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民间宗教•信仰研究
三圣神崇拜与宋代军民的忠烈信仰
2018年09月13日 10:11 来源:《历史研究》 作者:王元林/孙廷林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Popular and Military Worship of the Three Immortals and Belief in the Martyrs in the Song Dynasty

  作 者:王元林/孙廷林

  作者简介:王元林,广州大学历史系暨广州市十三行研究基地教授,广州 510006;孙廷林,广州大学历史系暨广州市十三行研究基地讲师,广州 510006

  原发信息:《历史研究》(京)2017年第20176期 第45-58页

  内容提要:军民的忠烈信仰是宋代救亡图存的精神支柱,军人也是忠烈信仰与传播的重要群体之一。北宋时,三圣神信仰起源于泾原路平夏城,后成为陕西军队的保护神,广被奉祀。南宋初,因和尚原大战获胜,三圣神获赐“旌忠”庙额、加封至四字王。在张俊、杨存中等陕西籍将领的主导下,立庙临安。三圣神在江浙地区、川陕之间广为传播,成为临敌之际致祷庇佑之神。因国家劝忠所需,三圣神也在这一时期衍变为三位为国尽忠的忠烈之士。三圣神到三忠臣的衍变及该信仰的长盛不衰,是国家诉诸祠祀向军民劝忠的集中体现,其广泛传播则与重要将领的提倡、军民迁移、战争获胜等因素密切相关。

  关 键 词:忠烈信仰/三圣神/宋代/军人群体/地域传播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东南沿海多元宗教、信仰教化与海疆经略研究”(15AZS009)的成果之一。感谢匿名外审专家的宝贵意见。

 

  一般认为,祠神信仰的传播群体是流动性较强或有潜力动员社会资源的人群。目前主要的研究成果中,如祁泰履(Terry Kleeman)关于梓潼神的研究指出,梓潼神的传播与南宋末年的四川移民、道教关系密切;①韩森(Valerie Hansen)对五通、张王、天妃、梓潼的研究认为,祠神信仰传播是商业革命在信仰世界的反映。②韩明士(Robert Hymes)关于宋元时期华盖山三真君的研究则认为,推动三真君信仰传播的主要力量是士大夫而非商人。③这些研究均从不同视角揭示出宋代祠神信仰的某一面相,而有关战争及军民迁移等在宋代祠神信仰与传播中的作用,研究者则鲜有涉及。

  忠烈信仰是与战争、军队密切相关的祠神信仰。皮庆生曾指出军人尤其是军官在传播祠神信仰方面的作用,很值得注意;他又认为军人、军官传播祠神信仰的具体原因已无法详考。④杨俊峰指出两宋之际,国家大规模建祠追崇忠烈,忠烈祠庙成为向普通民众劝忠的新手段。⑤忠烈信仰作为国家向民众劝忠的重要载体,军人群体特别是主要将领在忠烈信仰与传播中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值得深入探究。本文即拟以三圣神信仰传衍之个案,对上述问题予以回应,以期管窥国家劝忠背景下的忠烈信仰,以及军人群体与忠烈信仰传播间的关系。

  一、三圣神祠庙的设立及其由来

  北宋中叶以后,在“一道德、同风俗”的背景下,与大举毁禁淫祀同步,封赐祠神活动大盛。⑥旌表忠烈是封赐祠神活动中的重要内容,特别是在两宋之际,以忠烈信仰鼓舞民众甚至成为举国救亡图存的精神支柱。三圣神崇拜即是其中突出一例。南宋初,先后在凤翔府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临安府(今浙江杭州)建立三圣神祠庙,有旌忠观、旌忠庙等名号。建于临安的旌忠庙(观)屡见记载,但有关庙宇的初建位置则略有不同。《乾道临安志》云:

  旌忠观,绍兴元年,宣抚处置使张浚札子:据吴玠陈请,陕西出兵,自来祈祷三圣,屡获显应,乞于凤翔府和尚原立庙。赐旌忠庙额,封忠烈灵应王、忠显昭应王、忠惠顺应王。三年,张俊、杨存中、郭仲荀用己俸于临安府踏道桥东立庙。绍兴十九年,改赐观额。三十二年,徙于觉苑寺故基。⑦

  《咸淳临安志》亦载:

  旌忠观,在丰乐桥。绍兴元年,宣抚处置使张浚据秦凤帅吴玠陈请,凤翔府和尚原三圣庙乞赐额曰旌忠。三年,张循王俊、杨和王存中于临安府踏道桥东立庙。绍兴十九年,杨和王奏请改赐观额。三十二年,徙于觉苑寺故基。⑧

