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佛教研究
略论《喜金刚本续》
2014年02月17日 16:50 来源:《南亚研究》(京)2012年4期 作者:李南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英文标题】On the Hevajratantra

  【作者简介】李南,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北京 100007

  【内容提要】 《喜金刚本续》是佛教密宗无上瑜伽部母续最为重要的经典之一,在藏传佛教中影响深远。本文对于此部经典的重要内容,包括独具特色的喜金刚禅修法门以及该经所体现的哲学思想予以评述,介绍了汉译本的译者,并且就第五品中梵汉藏不同版本的一些偈颂进行比对,提出少许初步的看法。

  The Hevjratantra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scriptures in the mothe-tantra of the Anuttarayoga of Vajrayana of Tantric Buddhism. It has also exerted far-reaching influence upon Tibetan Buddhism. This paper has made comments on the important content of the scripture, including the unique Hevajra meditation practices and the philosophical thoughts embodied in it. Besides, it has also made a collation of some verses in the fifth chapter between the original Sanskrit Text and the Chinese and Tibetan versions, and put forth some preliminary views.

  【关 键 词】喜金刚本续/主要内容/汉译者/梵汉藏对勘Hevjratantra/Main Content/Chinese Translator/Collation between Sanskrit and Chinese and Tibetan Versions

  一、《喜金刚本续》的主要内容

  《喜金刚本续》是佛教密宗无上瑜伽部母续最为重要的经典之一,其形成年代约为7世纪后半期至8世纪前半期。1959年,英国佛教学者斯内尔格罗夫(D. L. Snellgrove)根据19世纪于尼泊尔发现的梵文写本,与西藏译本对照后,发表了梵文校勘本和英译本,并附上大成就师甘赫(Kānha)所著的该经注疏《瑜伽宝鬘》(Yogaratnamālā)一并出版。此经的梵文写本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包含十一章,第二部分包含十二章。汉译本名为《大悲空智金刚大教王仪轨经》(Mahātantrarāja-māyākalpa or Hevajra-dākinījāla-sambara-tantra),共五卷二十品,宋代法护译,又作大悲空智金刚经,收于大正藏第十八册,其内容与梵文校勘本大体一致,应该属于同一来源。而根据藏传佛教的资料,喜金刚经续分《本续》、《注释续》和《后续》。《喜金刚根本广续》号称有七十万颂,据称从七十万颂中摄集五十万颂,又从五十万颂三十二品整理出《喜金刚本续王》第一、二品。第二品为注释续,而第一品就成为影印北京版《西藏大藏经》中的《佛说大悲空智金刚大教王仪轨经》,全经为一品十节。

  《大悲空智金刚经》以“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住……”的句式起始,与通常意义上的一部佛说经无异。佛陀以金刚萨教埵的身份出现,但未指明地点,便突然展开与金刚藏菩萨(Vajragarbha)的对话。据称,首先佛陀处于与其金刚妇人的交合状态之中,①而后佛陀解释“金刚”意味着无分别。喜金刚(Hevajra)一词,He在梵文中是一个不变词,表示呼唤,在此象征慈悲(即方便),而金刚(vajra)象征般若智慧(空)。因此这部经典既教说般若智慧,又教说大悲方便,其汉译题目也冠以《大悲空智金刚经》之名。此经中以喜金刚及其明妃无我天女(Nairātmyā)为中心,组成曼荼罗。喜金刚以无二状态出现,代表佛教至高体。这个术语又特指呬噜迦,以双运的姿势与明妃结合。明妃无我天女则意指“无我”概念,即佛教人无我、法无我的一切皆空的概念。经文中还描写了诸多的佛母天女。为了获得成就佛果的终极圆满,此经讲说了将一系列的曼荼罗、手印、禅定、吟诵真言相结合的修炼方法。

