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特色文化
丰饶岭南热土 绽放瑰丽粤绣
2019年11月27日 11:00 来源:人文岭南第98期 作者:杨晓旗 字号

内容摘要:粤绣是广东刺绣的别称。在我国四大名绣中,唯粤绣别有天地,因其包含了两种风格迥异的地方绣——广绣与潮绣。然而,在一些书籍中,常有“粤绣又称广绣”或“广东刺绣简称广绣”的误谈,可见不少人对于粤绣所指不甚明了。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粤绣是广东刺绣的别称。在我国四大名绣中,唯粤绣别有天地,因其包含了两种风格迥异的地方绣——广绣与潮绣。然而,在一些书籍中,常有“粤绣又称广绣”或“广东刺绣简称广绣”的误谈,可见不少人对于粤绣所指不甚明了。广绣一般指以广州为中心区域,流传于周边佛山、南海、番禺、顺德等地的民间刺绣工艺。潮绣指潮汕地区的民间刺绣工艺,以潮州为核心,地涉汕头、揭阳及周边区域。广绣和潮绣同生于南国热土,因而在艺术表现上存在共性,但是在两地独特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风俗习惯和历史人文因素影响下,两个绣种也形成了各自鲜明浓郁的地方特色和艺术风格,成为我国传统工艺之林中一束令人惊艳的并蒂花。

  2006年5月,粤绣以它悠久的历史、精湛绝伦的技艺、独特的视觉艺术语言,列入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标注出粤绣涵括广绣与潮绣,从官方层面确认了广绣、潮绣各具特色,不可混淆。

  广绣与潮绣各具特色 

  作为广府民间工艺翘楚的广绣,品种多样,既有艺术性很强的观赏绣,也有用途广泛的实用绣,尤以观赏绣突出,具有极高的艺术审美性。广绣的观赏绣多以自然风光、建筑景观、南国物产、写真人物和名人画作为题材,形象写实生动,用色鲜艳明快,针法丰富多变,绣面平整精致,讲究画面的意境和艺术性,具有与绘画相似的艺术特征,无论是国画风格、油画风格、水彩画风格,都能自如演绎,是名副其实的绣画”。在这方面,广绣与其他三大名绣的表现形式较为一致,但又具有自身所长,擅长于花卉禽鸟,多做写生花鸟。例如,孔雀是广绣经典题材,历代皆有佳作。

  与广绣的写实性形成鲜明对比的潮绣,则具有强烈的装饰性。这种装饰性主要体现在用色方面。潮绣偏好使用对比强烈的浓郁色彩,而大面积运用金银色成为其特色。通过大面积的金色,使跳跃冲突的对比色达到视觉平衡,且使绣面呈现出富丽华贵之感。此外,潮绣中的垫高绣工艺也是其独树一帜的标志。广绣虽然也采用垫绣,但属于薄垫,且是辅助工艺,应用远不如潮绣普遍。潮绣中的垫高绣从明末清初的薄浮垫逐步发展到厚浮垫,多应用于画面的主体部位,如龙头、狮头、人的脸部、禽鸟的双翅等,占据视觉焦点,垫起的高度也非常明显,最高处可达4—5公分,这使得潮绣具有浮雕般的观感。潮绣的美,从色彩到造型都给人以“错彩镂金,雕缋满眼”的感受,它不追求对物象的写实,更多的是调动人的情感,渲染激情。而在实用品种的绣制中,潮绣则通过极为繁复的手工表现,不加掩饰地炫耀使用者的财富与地位。

  彰显岭南文化丰富多彩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自然环境、人文心理、风俗习惯分别成就了广绣与潮绣独特的艺术风格。

  作为南粤核心区域的广州,虽具有岭南地域普遍的气候类型,但具体相较而言,其区位优势显而易见。广州除了南沙的端头直接与大海连接,周边皆被其他市镇所环绕,珠江横穿市内,珠江口岛屿众多,水道密布,使广州成为天然良港,也使广州成为一个既交通便捷、四通八达,又能回避强台风等重大自然灾害的福地。广州物产丰富,因此具有“花城”“水果之乡”等美名。广州从秦朝开始,一直是华南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广府人更加多了一份自信、自在和包容的文化心态,对大自然也更多了一份亲近感。因而,广府文化中的视觉艺术常常是写生的——无论是岭南画派还是广绣的观赏绣,题材物象直接取材于大自然,色彩则是直觉表现,红花绿叶,明艳如活。

  潮汕地处广东东端的韩江三角洲平原,这里是中国大陆的东南隅,也有“省尾国角”之说。此处有众多天然良港,便于海上贸易,雨量丰沛,加上充足的光照,使其物产丰富,属宜居之地。然而,每年却要直面台风巨浪的袭击。据文献记载,对当地有影响的台风,每年有3—4次,有些年份多达5—6次,自北宋至道二年(996)起,关于台风成灾的记载就连续不断。即使在科技发展的今天,每年遭受台风的损失动辄数亿。总之,潮汕地区是风、涝、水、旱、震、虫等自然灾害频发的地区之一。这种强烈冲突的自然条件,大自然的灾难和恩惠交替出现,造就了潮汕人不畏艰险、百折不挠、敢于拼搏和追求享乐、炫耀财富、争奇斗巧的多重特质。当灾害来临时,困苦之境,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磨炼意志。灾害过后,重建家园,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体味生命美好,享受生活。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影响着潮汕人的情感体验和审美视界。因此,潮汕地区的视觉艺术多以装饰性表现为主要手段。因为只有装饰艺术那种强烈鲜明的形式感,才能把浓郁的情感突出地表达出来。喜用金色,正是潮汕人对生命的感悟与理解,也寄托了他们对生活的美好期望。

  潮汕地区宗族观念根深蒂固,且宗族组织盛行、宗族制度健全,这与广府地区有着很大差异。这种宗族意识渗透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建筑上尤为突出。当地城乡兴建宗族祠堂,围绕着祠堂制定各种族规乡约,规范宗族成员言行思想,祠堂逐渐成为宗族成员的精神家园,也成为衡量宗族实力的一个窗口。随着时间的推移,潮汕地区逐渐繁衍出“斗艺”的习俗,激烈的竞争促使艺人们不断琢磨,提高技艺,追求精致华美、争奇斗巧。

  粤绣的意义在于其中所蕴含的地域文化特质、价值观、审美观和行为心态。只有在深刻体味地域文化的基础上,才能从艺术上更好地欣赏粤绣。广绣与潮绣风格不同的外在形式,为观者提供的丰富视像展现了岭南文化的多彩魅力。

 

作者简介

姓名:杨晓旗 工作单位:广州商学院艺术设计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TIM截图2019122.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