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专题 >> 文化专题(列表)
聚焦“水上人”及其传统
2016年10月26日 22:09 来源:人文岭南第65期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在中国南部沿海及内河航道上,广泛分布着一群“靠水吃水”的人群。在近代学术史上,尽管曾有伍瑞麟、陈序经等学者的关注,但水上族群的研究一直是较为薄弱的领域。随着中国城镇化不断推进,位于城市与乡村的水上人聚落,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开展深入的人类学、社会学等学科综合调查与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期编者邀约三名对水上人的历史文献、社会状况做过调查研究的学者撰文,以期窥见其社会变迁、婚俗以及现状。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编者按:在中国南部沿海及内河航道上,广泛分布着一群“靠水吃水”的人群。在近代学术史上,尽管曾有伍瑞麟、陈序经等学者的关注,但水上族群的研究一直是较为薄弱的领域。随着中国城镇化不断推进,位于城市与乡村的水上人聚落,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开展深入的人类学、社会学等学科综合调查与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期编者邀约三名对水上人的历史文献、社会状况做过调查研究的学者撰文,以期窥见其社会变迁、婚俗以及现状。

 

 

  佛山三水疍民的存续与变迁

邱运胜   

  不同于传统农耕文化,疍民族群的水上生计方式使其长期保持文化独特性,历来是认识和理解华南地方社会无法绕开的群体。西江、北江、绥江三江汇流之地的三水,是珠三角的咽喉与重要节点。秦代,三水属南海郡。西汉至东晋时期属番禺、四会县。唐朝至明朝属南海、高要县。明嘉靖五年(1526),设三水县,始有建置。从杨豪、杨耀林等人的考古发掘报告可获知,与三水相邻的高要西江一带曾在战国至秦汉时期,即有水上棚居类型的建筑,当时的居民存在以渔猎为主的经济结构,因而可以推测,三水及其周边地区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可能有水上居民生活。近代的三水,由于河口在铁路、水路联运方面的独特优势,为疍民从事水上运输创造了条件。今日已经废弃的广三铁路、海关大厦、半江桥、百年邮局等遗迹,就是当初商贸繁华的印证。   

  仍有较多疍民族群从事水上生计     

  193432429日,中山大学岭南社会研究所所长伍锐麟偕同陈序经、梁锡辉,以何格恩为向导,在三水河口等地从事田野调查。当时三水河口有“疍民五千,住户千余,皆逐水而居”,调查者对其中的191户进行了详细调查、访问。伍锐麟在报告中将三水河口疍民职业状况分为六大类:接客来往葛轮船、接客度宿、贩卖杂货、捕鱼、耕田、陆上商业,其中以捕鱼、渡客、运输为最多。今天,三水地方社会及疍民族群都发生了显著变迁。20163711日,笔者在三水对当地现存的疍民聚落进行了粗略调查。目前,在三水的河口,芦苞胥江祖庙附近,大塘油金桥下的西、北水域分布着较多仍然从事水上生计方式的疍民族群。     

  调查发现,目前三水渔业从业者的数量和规模比起1930年代伍锐麟、陈序经等人调查的情形已经大为减少,尤其是河口社区仅剩83户,而以北江流域的大塘镇人数最多(356户)。1934年的研究报告显示,所调查的河口191户疍民中以吴、汤、何、林、谭、彭为大姓,而对比2014年的数据,这一情况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尤其是汤、何二姓,几乎已经全部脱离水上生计。从整个三水区2014年的情况来看,仍然从事渔业的疍户尤以陈、林、梁、谭、彭、吴、何为多,其中陈、林二姓,占到总户数的约59%     

  笔者的调查路径是沿北江而上,先后考察了西南街道的河口社区、芦苞镇、大塘镇。三处的疍民,均分布在距离城镇较近的江滩附近,且在岸上镇区均有固定住所。大塘镇疍民分布在北江油金大桥之下,几百艘渔船密密麻麻地排列在一起,尤为壮观。大部分人从事捕捞作业时居住在船上,闲暇时在岸上居住。一些年长的疍民平时也住在船上。疍民作业的船只仍以木结构为主,大型的钢结构渔船也日益增多。据2014年统计,全区木质渔船为873艘,钢质渔船则有115艘。船体大小、材质、动能、运量都得到了较大提高。     

