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专题 >> 文化专题(列表)
近代广州湾研究
2016年05月25日 15:26 来源:人文岭南第60期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广州湾是1899至1945年法国在中国的租借地,地理范围约同于今广东省湛江市市区。广州湾既是法国在北部湾和中国西南势力范围的重要支点,也是抗战期间全国海陆交通的自由港、中转站和大通道。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广州湾是18991945年法国在中国的租借地,地理范围约同于今广东省湛江市市区。广州湾既是法国在北部湾和中国西南势力范围的重要支点,也是抗战期间全国海陆交通的自由港、中转站和大通道。 

 

  晚清广州湾铁路规划始末

景东升  

  宓汝成先生编撰的《近代中国铁路史资料》将广州湾铁路定为赤坎到安铺这段铁路,想必是以条约依据做出的判断。深入考察发现,舆论层面的广州湾铁路计划不止于此。本文所说的广州湾铁路,系指以法国的租借地广州湾为中心向外拟修建的铁路计划,至少应该包括三条,除赤安线外,还有郁林到广州湾(姑且称为郁湾线)以及广东省城直达广州湾(穗湾线)的路线。 

  首先谈赤安线。18991116日签订的《广州湾租界条约》第七款规定:“中国国家允准法国自雷州府属广州湾地方赤坎至安铺之处建造铁路、旱电线等事,应备所用地段,由法国官员给价,请中国地方官代向中国民人照购,给予公平价值。”条约中还规定了“修造行车”的费用,以及铁路、点线使用权等问题。此举反映了法国试图增加广州湾与法属印度支那之间联络的愿望,但在此后十数年,该规划并未顺利启动。直到20世纪20年代,广东农民运动领袖黄学增经调查发现,“法人尝要求自西营筑铁路……嗣因政治变迁,又因乡人时出游击,事遂中止。” 

  再来看穗湾线。早在法国还未正式签约租借广州湾前,鼓动法国修建铁路之声便不绝于耳。18994月,有香港报纸刊文称:西江水流湍急,不利于商船运输,如果通过铁路运货,则不仅可以促进西江流域商务繁盛,对香港也有利益。因此“法人亟应筹备经费,整顿口岸,再起造铁路一条,接连西江商埠”。190111月,报界曾有传闻说法国人将在广州湾建铁路,以直达广东腹地,甚至连所需经费数额、路基勘探等事项均见诸报端。19036月,新加坡《叻报》亦关注广州湾铁路问题,称:“法人拟由广州湾开筑铁路,迤逦达羊城。巴黎理藩院大臣亦甚注意于此,谓此路若成,则广州湾商情自必大为兴旺,其路资拟招集华股四分之一,轨道绕由高州、梅菉折至西江而抵省会。”190412月,前法国驻京使臣其尤拔伊尤向中国政府商榷,要求修筑通往广州的铁路;19057月,法国政府拟在广州湾地区设立税关,兴筑铁路,并办理巡捕各项政策。不久后,广东职员何苏等人提出华洋合办该路,华界地段由中国官方筹办,法界地段由法国负责。法国则以英国在中国所得路权比攀,要求获得同等权利。但时任两广总督的岑春煊反对中外合办铁路,意在打消法人插手广东铁路的念头。这些报道尽管向我们展示了筑路的路线、资金筹措方式等情况,但官方文献里始终未见铁路项目的洽谈工作,由此我们断定该路线并未进入订约阶段。 

  最后来看郁湾线。19074月间,法国驻广州领事官照会中国,提议拟修三官墟至郁林及由三官塘至高州两段小铁路,此两路尽处即广州湾,并提出了具体修建的方案,认为“此事自应由两国之商人协同襄办,经已议定,法界铁路则由法商建造,中国属地之铁路则由华商建造……因高州、郁林两处与海口不通商务,不能兴起,若铁路竣后,可与广州湾相连,商务方能日盛也”。当时,李姓、王姓华商禀呈部堂,非常希望得到批准,以回应法方照会。法领事也密切关注此事,照会部堂调阅相关卷宗,原来早在两年前就已由法领事官照会外务部,并经岑部堂照复,要求拟定办法,开具说贴,经考察合适时再行开议。此后两广总督周馥责成农工商局将该事项交由高州府道官员展开调查,就建设款项数额、李王二人经济实力、高州界和广州湾界内具体里程确数等问题一一查明。最终结论是“华商股款骤难凑集,可先修至梅菉地方”。即便如此,依然札行农工商局,移行高州道府,遵照先令,缴行事理,逐一详晰查明禀复,不得稍有延宕。可见地方督抚对铁路修建一事采取了慎之又慎的态度。同年8月,法国方面催查广州湾至高州筑路情形,高州知府、前任道员札委试用知县谢宝华驰赴化州、石城、吴川等地调查有关情况并上报。对于郁林一线则没有详细意见。想必因跨省界的问题,其情况要远比省内的铁路复杂得多。 

  在高州到广州的铁路问题上,高州地方舆论更为警惕,甚至害怕法国人将高州变成第二个广州湾,认为“铁路为交通之最要机关,亦即大利之所在,主权之所系,吾高人不自谋兴筑,而授人以柄,前途尚可问哉?”其实,高州人的担心应该是国人比较普遍的心态。铁路修建曾在晚清朝野引发争论,是否要建铁路?谁来建铁路?铁路路权归属为何?诸多问题被抛在国人面前。高州的警惕无形中减缓了铁路建设的步伐。最终该路亦未能进入操作层面,广州湾的铁路梦想都化成了泡影。 

  法国方面对此也甚表遗憾,曾担任印度支那联邦行政长官的卡亚尔认为,广州湾应该发展成为一个大的商埠而不是一个租借地,贸易收入很快就能收回投资,广州湾方面除了积极建设好港口配套设施外,还应该迅速铺设好连接到各个贸易区的通信系统和铁路运输系统,以保证中国西南方的商品集中运达广州湾港口,可惜计划未能如期进行。法国当局在其租期内始终未修建铁路,广州湾与外部的联系,仍然以航运和公路为主。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直接影响了广州湾其后的发展。 

 

  (本文系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二五”规划2013年度资助项目(GD13DL09)) 

  (作者单位:岭南师范学院广州湾研究所) 

■1933年的赤坎街景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04.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