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岭南名士
蒲寿宬:宋元时期外来的文化使者
2016年05月25日 15:22 来源:人文岭南第60期 作者:周建新 字号

内容摘要:蒲寿宬,字镜泉,号心泉,宋元之际西域人,著名诗人,南宋咸淳七年。1271)任广东梅州知州,是梅州历史上一位具有重要影响的人物,对于了解宋元时期粤东地方社会史,特别是客家移民文化的形成发展,具有很大的意义。据光绪《嘉应州志》卷十九《宦绩》记载,“蒲寿宬,咸淳七年知梅州,一毫无取于民,居处饮食俭约,见曾井遗泽在民,遣人还籍取家资建石亭其上,日汲井水二瓶置诸公堂,欲常目在之而踵其武也。长期以来,蒲寿宬可谓是默默无闻,偶为世人所知晓者,除了其回民之族群身份而奇异,以及其诗词成就而著称以外,更主要就是因其弟蒲寿庚叛宋降元而闻名。事实上,蒲寿庚叛降与蒲寿宬无关,蒲寿宬是一位持操守节、不臣二姓的宋代遗民。

关键词:梅州;蒲寿庚;蒲氏;客家;西域人;文化;名胜古迹;咸淳七;进士;心泉学诗稿

作者简介:

  蒲寿宬,字镜泉,号心泉,宋元之际西域人,著名诗人,南宋咸淳七年(1271)任广东梅州知州,是梅州历史上一位具有重要影响的人物,对于了解宋元时期粤东地方社会史,特别是客家移民文化的形成发展,具有很大的意义。 

  番客:身世渊源 

  据史料记载,蒲寿宬先祖乃新疆和阗人,“环居湖上,瑞呈仙草,厥名曰蒲。取姓于斯,族因蕃衍”。宋嘉定年间,因慕孔子之道,于是从西域移居中原。关于蒲寿宬的族群身份,世人多以西域人称之,其祖先应为阿拉伯人。史籍对此多有记载。如明末何乔远《闽书》卷一百五十二谓:“蒲寿庚,其先西域人,总诸藩互市,居广州,至寿庚父开宗徙于泉。”明末曹学佺《大明舆地名胜志》在描述泉州府晋江县名胜古迹时亦云:“法石寺在晋江城东五里,宋初陈洪进建筑坛山上,以效嵩呼,又名万岁山。有乾德四年赐额敕文。宋末西域人蒲寿宬与弟寿庚以互市至。”后来,日本学者藤田丰八据此认为蒲乃阿拉伯语Abu译音;蒲寿庚既称西域人又为蒲姓,因此依类推证,其先世当为阿拉伯人无疑。 

  关于蒲寿宬的来源有二说,一是从广州迁泉州。此说主要依据《南海甘蕉蒲氏家谱》等族谱材料。据该谱记载:“初二世祖海达公,为宋广东常平茶盐司提举,管军千户侯,因即羊城玳瑁巷而家焉。未几,初五世祖寿宬公以蒲州府丞升梅州刺史。祖妣晋封宜人,乐善好施,里人遂以其所居更名‘蒲宜人巷’。”羊城玳瑁巷,即今广州市光塔路之玛瑙巷;蒲宜人巷,即今光塔路之普宁里,位于学宫街路北。二是从四川迁泉州。主张这种观点的代表性人物是著名民族学家、历史学家、客家学研究权威罗香林先生,他曾独撰《蒲寿庚传》和《蒲寿庚研究》,征引《心泉学诗稿》等资料,证明蒲氏乃自四川迁居泉州。根据罗香林的研究,蒲寿宬的先祖蒲孟宗,举进士第,初居四川阆州,官至尚书左丞,生二子:蒲毂、蒲澈。蒲毂生二子:尧仁、尧章。蒲尧仁即是蒲寿宬的高祖,举进士第,生一子:蒲绪。曾祖蒲绪,登乡榜,生一子:国宾。祖蒲国宾,举进士第,生二子:仕宾、大宾。父蒲仕宾,任晋江县县令,卜居晋江,生三子:寿晟、寿宬、寿庚。可见蒲寿宬原籍四川,后因其父仕宾以恩贡,官知福建泉州府晋江县,于是官眷赴任,任满立籍,卜居晋江县法石乡。为进一步证明此说,20世纪40年代末罗香林先生还亲自前往广州越秀山的蒲氏祖坟进行实地勘访,著有《广州蒲氏宋元二代祖坟发现记》,明确指出蒲寿宬这一支系与广州蒲氏无涉,而是从四川迁居泉州的。 

  汉吏:梅州事功 

  咸淳七年,蒲寿宬任广东省梅州知州;咸淳十年,秩满离梅。蒲寿宬在梅州虽然仅短短三年左右,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当地做了不少好事,其事迹广为流传,他本人更是被誉为循吏。蒲寿宬在梅州任上,主要有以下善行懿举。 

  廉洁勤政。蒲寿宬为官清正廉洁,理政有方,深得梅州百姓欢迎。据光绪《嘉应州志》卷十九《宦绩》记载,“蒲寿宬,咸淳七年知梅州,一毫无取于民,居处饮食俭约,见曾井遗泽在民,遣人还籍取家资建石亭其上,日汲井水二瓶置诸公堂,欲常目在之而踵其武也。州进士杨圭题其梁曰:曾氏井泉千古冽,蒲侯心地一般清。”梅州人特为蒲寿宬立碑记其功德,称其为循吏,祀之名宦祠。蒲寿宬不仅在廉洁奉公方面率先垂范,身体力行,而且还对属下官员督促指导、严加管教。 

