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特色文化
传统客家民俗风情的孕育与传承
2021年02月24日 14:12 来源:人文岭南第109期 作者:罗迎新 字号
关键词:文化;客家人;客家民俗;传统民俗;影响;民俗风情;习俗;中原;梅州客家;地理环境

内容摘要:梅州客家人源于中原,客家先民进入闽粤赣边区之后,受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以及中原文化影响,同时吸纳了当地少数民族的习俗,逐渐孕育形成了独特的梅州客家民俗风情与文化。这些客家民俗充分展现了客家人在生产、服饰、饮食、居住、婚姻、礼仪等方面的行为方式。影响民俗风情的因素多重环境因素孕育了客都(梅州)民俗风情。客家先民辗转大江南北,客家习俗文化包含不少南朝文化、长江文化、荆楚文化以及赣文化等。客家民俗文化面临挑战梅州客家传统民俗活动随社会发展和社会环境的变迁而变化,许多民俗随着人们物质和精神生活的转换而隐没。随着培育客家传统民俗“土壤”的退化,许多客家传统民俗逐渐“淡化”甚至“矮化”。

关键词:文化;客家人;客家民俗;传统民俗;影响;民俗风情;习俗;中原;梅州客家;地理环境

作者简介:

  梅州被誉为“世界客都”,位于广东省东北部,地处闽、粤、赣三省交界处。梅州客家人源于中原,客家先民进入闽粤赣边区之后,受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以及中原文化影响,同时吸纳了当地少数民族的习俗,逐渐孕育形成了独特的梅州客家民俗风情与文化。这些客家民俗充分展现了客家人在生产、服饰、饮食、居住、婚姻、礼仪等方面的行为方式。

  影响民俗风情的因素

  多重环境因素孕育了客都(梅州)民俗风情。首先,民俗风情与山水环境联系紧密。梅州自然地理环境独特,山地丘陵广布,地形复杂,河流溪涧纵横密布,是自然灾害频发的地区,常常发生水灾、旱灾、虫灾、霜冻、低温阴雨等自然灾害,这对生活在梅州的客家族群来说,无疑是困难重重。过去,客家族群虽然采用了兴修水利、人工驱虫、建仓储粮等防灾抗灾措施,但受自然和社会经济条件影响,防灾抗灾措施效果不理想,影响了客家族群防灾抗灾的积极性。正如《光绪嘉应州志》卷六《水利志》载:“依山为田,沿流作灌,非若平畴广亩,可沟而浍也……从其所向,凿圳通之,遇阻断处,或接以木枧,可绕至一二里外。视疏乎沟浍,艰难何啻百倍!”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客家先民寻求心灵的庇佑与力量,久而久之,形成了多神信仰的观念。客家人对水的信仰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一是对“龙”的尊崇,认为龙居深潭,各地兴建“龙王庙”“龙母庙”水府宫”等。二是在河溪、池塘旁边兴建司水的“伯公”神坛。三是流行水鬼传说。据考证,梅州客家人崇拜的地方水神主要有“仙人叔婆”“梅溪公王”“龙王”“水打伯公”等。客家人相信万物有灵。神庙和围龙屋、祠堂等特殊地方后面种植的植物,被看成是“风水林”。“风水林”对整个宗族具有佑助的功能,具有灵性,久而久之逐渐为人们所崇信。“风水林”中的有些树被称为“榕树伯公”“松树伯公”“柏树伯公”。客家人对“风水林”的崇拜也颇具特色,这反映了梅州客家先民的多神信仰观。

  其次,民俗风情受农耕属性影响较大。面对梅州恶劣的生存环境,在“靠天吃饭”的农业生产时期,客家人只能祈求神明的庇佑,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特别是当自然灾害来临时,村民向这些“社官”“龙神”“福主”祈祷,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再次,民俗风情与社会环境紧密相关。节日是客家人传统社会生活文化展演的时间和空间载体。长期以来,梅州客家祖先一直沿袭中原古风,节日活动总是与神明崇拜紧密联系在一起。客家人认为,在现实生活中能享受到节日的快乐,主要是因为神明的保护,而神明之所以愿意施予恩泽,则是因为现实生活中人们的供奉给他们带来满足与愉悦。在传统的“过年”习俗中,祭祀是其中的核心内容。除夕当日,各家各户要到祠堂、当地各类神庙去祭祀,感谢神明的庇护。端午节,除了吃粽子、划龙船等民俗活动,更与当地的民间信仰活动联系在一起。