  《喜金刚本续》着重叙述了颇具特色的喜金刚禅修法门。瑜伽行者需首先观修慈悲喜舍。因中观派学说为此部经典的哲学基础,接下来便是观性空以及种子(神秘音节)、日轮等的禅定。尔后瑜伽行者将自身观作呬噜迦,在一个周边围有墙网的院中,坐于一具象征法界的尸体之上。他需在心中观想各种种子及其神秘意义以及日轮等,经文特别指出吽字之性为般若方便,色青,极其忿怒,生自一金刚杵。尔后他需观想吽字化作呬噜迦,其性忿怒,如青莲色等。行者应观想、供养这位生自金刚杵的大悲之主,他位于天空中,以八位佩戴各种饰物的明妃(天女)为伴。八明妃以遨哩为首,遨哩持月,陬哩持摩痆器,尾多梨水,渴三摩哩药,卜葛西献杵,设嚩哩甘露,赞拏哩击鼓。呬噜迦被如是供养,并被一位激情四溢的努弭哩(董比明妃,Dombī)拥抱。日月之间为种子,即是那位呬噜迦,其性为胜喜(殊胜大乐),其形象光辉四射,覆盖虚空。行者将这些一并吸入自己心中,成为大忿怒者自身。其形象为:肤色青,怒目圆睁,双眼血红,金色发髻向上绾起;饰以五印庄严——轮、耳环、璎珞、手钏、宝带。此五印清楚表明五佛之清净力。他呈16岁男童形象,身被虎皮,左手执金刚髑髅葛波罗(kapāla),右手执髑髅杖朅椿誐(khatvānga)。他本质上为吽字之音。这位世尊在寒林中嬉戏,由他的八位瑜伽女环绕。

  《大悲空智金刚经》的《金刚王出现品第十五》进一步描绘了呬噜迦在其曼荼罗中的形象:肤呈黑色,具有八面,四腿,十六臂。该尊前脸为黑色,右脸宛若白色的茉莉花,左脸红色,可怖,后脸扭曲。余下的面孔犹如蜜蜂的脸,并有二十四只眼等等。他将四魔罗踏于足下;以髑髅花鬘庄严,头顶饰有一个十字形金刚杵,身涂尸灰,口念吽字,狂怒地舞于日轮之上。他紧紧拥抱着无我天女,充满激情。虽然形象骇人,外表忿怒,但其内在性质是寂静,具有寂静之喜,俱生(又作自然,易行)喜为其本质。不难看出,呬噜迦的形象与印度教大神湿婆的形象几无二致。《喜金刚本续》对无我天女的形象也做了生动描述,她腰际围一块虎皮,具有双臂和一头金发,一手执髑髅(葛波罗器),右手持宝刀,左手执持髑髅杖(渴椿誐杖)。她立于一具尸体之上,熠熠燃烧。

  对于这种可获圆满到达彼岸的胜妙喜金刚修法,《喜金刚本续》进行了一系列的描写。该经还描述了瑜伽行者和瑜伽女如何在相会地点互相辨认的细节。相会地点是圣地和次圣地,以及寒林和次寒林。圣地是珈蓝陀罗、乌地衍那、普尔那吉里和迦摩缕波(Jālandhara,Oddiyāna,Pūrnagiri and Kāmarūpa)。次圣地是玛拉瓦(Mālava)、信度(Sindu)和那伽罗(Nagara)。这些地区主要集中在西北印度,也包括苏门答腊及其他国家和地区。说明在当时,密宗无上瑜伽部大概已传入东南亚等地。寒林指死者(先人)相会之地,亦即墓地以及海岸地带。次寒林是花园和莲花池畔。相会时间是黑半月的第14天和第8天。当瑜伽行者与瑜伽女相遇时,需要按照规定的秘密手势(密印)相互辨认,如展示摇动手中花环等。

  佛教密宗重视修持,无上瑜伽部更是如此。建立曼荼罗(坛城),在曼荼罗中行灌顶仪轨,进行观修,皆为无上瑜伽部的重要修行步骤。何以如此,该经声称,因为曼荼罗是一切诸佛之本质,是菩提心和大乐自身。而轮(cakra)是诸神的会聚,它使识界清净等,故而它如同虚空。通过金刚与莲花和合,大乐被体悟。