  重农兴产。客家地区多为山区,谋生不易,蒲寿宬重视农耕,坚持以农为本,鼓励生产。《梅阳壬申劭农偶成书呈同官》诗曰:“举酒劝尔农,更为我侬劝。车笠虽不同,所谐此盂饭。或耕在菑畲,或耕在方寸。膏雨足一犁,田头怯呼唤。五百维莠骄,胥徒乃蟊患。与国充耘耔,勿使地蒿蔓。幻体饥渴同,世味甘苦半。盘中一粒食,锄下几滴汗。光阴驶历块,彼此不可玩。岂为许行言,劝课在兹旦。老父倾耳听,童稚绕屏看。相顾持我语,取信如执券。安得慵耕人,从今不言倦。” 

  崇文重教。崇文重教是客家文化的主要内容和重要特质。梅州是世界客都,历史上一直以崇文尚学、文教发达而著称。南宋《舆地纪胜·梅州景物记下》称“梅人无产植,恃以为活者,惟读书一事耳”。可见梅州自古就有崇文重教之传统,这也与当地官员提倡奖助、兴学育才不无关系。蒲寿宬就是其中的代表,他曾作《示儿》:“种谷一岁事,读书一生期。方春不下种,竟岁常馁饥。少年不向学,终身成愚痴。饥犹一家愁,愚被众人欺。彼苍念吾父,尔辈得令师。欲速成揠苗,计日如耘耔。程文国有式,体制须及时。弱冠无所闻,出语人见嗤。尔劳我则恤,我忧尔奚知。中夜不遑寐,作此劝学诗。” 

  体恤民生。蒲寿宬十分关注时代局势,对社会现实进行深刻反思。如《送使君给事常东轩先生》:“南泉昔乐土,画戟深凝香。今为凋瘵区,盐米忧苍皇。”该诗深入描述了宋元时期粤东、闽南一带食盐走私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蒲寿宬还十分同情民众疾苦,关心百姓生活。 

  吟咏风土。蒲寿宬喜欢游览山水,以诗言志。他在梅州任官时,经常邀约同僚和友人游玩当地的名胜古迹。如《仲冬下浣会同僚游东岩》诗曰:“羽人脱屣去,古洞留嵌岩。白云亦世态,随风蜕其缄。石饴已何许,谁能味其甘。土偶寂不语,樵牧同此龛。坎坎击石鼓,归去夸彼谈。遂使蜡屐人,于此移其贪。猗桐植翠盖,翳翳当薰南。琤然激石溜,燕坐心默参。朝暮岂异理,莫诳狙四三。暄凉得其适,所讶非瘴岚。梅花对白发,风前雪鬖鬖。挥觞属同僚,出语谐酸咸。犹拘铁汉语,饮之不至酣。托诗纪曾游,谁将铁为庵。”再如《约赵委顺北山试泉》诗:“拟寻青竹杖,同访白云龛。野茗春深苦,山泉雨后甘。鸟声尘梦醒,花事午风酣。静趣期心会,逢人勿费谈。”他的《心泉学诗稿》中,仅仅记载梅州风土人情、名胜古迹的诗词就有20余首,体现了他对梅州的热爱。 

  遗民:汉回文化融合 

  蒲寿宬不仅是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回族人,也是一位汉化程度很高、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士大夫和著名诗人,还是一位坚守气节、隐居乡野的宋代遗臣。 

  蒲寿宬在先祖的影响下,自幼熟读经史,推崇儒家思想,尤其精通陈白沙之理学。蒲寿宬一心致力于考科举、求功名。先是明经举乡贡士,咸淳元年曾任领卫,后因卓尔不群、文采斐然,朝廷知其贤,授山西莆州府,宣授朝议大夫;咸淳七年任广东梅州知州,晋授太中大夫;咸淳十年,宋廷诏蒲寿宬为江西吉州知州,他看到宋亡已成定局,于是未赴任而辞官隐居。 

  蒲寿宬赋性恬淡,宅心仁慈,熟谙经史,擅长诗赋和书法,著有《心泉学诗稿》遗世,现存诗共计222288首,是为中国第一部穆斯林诗集。故罗香林曾赞叹道:“宋元间,回教中人多能诗者,然除丁鹤年外,殆无能与蒲寿宬抗衡者矣。” 

  长期以来,蒲寿宬可谓是默默无闻,偶为世人所知晓者,除了其回民之族群身份而奇异,以及其诗词成就而著称以外,更主要就是因其弟蒲寿庚叛宋降元而闻名。以往学界认为蒲寿庚叛变降元是出自其兄蒲寿宬之谋划。事实上,蒲寿庚叛降与蒲寿宬无关,蒲寿宬是一位持操守节、不臣二姓的宋代遗民。南宋灭亡后,蒲寿宬拒不仕元,隐居深山,尝与岭南诸名士结“白云诗社”,诗歌酬唱。蒲寿宬留下了许多以泉、水、月为主题的诗词,正是他洁身自好、心如止水、人若泉清、孤傲自洁品质的写照,体现出他性情冲淡、操守端严、崇尚气节的高贵品质。这既符合蒲寿宬信奉的伊斯兰教至清至真的教义,也体现出他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和熏陶,在他的身上,深刻反映了当时汉、回文化之间的融合和华化、汉化的程度。因此,陈垣先生称其“足开有元一代西域人华化之先声”。 

  (作者单位:深圳大学国家文化创新研究中心、移民文化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