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文化视窗
清代画家笔下的端阳竞渡
2016年09月28日 21:50 来源:人文岭南第64期 作者:黎丽明 字号

内容摘要:端午龙舟竞渡受欢迎从清代笔记可见,寓穗士人在端午期间也热衷到广州城郊看龙舟。根据今日广州乡村中依然盛行的龙舟竞渡,一条龙舟常有六种分工,包括桡手(扒船)、艄手(在船尾控制方向)、头旗手(站船头以摇旗为信号指挥前进的速度)、鼓手(看旗手的信号而鸣鼓,指挥桡手划桨的力度或速度)、炮手(专门放鞭炮)、陪神(在神楼旁,搧葵扇者)。龙舟竞渡成为绘画题材对于地域美术史研究者来说,更为关心的问题是,广东的画家什么时候开始把龙舟竞渡作为绘画题材?三艘龙船占据了画面的大半,龙船上的旗手、鼓手、陪神等描绘得细致而逼真,完全可以跟今日的龙舟会景相对照。不过,记录龙舟竞渡的盛大场面,大约就是宜图记,不宜作为绘画的题材。

关键词:龙舟;题材;绘画;龙船;图;旗手;会景;荔枝;指挥;鼓手

作者简介:

  生活在珠江水乡的居民,凫水、掌舟几近本能。南越王墓出土的提筒,上面绘有羽人手执俘虏首级站在战船的图案。这证明了两千年前的越人就善舟楫而习水斗。明末清初屈大均的《广东新语》专有“舟语”一卷,不仅介绍当时广东的几种常见船舶,还特别提到顺德、东莞两地龙舟竞渡的盛况。屈大均还称,广东一带的端午龙舟竞渡,“自五月朔至晦,乡乡有之”,即自五月初一至三十,整整一个月乡乡均有龙舟盛会可看。由此可见,端午龙舟竞渡,是粤人古而有之的习俗。

  端午龙舟竞渡受欢迎

  从清代笔记可见,寓穗士人在端午期间也热衷到广州城郊看龙舟。比如谢兰生在日记里,就多次提到端午期间,与友人相约到黄岐、荔枝湾、河南等乡村看龙舟竞渡。

  住在广州的士人,在端午期间到城市的郊区,诸如荔湾、黄岐、赤岗等乡村观看龙舟,以为盛事。十三行的富商伍秉鉴也热衷于此。根据今日的观察,在端午节前后的数日内,各村的龙舟队会到“兄弟村”(同姓)和“老表村”(异姓)探亲,这样的龙船“聚会”,亦称为“趁景”、“会景”。龙舟竞渡是“探亲”、“会景”的一个重要节目。龙船会景的活动日期,如同“墟日”,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排期表。兴致高的游人可以根据排期表,每日到不同的乡村看龙船。谢兰生在1820年端午节期间,连着三天到三个不同地点看了龙舟。

  在清代的文献记载中,最乐于参与龙舟活动的文人莫过于招子庸。招子庸是清嘉道年间人,南海横沙村人(即现广州市白云区金沙洲横沙村),以武举人出仕,曾到山东潍县等地任县官。他以善画竹、蟹以及喜作粤讴著称于世。根据今日广州乡村中依然盛行的龙舟竞渡,一条龙舟常有六种分工,包括桡手(扒船)、艄手(在船尾控制方向)、头旗手(站船头以摇旗为信号指挥前进的速度)、鼓手(看旗手的信号而鸣鼓,指挥桡手划桨的力度或速度)、炮手(专门放鞭炮)、陪神(在神楼旁,搧葵扇者)。旗手、鼓手是两个人。旗手是全船的灵魂人物,由他根据水文情况决定前进速度。同时,为了吸引观众,旗手还会精心妆扮,随船上下起伏的节奏而作“跳投”表演,成为龙船会景中的有趣一景。如此看来,招子庸是站立在船头,身手极为灵敏,足以充任旗手,指挥龙船前进,武举人的身份实至名归。

