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特色文化
关注移民子女课堂不适现象
2019年03月27日 15:16 来源:人文岭南第90期 作者:陈武林 覃敏华 字号
关键词:学生;群体;生活环境;学习;教育;课堂不适现象;学校;移民文化;教师;交往

内容摘要:移民子女的课堂不适现象一般表现为学生个人或群体在日常课堂教学情境中被教师和其他同学排斥或遗忘,或者因自身原因拒绝参与教学、主动游离到教学活动边缘等情况。课堂不适现象的文化调适为转变课堂不适现象,课堂主体之间需要在理念意识层面取得共识,通过教师教学上的潜在帮助,创建一种包容、接纳、认同的课堂文化关系,并从课堂身份认同、课堂学习环境以及师生交往方式等方面入手进行调适。一方面,课堂是师生交往最重要的教育场所,教师可以设置不同文化形态的教学情境,比如课桌摆放、主题课教室的布置、把不同地域的学生安排在同一学习小组等,帮助课堂边缘生顺利且快速跨过融入课堂的过渡期,主动地参与课堂。

关键词:学生;群体;生活环境;学习;教育;课堂不适现象;学校;移民文化;教师;交往

作者简介:

  城市化使大量人口涌入城市,随即产生一个新的群体——移民。他们的子女跟随父母一起来到城市,这些孩子对新的学习生活环境处于调适阶段,对现有的教育资源缺乏理性的认识,容易出现课堂学习的不适问题。

  课堂不适现象的文化理解

  当前,移民子女的课堂不适现象一般表现为学生个人或群体在日常课堂教学情境中被教师和其他同学排斥或遗忘,或者因自身原因拒绝参与教学、主动游离到教学活动边缘等情况。这是教育活动主体双方沟通不对等的结果,最终产生某种抵制或对立状况而感知到不一致差异,差异是否真实存在并没有关系,只要个体感觉到差异的存在,不适的矛盾就潜伏其中。换言之,在课堂生活环境中,如若个体感受到与环境之间的差异,并且未及时降解不对等的具体因素,不适问题就难以避免。

  一是文化习性的差异化。移民是文化的天然载体,他们突破了传统初级关系的束缚,创造了城市特有的移民文化与城市精神。学生随迁来到新的城市,最先受到城市所在学校的知识、经验和文化的洗礼。作为文化载体的人的迁移和流动促进了文化的流动和传播,为移民文化的发展带来了动力和活力,但也使流入地不同文化群体在交流和互动中,产生文化习性、生活习俗、语言交流等方面的差异和碰撞。因为移民城市较少受来源地传统的家庭、社会和机制的束缚,可以相对自由地选择自己的角色和身份,这就需要来自不同背景和不同阶层的人群对不同的生活方式逐渐适应。

  二是家庭教育互动方式的潜移默化。在课堂观察中我们发现一个现象,一部分移民的家庭教育类似于“放羊式”。如一部分学生在课余时间去看自己喜爱的明星演唱会,并且以此为话题在班级中形成一个小群体,而有的学生却由于经济拮据无形中被排斥在外。有些家庭经常缺席学校组织的家长会、亲子活动等,加上学习生活环境转变的巨大差异,部分学生面对生活环境以及受教育程度等方面与城市同龄群体的较大差距,在校园生活中与老师同学产生各种隔膜,继而主动或被动地不适,越发孤立和自卑。

  三是课堂参与的去中心化。移民后代的教育获得与学校表现,反映了他们在主流文化系统中的适应情况。但由于受原来学习水平的限制,这些学生家乡的文化与城市文化融合不充分,与同龄人以及教师的交往中造成其自卑甚至自闭,行为独立。他们在校园乃至课堂生活场所容易陷入社交障碍或自我隔离的困境,加之社会中真实存在的文化偏见,使得他们的课堂参与被去中心化。再加上各自地域之间的差异,致使部分学生遭受到班级其他群体的排斥,影响班级共同体的形成。

  课堂不适现象的主要根源

  随着移民群体的扩大,日益丰富的移民文化正渗透到城市的各个角落,与新移民携带的地域文化进行交流并互相融合。移民文化是对所在环境和关系的一种主观定位,学生在全新的生活环境中,仍持有对原有文化的认同感,一定时间内难以融入到新的环境中,进而制约其对课堂文化的认同。

