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净明道孝道感应心性观辨析
2020年09月01日 16:26 来源:《世界宗教研究》 作者:黄永锋 李刚 字号
2020年09月01日 16:26
来源:《世界宗教研究》 作者:黄永锋 李刚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净明道依据天人感应原理,认为孝道感应意味着人心与天心的契合。心性论视域下的孝道感应,由“元气”贯通人心与天道,并藉此而作用于天地。元气因人心“内营”而引发,孝道感应的关键转向人的主体性。净明道以“天心”印证“人心”所产生的孝道感应效果,并用“公心”强调心性的普遍存在。通过观念的层累建构,净明道形成了“天人合心”的孝道感应理论。

  关键词:净明道;孝;感应;心性;天心

  作者简介: 黄永锋,厦门大学道学与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厦门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刚,厦门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

  基金: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成果(项目编号:20720171033)。

  孝道感应根本而言是天人感应的一种,意味着人的孝心和孝行能够在天地之间引发感应作用。数千年以来,孝道感应思想普遍存在于中国社会中,是传统文化的构成元素之一。从观念的流变历史考量,孝道感应观念有重要的意义,在义理层面仍有值得探究之处。比较而言,道家道教对于孝道感应“天人合一”的理论审视,不同于儒家倾注于天道统摄人心的社会伦理视角,而是更为侧重人心与天心契合从而实现成道超越的视角。《道教义枢》中对于“感应”解释为“感是动求为称,应是赴与为名”1,其中含有人心动求和天道应接的意味。在道教诸多教派关于孝道感应的阐述中,净明道属于较为典型的代表。净明道的义理认为通过炼养心性有助于修成孝道从而与道合真。从教派义理与观念流变观之,净明道经历了六朝许逊教团崇拜、隋唐孝道派、南宋灵宝净明、元代净明忠孝道等不同阶段,净明道对孝道解读的时间悠久,积淀较为厚重。藉由孝道心性观念的阐发,净明道将道派历史上不同阶段的思想统合起来,形成了具有道派特质的孝道感应理论。

  目前的学界相关研究中,黄小石的《净明道研究》一书以人物为纲,探讨了净明道的历史及其基本教义;郭武的《净明忠孝全书研究》等论著从宗教哲学思想方面,分析了净明道的“忠孝”经义及其与儒家的理论渊源;许蔚的《断裂与建构:净明道的历史与文献》等著作通过各种许逊传记及道经等文献,考察了隋唐“孝道”派、南宋“净明派”及元代“净明忠孝道”的人物关系、文献出处及时间线索;孔令宏的《宋明道教思想研究》《江西道教史》二书从历史、区域等方面,探究了净明道道派的发展传续;毛礼镁《江西省高安县净明道科仪本汇编》提供了净明道斋醮科仪方面的资料。从现有研究成果上看,关于“孝道”思想的主要经典文本内容基本得以确认,“孝道”主要理论主张较为清晰。本文尝试在心性视域下对净明道孝道感应的经教脉络进行探索,通过对净明道经典文本中的“元气”、“内营”以及“天心”观念进行考察与解读,辨析净明道关于孝道感应与心性炼养之间的思想关联。

  一、元气贯通

  净明道对孝道感应的心性论诠释,侧重于强调“道元一炁”的原理,通过心性观照将孝道与元气结合起来。净明道的教派主旨认为“孝道”即是大道,“忠孝”为“大道之本”。早期孝道派经典《洞玄灵宝道要经》中有“心出于虚,道入于无。虚无相感,不动而应。应则道成,成孝道也”2的表述。这段经文尊崇大道为仁孝之道,解释心与道之间通过虚无相感而应合成道,蕴含孝道感应具有心性进路的意旨。此外,《太上灵宝首入净明四规明鉴经》指出:“是以尚士学道,忠孝以立本也,本立而道日生矣。”3对于此段经文的理解,可以认为“孝”作为大道之本具有本根和本源的生发作用。如此理解孝道,则其之所以产生天地和人心之间的感应,是因为道炁转化,转化的关键在于元气的贯通。净明道认为元气是贯通孝道感应外在呈现与内在影响之间的基础,该观点承续汉代以来的“天人感应”的思想。“元气”是中国哲学的基本观念,元气的普遍存在是感应发生的基础,为孝道感应的显现提供解释理论。此理论的关键认知是“道气相通”,认为“孝道”通过“阴阳二气”的作用,将人的孝行与天地事物联系起来,感应出“神异”的现象。