  龙舟竞渡成为绘画题材

  对于地域美术史研究者来说,更为关心的问题是,广东的画家什么时候开始把龙舟竞渡作为绘画题材?由于资料所限,我们比较肯定的是,在较早的时期,这类题材一直是画匠喜爱的题材,尤其在外销工艺品上更为多见。在英国维多利亚阿伯特博物馆及大英图书馆所藏的水彩画中,均发现了这类题材的作品。这类广州画工制作的外销水彩画,为吸引洋人,满足他们对异域文化的好奇心,描绘的多是中国的风土人情。本地的龙舟竞渡,也是其中一类。值得一提的是,水上运动不分国界。这也就不难理解,外销画中因何也常见这类题材了。

  谢兰生的日记只提到他观看龙舟赛,却只字未提他绘有相关的画作。就目前的资料所见,居巢、居廉在19世纪中均有表现龙舟竞渡题材的作品存世,至少证明了19世纪,广州画人已开始将这类地方风俗意味浓厚的题材入画。“二居”在绘画技法上有传承关系,但同题的两幅作品将两人在绘画风格和审美趣味上的分别完全展现出来。居巢的画风较为写意概括。一人站船首指挥,四挠手划桨,一人站船尾。河面上除了两艘龙船外,还有三四艘观战的游船。岸边也站满了游人,以此表现龙舟竞渡之热闹非凡。对19世纪广州城市生活感兴趣的人,认为居廉的作品更具有吸引力。根据其题跋,这幅作品描绘的是荔枝湾五月初五龙舟会景的情景。两岸绿树点满了朱红,寓意所画的正是“一湾溪水绿,两岸荔枝红”的荔枝湾。这幅纨扇面作品极为工细,尺幅虽小,但描绘了几近一百个人物。画面居中为宽阔的河道,画面右边一条龙舟正奋力向前,另一条龙舟正努力逼近。船头表演“跳投”的指挥、船中的鼓手、旗手、挠手以及神龛旁执蒲扇的陪神等细节,均极为生动逼真。可见画者对龙舟竞渡非常熟悉,并细心观察。画中的河道两岸站满了观看的游人,穿长袍的文人士子、光脚短裤的寻常百姓、手执蒲扇的垂髫小儿等不一而足。特别有意思的是画者没有忘记交代富家女眷,岸边停靠的一艘小船以及最左边的一座高楼,均可见衣妆讲究的女士。可见当时的富户及其女眷为避开人潮,或乘船,或到岸边高楼观看。

  比居廉的龙舟竞渡更为工细的,还有清末人物画家谭云波的《珠江竞渡图》。清末《时事画报》每期的新闻题材多由谭云波绘画,可见他在当时人物画画坛的地位。李遇春先生认为,这一时期的通俗人物画家的人物画作品,除了时装行头外,基本绘画语汇和造型样式并没有离开明清说部绣像很远。从绘画成就上来说,这幅作品也许并不出色,但却极为生动形象地为我们再现了清末珠江竞渡的盛况。河道一旁密密麻麻地停满船只,游人或挤满了停泊的船只或站满了沿河的高楼。三艘龙船占据了画面的大半,龙船上的旗手、鼓手、陪神等描绘得细致而逼真,完全可以跟今日的龙舟会景相对照。这幅作品是《时事画报》的新闻画。较之于居廉的作品,谭云波的龙舟竞渡图更具世俗趣味。

  在明清两代的图像世界里,图与画是两个概念,“图者,肖其物、貌其人、写其事。画则不必。然用良毫珍墨施于故楮之上。其物则云山烟树危石冷泉板桥野屋。人可有可无。若命题写事则俗甚。”简而言之,图是真实的记录,而画是意境的表达,若画也被用来写事,就落于俗套,落于下乘了。因此,图,画工为之,用于工艺品;而画,则是文人为之,是一种高雅的消遣。但是,此也非绝对的,画史上不少精细的工笔画家,亦佳作流传。居廉的龙舟竞渡,就是一件很好的画作。不过,记录龙舟竞渡的盛大场面,大约就是宜图记,不宜作为绘画的题材。

  (作者单位:广州艺术博物院陈列研究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