  作为母续最重要的经典,《喜金刚本续》详细描绘了瑜伽女曼荼罗,修习者需精勤严格地观修此坛城。具体说来,首先应观想一个三角于虚空中生起,而后诸尊依次生起,她们是四位天女:佛眼天女(Locanā),多母(莽摩计菩萨)(Māmakī),白衣菩萨(Pāndarā)和度母(多罗菩萨)(Tārā),分别与地、水、火、风四大相对应,并与观修者自身相应:地、水、火、风四大依次位于行者体内的脐、心、喉以及头顶。自三角中生起的曼荼罗,清净无瑕,由两部分组成,一为八叶具一蕊,另一为三角形。行者应观想在其中央是一具尸体,实为十五位瑜伽女所处之位。其上方为月轮,月轮上方为一种子真言,再次为日轮。日轮月轮和合之处是大乐。āli(代表元音系列)变为月,日转为kāli(代表辅音系列)。自日月和合中遨哩(Gaurī)与其同伴们出现。月是大圆照智,日是平等性智。诸种子字(真言)与本尊标帜是妙观察智,将一切融合为一是成所作智,其显现是清净法性智。智者应以所列的这五智次第观想法界(现象界)。āli与kāli相合之处是金刚萨埵之位。此时,应观想曼荼罗的主神。诸天母各持象征器具,光耀宛若神奇的月亮宝石,如是她们皆化身成为具有智慧方便之自性者,分别从日与月、āli与kāli、智慧与方便之中,从各自的种子字中逐一生起。与此同时,还应观想内院中有五位瑜伽女,睿智的瑜伽行者总是将她们视作五蕴的代表。东边是金刚明妃,南边是遨哩,西边是嚩哩明妃(Vāriyoginī),北边是金刚荼吉尼(Vajradākinī),中央是无我天女。外院有遨哩II,陬哩(Caurī),尾多梨(Vetalī),渴三摩哩(Ghasmarī),卜葛西(Pukkasī),设嚩哩(Savarī),赞拏哩(Candālī),努弭哩(Dombinī)等八位天女。顶部是空行明妃(Khecarī),而底部则是地居明妃(Bhucarī)。二位明妃代表着轮回(samsara)与涅槃(nirvana)。诸天女皆为黑色,具有一个面孔,怒目而视,呈极其忿怒相,手执宝刀与葛波罗器。她们以轮环宝钏宝鬘宝带庄严,是为五印,象征五佛。无我天女形象如前所述。而诸天女也皆呈此般模样,一手执髑髅(葛波罗器),右手持宝刀,左手执持髑髅杖(渴椿誐杖)。立于一具尸首之上,熠熠燃烧。在此,宝刀用以断灭傲慢等六过(六过为慢、痴、疑、欲、嗔和误见),髑髅(葛波罗器)终结虚妄分别。行者应观想从髑髅中饮四魔罗之血。髑髅杖(渴椿誐杖)代表空,而尸体被理解为方便。若行者如是观修瑜伽女轮,将会迅速获得圆满。从此文中可以看出,金刚乘注重仪轨,注重象征性的描绘,常将金刚乘的义理融入这类描绘之中。

  《喜金刚本续》对于上师(阿阇梨)在曼荼罗中为弟子举行灌顶仪轨的细致描述堪称惊世骇俗。②而弟子则应由衷赞美上师,奉行供养,请求上师为其灌顶。经由上师的主持和指导,弟子方能通过灌顶修持,证悟大觉,臻至佛境。

  前已提到,这部经极其重视禅定修习,最为显著的特点是讲述了属于圆满次第的身体瑜伽的修持,明确指出人体内有三脉和三十二条脉道。在《大悲空智金刚经》卷一《金刚部序品》中,佛回答金刚藏菩萨的相关问题时指出:“彼血脉相有三十二种,是名三十二菩提之心。又此漏法于大乐处总有三种,谓罗罗拿(lalanā,左脉)、辣娑拿(rasanā,右脉)、阿嚩底(avadhutī,中脉)。罗罗拿者即胜慧自性,辣娑拿者谓善方便,阿嚩底者是中说,离能取所取。又,此三种即是住持不动清净智月。”③

  这说明,修持体瑜伽时,血脉之相自大悲空智现起,并与菩提心相应。从中衍生出的左脉(罗罗拿)为般若(胜慧智性),右脉(辣娑拿)为方便(善方便),阿嚩底即是中脉,左脉与右脉在此结合,是大乐之居所。三脉皆远离能取所取,为住持不动的清净智月自性,体现了该部的中道之说。左脉为“女脉”,代表着女性创造力(sakti)、母、卵(rakta,红),元音系列(āli),与月对应,最后升华为空(sunyatā)和般若(prajnā);而右脉为“男脉”,代表着男性创造力(purusa)、父、精(sukra),辅音系列(kāli),与日对应,最终升华为悲(karunā)和方便(upāya)。另外,在中脉之内,与身体的心轮、喉轮、脐轮、顶轮对应,应分别建立法身轮八辐、报身轮十六辐、具莲华相的化身轮六十四叶、大药轮(大乐轮)三十二辐的轮脉之相。使菩提心沿着中脉上行,最终达致解脱成佛之大乐境界。在这一过程中,需运用拙火定。按照《大悲空智金刚经》的说法,这一拙火即是忿怒母赞拿梨(Candālī)明妃,“最初赞拿梨明妃,从彼脐轮发大智火,焚弃五蕴,以佛眼母焚烬诸漏,除妄因缘故。”④由此才可在自身中建立圆满的曼荼罗。此处的赞拿梨明妃,即为忿怒母、拙火,她首先从脐轮中发起大智之火,将我们身中的色、受、想、行、识等杂染的五蕴身心一并焚毁,并以佛眼母等焚烬诸漏,除去虚妄的因缘。

