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文化遗产
广州沙湾仁让公局石碑释读
2016年11月30日 16:58 来源:人文岭南第66期 作者:王一娜 字号

内容摘要: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北村公局巷有一座清代建筑,当年是仁让公局所在地,这座建筑是广东目前保存最完好的晚清公局遗址。位于局所之内的碑刻,是仁让公局刊刻的地方官发布的一则告示,墙外的其他3块碑刻,都是仁让公局自己发布的告示。1871)仁让公局的一则禁赌告示,这则告示反映了仁让公局管理地方社会风俗方面的职能。□□□□特示光绪□年七月初九日示此碑文是光绪年间署理番禺知县袁祖安发布的一则告示,根据袁祖安署理番禺知县的时间可知,该告示发布的时间当为光绪元年。知县根据公局请求派差役、发告示,公局又把知县的告示刻成碑,这反映出仁让公局与地方官府之间有着很好的配合。光绪六年□月□日仁让局禁此碑文是光绪六年仁让公局禁止乡民在村内养牛的告示。

关键词:仁让公局;告示;番禺;碑文;碑刻;奴仆;知县;遗址;发布;官府

作者简介:

  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北村公局巷有一座清代建筑,当年是仁让公局所在地,这座建筑是广东目前保存最完好的晚清公局遗址。所谓公局,是清中叶以后广东地方绅士掌管的乡村基层权力机构。公局首先在广州府的顺德、番禺、南海、东莞、香山、新会六大县出现,在19世纪中叶两次鸦片战争和洪兵起事后,经各级官员大力推动,在广东全省乡村地区普遍设立。众所周知,按照清朝的制度,基层政权设立在州县,但具有一定司法、行政等权力的公局,实际上成为州县以下的基层权力机构,使清王朝的统治更有效地延伸到乡村基层社会。

  现存于仁让公局遗址(沙湾镇北村公局巷)的4块清末碑刻,反映了仁让公局参与地方事务的情况。这4块碑刻,一块位于局所遗址之内,另外3块位于局所右墙外。位于局所之内的碑刻,是仁让公局刊刻的地方官发布的一则告示,墙外的其他3块碑刻,都是仁让公局自己发布的告示。现将4块碑文全文抄录如下。

 

■左到右:3、4、1块碑刻

 

■第2块碑刻

                            作者/供图

 

   碑文一

  白鸽票花会屡奉宪禁,乡内倘有胆敢故犯及改换名目仍行开设等弊,除查封房屋变价充尝外,一并究办容留之人。有能拿获开字棍徒到局者,赏花红银一百两。将其人送官究治,决不姑宽。特此勒石永远为例。

  同治十年十二月廿二日 仁让局公禁

  此碑文是同治十年(1871)仁让公局的一则禁赌告示,这则告示反映了仁让公局管理地方社会风俗方面的职能。在当时,擅自开设白鸽票花会不仅违反乡规民俗,而且违反法律,所以要禁止。告示称,如有违反,将受到没收财产充公的处罚,这是公局决定即可执行的。但对被拿获的开赌者,仁让公局要“送官治究”,这说明公局此时对疑犯有拘捕权,但没有判决权。这与咸丰大动乱时期某些公局在官府默许下有实际上的处决权大不相同,因为此时番禺已比较稳定。

  碑文二

  署理番禺县事琼山县正堂加十级纪录十次袁

  □□□□监生何福洪等呈称,“切绅等各姓,土名甘岗、大鹏、鸟沙、白水潭一带沙田,前被匪徒挖取蚝壳。经嘉庆年间,蒙□□□□□出示,立石永禁。迨同治十一年,绅士梁纶枢等具禀,□□□□□□业户兜拿各在案,讵日久匪徒藐视宪章,近日胆驾大拖船三四号、壳艇百余,仍在甘岗、大鹏一带田脚□□□□□□□挖村税田蚝壳,一经被挖,崩缺堪虞。经本年二月绅等王姓具禀,将高亚就解案,匪等仍复强挖,劝阻□□□□□□□□□行劫,似此肆行搜挖,绅等迫不及待,谨遵前示,设法兜拿。诚恐匪徒拒捕致伤,及借命案滋累,经□□□□□□□□乞恩饬县会营严拿究办,务使匪徒敛迹,税业赖安,切赴。”等情。奉批:沿海坦田,向禁挖取蚝壳。据称,甘□□□□□□□□伤坏田亩,实属故违禁令,仰番禺县照案示禁,饬差督同沙艇随时驱散,查拿为首之人讯究,词发等□。□□□□□□仁让局乡正何福洪等,以前情赴县呈控,当经饬差移行严拘,并出示晓谕,严禁在案。兹奉前因,又据仁让局□□□□□□□永禁,以垂久远等情前来。除批揭示外,合行出示严禁。为此示谕,该处附近居民、疍户人等知悉,嗣后尔等须□□□□□□□一带沙田,坦脚蚝壳一经被挖,崩陷堪虞。毋得恃强偷挖,致伤税业。倘敢故违,许各业户指禀,以凭严拘究办。