  上引皆载临安旌忠三圣庙初建于绍兴三年(1133),庙址在“踏道桥东”,后徙“觉苑寺故基”。《咸淳临安志》又载“(三圣庙)旧在清冷桥北”,⑨《梁溪漫志》则谓:绍兴初建庙“临安柴垛桥之东……今迁庙于丰乐桥之东北,故觉苑寺基也”。⑩庙址在“踏道桥东”、“清冷桥北”、“柴垛桥之东”等说法,当因参照物不同所致,其所指则一。《宋会要》载:“绍兴三十二年八月二十二日,诏以临安府觉苑寺地建三圣旌忠观。旧观在府城踏道,其地入德寿宫桥,以别建财植,命尽给之,仍赐白金千两。”(11)这与《梦粱录》、(12)《玉海》(13)所载一致。

  临安旌忠庙(观)所奉祀的三圣神,原为陕西诸路军队所奉祀的神灵。绍兴间,得以立庙临安、获赐“旌忠”庙额,以及改赐额“旌忠观”等,这其中吴玠、张俊、杨存中、郭仲荀等出身于陕西的将领起到了重要作用。陕西军队的奉祀之神如何能在临安得以设庙(观)受到奉祀?张家驹先生提到“旌忠庙本在延安,南宋初在临安建庙”;(14)汪圣铎言及“旌忠庙最初是张浚、吴玠建于陕西凤翔和尚原,据说是三圣显灵保佑宋军打了胜仗。后张浚于绍兴三年奏请建同名庙于临安”,(15)均已指出三圣神起源于陕西,惜未及深入探究。据《舆地纪胜》载,阆州(治今四川阆中市)“(三圣)神本出泾原……后建庙于行在,即旌忠观之三圣庙也”。又言石泉军(治今四川北川县治城镇)三圣神“即泾原三蜥蜴之神”。(16)可知四川北部地区的三圣神与临安旌忠观之三圣神均源自陕西泾原路。

  三圣神起源于泾原路平夏城(今宁夏固原黄铎堡镇)清晰可考。平夏城为章楶所建,其地原属泾原路镇戎军(治今宁夏固原),处西夏侵宋孔道。(17)绍圣三年(1096),章楶知渭州,为泾原路经略安抚使,“阴具板筑守战之备,帅四路师出胡芦河川,筑二城于石门峡江口好水河之阴。二旬有二日成,赐名平夏城、灵平寨。”(18)鉴于平夏城重要战略地位,至大观二年(1108)置怀德军,即以平夏城为治所。戍守军队自需神道设教等教化手段,祈祷祭祀场所必不可缺。筑平夏城之次年,宋廷即“诏泾原路平夏城置道观一所,以灵佑为名,赐田三顷,岁度童行一名”。(19)可见灵佑观是由国家直接下诏设置的祈祷祭祀场所。此外,在平夏城修筑之初,军民就已开始自发奉祀“三圣神”:“土人言有三蜥蜴见,故谓之三圣”;“哲宗绍圣四年,筑平夏城,有蜥蜴三见于此,居民祠之,水旱祷即应。”(20)平夏城所处的今泾洛流域干旱缺水,旱灾频仍,(21)蜥蜴随环境变色,被认为能兴云致雨,故为当地军民奉祀祈祷。

  综上,在修筑平夏城伊始,当地军民即开始奉祀兴云致雨甚为灵验的“三圣”。此时三圣神崇拜只是普通的民间信仰,而其背后的组织者也当为借助“三圣”引领民众祈祷水旱的巫祝之流。从国家礼制而言,是颇具淫祀色彩的。三圣神最初被奉祀与当地自然环境有关,而其声威远被、传播陕西诸路则因战争中显灵护佑。平夏城作为边境军事重镇,三圣神在战争中显灵护佑更为引人关注,逐渐成为宋军战争保护神,这应是其传播至陕西诸路乃至南宋临安的关键。

  二、平夏城之战与北宋三圣神信仰在陕西诸路的传播

  平夏城三圣神得以在陕西诸路传播,其契机是元符元年(1098)宋军取得平夏城大战的胜利。该年七月,西夏起重兵,至十月,以30万众围荡羌、通峡、平夏、灵平、高平、九羊六城寨。此前元丰五年(1082)宋夏永乐城(又名银川砦,今陕西米脂马湖峪)之战,宋军“汉蕃官二百三十人,兵万二千三百余人皆陷没”,(22)有学者统计这次惨败宋军死亡达3万余人。(23)平夏城之战是继永乐城大战后宋夏间又一次大规模战争,胜败对双方都非常重要。

  据战后枢密院言:“近西贼举国侵犯泾原路,攻围城寨,惟恃重兵,务在速战。其本路经略司及统制官、副都总管王恩等,统领官姚雄、姚古,环庆、秦风统制策应兵马种朴、王道,各能持重,不与轻战,保全师众,及屯据要害,张耀兵势,使不能深入作战,致贼无利,沮丧遁归。”(24)正因为陕西诸路将领协同策应、捍御有方,使得平夏城保卫战成为北宋与西夏主力部队会战中,获得巨大胜利的一次战役。(25)《长编》载:

  夏主与其母自将兵数十万围平夏城,昼夜疾攻,自己卯至壬辰,凡十四日。城守益坚,寇力造高车,号曰对垒,俯其上以临城,载数百人,填壕而进。俄有大风,震折之,寇大溃,一夕皆遁。戎母惭哭,裂面而还。(26)

  战争过程中出现了有利于宋军防守的大风天气,被宋军将士视为当地保护神——三圣神的显灵护佑。崇宁四年(1105),泾原路经略司即据此奏请封赐三圣神,上书言:“昔西贼寇边,大云梯瞰城甚危迫,祷于神,大风折梯,遂解平夏之围。乞加封爵。”民众对祠神的祷告并不严格限于祠神职掌,只要神迹灵验但凡所需皆可向神灵祈祷。平夏城之战获胜提升了三圣神在沿边军民心目中的地位,“三圣”愈显声威,因之首次获得朝廷封号赐额。三圣神因军功而赐额封爵,从此开始进入国家祭祀殿宇。崇宁四年十一月“赐庙额昭顺,及封其一曰顺应侯,二曰顺贶侯,三曰顺佑侯”。(27)

  徽宗崇宁至宣和间,宋夏边境发生十数次激战,整体上宋军占上风。与开疆拓土同时,宋王朝也积极主动地推进教化,措施之一便是整齐地方祠神信仰,“凡祠庙赐额、封号,多在熙宁、元祐、崇宁、宣和之时”。(28)在此背景下,平夏城三圣神也当屡受封赐,至靖康元年(1126)之前封号已分别加至灵威公、灵佑公、灵显公。(29)也就表明在徽宗时期,借助边境军事战争之需和国家祠神封赐政策,三圣神已由普通民间信仰转变为获得国家认可的神灵,这是其祛除淫祀色彩、跻身礼制行列的第一步。

  随着平夏城三圣神影响扩大,陕西诸路诸州、军、监陆续建庙奉祀。《嘉泰会稽志》言“自昔陕西出兵,祈祷三圣,必获显应”。(30)《舆地纪胜》亦云:“陕西出兵,自来祈祷三圣。”又引《图经》言:“西陲有神曰三圣,不知始于何时。种师道并庙于泾、渭,亦谓之三圣。”(31)种师道曾以武功大夫、忠州刺史、泾原路兵马都钤辖知怀德军。政和四年(1114)除泾原路兵马都钤辖、知西安州(治今宁夏海原县西南),政和七年除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泾原路安抚使知渭州(治今甘肃平凉),至宣和四年(1122)“被旨往诣(河北河东)宣抚司议事”,其间均在泾原路安抚使知渭州任上。(32)三圣庙“并庙于泾、渭”即当在宣和四年种师道赴任河北河东宣抚司之前。

  至北宋末,金、西夏联合攻宋。靖康元年二月,金围宋都东京,西夏趁机“寇杏子堡”,为刘光世所败;三月,西夏取“天德、云内、武州、河东八馆之地”。(33)面对西夏乘间进攻,钦宗遣使告谕“宜释去疑虑,抚谕将士,抽回甲兵,修好如故”。(34)同时严令诸路戒备西夏,“能获其酋长,生至阙下,勉责功名”。(35)除积极外交、进行军事部署之外,进一步加封庇佑宋军的保护神。靖康元年,“诏佑圣真武灵应真君,加号佑圣助顺真武灵应真君。三圣庙灵威公进封威烈王、灵佑公追封威显王、灵显公追封威惠王。”考《宋会要》载:“灵应真君庙,在庆州。神宗熙宁八年十二月,诏大顺城真武特加号。”(36)此次加封之真武庙即庆州安化县大顺城(今甘肃华池县东北)真武庙,与平夏城三圣庙均位于宋夏边境。

  临敌之际加封战争保护神,意在从舆论上、心理上动员军民,鼓舞军民斗志,但仅依赖神灵护佑毕竟不能保疆卫土。当时“五路之师率皆勤王,关辅一空,夏人乘虚遣太子及其国相李遇昌诱三瓜诸部兵合二十余万人,寇怀德军”,经略使席贡命瓦平寨第一正将刘铨坚守怀德军治所平夏城。靖康元年十月五日,西夏军队“奄至怀德军城下,通判杜翊世力请知军刘铨率众死守,运火牛,发石机、擂木泥球击之。翊世身自抚循,士皆感激奋勇,箭无虚发,贼死伤万计,遂忽引去”。不久,西夏再次进逼,杜翊世、刘铨等战死,怀德军陷落。(37)作为宋军战争保护神的三圣神当然无法阻止西夏军队的入侵。而随着怀德军治所平夏城的沦陷,三圣神命运如何?实际上,两宋之际,特别是在北方陷没之后,三圣神信仰随着南迁军队和移民,传播至江浙、川陕间等地域。

作者简介

姓名:王元林/孙廷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