  《喜金刚本续》的重要内容,还涉及到和合仪轨的具体实施,包括上师赋予的四灌顶,体验成功的四喜,以及成功体验四喜的四刹那。它们之间的关系见下表:

  由于四喜均指莲花与金刚的接触,故这些欢喜基本上是与性体验相关联。前三喜属于此界,胜喜是意欲更多的欢喜;离喜是激情毁灭;俱生喜是一种源自前欢喜却又超越其上的体验,它离前三喜,被称作胜觉。在俱生喜中,无论是欲还是离欲抑或中间状态(非欲非离欲)皆不存在。它是一切事物的本质却又脱离一切事物。最初它以云状出现,但随着领悟生起,它以摩耶出现;然后它突然以睡眠出现,对于睡与醒之状态不作分别。

  如表中所示,初喜在分别(刹那)中发现,胜喜在妙乐(刹那)中,离喜在圆满(刹那)中,俱生喜在空(无相)(刹那)中发现。这四喜应依正确次第与四灌顶相应而被体验,四灌顶为阿阇梨灌顶,秘密灌顶,智慧灌顶,第四灌顶。

  显而易见,喜金刚修持法门与晚期毗湿奴教派(Vaisnavism)的黑天(Krishna)崇拜相类似。它讲述了这部怛特罗的信徒们如何与被称作手印的女子享受性乐,并以此获得成就(悉地)(siddhi)。而在黑天崇拜中,大神毗湿奴的化身、年轻的黑天与他周围的挤奶女跳舞交合,狂欢作乐,充满了艳情色彩,但这些行为不过被视作虔诚祈祷的主题,是人类灵魂寻求大神的模式。

  这部经的一些对于佛教公然离经叛道的言论颇为令人震惊,具有鲜明的金刚乘特别是俱生乘的特色。例如,梵文本第二部分第三章《一切怛特罗之基础》第29颂:(与《大藏经》第596页《说方便品第十三》相应)当金刚藏请问世尊:“应遵从何种习俗仪轨?”

  世尊答道:“你应杀生,

  你应说谎,

  你应取所不予,

  你应常追逐他人之妻。”⑤

  为何如此,师尊解释说,践行思想专一即杀生,因为思想即是生命。立誓发愿使一切人解脱被解释为说谎。所不予者为女人之乐,而她即是你自己的无我天女,她是一切他人之妻。

  世尊还说,不应避开任何事物,不要试图了解它们是否适宜。不应实行特别的沐浴仪式或者清净等。智者不吟诵真言,也不专注于禅定;他不放弃睡眠,也不控制感官。他应食用一切肉类,与各色人等交往。他与一切妇女亲热,他的心从不惊慌。他不应喜爱朋友,也不应憎恨任何敌人。他不应顶礼膜拜那些土木石制成的神像,因为瑜伽行者应永远与他自己的本尊神之形象同体同性。他随时准备接触一切种姓的人,一如接触自己的身体,无论是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还是种姓之外的dombas,candālas,carmaras,haddikas等等。在吃喝饮食上他无任何禁忌,因为他的心识无分别。

  世尊将禅修称作邪恶之毁灭者。只要抛开一切散乱的思想,将心识定于本尊神的形象上,严格按照规定的仪轨专心致志、不间断地禅修,即可证得佛果。哪怕是行五大罪恶的作恶者和喜好杀生者,出身低劣者和行为邪恶的愚者以及肢体扭曲的丑恶畜类,通过正确运用思想,皆会获得圆满。故修习者只要修炼十德,很好地控制感官,忠于上师,远离傲慢与嗔怒,便肯定能获得成就。该经还称,除此之外,在轮回中没有任何其他途径达到自己与他人的终极目标,而一旦达到这一目标,即刻证得佛果。

