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鸣 >> 编辑推荐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研究生培养缺乏“结构调整”
2014年07月24日 00:00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记者 温才妃 字号

内容摘要: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本报记者温才妃。实际上,采取“金钱奖励”“抽查”等方式来解决研究生培养的弊端,都是行政意志上解决问题的方式,并没有改变研究生培养的核心问题。

关键词:研究生培养;结构调整;博士生;教育;博士

作者简介:

  尽管当前去行政化遇到了很多现实的阻力,但高等教育的核心问题——让教育回归到教育本身,少一些行政干预的方向必须明确。

  在大众教育时代,一些本科毕业生将读研变成了“学士后”教育,意图通过读研“镀金”,以谋求更好的就业机会,这一现象反映在研究生层面,就是教育没有为培养研究型人才作好准备,功利思想的延续也使得博士生教育出现了短、平、快现象。

  产生恶性循环的原因是综合的。从教育层面找原因,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认为,制度的严重滞后是导致研究生质量整体不高的重要原因之一。借用经济学的概念,“当前的高等教育仅在增量上下功夫,通过资金的投入,在增量上获得产出,却很少进行结构调整”。

  从文科硕士培养看教育改革

  《中国科学报》:在您看来,文科硕士培养,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许纪霖:从文科硕士的情况来看,硕士毕业基本上无法从事研究性质的工作,几乎都要等到博士毕业才能从事研究,已成为一个客观事实。如今国内的文科专业,相对而言比较容易攻读。相比较国外读硕、读博的辛苦,中国学生过于轻松——大部分时间在听教师讲解,结合课程的阅读量太小,甚至很多课程还不用写论文,学生们一个个坐在课堂就像是“南郭先生”,不开口不说话,结课时交一份不用认真思考、打提纲、导师过目的作业就通过了。

  目前,国家在推进专业硕士改革,但同时还应该考虑把学术型硕士减少后,要注重其同博士培养挂钩。

  《中国科学报》:研究生培养强度不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许纪霖:国内大学在研究生培养的传统上有问题。大学对本科生教育有严格的制度,但到研究生阶段,一些导师获得了更大自主权,反而不上心。这和只重视科研不重视教学的评价体系密切相关,一些导师认为在学生身上花了心思,学生不会说自己好,并对评职称没有帮助。只要教师的评价机制不改,研究生质量很难真正提高。

  还有一点不得不说,研究生质量想要提高,光靠“钱”不行。每年评国家奖学金各学院都在发愁,因为很难找出这样的尖子生。这反映了教育部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思路——鼓励学生去发SCI论文、核心论文。这种思路只要尖子生,认为只要有了钱就一定能培养出尖子生,严重忽视了研究生的一般教育。而在我看来,培养一名优秀的学生应当是在良好的研究教育基础上,通过自然竞争产生,而非刺激而成。

  《中国科学报》:背后反映了什么改革问题?

  许纪霖:现在教育主管部门的思路是“优胜劣汰”,顶层教育叫“赢者通吃”,底层教育叫“末位淘汰”。它认为上面拔尖,下面惩罚,问题就能解决。实际上,采取“金钱奖励”“抽查”等方式来解决研究生培养的弊端,都是行政意志上解决问题的方式,并没有改变研究生培养的核心问题。

  管控严、砸钱买效益,这是公司化的管理方式。然而教育不是工厂,科研人员不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培养人才必须在创造力上下功夫。把学生的创造力激发出来,要在机制上多动脑筋,而不是把整个研究生培养绑在政绩工程上——出SCI,政绩工程很伟大;没有抄袭,政绩工程也不难看,这样做完全违背了教育本身的逻辑。

  因此,尽管当前去行政化遇到了很多现实的阻力,但高等教育的核心问题——让教育回归到教育本身,少一些行政干预的方向必须明确,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制度的改革,而不是采取今天的公司化管理、行政监督。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