  最后,客家民俗与中原遗风不可分割。客家民系以汉族为主体,同时包容了“客化”的畲、瑶等少数民族。客家先民辗转大江南北,客家习俗文化包含不少南朝文化、长江文化、荆楚文化以及赣文化等。如大年除夕的“守岁”,南北朝时期徐君倩在守岁诗中写道:“欢多情未极,赏至莫停杯。酒中喜桃子,粽里觅杨梅。帘开风入帐,烛尽炭成灰。勿疑鬓钗重,为待晓光催。”大年初七,古称“人日”,梅州地区正月初七要吃“七样菜”。“七样菜”包括芹菜、蒜子、葱子、芫荽、韭菜等蔬菜,另两样灵活掌握,有的用其他青菜选配,有的则用鱼、肉。南朝梁宗懔在《荆楚岁时记》中写道:“正月初七为人日,以七种菜为羹。”由此可见,这种风俗是从荆楚一带传到客家地区而传承至今的。

  当然,客家先民进入闽粤赣边区后,又吸纳了不少当地畲、瑶族的习俗。但整体而言,梅州客家民俗风情,仍然鲜明地保存了中原古风的根基。这有其深厚的社会、文化背景。一是中原地区习俗经过传承,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一种自觉或不自觉的行为准则。二是客家祖先的主体是中原华胄,而且起主导作用的是士族阶层,他们世代受儒学教育,传统意识比一般平民更为强烈。三是客家人始终强调重礼重教,敬祖睦宗。

  客家民俗文化面临挑战

  梅州客家传统民俗活动随社会发展和社会环境的变迁而变化,许多民俗随着人们物质和精神生活的转换而隐没。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社会人员频繁流动,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组织形式乃至文化意识发生巨大变化,这使得客家民俗文化面临挑战与考验。

  一是现代文明与生活方式的快速变化。客家的传统民俗植根于传统农业,是农业社会和农耕文明的产物。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异彩纷呈的娱乐信息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精神生活,客家民俗活动不再是群众唯一的娱乐形式。同时,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使得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日渐衰弱,原有农耕社会的文化形态和生活方式逐渐消退,人们的消费方式和生存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冲击”导致许多客家民俗珍品“活化石”越来越少。随着培育客家传统民俗“土壤”的退化,许多客家传统民俗逐渐“淡化”甚至“矮化”。

  二是传承艺人逐渐减少,民俗用品制作工艺水平降低。目前,梅州民间民俗传承艺人大都处于高龄状态,若这些民间老艺人相继离世将直接影响传统民俗文化的传承。如兴宁花灯的制作师傅越来越少,使得花灯的类型也在逐渐减少。

  三是外来文化影响与民俗自身的不足。思想观念的快速转变让人们的思想意识变得多元化,农耕文明时代原有的诸多文化都在外来文化的冲击下快速瓦解甚至消失,从而影响了客家传统民俗文化的保护和发展。同时,梅州客家传统民俗活动自身的不足也影响着其延续与传承。如大部分民俗舞蹈表演套路冗长陈旧,服饰、音乐、道具特色不够鲜明,这都不利于客家民俗舞蹈的健康持续发展。

  四是地方特色缺失与运作模式功利化。目前,从一些地方举办的传统民俗活动来看,多是大同小异,真正融入的地方传统文化元素不多,地方特色缺失现象较为严重。如,编创客家民俗舞蹈的编导为了适应现代社会的审美观,未能深入民间采风。还有一些地方为了发展经济和旅游业,盲目地举办各种文化节、旅游节,以当地民俗歌舞活动作为载体,传统民俗舞蹈则成为这一活动中最易改造、滥用的对象,这种功利化运作模式失去了传统民俗舞蹈的纯粹性。

  客家民俗风情与文化受地域自然条件和社会环境影响较大,面临现代科技挑战。因此,在传承与发展的过程中,客家民俗文化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才能实现健康可持续的发展。

  (本文系广东省普通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省市共建重点研究基地基金项目(18KYTPKT2)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

姓名:罗迎新 工作单位:嘉应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