  《喜金刚本续》还涉及到无上瑜伽部所推崇的哲学思想。由于中观派学说为此部经典的哲学基础,在最初的禅修中,就已要求修习者进行观性空的禅定。对于喜金刚(呬噜迦)的形象及其哲学意义,在该经中以喜金刚形象示人的世尊也有深入的解说,他称自己是有,是无,是觉者,因为他已经证悟了诸法为何物。但这位觉者又是非有非无;他具有多臂膀多面孔之形象,然而在殊胜大乐中却是无形的。这些描述无不在宣扬中观哲理。下面的论说,更表明了这部母续的重要经典所采取的鲜明的中观派哲学立场,《真实品》称:在真实中,既无色亦无观者,既无声亦无听者,既无香亦无嗅者,既无味亦无闻者,既无触亦无触者,既无想亦无想者。既无禅修者,亦无禅修;既无神明亦无真言咒语。然而当处于无自性无分别的状态时,可假定神明与真言咒语存在。这些神明包括毗卢遮那佛、阿閦佛、不空成就佛、宝生佛、无量寿佛,以及大梵天、毗湿奴、湿婆等。⑥

  这部经关于大乐思想的论述十分重要。如前所述,身体瑜伽的修行即是要使菩提心生起,使之沿着中脉上行,最终达到解脱成佛之大乐境界。关于大乐的性质,此经描写道,它是存在于一切现象界的大知识,其性为二元亦离二元。呬噜迦性为大乐,是智慧与方便的同一,自该尊处将会出现大手印之圆满。他无生无灭,如梦幻似蜃景。大乐是一切有情与非有情,是智慧,是方便,同样也是它们的和合。它是有,它是无,它是金刚萨埵。

  此外,该经还论述了有关俱生的学说,认为俱生有两个方面,亦即智慧与方便,而智慧与女人相应,方便与男人相应。《金刚王出现品第十五》论及呬噜迦在坛城(曼荼罗)中的形象时,称俱生喜为其本质,其性即为俱生喜。由于上述这些论说,《喜金刚本续》被俱生乘(易行乘)行者奉为经典,不少大成就师都曾经为之作疏。

  《喜金刚本续》列出一个修行次第的课程纲领,据称为佛陀之教说:首先需习学毗婆沙等,即一切有部教义的理论,尔后为契经,包括早期与大乘两个方面,其后依次为瑜伽行派(唯识派),中观派,金刚乘法门,直至至高殊胜的《喜金刚本续》。当然,喜金刚法门只为具有优秀根器智慧者开启,资质庸常者无缘问津。据9世纪初讫瑟吒遮利耶称,喜金刚法门超越菩萨所修的六圆满行的波罗蜜法门,因为后者须经累世精进修行,耗时无限,方有可能证得佛果,臻至胜境;而喜金刚法门则可使合格的禅修者在现世中证觉成佛。

  二、汉译本译者

  自东汉佛教传入中国以来,中国与印度及中亚诸国在佛教方面的文化交流延绵不绝。北宋建国之后,这一传统又得到发扬光大。印度与中亚的僧人们依然相继来华传法,而中国的僧人也不断前往印度等地求法。这些僧人们带来了不少贝叶经(梵夹)以及佛骨舍利等佛教宝物敬献大宋朝廷,获得朝廷赏赐,所献贝叶经也被放入宫中。后宋太宗于982年设立译经院(后称传法院),诏命译经僧将其悉数译为汉语。

  而在印度,早在7世纪后新兴的密教便逐渐盛行。由于8世纪以来穆斯林国家的不断入侵,佛教连遭沉重打击,加之密教的左道化和与印度教的同质化,此时佛教已走向日趋衰落的境地,最终导致13世纪佛教在印度本土的消亡。这种状况直接影响到了宋代的译经事业。当时所译佛经固然也有不少传统的大乘小乘经典,但是数量居多的还是密宗经典。其时中国社会占据统治地位的正统思想为儒家的纲常伦理,故不少惊世骇俗的密教经典未能译出,即使译出的也不可能在社会上广泛流传。

  宋朝的译场继承了唐朝的做法,是朝廷主持的国家事业,堪称规模宏大,规制详备。不仅要由来自印度或西域的“梵僧”主持译经,并且设立道场、圣坛,供奉迎请佛菩萨,由这些“梵僧”主持法事等。参与译经者更是人员齐备。计有译主(第一译主)、证梵译僧、证梵文僧、书字梵学僧、笔受梵学僧、缀文梵学僧、证义僧、刊定梵学僧、润文官等译经人员,并设“监护”对译经活动行监督之职,使之与皇帝、朝廷联络畅通。然而宋代由朝廷主持的译经事业并未坚持长久,由于缺少新经、译经僧后继无人等各种原因,至元丰元年(1078)这项工作便已近乎停止。12世纪后半叶,南宋的传法院虽依然存在,但已是有名无实。