  “元气说”的思想可以上溯至汉代的《太平经》《河上公章句》和《老子想尔注》等经典。如《老子河上公章句》中认为:“万物之中皆有元气,得以和柔,若胸中有藏,骨中有髓,草木中有空虚,和气濳通,故得长生也。”4该段经文认为,元气属于遍布万物的普遍存在,元气影响到万物的性质并能够决定万物的生长。从天人感应出发推而及人,则人之孝道亦属于元气作用范畴。此外,关于孝道感应的元气理论还受到东汉谶纬学说影响,该学说强调孝行与“元气”的关联。汉代的《孝经援神契》提出:“元气混沌,孝在其中。……天子孝,则天龙降,地龟出。庶人孝,则沐泽茂,浮珍舒,恪草秀,水出神鱼。”5此段文字认为,孝是通过元气而感应到人的品德行为,再由元气作用于天地万物的。其理论依据的根本在于“孝悌”符合“道气”,因此具有“通于神明”的效验,主要表现在天地万物的神奇变化上,如“天龙、地龟”等神异生物的出现以及草木繁茂等自然现象。

  净明道从内在的心性观念出发,认为孝道感应产生于道气浑然与粲然之间的转化,孝道所产生的“气”代表道性在天地与人心之间的存在。隋唐时期的《孝道吴许二真君传》被净明道视为经典并持续流传。6其中关于“孝道本起”的说法有这样一段描述:“又云先王玄炁为大道,明王始炁为至道,孝悌王元炁散为孝道,此三者起由玄元始炁也。”7按照该段文本的描述,文中提到的“炁”带有先天之意,不同于后天之“气”,故称为元气,而孝道乃是孝悌王化身的元气,故可以认为孝道与元气本为一体,即孝道感应也就是元气的感应。孝道的“元气说”解释增加了感应论的合理性,并显示了孝道感应普遍存在。净明道借助“元气”解释了其经典文本中祖师们因为奉行了孝道而可以“斩蛟除妖”、“化金济贫”、“祛瘟治病”、“举家飞升”的原因。元代《净明忠孝全书》中,净明道宗教领袖刘玉在“玉真真人语录”中对普遍的道气转化进行了阐述。刘玉指出:“吾闻大道之全,有浑然,有粲然。……浑然者,先天之道。粲然者,后天之气。”8孝道本身有大全之义,包含从心性视角出发所理解的道气体用关系,因此刘玉认为道与气之间的分别在于,道是抽象未形的先天存在,气是显露功用的后天状态,两者属于同一存在的不同侧面,一体而只是有两种状态的差异。所以,刘玉在回答其弟子对于许逊白日飞升的“神迹”时,就沿用了“元气说”的解释,认为:“得道之士……居则成形,散则成气”9,指出孝道感应产生奇迹是由于“元气”作用。借此强调通过“孝”能够达致“与道合真”的终极目的,而所谓“与道合真”,则需要“元气”作为体用转化的理论基础。

  净明道义理认为天地与人心的道气转化,包含有先天之气与后天之气两方面的差异,所以既有孝行所引发的孝道之气,也因“不孝”而产生不良的影响。净明道的解释是因为“气”作为普遍性的存在,是与人的品性及其行动后果相关联的。合乎道的品德与行为会因为通于“道气”的作用而“感应”到好的福报,不符合道的品德与行为则会因为后天气禀的作用而“感应”到灾祸。“孝”是一种符合道的品德,也是阴阳二气的作用。刘玉解释“忠孝”之道与“天人感应”之间的关系时举例:

  其世间不忠不孝、怨怒诸气,上至天中黄八极,其气返而为水旱、疾疫之灾,各从气频感召,可以类推。祸福无门,唯人自召者,此也。惟有忠孝之气,径冲清虚之境,如矢中的,至于恶曜,亦为之退舍。10

  这段语录指出不忠不孝就会与上天相通引发怨怒之气,从而带来灾祸;反之,忠孝则会引发良善的道气,感应上苍,带来祥瑞。

  通过解释道气转化与孝之间的关联,净明道认为实现孝道感应的关键在于人,人的孝道表现关键在于孝心,孝心能够影响到元气。从理论溯源而言,这种观点可以追溯至老子的说法:“心使气曰强”11,点出了人心对气的作用,虽然说的是负面影响但也侧证了人心能够影响到气。其后的道家道教经典《道教义枢》中则明确说“此皆心炁相使,而神道冥通也”12,正面提出心气作用的关联。净明道阐发孝道相感相应不仅仅为了解释孝行或者教化民众,更是为了阐发“孝道”如何将自身内在与天地外在融合为一。

  二、心性内营

  净明道将孝道与心性观结合,视感应为心性呈现。《太上灵宝首入净明四规明鉴经》和《净明忠孝全书》“玉真先生语录”中提出:“何谓净?不染物。何谓明?不触物。不触不染,忠孝自得。”13从该经文可以看出,忠孝可以被视为心性净明的终极境界。遵循这样的义理旨趣,净明道的经教义理侧重于从心性视角解读“天人感应”对孝道的主体性影响。随着道派思想与理论的逐渐完善,净明道的经教义理越来越侧重于心性论,其孝道感应的思想越发凸显主体的作用。

