很早开始了农耕文明,由此可以推断,秦汉以后,社会组织和家族组织已经出现。这对于海南岛归化汉王朝,接受郡县制,纳入编户齐民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黄道婆技艺得益于临高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梁敏认为,棉纺织家黄道婆是向临高人而非黎族人学习纺织技艺。经过多次实地考察,梁敏发现,其一,黎族人的“织机”非常简陋,几乎只有一些绦带和木片片、竹棍之类的东西,很难称为“纺织机”。这与黄道婆学技后回到松江乌泥泾镇(今上海市龙华镇),为当地妇女传授错纱、配色、综线、挈花等纺织技术的故事很难吻合。其二,早在汉武帝时临高人的先民就织出了贡品广幅布,深受汉皇赏识。从汉至宋元,临高人纺织技术理应更高一筹。其三,地方史志上发生过把临高人(熟黎)当成真正黎族的错误,误以为海南岛除了汉人,就是黎人,没有区分黎汉之外还有临高人的存在。

  此外,认为黄道婆是向闽南人学习纺织技术的说法缺乏证据支持。闽南人带来了商业文明,而非纺织技术。宋末元初,泉州一度取代广州成为中国海上贸易中心,海洋商业的扩张迫使闽南人来海南寻找出路。至于纺织技术,并非其长项。直至明清两朝,闽南仍主要从松江输入棉布。

  临高语族群用棉花线织造的汉代广幅布和唐代斑布,与宋代被赞称“尤工巧”的“古所谓白叠布”、赠给苏东坡的“吉贝布”等,一脉相承。纺织技艺之高超,既同骆越族先进的织染技术有关,也同棉花最早传入海南岛,临高语族群在先得益有关。棉花出现于四五千年前的印度河流域,传入中国主要有三种途径:从印度入海南岛,再传福建、广东、四川,时在秦汉;经缅甸入云南,也在秦汉,似比入海南一途稍迟;经西亚入新疆、河西走廊,时在南北朝。传入海南时,最先得益的正是临高语族群。

  开创宋明海南岛人文郁起局面

  临高语族群主要分布在南渡江流域及西部的琼(山)、澄、临、儋一带。因官办的府学、县学、社学、书院及私立学校设立,这一地域堪称海南岛文化最为发达的地区。宋代,中进士、举人者各有13人,明代更是人文郁起,进士63名,举人594名,出现了 “丘(濬)海(瑞)文化现象”。

  可以看出,临高语族群在海南岛历史中一直占据主流文化地位,很多方面都值得后人予以深入发掘和大力弘扬。

  第一,由于“善人”归附汉皇朝,纳入编户齐民,使汉皇朝在海南具有坚定的统治基础,将海南岛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并延续至今。这对宣示、维护我国南海权益有着重要意义。

  第二,临高语族群对我国纺织技术贡献重大。从汉代的广幅布、唐代的花缣文纱,至宋元的棉布纺织,临高语族群的纺织技术一直居于领先地位。宋末元初,黄道婆从临高语族群学到棉纺织技术后,经过改良和传播,引发了我国棉纺织业革命。

  第三,崇文重教,开放包容。自唐代始,对贬谪南来的中原文士,临高语族群怀着景仰之情,接受中原文士散播的文明因子。同时,临高语族群的海洋文化更是一笔丰厚的精神遗产,亟待认真总结,大力弘扬。

  第四,从关于南海交通的文献记载《汉书·地理志》来看,西汉朝廷曾派遣译使率领船队从徐闻、合浦港口出海,向南行驶到海南岛西北部沿海,再往西南行,到达中南半岛,直通东南亚各地,或通过接驳到达印度东南海岸、斯里兰卡等地。这说明,临高语族群可能最早参与了海上丝路开拓活动。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新华社海南分社高级记者)

 

■独具特色的临高木偶戏,人偶同台表演。   陈江/供图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独具特色0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