  探索疍民文化传承新思路     

  三水疍民长期在三江汇流地带从事渔业生产,为适应水上作业环境而发明创造了一系列具有自身特色的生产工具,如鲮鱼二重刺网、三重异目刺网、自流发等,均为三水区特有的生产工具。在不断适应自然环境的过程中,还产生出丰富的、具有教育和实践作用的民间谚语。例如,“初三十八,高低尽刮”则总结了当地上涨的海水通过河道回涌,到三水耗时三天左右,所以初三和十八涨水。“东闪雨重重,西闪太阳红,南闪江北涨,北闪好南风”则通过各地降雨量的对比,反映出整个北江流域雨量变化的细节。三水渔谚通过对水、风、云、电等自然现象的观察来判断气候、地理和渔业产量等情况,作为从事捕捞生产、行船等的指导,是疍家人口耳相传的集体记忆。     

  “水上婚礼”是疍家人特有的结婚仪式。据《三水文史》等资料记述,传统的水上婚礼,有四道程序。第一步是托媒提亲。第二步是沙边宴。婚宴就摆在沙滩上,称为“沙边宴”。第三步是迎亲要揭钥匙。第四步是吃过午饭后,小叔仔要求新郎新娘站在一张横头凳上,两人一起咬糖果,然后新郎新娘被要求交叉着手在水上划动小艇。尽管水上婚礼已列入三水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近十年来,当地人更愿意在城镇酒店举办婚礼,水上婚礼已不复见。     

  伍锐麟先生曾述及,当时的河口疍民每家住艇设有神位,或观音、或北帝、或玄坛,拜法与陆上人无异。玄坛诞习俗,如今已经不再盛行。三水疍民与庙宇有关的民间信仰主要有天后信仰、五显神信仰以及洪圣信仰。笔者在位于三水河口的江滩上,见到一处龙母崇拜的祭祀设施。每逢初一、十五及出海打鱼之前,河口疍民即在此祭祀龙母,以求人丁兴旺,行船平安。此外,疍民在船头还会贴上“进水大吉”、“一帆风顺”、“百无禁忌”、“船头旺相”字样的大红色对联,并于初一、十五或渔船出发时,于船头摆放贡品,燃香祭拜龙母之神。当地疍家人对于水上作业的安全尤为看重,形成了许多与捕捞作业有关的禁忌习俗。如果外人穿上鞋或木屐来到船上,不可把鞋屐翻过来放置;吃饭时,汤匙也要摆放端正;盘里的鱼,不能用筷子翻来翻去;捕捞到“奇异”的水产动物,视为不吉。     

  总体看来,三水疍民族群仍然是珠三角地区内河沿岸规模较大、分布集中、生计方式保存较为完整的水上作业群体,其代表性、典型性意义不言而喻。自1930年代伍锐麟、陈序经等先生在河口进行调查之后,已愈80载。疍民族群的变迁是珠三角地方社会变迁的一个缩影。笔者在此次调查中见到,三水疍民传统文化的许多面相已无法存续。年轻一代受教育程度普遍较高,大多选择在城镇从事其他职业,不愿再以捕鱼为生。三水疍民族群可能出现持续萎缩,甚至消失。水上生计与民俗是疍家人适应江河湖海的自然环境所发展出来的文化成就,也是此族群生存智慧的体现,为人类文化多样性作出了贡献。因此,适时对疍民文化进行深入研究和以各种途径加以保护,探索疍民文化传承与保护的新思路和新举措,乃是当务之急。 

    

  (本文受佛山市社会科学规划一般项目“佛山市三水区水上人家(疍民)民俗风情调查”(2015-YB18)资助)     

  (作者单位:广东技术师范学院) 

    

 

   ■在江滩修补渔网的疍家女性。   作者/供图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4版 疍家传统婚嫁现场   作者供图.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