  南宋时期净明道对孝道感应的关注,从道气转化所表现的孝行转向心性的“内营”,并将孝道感应与心性炼养统合起来。所谓“内营”,南宋何守证所撰的《灵宝净明新修九老神印伏魔秘法》的“净明气镜篇”如此解释:“而人之一身,可以上稽于天,下法于地,取天地之正而参于身,可以移精而变化,出没于死生,故能神神而灵,谓之内营。”14这段经文解释人通过取法自身而抵达神圣境地,叫做“内营”。同部经典中对于内营所产生的反应描述为:“内营则丹鼎成,黄芽生,庆云兴。……而天地之正炁在我而不在人。”14该经文表现出净明道强调人主体性的重要。就其具体义理逻辑而言,认为孝道的感应遍在天地,因此通过“我”的“内营”而能够与终极“神灵”相通和发生变化,并由此影响到外部世界。

  孝道感应论提到“内营”观念基于道家道教义理向心性主体转向的思想背景。隋唐时期道教义理旨趣发生了从外部视域转向于心性主体层面的变化,重玄学与佛道论辩的内外推动,导致道教义理迅速发展并向道性与心性主体方面深化。延续而至唐宋时期,则到了中国哲学“心性论”成熟与发展的重要阶段。此一时期著名道教人士如王玄览、司马承祯等通过理论建构,促使“道教心性,吸收综合儒佛。……这样修炼心性与得道直接联系起来”15。因此该时期的孝道感应理论以心性论为主,针对孝道感应的主体性的讨论所占分量较重。例如,隋唐孝道派“孝”的思想一方面秉承了东汉谶纬延续而来的“元气说”,强调孝道由“元气”而感应的普遍,另一方面受到时代思想背景的影响,在保持“感应”外显存在的基础上,开始强调“感应”的内在主体性的存在。《元始洞真慈善孝子报恩成道经》(即《洞玄灵宝八仙王教诫经》)16说:“孝心高远,神力无比,回天转地,制御阴阳。赊促运度,驱役千灵,感动祥瑞,无翼而飞。”17经文中强调了孝心“感动祥瑞”的奇迹在于主体的“至孝”。

  不同于汉魏时期谶纬神学对于孝道感应的自然发生观念,隋唐时期道教经典的理论解释,倾向于将孝道感应产生的原因解释为心性主体的作用。净明道道派的思想发展处于同样的理论思潮影响之下。现有学者研究认为“虽然在法统上,刘玉净明道与何真公以及隋唐张蕴、胡慧超等净明宗师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师承关系,但净明忠孝的宗旨却一脉相承,所以就其思想渊源而论,刘玉净明道其实是唐宋以来净明忠孝教义的复兴”18。此阶段净明道义理的思想背景主流,应该是受到当时兴盛的程朱理学思想影响,以及陆象山心学的地缘影响。与之相呼应的净明道经典中,转向心性层面的“内营”义理旨趣也可以在《高上月宫太阴元君孝道仙王灵宝净明黄素书》中发现,该经十分重视“孝”的内在性:“盖内者,外之符也。一身者,天地之总钦。其天君顺其神,心推之于外,则孝可以报君父”19。根据道家道教哲学秉持的“天人合一”的理念,人身与天地的结构机制相符合,人的主体与道性自然契合。“孝”作为道性表现在人的主体性上,形成的逻辑是“孝”由外在的赋予转化为内在,然后影响外部世界。修炼“元气”是推动“孝”不断“与道相感”的方式。从成仙得道的超越追求上看,“孝”是性命炼养功夫,因此也属于一种修持方式。从心性上看,“孝”感应的结果是从主体抵达本体的道性,因此孝心也属于道心。从心性论视角出发,净明道赋予“孝”的这种“个性”与“道性”的双重属性,使其能够感应“元气”而触发“道性”。

  延续到元代刘玉的净明忠孝道,对于孝道感应心性化的阐释更加深入,增加了“正心修身,是教世人整理性天心地的功夫”20这样的心灵修养的要求,并认为“古者忠臣孝子,只是一念精诚,感而遂通”21。例如,作为对《灵宝净明新修九老神印伏魔秘法》“气镜篇”的回应,当时净明忠孝道的经典《太上灵宝首入净明四规明鉴经·建功章第三》指出:

  神明者,心出为神,性出为明。有功以达夫道,不昧吾之心性也。无功以失乎道,则去心性之道。心不明而性不神也。……一感而铅汞生,再感而黄芽茁,三感而龙虎交,宝鼎安矣,庆云生矣!心性了辩故也。22