  一是身份认同的模糊性。部分随迁子女因其在原居住地生活的时间较长,对原居住地的认同度较高且更倾向于保留原有的信仰;嵌入原有的族群社会网络较深,在生活方式、行为态度和观念认知上更依赖于原有的文化体系和自我身份定位。因此,这些学生在进入新的班级后,其原有的课堂关系无法给予及时支持,而建构起新的课堂关系又需要长期的努力,在这种关系初期断裂的境况下,他们往往很难在课堂中进行直接或良性的交往互动。

  二是生活空间的游离感。新移民家庭中的学生对新的城市生活经验较少,与之对应的城市资源依然有限并且家庭人口代际之间的关系交流不充分,导致生活空间有限。在学校教育场域中,学生因自身隐形文化时常与教师对城市文化的显性传递发生冲突,表现出更为迷茫无助的课堂退缩感。在家庭场域中,这些学生的成长记忆与社会认同,都以新的移民文化印刻在心,但迫于结构化的校园空间,较易出现信息沟通上的游离感。这一游离感往往会通过生活经验的累积得到强化与展现,进而使得课堂生活的边缘性特征悄然产生。

  三是群体交往方式的冲突。移民文化流动与创新的社会机制存在于新移民的日常生活、交往实践中,不同文化群体间的相互学习,不同文化的相互融合、浸染、改造,最终产生文化创新。学校由于人口的流动性,课堂生活场域的互动和交往也可能更多样,更容易形成文化的溢出和交换。但是,移民家庭的经济条件、受教育程度以及工作性质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着学生群体交往方式。许多父母为维持家庭的正常生活而奔波于各类劳动力市场,疏于与儿童的沟通与互动,导致家庭教育功能的弱化和亲情缺失,使得儿童心理压力倍增,在与人相处时表现出易怒、孤僻、无助感等。

  课堂不适现象的文化调适

  为转变课堂不适现象,课堂主体之间需要在理念意识层面取得共识,通过教师教学上的潜在帮助,创建一种包容、接纳、认同的课堂文化关系,并从课堂身份认同、课堂学习环境以及师生交往方式等方面入手进行调适。

  一是增强学生的课堂身份认同感。来自不同地区学生的行为言语或多或少带有地域色彩,他们从原居地以血缘、地缘、亲缘为依据的社会关系框架中抽离出来,尚未在新的社区和学校中建立起新的社会关系框架,导致课堂学习的仪式感和互动性未能充分体现。因此,为转变课堂不适现象,教师应引导不同性别、语言、信仰的学生以班级成员身份共享共同价值观,保持融合与多样性之间的平衡状态,最终学会如何在多元文化社会中积极、和谐地生活,找到课堂成员主体之间共生的文化基础,彼此间相互学习、欣赏、包容与共生。例如开设涉及不同文化的社会实践课,依托这些课程让来自五湖四海的学生结识新朋友,培养学生对多元文化习俗的认识。

  二是增进师生交往。前面谈到,青少年学生一般处于未成熟阶段,其人格特性还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而课堂作为学校教育的主阵地,需要承担起引导者角色,增强师生交往互动,灵活运用对话式教学,引导学生一步步认识自我,成为更好的自己,并指导学生重新构建新知识,能自由、充分地表达观点,慢慢融入课堂。同时,还可以鼓励学生通过班级网络交流平台发表真实想法。通过这些方式,缩小弱势群体与主流群体间的物质和心理差距,促进不同学生群体间的平等、互动与共融,确保有需求的群体能够得到相应的支持,积极促进每位学生课堂参与机会最大化。

  三是创造家校协同育人的学习环境。一方面,课堂是师生交往最重要的教育场所,教师可以设置不同文化形态的教学情境,比如课桌摆放、主题课教室的布置、把不同地域的学生安排在同一学习小组等,帮助课堂边缘生顺利且快速跨过融入课堂的过渡期,主动地参与课堂。另一方面,家庭内部代际关系的处理要符合孩子成长的轨迹,家长可拿出实际行动及时配合教师工作,多倾听孩子的心声,让孩子知道不管是在学习成绩还是学校生活方面,自己是被关注的。而学校则要营造出融洽、和谐、积极上进的学习环境,举办各种增进同学之间、师生之间情谊的春游、夏令营等校园活动。

  (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国家青年课题《社会主要矛盾转变背景下优质教育资源供给制度研究》编号:CFA180250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

姓名:陈武林 覃敏华 工作单位:深圳大学师范学院教育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