  宋代承担译经工作的僧人主要来自印度,仅有少数为汉僧和西夏僧。这些译经僧需由皇帝钦定,通常被授以“三藏”、“译经三藏”的头衔。《大悲空智金刚经》的译者法护(又称“北印度法护”)即跻身于这些译经高僧之中。由于宋代印度译经僧中有两位法护,一般按照他们的籍贯被分别称为“中印度法护”和“北印度法护”。

  北印度法护(Dharmapala,980-1058),姓憍尸迦,名字音译达里摩波罗,为北天竺迦湿弥罗国人,出身婆罗门种姓。他自幼习学“四吠陀”以及其他婆罗门教(印度教)经典,后至中天竺摩揭陀国超戒寺(Vikramasila)出家,受具足戒,先后从沙门希有乘、妙意尊、布施铠学毗尼(律藏)、声明、三乘之学,又访名师从受大乘经论,“笔札偈句,尤所精炼”。二十五岁那年,亦即真宗景德元年(1004),他与法兄觉吉祥智结伴来华,在汴京向朝廷进献佛舍利和贝叶梵经,受到宋真宗特别召见,受赐紫衣束帛,并敕住译经院从事译经。景德三年(1006)受诏担任译场“参证梵文”之职,而后受赐普明惠觉、传梵大师之号。从真宗朝至仁宗朝,法护先后被授予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试鸿胪卿等官衔,直至试光禄卿的高位。法护于宋仁宗嘉佑三年(1058)圆寂,寿79岁。

  法护所译佛经,周叔迦说共计十二部,一百五十五卷,涵盖大小乘经律论藏以及密藏多部经典。若按吕澂《新编汉文大藏经目录》所说,法护自译六部,二十二卷,与施护、惟净合译二十五部,一百三十九卷。其中与惟净二人同译八部,九十四卷。与施护、惟净三人同译一十七部,四十五卷。可谓卷帙浩繁。

  三、《喜金刚本续》梵汉本对照初探

  对于《喜金刚本续》进行梵汉本对勘是我下一阶段要做的项目,但此项工作尚未正式开始。我只是看了一下第五品《大真实品》的内容,在此提出一些初步的看法。

  这一品形式全部为偈句。汉文译文与斯内尔格罗夫的英文译文大体一致,但也有不少出入。

  本章的第一、二颂,

  斯内尔格罗夫校订的梵文为:

  svarūpena

  nāsti rūpam na drastā ca na sabdo nāpi srotā ca//

  na gandho nāpi ghrātā ca na raso nāpi rāsakah//

  na sparso nāpi sprastā ca na cittam nāpi caittikam//(1)

  Jananīm Bhaginīm caiva pūjayed yogavit sadā//

  Nātīm ca Rajakīm Vajrām Candālīm Brāhmanīm tathā//

  projnopāyavidhānena pujayet tattvavatsalah//(2)

  藏译为:

  no bos gzugs med mthon ba po//sgra med thos pa po yan med//

  dri med snom pa po yan med//ro med myon ba po yan med//

  reg med reg pa po yan med//sems med sems las byun bahan med//(1)

  skyed byed ma dan srin mo nid//rnal hbyor rig pas rtag tu mchod//

  gar ma tshos ma rdo rje ma//gdol ma de bzhin bram ze mo//

  thabs dan ses rab cho ga yis//de nid rig pas rtag tu mchod//(2)

  法护的汉译为:

  一切法自性,于此悉皆无;

  谓非色非声,即无闻无见;

  及非香非触,亦无能触等;

  善解瑜伽者,非心非所缘。

  于诸母姊妹,亦应常供养。

  彼努弭明妃,如那胝染师;

  赞拏哩明妃,犹若净行女;

