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鸣 >> 编辑推荐
雾散难识霾路:伦敦雾事件启示录
2014年03月10日 09:08 来源:2014-3-10 《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记者 方兴 字号

内容摘要:“雾霾”是对于底层大气中大量液滴和固体颗粒充斥状态的一种描述。而历史上遭受雾霾影响时间最长的大城市是号称“雾都”的英国伦敦,自罗马时代起,伦敦就因被雾气笼罩而闻名。1952年12月的伦敦雾霾影响最大,成为空气污染气象学和流行病学共同关注的事件。前者关注造成雾霾的成因及治理,为防治空气污染和改善大气环境提供科学依据;后者则重点关注雾霾对人体的危害,最终的影响却是通过其他方面的科学研究揭示的。

关键词:雾霾;中国社会科学院;社科院;城环所;城市环境保护;减霾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雾霾”是对于底层大气中大量液滴和固体颗粒充斥状态的一种描述。1952年12月的伦敦雾霾成为空气污染气象学和流行病学共同关注的事件。

  “雾霾”是对于底层大气中大量液滴和固体颗粒充斥状态的一种描述。而历史上遭受雾霾影响时间最长的大城市是号称“雾都”的英国伦敦,自罗马时代起,伦敦就因被雾气笼罩而闻名。1952年12月的伦敦雾霾影响最大,成为空气污染气象学和流行病学共同关注的事件。前者关注造成雾霾的成因及治理,为防治空气污染和改善大气环境提供科学依据;后者则重点关注雾霾对人体的危害,最终的影响却是通过其他方面的科学研究揭示的。

  统计数据揭示流行病学与气象学自说自话

  1952年12月5日,伦敦被笼罩在浓浓的烟雾中。接下来的四天,人们犹如瞎子一样行走在伦敦的街道上。伦敦前市长肯·利文斯通说,“当时的雾非常大,家长们都被建议不要送孩子上学,因为很可能在路上走失”。

  第一份有关雾霾导致死亡的报告来自史密斯菲尔德肉类批发市场,“一头安格斯牛死亡,另外十二头被屠宰,六十头需要兽医进行治疗,另有一百多头需要加以关注”。在之后的几天中,大量牲畜在屠宰和出售前就被杀死并抛弃,因为它们的肺都是黑的。

  对年长的伦敦人来说,1952年雾霾带来严重影响,超过4000人因雾霾死亡,其中大多数是老人及体质虚弱、身患重病者。根据当时接治患者的医疗机构透露,很少有人意识到这对他们的持续影响,人们甚至把污染当成生活中的一部分。“没有人意识到死亡人数正在增长。”根据注册总署的死亡证明与验尸官的尸检报告提供的信息,死亡的主要原因为呼吸道和心血管疾病。

  据资料显示,其直接原因是来自于燃烧煤炭产生的二氧化硫和粉尘烟污染。间接原因是开始于1952年12月4日的伦敦逆温层所造成的大气污染物蓄积。燃煤产生的粉尘表面会大量吸附水,成为形成烟雾的凝聚核,这样便形成浓雾。早在1900年,英国气象办公室负责人就展开调查,发现伦敦长期的雾霾与燃煤有关,但并未引起英国政府的足够重视。当时,没有足够数据证明(疾病)发病率的上升是由雾霾导致的。然而,养老金和社会保险统计数据却显示,截至12月16日的当周,发病率相比前三年的平均水平增幅达108%。而死亡率的统计数据则表明,雾霾对超过65岁和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影响最大。事实上,4000多名死者中2/3是超过65岁的老人,45—64岁市民的死亡率是同期正常年份的三倍。此外,婴儿的死亡率也是正常年份的两倍。

  治污:从认识分歧到利益博弈

  伦敦雾霾引起人们对空气污染的进一步重视,但英国政府并没有在大雾之后立即推出治理方案。时任英国住房部部长、后任英国首相的哈罗德·麦克米伦把雾霾归咎于气象原因,并对反对派说:“我们会做我们应该做的,但是尊敬的阁下需要意识到许多宏观经济的因素也必须考虑进去。” 英国空气污染治理涉及多个政府机构,包括地方政府、环境部(主要涉及碱业检查团)等。而在公共卫生和环境事务方面,英国中央和地方政府有巨大分歧。地方当局一直是对个人和商业行为进行控制的倡导者,而中央政府则以保护个人自由为名阻止地方当局获得更多管辖权。中央机构和地方当局始终关心的是自己的权限,因而摩擦不断。但随着1956年雾霾再一次出现,为解决中央和地方的掣肘提供了契机,后座议员强制推出《清洁空气法案》,经1993年修订,并沿用至今。

  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分工以技术难度为标准:碱业检查团控制注册工厂的排放物;地方当局则控制其他非注册领域的排放物。新的划分标准在商业企业界引起轩然大波。企业在自己的管理归属上与政府发生激烈的矛盾和冲突,大量的工业企业都希望自己的企业以注册工厂的方式纳入碱业检查团的管理中。正是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环境治理理念不同,才带来企业一边倒的现象。因为企业有可能无法达到《清洁空气法案》的要求,而纳入碱业检查团的管理,让他们有机会利用中央政府的态度,从而不用完成法律要求,维护自己的利益。尽管遭到地方政府强烈反对,但1958年的碱业条令还是大大增加了注册工厂的数量。这不仅强化了碱业检查团的权利,也进一步加深了中央和地方在环境治理上的利益竞争。

  与政府企业之间的激烈交锋相比,普通民众则既是空气污染最直接的受害者,同时也是环境治理的一大阻力。以矿工为例,免费烟煤的大量分派是矿工薪金的一部分,一旦改用无烟煤,意味着矿工要多出一笔使用无烟煤的支出。

  雾霾散去 污染犹在

  即便有《清洁空气法案》这道“护身符”,但伦敦空气并不是无污染。“从过去的10—15年开始,看不见的污染物的浓度变得越来越高,其中包括空气中的微粒和氮氧化物”,伦敦市民、应对气候变化网站主编爱德华·金表示,由于这些污染物是看不见的,因此伦敦市民也很少关心。

  虽然像1952年那样的雾霾再也没有发生,但专家指出,目前空气污染水平仍存在很大隐患。环保组织NSCA秘书长理查德米尔斯说:“有证据显示,新的污染源已成为一种持续的威胁,官方数据严重低估了死亡及患病几率。”之前,政府统计每年大约有24000人的寿命因空气污染而缩短,但NSCA则认为至少是这个数字的两倍。它希望政府重新评估空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因为一些看不见的污染源仍是影响健康的主要因素。由于新的问题出现,《清洁空气法案》又将进行修改,并已在 2013年2月开始进入公众咨询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