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文化视窗
广彩与岭南画派
2017年11月29日 16:08 来源:人文岭南第76期 作者:郑子成 字号

内容摘要:提升广彩艺术风格梳理广彩与岭南画派的关系,就得先从岭南画派的先声,以居廉、居巢为代表的隔山画派谈起。约在1909年初,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与其胞弟高奇峰、高剑僧,弟子刘群兴、蔡月槎等人在广州河南保安社创办了“广东博物商会”,商会虽是掩护革命党人秘密机关的幌子,但其内也设有真正制作生产广彩的“美术磁窑”,还雇有一批加彩画师和艺人。高剑父的弟子刘群兴, 8岁起跟随高剑父学画,后因生计问题, 15岁就到永铭斋花玻璃店当学徒,做刻花以及彩绘,后又学习瓷器彩绘, 19岁就已在广州彩瓷界扬名。因为广彩与岭南画派不无相似,融汇中西的同时又充满岭南风情,而岭南画派的审美品格又足为广彩师法。

关键词:广彩;高剑;岭南画派;刘群兴;景德镇;图案;创作;彩瓷;艺术;瓷器

作者简介: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岭南画派在近代广彩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广彩主要用于外销

  广州彩瓷,一般简称为“广彩”,是指在广州地区产生的、具有浓厚地域特色的釉上彩外销瓷工艺品。值得注意的是,在广东以外的地区,人们会把广彩与时代接近、风格相似的铜胎珐琅器混同。实际上,广东人把铜胎珐琅器称为“烧青”,不仅称呼上完全不同,工艺上也有差别,“广彩”与“烧青”的界限是分明的。

  学界一般认为,广彩产生的时间可能是在中西交流比较频繁,贸易比较兴盛的康熙晚期;广彩行业供奉的两位祖师爷杨快和曹钧传说于雍正年间来到广州,说明其时广彩已经出现代表人物,开始走向独立与成熟。

  在广彩的历史发展进程中,有两个特点比较突出:第一,借胎加彩。即从异地(开始是江西,后来是日本)购入素白瓷胎,在广州(主要集中于珠江河南岸)的作坊中完成描画图案、二次烧制的工序。第二,外销。广彩早期面向欧洲市场,以定制为主,诸如纯然以西画技法绘制风景、船舶、人物、飞禽走兽、奇花异草等图案,又或者是带有城市、家族、商会等徽章的纹章瓷器。其后广彩市场转向美洲及东南亚,定制方式也多采用“开斗方”式的半定制,即先绘制好边框以及背景的装饰纹样,留出若干个大小相同、空白的几何图形,然后再按照外商的要求绘制图案。虽然广彩的特征在不同历史阶段有所变化,但这两个特点一直相对稳定,尤其是后者,奠定了典型广彩风格的底色。  

  提升广彩艺术风格

  梳理广彩与岭南画派的关系,就得先从岭南画派的先声,以居廉、居巢为代表的隔山画派谈起。

  隔山画派源于常州画派,但其中不乏西画的影响。广彩的画法也有中西合璧的味道,比如其中“挞花头”的技法就是以水调色料在素胎上用没骨法画出花朵,还要力求呈现出立体感,与二居的画法不无相似。

  “广东博物商会”在广彩与岭南画派的关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约在1909年初,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与其胞弟高奇峰、高剑僧,弟子刘群兴、蔡月槎等人在广州河南保安社创办了“广东博物商会”,商会虽是掩护革命党人秘密机关的幌子,但其内也设有真正制作生产广彩的 “美术磁窑”,还雇有一批加彩画师和艺人。商会曾于1910年3月在《时事画报》上刊登过招聘四十位画师的广告。高剑父等人从事革命活动的部分经费,就是从中而来。现存的高剑父、高奇峰、高剑僧、赵少昂等人的广彩作品,不少是在这个时期创作的。

  高剑父对陶瓷一直都情有独钟,他早年就抱有“广兴工艺”的理念。因此,高剑父并不仅仅是广彩制作的参与者,他还是广彩工艺变革者。高剑父变革广彩,首先是从艺术风格入手的。

  早期广彩的特征主要就是中西合璧、“岁无定样”,而在道光以后,广彩的艺术风格发生了较大转变,中西合璧转变为注重本土化,“岁无定样”转变为固定的图案和纹饰,同时构图日趋饱满,色彩则艳丽、张扬,装饰性极强。与此同时,图案的固化、色彩的张扬不可避免地使广彩严重“俗化”,以高剑父为代表的岭南画派画家们,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参与广彩创作的。他们以脱俗的艺术审美、高超的绘画技巧一洗广彩的滥俗,创作出与岭南画派绘画相互辉映的广彩作品。他们的创作抛开了广彩传统的“万花满地”细碎繁缛的做法,以岭南画派的画法来驾驭广彩的工艺,造景则深致,造物则生动。他们的创作虽然是传统广彩中的“别调”,但却代表着当时广彩最高的艺术水准。

  尝试变革广彩制作流程

  除了艺术风格,高剑父还计划变革广彩的制作流程。有学者认为“借胎加彩” 是广彩区别于广窑的重要特征之一 ,实际上这只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因广州有通商的便利,而景德镇的瓷器大多是通过广州出口,然而成品运输难度大,而且景德镇缺乏通晓外文、了解外商需求的商人,因此才形成了外商在广州定制彩瓷的习惯。而广州的作坊之所以不远千里从景德镇进口素白瓷胎,仅仅是因为广州生产不出与景德镇同样高质量的白瓷,并没有其他特殊的原因。与固守传统、不思求变的作坊主不同,心怀壮志的高剑父自然明了个中原因。因此,高剑父与弟子刘群兴及亲友在1913年、1914年分别两次在景德镇办厂,希望能生产出广彩所需的素白瓷胎。可惜的是,景德镇造瓷的技术是秘不外传的,高剑父等人的多次试验均以失败告终。

  高剑父等人生产素白瓷胎的试验虽然失败,但他们对广彩的发扬与传承并没有就此止步。高剑父的弟子刘群兴,8岁起跟随高剑父学画,后因生计问题,15岁就到永铭斋花玻璃店当学徒,做刻花以及彩绘,后又学习瓷器彩绘,19岁就已在广州彩瓷界扬名。因此,刘群兴一直都是高剑父振兴陶瓷业最得力的助手,也是最忠实的追随者。在1915年,时年28岁的刘群兴,创作出150件《十二王击球》箭筒,获得了1915年美国旧金山巴拿马万博会的优胜大奖(一说金奖),使得广彩在美洲声誉大隆,销路因此大开。此后,在高剑父的建议下,刘群兴又广泛收集和整理自康熙以来的广彩图案,在1919年编成国内第一部广彩画稿《广州彩瓷目录》,为广彩的传承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时至今日,在丧失了通商与交流的独特优势之后,广彩需要与全国所有的彩瓷 “同场竞技”。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重现往日的荣光成为了优秀的广彩艺人面临的最大问题。笔者认为,提高审美趣味,取法岭南画派不失为方便法门。因为广彩与岭南画派不无相似,融汇中西的同时又充满岭南风情,而岭南画派的审美品格又足为广彩师法。以此为门径,并在传统与现代中取得平衡,广彩或许就能重现辉煌。

  (作者单位:暨南大学艺术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