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文化遗产
“南北不二”观念影响苏轼岭南诗歌创作
2017年03月29日 14:53 来源:人文岭南第69期 作者:候本塔 字号

内容摘要:据《坛经》记载,惠能初见五祖弘忍时,弘忍大师说:“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南北融合的思想观念以及“随缘自娱”的生活心态,对苏轼的岭南诗歌创作产生重要影响。“瘴气”、“蛮烟”与岭南艰苦生活紧密相连,在刘禹锡、殷尧藩、黄庭坚、郑域等唐宋文人的笔下均被大量提及。他还将“瘴雾”与“北风”对照,“瘴雾三年恬不怪,反畏北风生体疥”,习惯了岭南的生活环境,反倒对北风感到不适,这与邹浩“北风吹面过如冰,也胜南风瘴水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苏轼还创作了大量描写岭南风景名胜和民俗风物的诗歌,他将岭南视为“家乡”,进行了饱含真情的赞美。岭南生活虽艰辛,幸有“祖师清净水”给予苏轼心灵的慰藉,让他以平和心态面对人生的起起伏伏。

关键词:诗歌;观念;瘴疠;岭南时期;生活;心态;惠州;接受;北风;南宗禅

作者简介:

  晚唐五代以来,作为禅宗的立宗经典,文人对《坛经》的阅读和接受更为普遍与深入。据《坛经》记载,惠能初见五祖弘忍时,弘忍大师说:“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惠能答道:“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苏轼接受了这种“南北不二”的观念,并在《闻潮阳吴子野出家》一诗中表达了“当为狮子吼,佛法无南北”的思想。在此诗之前,他在《送小本禅师赴法云》中也曾有“是身如浮云,安得限南北”的说法。

  在“南北不二”观念的影响下,苏轼逐渐将南北融为一体,这在他的诗歌中多有表露,如“人间底处有南北,纷纷鸿雁何曾冥”、“片云会得无心否,南北东西只一天”。既然“南北”本无分别,那么随心适意的生活状态便成了苏轼的人生追求,所谓“我行无南北,适意乃所祈”。《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进一步展现了他的这种思想:“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心安之所,便是故乡。如果说这首词尚是对友人的宽慰之语,那么苏轼在岭南时期的创作,则是亲身体会后形成的认知:“人间无南北,蜗角空出缩”、“吾道无南北,安知不生今”。南北融合的思想观念以及“随缘自娱”的生活心态,对苏轼的岭南诗歌创作产生重要影响。

  唐宋以来,贬至岭南之人多有一种“思归”情结,如宋之问曾作《度大庾岭》:“魂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但令归有日,不敢恨长沙。”但苏轼并未表现出强烈的“思归”倾向,反而以岭南本地人自居。《与王定国三十五首》写道:“南北去住定有命,此心亦不念归,明年买田筑室,作惠州人矣”。正是这种“惠州人”的定位,让岭南时期的苏轼比被贬黄州时要平和得多。苏辙在《东坡先生墓志铭》中曾说,苏轼在岭南时期“胸中泊然无所蒂芥,人无贤愚,皆得其欢心”。这一时期,苏轼笔下更多的不是忠而被谤的怨恨,也非怀才不遇的苦闷,而是诗意栖居的泰然。他在饮酒之中领悟人生滋味,在品茶之时自得安闲情趣。这种处变不惊、平和泰然的心境,让苏轼的岭南诗歌展现出与众不同的精神风貌与文学景观。

  “瘴气”、“蛮烟”与岭南艰苦生活紧密相连,在刘禹锡、殷尧藩、黄庭坚、郑域等唐宋文人的笔下均被大量提及。反观苏轼,“瘴”、“蛮”二字虽也较多入诗,但大多并非形容环境恶劣,而是借以表现栖居生活的适意和对岭南风物的喜爱。在他的笔下,槟榔可以消瘴疠,“可疗饥怀香自吐,能消瘴疠暖如薰”;钟鼓能够洗瘴尘,“城南钟鼓斗清新,端为投荒洗瘴尘”;甚至连西庵之茶亦可清洗江瘴,“更将西庵茶,劝我洗江瘴”。苏轼以“谗言”类比“瘴疠”,但认为“谗言风雨过,瘴疠久亦亡”。他还将“瘴雾”与“北风”对照,“瘴雾三年恬不怪,反畏北风生体疥”,习惯了岭南的生活环境,反倒对北风感到不适,这与邹浩“北风吹面过如冰,也胜南风瘴水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苏轼诗歌对“瘴”、“蛮”二字的使用与他南北融合的观念一致:“海波不摇飓无声,天风徐来韵流铃。一洗瘴雾水雪清,人无南北寿且宁。”

  苏轼还创作了大量描写岭南风景名胜和民俗风物的诗歌,他将岭南视为“家乡”,进行了饱含真情的赞美。苏轼笔下的岭南风景,有“突兀隘空虚,他山总不如”的儋耳山,有“千章古木临无地,百尺飞涛泻漏天”的蒲涧寺,有“水生挑菜渚,烟湿落梅村”的江上春景,也有“一更山吐月,玉塔卧微澜”的惠州西湖皎月。他描写了“井水分西邻,竹阴借东家”的民居生活和“处处野梅开,家家腊酒浑”的民俗风情,还对具有地域特色的荔枝、薏苡、甘菊、枸杞、地黄等物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刻画。

  心态的平和缘自对《坛经》南北观念的接受和对佛禅义理的深入理解,也正是这种平和的心态,让苏轼与南宗禅结下了不解之缘。谪居岭南时期,他在诗歌中多次表达了对南宗禅的向往:“不向南华结香火,此生何处是真依”,“南行万里亦何事,一酌曹溪知水味”。元符三年(1100),苏轼于北归途中作《过岭寄子由》,苏辙的和诗更好地反映出苏轼岭南心态与曹溪禅的关系:

  山林瘴雾老难堪,归去中原荼亦甘。有命谁令终返北,无心自笑欲巢南。

  蛮音惯习疑伧语,脾病萦缠带岭岚。手挹祖师清净水,不嫌白发照毵毵。

  岭南生活虽艰辛,幸有“祖师清净水”给予苏轼心灵的慰藉,让他以平和心态面对人生的起起伏伏。

  (作者单位:暨南大学文学院)

 

■别具风采的惠州西湖留下了苏轼的诸多足迹。         本报记者 李永杰/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