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文化 >> 岭南名士
——二战太平洋战场首位中国战地记者宋德和 战地记者的战斗
2015年07月29日 20:29 来源:人文岭南第52期 作者:王明亮 张斯筠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二战时期,当时的国民党中央通讯社有7名战地记者,配属美国陆军部或蒙巴顿将军指挥的东南亚总部,在中缅印战区及太平洋战场负责采访工作。这7个人按照派出的先后顺序分别是宋德和、曾恩波、张庆彬、伍乾滋、余捷元、冯国桢和关宗轼。他们的出现,使英美记者占绝对多数的盟国记者团内,首次有了中国人的面孔。他们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出生入死,报道盟军胜利的消息,鼓舞国内民众坚持抗战,他们的勇气和睿智也赢得了盟军将士和英美同行的赞誉。其中,尤以宋德和以其特殊的身份和传奇经历,而最为读者所熟悉。

  宋德和(Norman Soong),祖籍广东,1911年8月6日生于美国夏威夷,燕京大学毕业,1935年于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任《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和摄影师。1939年起成为国民党中央通讯社英文编辑,稍后被派驻中缅印和太平洋战场任战地记者。

 

■宋德和(前排右一)与“帕奈”号幸存者合影。  资料图片

  报道“帕奈”号事件

  1937年12月12日,日军占领中华民国首都南京的前一天,一艘停靠在长江南京上游27公里处(于今马鞍山境内)的美国炮艇称为“帕奈”号事件。

  在日机轰炸“帕奈”号时,美国环球新闻制片公司的摄影记者诺曼·爱黎、美国福克斯电影新闻公司的摄影记者艾利克·马耶尔冒着生命危险拍摄下约22分钟的日机袭击该艇的影片。这些影片清晰地记录了日机的暴行,戳穿了日本方面称是“误炸”的谎言。但很少有人知道,美国民众除了通过这22分钟的影片以外,还通过一组照片了解了“帕奈”号事件的过程。而拍下这组照片的不是别人,正是时任《纽约时报》摄影记者的宋德和。

  当天下午1点38分许,日军第一枚炸弹炸毁了“帕奈”号上的一艘救生艇,从那一刻起,宋德和成了全球最忙的摄影记者。日机的疯狂轰炸造成重大伤亡。幸存者逃上岸后,仍然遭到日机的扫射和轰炸。他们被迫躲在芦苇丛中躲避日机的攻击。宋德和不顾生命危险,拍下了许多照片。获救后,他通过救援船“瓦胡”号上的无线电设备联络《纽约时报》首席驻华记者阿班,告诉他自己有珍贵照片等待冲洗。12月17日,“瓦胡”号抵达上海,阿班立即租下上海最专业的一家外国人开设的照相馆,专门冲洗这些照片。宋德和与阿班通宵工作,辨析每张照片,并撰写图片说明,最后选取了60余张。这些照片在《纽约时报》发表以后,引起美国民众的强烈愤怒。而在此之前,宋德和还通过加急电报,以每个字13美分的代价,给《纽约时报》拍发了一篇长达5220字的报道,详细记录了他的目击情况。1937年12月27日的《时代》周刊盛赞宋德和的这篇报道称,“即便是一个字73美分,也十分划算”。宋德和也因此成名,英美报刊纷纷聘请他作为驻华记者。

  记录香港沦陷后日军暴行

  1940年,他被国民党中央通讯社派往香港分社,负责编发英文稿件,同时编辑英文《中国半月刊》(China Fortnigntly),向世界介绍中国各方面情况,报道中国抗战和日军暴行,以争取国际同情。在那里,他再一次经历了“九死一生”。

  1941年12月8日凌晨,日军向香港发起猛攻,美国与英国对日本宣战。25日,英军放弃抵抗,无条件投降。宋德和亲眼目睹了日军在香港烧杀淫掠的暴行。为了阻止香港抗日进步人士撤离,日军封锁了香港岛与九龙的水上交通。宋德和被困十天后,发现每天早晨8点是日军换防时间,疏于防范,他花重金租乘一艘平底帆船从香港岛登陆九龙半岛。这时九龙和大陆的边界已被日本人严密把守。

  他用假名字申请了一张“还乡证”,混在难民队伍中,穿过日军防线,经陆路步行数日才脱离险境。他逃出香港时,身无长物,只带了一些衣物和一部使用了11年的莱卡相机。后来他辗转去到重庆,成为国民党中央通讯社专职战地记者。

  他逃出香港以后,曾写过一篇英文报道《香港脱险记》(Flight From Hong Kong),发表在1942年4月18日出版的《柯里尔》(Collier’s)杂志上,成为记录香港沦陷后日军暴行的重要历史证据。

  见证东京湾受降仪式

  1943年5月,他被派驻中缅印战区,成为第一位乘坐B-24轰炸机采访轰炸任务的中国记者。11月奉调到西南太平洋战区,报道美军岛屿争夺战的战况,先后报道新几内亚、塞班岛、硫磺岛等战役。

  在硫磺岛登陆前,指挥官海军上将特纳召集舰上各国战地记者,对这次任务做了通报。他告诫记者们,攻击那天,登上滩头的人,每两个就会有一人被敌人击中。但宋德和认为,战地记者最艰难的任务就是把战果最快速地告诉读者。因此,在攻击那天,他随着一队美军,乘登陆艇抢攻滩头阵地。日军的炮火让他们无处藏身,只能俯身爬行,把打字机和装备拖在身后,趁敌方迫击炮和舰炮略有间隙,向前爬几步。而他的眼前不断有人中弹倒下,血液流进黑色的火山灰。这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1945年9月2日,宋德和以中国记者身份,见证了东京湾外美国旗舰“密苏里”号上的受降仪式。战后,他成为国民党中央通讯社东京分社主任。1950年底辞职,与密苏里大学校友吴嘉棠创办泛亚通讯社(Pan-Asia News Agency)。1969年4月2日,他在香港病逝,享年只有58岁。逝世前他写有一篇遗作《战地记者的战斗》,回忆战地记者生涯。他写道:“有人问我,如果有另外一次大战,我是不是愿意再去做战地记者?这是我在战后数年去韩国、越南及寮国(即老挝)采访以后向我提出的。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不过我希望不再有战争。”

  (作者单位: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