  □□□□特示

  光绪□年七月初九日示

  此碑文是光绪年间署理番禺知县袁祖安发布的一则告示,根据袁祖安署理番禺知县的时间可知,该告示发布的时间当为光绪元年(1875)。该碑文尽管有不少字难以辨认,但内容大致清楚:光绪元年,番禺沙湾有人在甘岗、大鹏、鸟沙、白水潭一带沙田违禁挖蚝壳,王姓业户将此事“投局”,仁让公局受理后,立即抓捕了挖蚝壳者高亚就,但挖蚝壳的情况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公局劝阻无效,于是继续捉拿“壳匪”,但担心在抓捕过程中,“匪徒拒捕致伤,及借命案滋累”,因此局绅何福洪等请求知县派差役会同官兵处理此事,于是知县袁祖安“饬差督同沙艇随时驱散,查拿为首之人讯究”,并出示晓谕禁止挖蚝壳。之后,仁让公局把这则告示刻成碑,警示乡民不得再挖蚝壳。仁让公局先是自行禁止、拘捕挖蚝壳者,制止不了就由局绅报官,知县也按照局绅的请求派差役拘捕了违法者,事后发布严禁的告示。知县颁布告示,完全是按照公局的意思。挖蚝壳破坏农田水利,本来官府就曾出示“永禁”,仁让公局这样做是为了维护本地士绅和乡民的利益,但也是为贯彻落实官府原先的规定。知县根据公局请求派差役、发告示,公局又把知县的告示刻成碑,这反映出仁让公局与地方官府之间有着很好的配合。

  碑文三

  向来各围口耕牛不准搬回村内牧养,以免残害山坟路壆,兹申明禁,嗣后倘仍敢故违,任人拿获带至本局。每只赏给花红银八大元,其银即出在该牛只身上。永远作为定例。

  光绪六年□月□日 仁让局禁

  此碑文是光绪六年仁让公局禁止乡民在村内养牛的告示。由于属于小事,因此公局直接执行罚款,无须再经过官府。

  碑文四

  我乡主仆之分最严,凡奴仆赎身者,例应远迁异地。如在本乡居住,其子孙冠婚、丧祭、屋刹、服饰,仍要守奴仆之分,永远不得创立大小祠宇。倘不遵约束,我绅士切勿瞻徇容庇,并许乡人投首,即着更保驱逐,本局将其屋宇地段投价给回。现因办理王仆陈亚湛一款,特由示禁,用垂永久。

  光绪十一年五月中浣 仁让局何、王、黎、李四姓公禁

  此碑文是维持“主”、“奴”尊卑界限的规定。根据碑文可知,公局规定,奴仆即使已经赎身为普通庶民,也不具有一般乡民的地位,必须离开沙湾去外地,如果不走,就“仍要守奴仆之分”。如不遵守,士绅、乡民都应该来公局投诉,公局将会把他们驱逐出乡,并将其屋宇“投价给回”。由于沙湾王姓宗族的奴仆陈亚湛违反了规定,公局便依例对他进行惩罚。因为这件事的发生,何、王、黎、李四大宗族联合仁让公局发布告示,以警示所有人。这四大姓,也是创建仁让公局的四大宗族。

  这里的“奴仆”,便是黄淑聘教授所说的“世仆”,是世世代代传袭的奴仆(家奴、家族奴、宗族奴)。在清代的广东,奴仆是乡村社会受压迫特别严重的群体,“主人家的孩童可直呼世仆的名字,不论后者年龄大小,而世仆对主人家庭成员必须用老爷、安人、大爷等尊称”;“世仆不能与主人共居处、同坐、共食,他们住在主人分给的村边路口或茅厕旁搭建的泥砖小屋中”;“世仆不能与主人家庭成员及其他‘良民’通婚,只能实现贱民等级内部通婚,一般在世仆家庭间配婚,或娶婢女、残疾人为妻”,情况诸如此类,使得“世仆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上述4块碑刻,分别反映了仁让公局在治理社会风气、管理地方秩序、开展地方防御、维护纲常伦理等方面的职能。“立碑示禁”具有强制性,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视为公局的立法与执法,当然,这与清王朝正式的法律还是不同的。

  (作者单位: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广东海洋史研究中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