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文化遗产
李商隐与桂林龙舟历史
2018年06月27日 15:06 来源:人文岭南第82期 作者:江田祥 字号
关键词:桂林;漓江;李商隐;龙舟竞渡;神女;信仰;桂州;白石湫;城市环境;刺史

内容摘要:“青枫潭”或得名于“青枫岸”,它是指桂林城南一里漓江岸边的深潭,由此可见“青枫岸”的地域范围应在今桂林伏波山以南、象鼻山以北的漓江西岸。”漓江边建有供奉七神女的神祠,它与官民祈雨信仰有关,每届天旱祈雨之际,桂林官民乘坐龙舟来到白石湫祭祀,应该是“张旗震鼓”的热闹场面,民众吹箫打鼓,祭拜神祠,祈祷风调雨顺。当我们重温李商隐《桂林》这首诗时,再结合唐代桂州的城市环境与祈雨信仰,不仅更能明白李商隐在桂林的失落心境,而且对诗中所揭示的桂林历史会有更准确的把握。“神护青枫岸,龙移白石湫”这一句诗,其实与桂林龙舟竞渡并无直接关联,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它所揭示的漓江上的水神信仰,因为至迟在唐代大和初年,白石潭边已建有神祠(漓江沿岸不止一处),神祠内供奉着七位神女。

关键词:桂林;漓江;李商隐;龙舟竞渡;神女;信仰;桂州;白石湫;城市环境;刺史

作者简介:

  我国龙舟竞渡的历史可上溯至先秦时期,而桂林龙舟竞渡起源于何时,史料阙载。目前不少研究认为至迟在唐代,桂林就有龙舟竞渡活动,文献依据主要有二:一是唐前期宋之问的《桂州三月三日》“始安繁华旧风俗,帐饮倾城沸江曲”,二是晚唐李商隐的《桂林》一诗。前者,宋之问描述的是桂林三月三日上巳节漓江边人声鼎沸的盛况,与龙舟竞渡并未关联,无需讨论;后者则是本文讨论的重点。也有研究认为,最早明确记载桂林龙舟竞渡的文献,应是南宋前期桂林文人石安民撰写的《白石江神女庙记》,“夏四月竞渡,则以箫鼓梵呗迎神于彩舟,方以游焉,岁以为常”。注意这里是四月龙舟竞渡,不是后世盛行的端午节龙舟竞渡。因此,桂林龙舟竞渡的历史值得辨析一番。

  晚唐宣宗大中元年(847)三月七日,李商隐从长安出发南赴桂州,担任桂管观察使郑亚幕府的掌书记,大中二年二月,郑亚被贬至循州,李商隐也因此离桂北归。李商隐在桂林生活了近一年,留下了不少有关桂林地区风俗的诗文,《桂林》是其中著名的一首诗:
  城窄山将压,江宽地共浮。
  东南通绝域,西北有高楼。
  神护青枫岸,龙移白石湫。
  殊乡竟何祷?箫鼓不曾休。
  不少学者不仅详细注解了诗中的字词,也道出了李商隐在异乡失落的心境,更为重要的是,这首诗还被视作唐代桂林龙舟竞渡活动的文献依据,但这是有失严谨的说法。
  要理解李商隐《桂林》这首诗,关键在于了解唐代桂州的城市环境与祈雨信仰。“神护青枫岸,龙移白石湫”这一句中的“青枫岸”,字面意思是指漓江岸边有成排的枫树,但“青枫岸”是指桂林漓江哪一地段呢?明嘉靖《广西通志》卷12有“青枫潭”的记载,“青枫潭,在(桂林府)城南一里,漓水之最深者”。“青枫潭”或得名于“青枫岸”,它是指桂林城南一里漓江岸边的深潭,由此可见“青枫岸”的地域范围应在今桂林伏波山以南、象鼻山以北的漓江西岸。桂林城濒临漓江,经常被漓江洪水淹浸。唐贞元十四年(798),桂州刺史王拱修筑了回涛堤,堤防长五百五十四步(约一里半),目的是捍御漓江水势,桂林城的居民才得以免垫溺之患。然而,地方民众可能认为桂林堤防的稳固,不仅是人力的结果,还得到神灵的护佑,这应当是“神护青枫岸”的由来。
  降雨关乎国计民生,祈雨也成为古代地方官员、民众的重要事务。唐代桂林城内、城外有多处祈雨场所,如城西的延龄寺、城东的尧山等地,漓江边至少有三处。唐代莫休符的《桂林风土记》记载了两处,第一处是虞山脚下的舜祠,舜祠旁边有澄潭,号皇潭。据传舜帝南巡时曾游此潭,“今每遇岁旱,张旗震鼓,请雨多应”,“张旗震鼓”是民众祈雨的必要步骤。第二处是漓山即象鼻山下的深潭,“古老相传,龙朔中,曾降天使投龙于此。今每岁旱,请雨潭中,多有应”,“投龙”是将写有祈福文字的金制或银制龙封投于所谓的灵山洞府或潭洞水府以求保佑的活动。晚唐时期,象鼻山下还建有温灵庙,虽然不知庙中供奉何方神灵,但应与官民祈雨有着密切关系。
  第三处则是李商隐提到的桂林城北的“白石湫”。“湫”与“潭”同义,因潭边有白石环绕而得名,后改名为白石潭,今叠彩区大河乡有白石潭村。据南宋绍兴二十九年(1159)桂林文人石安民《白石江神女庙记》一文记载,唐大和元年至二年间(827—828)桂州刺史、桂管观察使萧祐撰写了白石江神女庙的碑文,这说明至迟在唐代大和初年,白石潭已建有神女庙。南宋初期,此碑还存有“断碑墨本”。在石安民看来,碑文内容“文词猥陋,叙七神女之名尤为不经”,由此他怀疑此碑的真实性,认为乃后人伪托桂州刺史萧祐而作。当地老人还向石安民解释:“白石湫即白石江是也,江阜有神祠,其下有潭,深不可测。每云气如缕而上,则风雨大作,疑有神物居之。”漓江边建有供奉七神女的神祠,它与官民祈雨信仰有关,每届天旱祈雨之际,桂林官民乘坐龙舟来到白石湫祭祀,应该是“张旗震鼓”的热闹场面,民众吹箫打鼓,祭拜神祠,祈祷风调雨顺。对于李商隐这样的异乡人而言,他并不理解民众祈祷的目的何在,只听到江上经久不息的箫鼓声。
  当我们重温李商隐《桂林》这首诗时,再结合唐代桂州的城市环境与祈雨信仰,不仅更能明白李商隐在桂林的失落心境,而且对诗中所揭示的桂林历史会有更准确的把握。“神护青枫岸,龙移白石湫”这一句诗,其实与桂林龙舟竞渡并无直接关联,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它所揭示的漓江上的水神信仰,因为至迟在唐代大和初年,白石潭边已建有神祠(漓江沿岸不止一处),神祠内供奉着七位神女。漓江的水神信仰不仅有保佑风调雨顺的作用,还与保佑城池堤岸稳固、消弭漓江河患水险等方面有着密切关系,这一点无疑是当下桂林盛行龙舟竞渡的重要文化基础。
 
 

 ■6月17日,桂林兴安县界首镇湘江,几十条龙舟展开了激烈的角逐。

 图片来源:CFP 

作者简介

姓名:江田祥 工作单位:广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