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文化视窗
晚清新小说开山之作 ——略说梁启超的《新中国未来记》
2016年10月26日 22:04 来源:人文岭南第65期 作者:金琼 字号

内容摘要:清末民初,中国小说无论在观念上还是创作实践中都发生了划时代的变革,而导致这一变革的关键人物,就是资产阶级改良派的代表人物梁启超。梁启超不仅在理论上大力倡导“小说界革命”,还率先垂范,创作了一部政治小说《新中国未来记》,“借以吐露其所怀抱之政治思想也”。尽管有此缺憾,但《新中国未来记》在中国小说史上毕竟是空前之作,是“新小说”的开山之作。在它身上,既反映了新小说作者自觉的求新意识与探索勇气,也暴露了新小说存在的种种不成熟和弊病。革新小说文体在小说文体的革新上,梁启超也做了一定的尝试。尝试新的叙事方式梁启超不仅在小说文体上有所突破,在小说叙述方法上也有革新。这种开篇倒叙的手法,不见于旧小说,主要是受日本小说《雪中梅》等的启发。

关键词:小说;中国;人物;梁启超;革命;变革;黄克强;倒叙;政治;改良

作者简介:

  清末民初,中国小说无论在观念上还是创作实践中都发生了划时代的变革,而导致这一变革的关键人物,就是资产阶级改良派的代表人物梁启超。梁启超不仅在理论上大力倡导“小说界革命”,还率先垂范,创作了一部政治小说《新中国未来记》,“借以吐露其所怀抱之政治思想也”。

  起初,梁启超计划是要写一部中国如何振衰起敝、变革图强的皇皇巨著的,遗憾的是,仅完成了小说前五回。尽管有此缺憾,但《新中国未来记》在中国小说史上毕竟是空前之作,是“新小说”的开山之作。在它身上,既反映了新小说作者自觉的求新意识与探索勇气,也暴露了新小说存在的种种不成熟和弊病。

  关切政治变革走向

  先看作者对于中国政治变革走向所做的探索。在该小说《绪言》中,作者宣称:“兹编之作,专欲发表区区政见,以就正于爱国达识之君子。”那么,他在小说中发表了什么样的政见呢?让我们从小说中的主要人物说起。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有两个,一个名叫黄克强,另一个名叫李去病,前者主张君主立宪,后者提倡法兰西式革命,由此产生了激烈的论辩。实际上,这两个人物分别代表了当时国内两种不同的改革动向。梁本人在戊戌政变后,于其固有的改良思想之外,萌生了暴力革命的倾向,因此李黄之间的论争,不过是其内心思想斗争的外化。黄主张改良,认为中国的改革只能取法英国和日本,采用君主立宪,循序渐进地推行;而李则倡导革命,强调“破坏”是进化的必经阶段,并以黄最羡慕的英国和日本为例,说明所谓“无血革命”,“其实那里是无血,不过比法国少流几滴罢了”。争论到最后,李承认黄说得有理,但也未完全放弃自己的主张。因此,究竟是革命抑或改良,仍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不过,不管是实行改良,还是主张革命,李、黄都痛感中国自古缺乏自治习惯与国家观念,急需改造民性与民德,不然永无希望可言。而这一点,对于后来新文化运动提出的改造国民性,无疑是有启发的。

  革新小说文体

  在小说文体的革新上,梁启超也做了一定的尝试。在该小说的《绪言》中,他说:“既欲发表政见,商榷国计,则其体自不能不与寻常说部稍殊。”那么,“殊”在什么地方呢?他明确指出:“编中往往多载法律、章程、演说、论文等,连篇累牍”,由于在小说中载入了太多不合小说体例的东西,结果搞得“似说部非说部,似榷史非榷史,似论著非论著,不知成何种文体”。如小说第二回即将宪政党党章及治事条略背诵一通,第三回则把黄克强与李去病的长篇辩论辞详细记录下来,第四回又将美国旧金山的《益三文拿》报上登载的《满洲归客谈》一文全部译出,第五回还干脆把一大篇同志名单开列出来。如此这般,他便以诸体混杂的形式,打破了小说自成一体的格局。

  这样做,自然是为了把他对于政治变革的新见解、新知识等灌输到读者中去。但其效果呢?连他本人也清楚,这样写“毫无趣味,知无以餍读者之望矣”;“其有不喜政谈者乎,则以兹覆瓶焉可也”。也就是说,他这部小说主要是写给“喜政谈者”看的。可这样一来,小说在开通民智方面所起的作用也就有限了。而当时受其影响而创作的一批政治小说,也多蹈袭此弊。这也是以小说作为政治宣传工具而导致的必然结果。

  尝试新的叙事方式

  梁启超不仅在小说文体上有所突破,在小说叙述方法上也有革新。《新中国未来记》写的是“未来”,然而是站在假定的“未来”,回叙中国自1902年以来60年的发展史。这种开篇倒叙的手法,不见于旧小说,主要是受日本小说《雪中梅》等的启发。当然,梁启超之所以采用倒叙,主要是考虑:“盖从今日讲起,景况易涉颓丧,不足以提挈全书也。此回乃作为以60年以后之人,追讲60年间事。起手便叙进化全国之中国,虽寥寥不过千言,而其气象万千,已有凌驾欧美数倍之观。”也就是说,采用倒叙,先展示新中国无比强盛、万国朝贺的气象,可以振奋人心,“提挈全书”。读者看了这个开头,自然会想:一个旧中国是如何变得如此强盛的呢?这样就产生了一窥究竟的阅读欲望。而从现实层面着想,这样写也可以用未来的美好图景,激励更多人投身维新改革的事业。因此,《新中国未来记》所采用的倒叙结构,不仅是对新叙事方式的尝试,弥补了中国传统叙事方法的不足,而且也产生了较好的叙事效果,具有不可忽视的审美价值与现实意义。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按作者的构思,《新中国未来记》所写内容,以广东为主。如小说中主要人物黄克强、李去病等就是广东人。作者拟从八国联军攻破北京写到广东独立自治,然后再写各省皆起而效之,到1912年国会开设,实现共和制,国名叫“大中华民主国”。其预言之准确,真令人匪夷所思!书中的重要人物“黄克强”本为取“炎黄子孙能自强”之意,不料也恰中后来辛亥革命的功臣黄兴的字,因为黄兴,名“兴”,字“克强”。后来,梁本人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实际上,其预想得到应验的还不止这些,如小说开头浓墨重彩渲染的“上海世博会”,百年以后就梦想成真了。而这也使《新中国未来记》带上了浓厚的时代气息和地域政治文化色彩,体现了非同寻常的想象力与预见力。

  (作者单位:广州大学广府文化研究中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