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特色文化
沙田:一个农田生态系统的研究
2016年09月28日 21:59 来源:人文岭南第64期 作者:吴建新 字号

内容摘要:沙田区是一个特殊的农田生态系统,有必要对其进行多角度的研究。在环珠江口的东莞、深圳的宝安、番禺南海、顺德、新会、中山等县市,均有沙田区分布。自20世纪80—90年代起,学界对沙田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沙田所有权、赋税、民田区、沙田区文化霸权、沙田生产技术、历史地貌学等方面。这些不同的成果对拓展沙田区农田生态系统历史研究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沙田区与民田区文化结构研究较为深入历史人类学对沙田区与民田区文化结构的研究非常深入,但着重在明代中叶以后。但20世纪30年代,广东当局以农业研究的成果为依据,认为广东最适宜甘蔗,因此以建立机器糖厂来带动沙田区的作物结构转变,甘蔗栽培排挤稻作,以“上泥”、轮种方式维持土壤环境,在珠三角的东莞、番禺、顺德共四间糖厂周边的沙田和基塘区变为面积广大的甘蔗区。

关键词:沙田区;研究;水利;宋元;堤围;分布;成果;土壤;珠江口;栽培

作者简介:

  沙田区是一个特殊的农田生态系统,有必要对其进行多角度的研究。在环珠江口的东莞、深圳的宝安、番禺南海、顺德、新会、中山等县市,均有沙田区分布。自20世纪80—90年代起,学界对沙田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沙田所有权、赋税、民田区、沙田区文化霸权、沙田生产技术、历史地貌学等方面。这些不同的成果对拓展沙田区农田生态系统历史研究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旅游农业成为沙田农民的主要收入。图为广州南沙湿地的“种荷节”。

图片来源:CFP   

 

  沙田区的形成与人类经济活动密切相关

  古代珠江口是一个漏斗型的海湾,海湾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岛屿,河口堆积是沙田开发的基础。但平原开发亦与人类经济活动、区域社会生态密切相关。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内,冲积平原的形成非常缓慢。

  直到唐代中期以后,北方人口南迁,山地开垦带来大量的泥沙,随着三江水流而沉积在古海湾,平原因此而发育,海岸线不断地向海边推移,速度明显加快。

  宋元时期,在以广州为中心的周边广大农村遍布农业聚落,与唐代以前地广人稀的状况形成鲜明对比。唐朝以前环珠江口的田地主要是潮田,是典型的火耕水耨的自然农业。

  宋元时期是沙田区的重要开发阶段,以水利堤围建设为标志,完全改变了土地利用方式。这时的潮田,与以往的完全“随潮水上下”的潮田不同,有了秋栏基或矮小的土壆,虽然残存火耕水耨的农作,但却是鱼稻共生的生态系统,是广米的主要产地;另一种是塱田,分布在高要平原、高明河两岸,是以出现了数十宗水利堤围为前提,亦是稻鱼共生系统。还有一种围田,分布东江平原上的东江堤,在虎门一带的防咸堤,捍卫田亩上万顷;南海平原的桑园围在宋代已有基段,元代至正以后合围。这类堤围闸窦完善,可以控制潮水进出,使精耕细作水稻农业能进行,部分围田的亩产量已经接近或达到全国水稻亩产平均水平,是潮田之外大米产地之一。宋元时期“广米”享誉东南省份,是和沙田区开发分不开的。桑园围一带在元代还出现了桑基鱼塘的零星分布。

  沙田区与民田区文化结构研究较为深入

  历史人类学对沙田区与民田区文化结构的研究非常深入,但着重在明代中叶以后。其实在宋元时期,珠三角已经出现了一批热衷囤积米谷和占有水利资源的“富有阶层”,早期的大族和精英崛起,治水社会的雏形也已经出现,民田区与沙田区的人文景观出现是地方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占有沙田的民田宗族,家园观念扎根,并随着国家正统意识形态在乡村的推进,家园观念上升为家国情怀,以及出现“耕读传家”、“四民皆本”的文化观念。这是明清珠三角经济社会后来居上的重要的思想文化基础。