  胜慧方便中,依供养仪轨。

  我们看到,法护的汉译在行文中,加了一些梵文原文中从字面上看没有的词句。第一句“一切法自性”,“一切”一词在梵文中并未出现,“于此悉皆无”也是译者所加。第二、三句若直译,应为“既无色又无见者;既无声又无听者;既无香又无嗅者;既无味又无闻者;既无触又无触者;既无想又无思想者。”法护的汉译打乱了原文的顺序,进行了归类,色声香触皆为感官的对象(即根境,所),译者将它们排列在一处;而闻见能触(即触者)皆为感官本身(即根识,能),译者亦将它们列在一起;并以“等”一字将嗅者(能嗅)省略。“善解瑜伽者”(yogavit)在原文中本属第二颂,汉译将其提前到第一颂。而第二颂中“喜爱真实者”(tattvavatsalah)一词的意思在汉译中则未得到体现。以此看来,汉译本似乎译得比较灵活,大概是为了五言偈句行文所需,便对梵文原文的语序作了调整,并对词语有所增删,但与梵文原文的基本意思差别不是很大。当然藏译更忠实于梵文原文,几乎逐字逐句都可以对上,只是最后一句有些差别,不过却与斯内尔格罗夫所依据的T写本意思相近:pūjayet tattvavit sadā。

  再来看看本章第三颂:

  梵:

  sevitavyāh prayatnena yathā bhedo na jāyate//

  agupte kriyate duhkham vyādacaurāgnibhūcaraih//(3)

  藏:

  ji ltar bye bar mi hgyur bar//rab tu hbad pas bsten pa nid//

  ma gsan sbrul dan chom rkun dan//sa spyod me yis sdug bsnal byed//(3)

  汉:

  如其不分别,当觐策亲近;

  若非秘密者,当获如是苦;

  堕咩拏贼中,履猛火地上。

  在此,斯内尔格罗夫的英译大意是:她们必须被谨慎依止(修行,亲近),而使泄密不致发生。若不能保守秘密,则蛇、贼、火、鬼怪等便会降祸于你。这与藏译大致相同。bye ba有“开、启、裂”等义,bhedah也有“裂、开裂”之义,引申为“泄露(用于秘密)”。但是bhedah也有“区别、区分、分别”之义,一如汉译所取之义。我个人认为汉译本不无道理。因为对于上述的母亲、姊妹、努弭明妃(通常我们译作董比妃)、那胝(舞女)、染师、赞拏哩明妃、净行女(婆罗门女),虽然依照世俗观念,她们属于不同的种姓阶层,如董比妃和赞拏哩明妃皆为种姓之外的不可接触者,而净行女(婆罗门女)属于高等种姓,但在无上瑜伽部看来,她们都是被尊崇依止的对象,不应对其予以分别。这来自金刚乘的等味(samarasa)思想。等味为平等一味,意即具有相同的本质。等味也作平等或者同一的情感。更深层的意思,等味是认识到宇宙中变化不居之万有的同一性,——是认识到大乐遍及一切的真理。该教派认为,在俱生或者终极阶段,无论何处都无分别识。在此究竟阶段,一切事物,无论上中下等,都应被一视同仁。因为一切诸法的终极性即是大乐,此时,地、水、火、风、空五大皆摆脱了可区别的特性,天界、地界、地狱界刹那间变为同一。这是一种需要内省的智慧,它远离“我”与“非我”的概念,如同虚空,清净圆满,是终极真理。当修习者进入大乐之境,亦即进入一种产生于般若方便和合、离一切想象分别的状态时,整个世界皆以大乐的形式出现,此处既无首陀罗又无婆罗门,一切归一。而无上瑜伽部母续的特点又是尊崇瑜伽女,上述女性都可以归在瑜伽女之列,不应对她们予以分别。因此从深层意义上来说,我认为汉译本是有其道理的。第三颂的最后一句,斯内尔格罗夫的英译基本上与藏译相似,亦即用了相违释(dvandva)的译法,“蛇、贼、火、鬼怪”;而汉译则是持业释(karmadhāraya):堕入咩拏(此处音译)般的贼中,依主释(tatpurusa):踏在燃着烈火的地上。两种译法各有各的道理。

  还有两颂涉及到了呼格的问题。

  梵:

  Vajra Padma tathā Karma Tathāgata Ratnaiva ca//

  kulāni pancavidhāny āhur uttamāni mahākrpa//(5)

  藏:

  rdo rje padma de bzhin las//de bzhin gsegs dan rin chen nid//

  snin rje chen po dam pa yi//rigs ni rnam pa lna ru brjod//(5)

  汉:

  谓金刚莲华,事业如来宝;

