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文化视窗
近代黄埔海关副税务司马地臣考辨
2016年11月30日 16:45 来源:人文岭南第66期 作者:黄超 字号

内容摘要:笔者认为,在《黄埔海关志》中提及的“J. S. Matheson”实际上是“C. S. Matheson”,即科林·马地臣。这可能是由于当时编者将手写体的“C”误认成了“J”。类似的问题也同样出现在了其他黄埔分关工作人员人名的拼写上

关键词:马地臣;税务;詹姆斯;黄埔海关;洋行;James;Matheson;职员;鸦片;任职;著作

作者简介:

  在鸦片战争前后,马地臣这个名字频繁地出现在中外各类官方文件和报刊中,这位马地臣指的是英商詹姆斯·马地臣(James Matheson)。黄国盛在20世纪80年代末曾对詹姆斯·马地臣的生平做过考证。他是苏格兰人,1813年随叔父到印度加尔各答经商,后于1818年首次来到广州,曾用“孖地信”作为汉名。此后直到1842年,他常驻广州或澳门从事鸦片走私活动。1827年前后,威廉·渣甸(William Jardine)与他先后成为马格尼亚克洋行的重要股东,他们都是当时的大鸦片贩。1832年马地臣又与渣甸将马格尼亚克洋行改组成为渣甸洋行,这就是后来百余年外国在华势力最大的洋行之一——怡和洋行的前身。总之,对于此人的相关研究常见于中外各种著作中。

  然而,2013年新版《中国海关通志》中的一条关于马地臣的记载引起了笔者的关注,其中提到,“清政府又任命马地臣(James Matheson)为粤海关副税务司。粤海新关成为依据《通商章程善后条约》规定开办的第二个新关,其办公机构即税务司署设于广州西提。”这位詹姆斯·马地臣是以贩卖鸦片起家的鸦片走私贩头目之一,何以能够进入清政府的机构中担当副税务司这一要职呢?

  此马地臣非彼马地臣

  马地臣作为副税务司的说法,最早是在1995年内部刊行的《黄埔海关志》中被提及,确实记录有“J. S. Matheson,马地臣,英国,副税务司,1861.1.11—1861.12.10”。至此,马地臣是副税务司的说法出现在了各种研究著作中,并且被反复地提及和引用。这也许是由于思维惯性所致,一些人都倾向将记载中的“J. S. Matheson”认为是“J. Matheson”,即詹姆斯·马地臣,却忽略了该姓名中实际还有一个“S”。按照英美人的姓名习惯,这应该是所谓的中间名(Middle name)的缩写。

  据《赫德日记》记载,1859年10月13日,中国海关总税务司李泰国(Horatio Nelson Lay)宣布将于10月24日依照上海海关的模式在广州和黄埔开设海关,为此在税务司费士来(George H. Fitzroy)提任之前,暂时任命吉罗福(Geo. B. Glover)为署理税务司,马地臣先生(Mr. Matheson)为黄埔海关副税务司,但费士来始终未到广州就任。

  事实上,詹姆斯·马地臣在1860年时已离开了中国,1852年他被选为苏格兰罗斯可麦郡(Ross and Cromarty)的国会议员,直到1868年才结束议员的工作。因此,理应不会在期间返回黄埔分关担任近1年的副税务司,这进一步说明任职于广州海关的副税务司马地臣,应该不是指代詹姆斯·马地臣。

  那么,为什么在《黄埔海关志》当中会出现马地臣任职于黄埔分关的记载?若不是指代詹姆斯·马地臣,那么这位马地臣究竟又是何人呢?

  通过查阅1875年中国海关的《贸易报告》(Reports on Trade at the Treaty Ports in China ),其中包含有一题为“帝国海关人员名录”(Service List of the Imperial Maritime Customs)的附录,提到了一位马地臣,全名是“Colin Shan Matheson”,记录中仅提到他曾任副税务司的时间段是1859年6月至1861年4月,但没有提到他在此期间究竟在哪些海关担任过副税务司。笔者认为,在《黄埔海关志》中提及的“J. S. Matheson”实际上是“C. S. Matheson”,即科林·马地臣。这可能是由于当时编者将手写体的“C”误认成了“J”。类似的问题也同样出现在了其他黄埔分关工作人员人名的拼写上,例如《黄埔海关志》中提到“W. H. Canham,监察长,1871.9.30—1872.5.15”,而在海关档案中记载则为“H. J. Canham”,此人正好于1872年5月辞职,在此后也再未出现他的名字,说明在他辞职前可能就是任职于黄埔海关,后不知何故主动辞去这一职务;还有一位名为“Major. C. Klees. Kavski”的职员,但实际档案中的姓名为“C. Kleczkowski”,比利时人。经相关海关工作人员进一步确认,该书所提到的黄埔分关相关职员的内容,都是在20世纪90年代参与编著《黄埔海关志》的工作人员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抄录回来的信息,对于“J. S. Matheson”应该是编著人员的疏忽所致。

  深入发掘科林·马地臣档案

  从以上分析来看,1860年黄埔分关成立后的第一位副税务司是中间名为“Shan”的马地臣,这也很合理地解释了为什么在《黄埔海关志》中会出现有中间名为“S”的马地臣,而“J”实际上应为“C”,即“Colin”(科林)的缩写。虽然《黄埔海关志》对于人名的辨识有一些缺陷,但这些可以通过相关海关档案资料进行添补,得以完善。而从目前已掌握的资料来看,《黄埔海关志》中记录的一些内容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史料价值,特别是每位黄埔分关工作人员到任和离任的时间,这在已有的《帝国海关人员名录》中暂时没有发现这方面详细的记载,所以《黄埔海关志》是迄今为止最详尽记载黄埔分关人事变动的记录;从时间上看,这些职员平均在任的时间不会超过2年,如此频繁进行人员更替也体现了当时新海关人事管理方面的一个特点。

  虽然知道了黄埔分关的副税务司是科林·马地臣,但此人的相关资料相当缺乏,中文文献中也从未出现过他的相关信息,目前较多的研究成果都认为黄埔分关的副税务司是詹姆斯·马地臣,由此便忽略了科林·马地臣的存在,因此,仅能从目前已有外文文献资料入手,找寻此人的零散信息。外文史料中最早出现科林·马地臣的信息应该是在1845年《英华通书》第109页,其中记录了“C. S. Matheson”当时居住在上海,是渣甸洋行的一名职员,另外在第121页渣甸洋行的职员名单汇总中,亦有“C. Matheson, sh”的字样,指代的应该是同一个人,说明此人有时候也省略中间名出现。另外,在加拿大学者葛松著作《李泰国与中英关系》中提到了一个关于人员招募的重要信息,“除了一两个可能的例外,李泰国没有从商界招收到充当内班职务的人员”。对于这个观点,葛松是建立于英国外交部1859年的通信档案资料所提出的;他还在关于内班职务人员的注释中进一步解释了两位例外的人物,吉罗福最初被雇用任广州的海关副税务司,他是美国人,当时刚从美国来华。他曾受过商业训练,广州的海关雇用另一名职员是C. S. 马地臣。由此看来,这里提到的马地臣应该就是曾在上海渣甸洋行任职过的那位,同时,他正是任职于广州的海关职员之一,也就是一直被学界忽略的科林·马地臣。至此,对于科林·马地臣更多的信息,只有继续深入发掘中国海关原始档案才能有进一步的发现。

  综上所述,黄埔分关的马地臣不是詹姆斯·马地臣,而是科林·马地臣,一直以来的提法需要修正,以免更多歧义发生。

  (作者单位:中山大学历史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