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基督教研究
丁光训“基督教中国化”思想研究 ——处境意识、神学思考与道路抉择
2018年09月13日 10:07 来源:《世界宗教研究》 作者:张志刚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Study on the Idea of Sinicization of Christianity of Bishop K.H.Ting:Contextualization Consciousness,Theological Thinking and the Path's Choice

  作 者:张志刚

  作者简介:张志刚,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外国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大学宗教文化研究院院长,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民族宗教理论甘肃研究基地研究员。

  原发信息:《世界宗教研究》(京)2017年第20175期 第6-16页

  内容提要:丁光训(1915-2012)自1980年一直担任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中国基督教协会的主席与会长(或名誉主席与会长)。他所倡导的“中国教会中国化”、中国神学思想建设尤其是“上帝就是爱”的神学诠释,一直深受海内外研究者的重视、讨论甚至争议。今年适逢丁光训主教去世5周年、中国神学思想建设开展19周年、宗教改革运动500周年等,系统且深入地研读丁光训关于“基督教中国化”的言论,不仅有助于化解以往研究中的碎片化、片面性、分歧性等现象,而且可使所有关注“中国教会命运”的海内外人士重新反思:这位饱经历史风雨的长者,是否比其后辈更谙熟中国历史、文化与社会,他对“中国教会的处境意识、神学思考与道路抉择”的不懈探索,是否至今仍值得大家一起沉思。

  关 键 词:丁光训/中国教会中国化/中国神学思想建设/圣经观/教义观

 

  一、引言:“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方法

  1998年9月,《丁光训文集》(中、英文本)同步出版,与丁主教已有半个世纪深交的陈泽民教授欣然撰文,向海内外读者介绍道:该书的出版是“中国神学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其中过半的文章涉及基督教神学,在一些带根本性的神学问题上,如《圣经》观、上帝观、基督论、人性论等,丁主教都提出了具有创造性、突破性的观点,也有选择地参考和吸收某些西方现代神学的理论,加以发挥,为我所用,这些都可以作为今后中国神学建设的指导。①

  同年11月,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第六届、中国基督教协会第四届二次全体委员会议在山东济南召开(后被简称“济南会议”),通过《关于加强神学思想建设的决议》,该《决议》被视为“中国教会神学思想建设的肇始”。②这次会议有两个值得注意的细节:一是,与会代表报到时都收到了“全国两会的一份厚礼”,这就是刚印好的《丁光训文集》③;二是,丁光训在这次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圣经〉中上帝的启示和人对上帝启示的认识》的讲话,其核心内容就是阐发了他多年来不断思考的一个神学根本命题——“上帝就是爱”。

  显而易见,上述“文集出版”与“会议召开”是有密切联系的,这二者均可谓“当代中国基督教会史上的重大事件”。如果把后者看成“瞬间的肇始”——拉开了改革开放后中国教会神学思想建设的序幕,那么,前者便是“长期的准备”——积累了丁光训自“文革”结束后至神学思想建设启动前的主要思考。④这就意味着:若不全面研读前者,无法深入理解后者。因而,本文较之以往的研究更注重这两个重大事件的“历史联系”,旨在从中诠释丁光训为中国神学思想建设所探求的“逻辑思路”;此为“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研究方法,以期裨益于海内外教界与学界对“中国教会及其神学思想建设处境化、本土化或中国化”的关注、讨论甚至争论。

  二、处境意识:中国基督教该怎么办?

  在中国教会有一句话耳熟能详:“神学是教会在思考”。这句话是否源自中国基督教界,或是否由丁光训率先提出来?笔者未做专门考察,但可以肯定,丁光训的神学思考就是如此——他并非“为了当神学家”、而是“为了中国教会”来投入思考的。诚如这样的评论:“丁主教是一个有很强使命感和事业心的人。作为教会领袖,他的一生,与中国教会的命运密切相连;他在不同时期的所思所想,反映了中国教会在不同时期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以及教会的回应。”⑤

  那么,中国教会在改革开放之初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主要是什么呢?若从那时全面考察丁光训的中国神学建设思想,我们可以断定,他自始至终最关切的问题就是:中国基督教该怎么办?当然,这个问题并非他个人的看法,而是来自“中国教会的普遍关注”。因而,后来的研究者或论争者——无论教内人士还是教外学者,也无论身居国内还是远处海外,均需回眸那时的历史背景,方能真正认识到:为什么当年确有必要提出这一问题,为什么如今思考这一问题依然至关重要!

  1980年10月6日,中国基督教第三届全国会议在南京召开。那是“文革”结束而步入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基督教召开的第一次全国性会议。丁光训在“开幕词”中甚为感慨:中国基督教全国会议已经好久没有开会了。在粉碎“四人帮”以来的4年时间、特别是在筹备这次会议的几个月里,全国很多教牧同工和信徒都在瞻望未来、都在思考和讨论:今后中国基督教该怎么办?大家深切地体会到,现在的确不同于新中国成立前了,“中国基督教该怎么办”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了,由我们自己做出决定。丁光训接着提出了三点看法,供与会者一起讨论:“三自成就巨大”、“三自任务未了”、“教会不但要办,而且要办好”。今天看来,如下三段论述仍然值得人们深思:

  基督教要在新中国存在下去,并为主作出见证来,光靠国家的宗教自由信仰政策还不够,还必须同中国人民有较多的共同语言,从一个洋的宗教变为中国自己的宗教。三自爱国运动是中国基督徒的爱国运动。它提倡中国基督徒发扬民族自尊心,热爱祖国,同祖国同胞走在一起,想在一起,投身祖国的事业。

  今天,中国基督教……已经不是外国传教差会的附属物,而是中国一部分公民出于对基督的信仰和热爱而自己组合起来,带有中国特征的基督教。这个基督教不以欧美基督教为准则,但不是排外的。我们肯定基督教的国际性,但是我们中国基督教要摆脱它的殖民地性质,不做外国基督教的复制品,同祖国人民的事业不再游离、疏远以至对抗,而和祖国人民走在一起,植根于中国文化,形成一个中国的自我,一个中国的实体,才谈得上对世界基督教有所贡献。

  三自从来不是为三自而三自的。三自爱国运动在发起之初所看到的远象,就是基督的一个治得很好,养得很好,传得很好的教会在中国大地上建立起来。主使我们看见,为要在中国把信徒们建立为主的身体,我们就必须效法使徒时代教会的榜样,服从神在《圣经》中的启发,吸取教会历史的优良传统和严重教训,让圣灵指引我们走出一条适合中国的、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来。⑥

  斗转星移,上述会议恰好20年过后,即在纪念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50周年之际,丁光训又指出,这50年的历史可以大体划分为“三个连贯的阶段”:(1)新中国成立后,“实行三自阶段”;(2)从1980年起,“办好教会阶段”;(3)三自50周年之际,“神学思想建设阶段”。据此划分,如果把前述几段重要论述看作丁光训在“第二阶段——办好教会阶段”的问题意识及其主要回应,下列引文则更发人深省地表明,他为什么要强调“三自运动的连贯性”,又是如何接着前一阶段来进而推动“中国教会的神学思考”的:

  在努力办好教会的过程中,同工同道们必然开始自问也互问:什么叫“办好”?办好是不是一切恢复解放前或“文革”前的原状?是不是以别国教会为模式来办文明的教会?我们逐渐意识到,我国神学思想建设是办好我国教会的一个十分必要和根本的课题,是建设教会的一个重中之重……这样,我们给办好教会提出了最关键的任务——建设神学思想。我们三自爱国运动的五十年史也进入了它最高、最关键的阶段,就是第三阶段,神学思想建设的阶段……我们的前瞻和和远景是这样的一个中国教会,它的神学思想是丰富的,不反理性的,比较适应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它能帮助信徒树立比较和谐和言之成理的信仰和见证。这样的神学将受到国人特别是知识界以及国际基督教的重视和倾听,他们将乐意于和我们平等对话和交流,不再轻视我们而说:“中国没有神学”。⑦

  若能仔细研读上述引文,其中浓缩的一系列醒目的提法,诸如“一个十分必要和根本的课题”、“建设教会的重中之重”、“最关键的任务”、“最高、最关键的阶段”、“中国没有神学”等,可令读者切实感到中国神学思想建设之于“办好中国教会”的必要性、重要性与迫切性。为了充分印证这一基本论点,让我们再来回味《天风》杂志刊发的两篇短文里的相关说法,它们的发表时间也值得一提,前者发表于《丁光训文集》刚出版之后,后者则刊于三自5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时。

  我们基督徒应该经常不断地进行神学思考。我们不是在真空里思索,乃是在与现实处境的碰撞中思索。经过与现实处境的碰撞,我们的神学观点不断受到挑战,从而不断地进行修正,得到提高,得到更新。

  有的同工长期受到一些思想十分保守的传教士或神学教师的影响,喜欢说:我们不管神学不神学,不管思想不思想,我们只讲生命,只讲信仰,我们有圣经,有信仰,有生命就够了,我们不必管别的是与非。我想他们是错了。我们是人,有头脑。做基督徒,读圣经,我们不能不想圣经和信仰所带来的问题,我们不能不联系着现实世界对我们的信仰所发出的挑战和产生的冲击去想问题。人类中不可能存在不思想的人,也不可能存在不进行神学思考的教会,也不存在没有神学思想的基督徒。⑧

  思想史的研究“首先要凭一手的史料说话”,关于丁光训的“基督教中国化”思想、特别是一些神学论争问题的研究,无疑也应该如此。这便是笔者在这一部分的讨论中尤为注重丁光训本人的原初论述,且不惜篇幅来加以引用的主要理由。通过如此梳理原初观点,不但可以真实地再现丁光训致力于神学思考的特定历史、社会、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处境,且能从中发见与提炼出诸多可靠的线索、思路和要点等;笔者以为,像前列引文中的如下基本论点,显然有助于我们更全面、更深入地研讨丁光训所倡导的中国神学思想建设:“基督教在中国的存在与发展,必须同中国人民有共同语言,要发扬民族自尊心,热爱祖国,同祖国同胞走在一起”;“中国特征的基督教,不以欧美基督教为准则,不做外国基督教的复制品”;“我们肯定基督教的国际性,但中国基督教要植根于中国文化,形成一个中国的自我、中国的实体,才谈得上对世界基督教有所贡献”;“我们既要效法使徒时代教会,服从《圣经》的启示,又要吸取教会史上的优良传统和严重教训,走出一条适合中国的、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等。下面,笔者就着眼于这些基本论点,重点考察两部分内容,即丁光训的“神学思考”与“道路选择”。

作者简介

姓名:张志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