  说如是五部,为最上大悲。

  对于这一偈句,斯内尔格罗夫的英译将mahākrpa译为呼格,O thou of great compassion。这种译法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在汉译中体现不出呼格的意义,给读者的感觉“大悲”在句中就是由“最上”一词修饰的表语。类似的情况还有第18颂:

  梵:

  gunasya duhanāt prajnā Duhitā ca nigadyate//

  Nartakī bhanyate prajnā cancalatvān mahākrpa//

  Asparsā Bhagavatī yasmāt tasmād Dombī prakathyate//(18)

  藏:

  yon tan hjo phyir ses rab ni//bu mo zhes ni brjod par bya//

  snin rje chen po g'yo bahi phyir//ses rab gar mar brjod par bya//

  gan phyir bcom ldan mi reg pa//de phyir g'yun mor brjod par bya//(18)

  汉:

  说彼如女人,出生诸功德;

  歌咏如胜慧,旋转成大悲;

  说努弭明妃,故不受诸触。

  此处第二句最后一词mahākrpa,自然应译为呼格,但汉译给读者的感觉仍然是舞女旋转成为大悲,与呼格没什么关系。我想汉译者大概是囿于五言偈句的格式所限,便做如此译法。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我国汉译佛经史上最负盛名的大译师玄奘法师,在处理梵语呼格的译法时,往往在呼格名词之后添加“当知”一词。例如在翻译《阿毗达摩俱舍论》时即是如此,在卷第一当中,玄奘将梵文词bhikso(bhiksu的呼格)译作“苾刍当知”⑦,不仅不会违背源头语梵文词的原意,并且还精准地体现出梵文暗含的原意,同时又不会令汉语读者产生歧义,体现出玄奘高超的译经水平。

  阅读了《喜金刚本续》的第五品,初步的感觉是藏译比较忠实于梵文原文,几乎是逐字逐句地直译;而汉译比较灵活,在语序的调整和词语的增删等方面的处理都比藏译走得远;但是并不能说明汉译者对于梵文原文的理解有许多错误,有的理解还是很准确深入的。不过,在做此经的梵汉对勘工作时,我们还是应该以梵文本为准。此外,我认为汉文、藏文本与斯内尔格罗夫的校勘本应属同一来源,即是源于同一种本子(text)。当然,上述说法只是最初步的感想。

  注释:

  ①参见《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8卷第587页下:“……住一切如来身语心金刚喻施婆倪数秘密中秘密出生妙三摩地。时彼世尊从是三摩地起。”梵文校勘本为:……bhagavān sarvatathāgatakāyavākcittahrdayavajra_yosidbhagesu vijahara/(1)

  ②《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8卷第593页下:《灌顶品第十》佛告金刚藏言,复次弟子灌顶曼拏罗法,如其次第我今当说。修瑜伽者先清净地,或殊妙园林菩萨圣贤得道之处,以吽字仪轨作警觉已。然后于殿阁中,以五宝末或米粉末(第594页上)粉画最上大曼拏罗。其坛作三肘(tri-hasta)三指(trayāngustha)量,或增四指量指,明者入已于五部出生。乃至童子亦应亲近是轮坛中。先令弟子以帛覆面,及为说此难得亲近稀有之相。如是平等作用境界,自他领纳悉能舍弃,于有无性远离尘染等若虚空,以智慧方便染无染等。

  ③《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8卷第588页上。

  ④《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8卷第588页中。

  ⑤梵文:bhagavān āha//prāninas ca tvayā ghātyā vaktavyam ca mrsāvacah//adattān tvayā grāhyam sevanam parayositah //(29)参见Snellgrove, The Hevajra Tantra(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59),Part 2,p.56.另见《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8卷第596页中:时金刚藏复白佛言:“世尊持何等戒住何三昧?”佛言一者不应杀害众生,当共一心如护己有。二者无不与舆故取他人翫好。三者无欲邪行知本性空故。四者无虚妄语世出世间发最上愿。——注意此处汉译与梵文原文之意相反。

  ⑥《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8卷第590页下,大真实品五:一切法自性,于此悉皆无。谓非色非声,即无闻无见,及非香味触,亦无能触等。善解瑜伽者,非心非所缘。……第591页上:无所观圣像,亦无能观者。无真言住处,成五种自性。大毘卢遮那,及阿閦如来,不空成就佛,宝生无量寿,梵王尾瑟拏,及与大自在,一切眷属等,故真实开示。

  ⑦《大正新修大藏经》第29卷第2页中,分别界品第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