  明清沙田区继续随着人工围垦迅速扩张,沙田区仍是广东最主要的产稻区;而在东江三角洲,形成甘蔗、芭蕉等作物的轮种方式,是大田作物的栽培和河涌水利结合的生态农业;在高要、高明河两岸,塱田的稻鱼轮作更为完善;在顺德、南海形成连片的基塘农业区,从果基鱼塘逐步变为桑基鱼塘,清晚期发展为四水六基的固定形式。因此,明清时期水利工程和围垦工程、基塘工程之间存在着经济关系和生态关系。这三个农业工程与水利社会、村落的宗族组织、国家政权运作有密切的关系,从这些角度切入,就突破了传统的社会经济史只考察沙田的所有制、赋税制度、宗族与国家的关系的视角。

  明清的商品性农业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已经有不少的成果,近年的研究着重在明清时期出现的栽培制度、生态农业的细节。这一时期“资生之术”的思想文化现象是宋元时期耕读传家观念的升华,故精耕细作农业亦在这一时期从宋元时期的局部围田区变为遍及整个围田区。明清时期水利大发展,珠三角民田区水利社会、村落、宗族随着围垦建设、堤围建设、基塘建设,较之宋元时期有了更为复杂的互动关系。

  农业与环境互动关系中出现新成果

  近代国家出现之后,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逐步建立起农业行政管理制度、近代农业法律体系,以及重视农业教育,省级的农业行政机关与农业高等学校一起合作,对传统农业主要经济部门进行改良,从而催生了一系列的农业新学科,并建立起省级直到县级的农业推广制度,使农业科学的新技术能推广到农村。尽管乡村的生产关系没有发生根本变化,但国家权力深入基层,乡村的旧势力必须迎合农业改良政策和保护生态环境的政策。

  沙田生态系统就是在这一社会条件下发生变化的。对农业环境的改造在这个基础上有了新的变化。首先是对水环境的改变。当时的广东治河处直接引入西方的水利工程学和水利技术改造珠三角堤围水利系统,排斥旧士绅集团对水利建设的主导权,建立围董会这一国家政权能掌控的民间水利组织,因此在民国期间珠三角建设的堤围长度竟然超过宋元明清。

  农业机关和农业教育部门都重视林业、水土保持、土壤改造、化学肥料管理,林学、植物学、耕作学、栽培学、土壤肥料学的成果都走在全国的前列。这些学科自觉地将农业研究与生态环境的改造结合起来。较突出的是用生态学研究稻作改良,育成各种不同的高产的和适应不同生态环境的优良稻种,土壤肥料学的土壤调查为农业规划和土地利用提供依据,在沙田区推广耐浸和耐咸的稻种,并研究咸潮的规律,找出潮灌的最佳时机。

  明清传统社会的手工业对农业的促进作用是微弱的。但20世纪30年代,广东当局以农业研究的成果为依据,认为广东最适宜甘蔗,因此以建立机器糖厂来带动沙田区的作物结构转变,甘蔗栽培排挤稻作,以“上泥”、轮种方式维持土壤环境,在珠三角的东莞、番禺、顺德共四间糖厂周边的沙田和基塘区变为面积广大的甘蔗区,糖厂贷给农民优良蔗种和肥料、技术,并回收甘蔗。民国时开始形成科学的生态观念,以及将环境学的认识引入对水环境、土壤、肥料、作物栽培等方面的管理,出现了生态环境保护的思想和观念,农业生态学的方法在农业研究的各个分支都有应用。这是民国时期农业与环境互动关系中出现的新成果。

  农业史与环境史以及与此相关的社会经济史研究都应该有现实的人文关怀,长时段的研究视角应该延伸到现代。笔者在2013年到中山、广东南沙区的万顷沙、珠海蕉门等沙田区考察,发现现代农业生机勃勃。在蕉门的沙田区,堤内农田种植多种作物。在万顷沙的湿地,旅游农业和旅游渔业成为沙田农民的主要收入。在湿地中养殖鱼虾,湿地上空千百只鹭鸟齐飞,可见生态农业发展得很好。笔者在沙田区考察时,在珠海看到养蚝业、基塘农业,以及在防海堤和大堤之间的禾虫养殖地,感觉到这些农业遗产与万顷沙湿地农业一样,都是值得研究的。以生态—社会史的整体史观,以中长时段的研究方法去做,沙田区的研究是有作为的。

  (作者单位:华南农业大学人文与法学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2.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