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文化视窗
探究白沙心学产生的环境与条件
2018年06月27日 15:48 来源:人文岭南第82期 作者:黄明同 字号
关键词:岭南;陈献章;商品经济;道家;江门;广东;白沙心学;儒学;生活;集散地

内容摘要:在明朝廷兴修水利与屯田垦荒政策的激励下,广东在扩展耕地与兴修水利方面成效显著,耕地面积大增,水利建设进入了“全面的大规模的兴建时期”,初步形成富于岭南特色的、由“陂塘”“堰堤”与“堤围”组合而成的水利系统。陈献章居住的江门,由于交通利便,且得明代经济改革的东风,在他生活的年岁,商业已有相当的发展,由一个小墟发展为岭南地区较为繁华的商品集散地。正是岭南商品经济的发展,以及相伴而生的商品意识,孕育和催生了敢于高扬人的主体精神的白沙心学,使广东成为明代心学的策源地。可以说正是岭南社会环境的多样性,岭南人的务实、兼容、开放与创新的文化精神,孕育出陈献章这样一个心学家。

关键词:岭南;陈献章;商品经济;道家;江门;广东;白沙心学;儒学;生活;集散地

作者简介:

■江门的陈献章纪念馆   李永杰/摄
  由明代岭南大儒陈献章创立的白沙心学,依循儒家“为己”之学、“求诸于心”的理路,教人进行心性涵养,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完成“作圣之功”。它是正宗的儒学流派,是明代的新儒学,是岭南化的儒学。它既传承了儒学的基本基因,又有着岭南的地方特色,是在岭南特定环境与条件下产生的。
  特定的社会背景
  明代的社会改革,催化了商品经济和商品意识的产生与发展,以及它给岭南带来的社会效应,便是孕育和诞生白沙心学特定的、关键性的社会环境。
  人类社会发展有着自身的规律,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自宋以来,工商业得到发展,“以农为本”的国策受到了挑战;至明代,由于政府改革政策的驱动,商品经济有了更快速的发展。明初的经济改革措施出台,催化了商品经济发展的同时,带来了人的思想理念、社会意识的变化。白沙心学是明代社会经济发展的产物,是宋明商品经济发展所结出的思想硕果。
  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必然产生出相应的思想学说。明代的社会改革催化了商品经济的发展,商品经济带来了人与人之间一种新的经济关系,而这种经济关系的变更,必然反映在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上,催化了社会观念的变化。富于启蒙性的白沙心学是明代商品经济发展结出的硕果。
  明代改革在广东的效应
  明代的改革,在陈献章的故乡广东也产生着巨大的效应。这种效应的总趋势同样推动着社会向前发展与转型。
  由于地理环境等因素,广东社会发展起步晚。自唐宋以来,广东社会才开始改写“荒蛮”的历史。至明代,广东社会更发生了积极的、根本性的变化。明代社会改革措施出台后,广东的发展主要体现在辖境不断扩展,明初改“道”为“行中书省”,广东成为全国13个“行中书省”之一,广东的发展有了更大的舞台;在明朝廷兴修水利与屯田垦荒政策的激励下,广东在扩展耕地与兴修水利方面成效显著,耕地面积大增,水利建设进入了“全面的大规模的兴建时期”,初步形成富于岭南特色的、由“陂塘”“堰堤”与“堤围”组合而成的水利系统;农作物的品种增多,粮食生产由一熟增为两熟,甚至三熟,产量大增,开始成为“多谷”之省、殷实之省;自给后有剩余的农产品投放市场,农业的商品化日趋明显;在农业商品化的驱动下,手工业已有相当发展, 商品集散地——墟、市与城镇崛起,商业日趋繁荣,大小商品集散地出现,渐趋繁华。
  陈献章居住的江门,由于交通利便,且得明代经济改革的东风,在他生活的年岁,商业已有相当的发展,由一个小墟发展为岭南地区较为繁华的商品集散地。白沙村与江门墟之间只有蓬江一水相隔,陈献章朝夕目睹集市上的热闹景象,其《江门墟》生动描写了当时亲历的状况:十步一茅橼,非村非市廛。行人思店饭,过鸟避墟烟。可见,当时的江门墟已是店铺密集,人来客往,炊烟四起,好不热闹。
  陈献章在江门度过了一生。在那里,他洞察社会,感悟人生,升华思想,创立学说。特别是他在江门感悟到工商业的活跃,市场的繁荣;感悟到在经济活动中,人的自主性和交换的自由性、平等性,由此而产生一些非传统意识的思想,这些思想自然而然折射到他的学说之中。可以说,其心学体现的时代先声,是直接渊源于江门的商品活动。正是岭南商品经济的发展,以及相伴而生的商品意识,孕育和催生了敢于高扬人的主体精神的白沙心学,使广东成为明代心学的策源地。
  独特的生活环境
  白沙心学与社会变革有着密切的关系。诚然白沙心学的产生有着多方面的因素,社会变革仅仅是外因而已。可以说,陈献章的家庭教养、成长之路及其学识素养、生活实践等,构成他创立白沙心学的内在因素。
  就大环境而言,陈献章生活在一个多元的岭南地区。该地区人们“重农”但不“抑商”,“重利”而讲求经济效益,习惯多种经营。唐代有外省官员刘恂,以其在岭南的所见所闻写成《岭表录异》,不仅记载了民风民俗之“异”,也反映了岭南经济生活之“异”。在书中记述岭南人喜欢在稻田里养鱼,“鱼儿长大,食草根并尽,既为熟田,又收鱼利,及种稻且无稗草”,一举三得。岭南人的开放和兼容,在社会生活中处处体现,如喜欢在山前屋后种植果木等。可以说正是岭南社会环境的多样性,岭南人的务实、兼容、开放与创新的文化精神,孕育出陈献章这样一个心学家。
  就家庭的小环境而言,陈献章生活在道家氛围很浓的“耕读之家”。据族谱记载,陈献章的家族,“系出太丘,先世仕宋,自南雄迁新会”。可见陈献章祖籍河南,祖上曾在宋代为官,因金兵进入中原,为避战难而南迁广东南雄,再迁新会,可算是岭南的新客家。他家是耕读之家,但又有道家氛围。他的祖父、父亲和启蒙老师,都十分崇尚道家,对他都有着深刻的影响。祖父永盛,淡泊名利,崇尚自然,“好读老氏书”,向往道家境界。陈献章是遗腹子,从小在祖父的身边长大,祖父的道家情结对他自然是潜移默化。据传,母亲经常给儿时的陈献章吟诵父亲的诗,其中《山水词》便体现其父忘怀山水、坦然尘世的道家处世态度。值得一提的是,古代有“北儒南道”的说法,岭南是葛洪创立道教理论之地。在岭南道教比较盛行。应该说,在“独尊儒术”的年代,岭南则是“儒道相兼”。陈献章从小在这样一个有着浓郁的道家氛围的环境中长大。
  陈献章7岁时被送到玉壶村,接受了3年的村塾教育,开始读儒家的童蒙书籍,他的老师黎秫坡一生从事儒学的研究与传播,但也是“忘形骸于霄壤之间,置荣华于尘世之外”的士人,其道家情怀常常体现在诗文的字里行间。陈献章一生以黎秫坡为榜样,在思想上儒道兼容,在人生征程上积极进取与洒脱自如,二者兼之。
  可见,正是思想多元的岭南,孕育出兼容儒道释的心学大师,他在“独尊儒术”时代,在程朱理学一统天下的背景下,创立出新的心学流派。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广东省岭南心学研究会会长)
作者简介

姓名:黄明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