  该段经文指出孝与神明之间因“道性”的存在而紧密联系,通过“心性”功夫而达致超越。比较而言,《太上灵宝首入净明四规明鉴经》倾向于将“内营”视为心性修养,而《灵宝净明新修九老神印伏魔秘法》“气镜篇”更为强调将“内营”视为秘法。从纵向观照,作为道派经教传续,元代刘玉等通过心性论阐发孝道感应的倾向更为显著。

  通过主体作用的心性炼养,“内营”所引发的孝道感应要面对一个问题,即此心性炼养是否具有效果。因为心性修养毕竟是个人内心的事,藉此达到的神圣性和超越性需要得到普遍性的验证。而净明道作为一个具有宗教色彩的道派组织,有责任对心性炼养的普遍性与神圣性做出合理的解释。这就引发出如何对孝心进行验证的困扰。这种疑问与解答的情形在净明道经典文本中有过记载。约出于南宋的《太上灵宝净明天尊说御瘟经》中“惠文真人”曾经提出“今弟子所住乡里,疫毒流行,不论善恶,均被其害”23。这段话中不一定是代表其本人,但却隐含有孝心未得到应有的善的感应的疑问,估计此种疑问在当时信众中存在,但当时净明道的道派经教文本中并未进行义理的解释。元代刘玉通过引入“天心印可”的理念,认为“人心”与“天心”相合乃至相同,从而对如何验证心性炼养的有效性问题予以较好解答。

  三、天心印可

  净明道认为能够达成孝道感应的心性炼养要“步步上合天心”,还要得到“天心印可”24。这种主张符合《道教义枢》中“感应义”所提出的“感者,凡情发动之称;应者,圣道赴接之名”所阐述的原理。25按照天人相合的理路,净明道对孝道感应的义理阐释经过元气贯通天人、心性内营驱动的阐发之后,通过心性论视角对“天心”概念的重构与诠解,藉此形成了孝道感应的“天人合心”理论。净明道引入具有普遍性的“天心”观念作为验证标准,用以解释心性与孝道感应之间发生的普遍合理性。元代的净明忠孝道经教义理赋予“天心”概念重要的观念价值,使心性与孝道感应之间实现义理上的相互印证。

  净明道在强调孝道感应的重要性时,重新诠释丰富了“天心”概念,并以“天心”验证孝道感应的效果。按照刘玉所传达的说法,“中天九宫之中,黄中太一之景,名曰天心,又称祖土,乃世间生化之所由,万理之所都也”26。刘玉解释说,“天心”是“祖土”性质的本体,既是具有本源性的“生化之所由”,又是具有本根性的“万理之所都”,因此属于形而上的存在。“天心”所具有的意涵据《净明忠孝全书》所说即“中黄八极,天心也”27。对“中黄八极”,《净明道法说》讲:“道在其中曰中黄,法布四方为八极”28,认为“中黄八极”代表着道法,所以“天心”也有道法之意。按照净明道的义理解释,“天心”所具有的“中黄八极”含义,本身处于代表大道的“无上清虚”与代表人心的“丹元绛宫”之间,是与此两者并列的存在。所以,“天心”是连接形而上之道与主体之心的纽带,在孝道感应中具有联系与贯通的作用。

  净明道的孝道感应论采用“天心”观念来贯通元气与心性。刘玉提出:“须是一念之孝,能致父母心中印可,则天心亦印可矣。如此方可谓之孝道格天。”29这段话认为一个人秉承孝道的心性,要能够让他者(父母)心中感应得到,并由此得到“天心”的印证。孝道感应的“天心”代表着“道”形而上之性,“天心印可”意味着孝道发生感应是对“道性”的契合。净明道这样的“返祖求证”思想自有其历史渊源。循例上溯,南朝宋宗室刘义庆集门客所撰的《幽明录》中记载:“许逊少孤,不识祖墓,倾心所感,忽见祖语曰:‘我死三十余年,于今得正葬,是汝孝悌之至。’因举标榜曰:‘可以此下求我。’”30此段叙述表达了许逊因为达到了“孝”的极致而使先祖感应显灵的机理,认为孝所能达致的“感应”认识。刘玉看来,基于“孝”的心性而修炼而产生“感应”关键出于修炼者的主体“精诚功夫”是否到位,由此而通过“道气贯通”实现与父母乃至祖辈的彼此感应。刘玉语录外集中有这样的话:“若平日操修涵养不能上合天心,一旦欲求其应,不亦难乎?人事尽时,天理自见。”31此处引文说明,刘玉的“天心观”认为,“感应”的灵验与否,取决于“孝”是否能够与道性相契合。

  借助“公心”观念的导入,净明道将孝道感应中的“人心”与“天心”进一步勾连,使得“天人合心”更为合理。除了贯通元气与心性,净明道经教义理赋予“天心”概念更为丰富的意涵,认为“天心”能够统摄“公心”,使其不仅局限于个体心性炼养,而是更为具有普遍性。基于“天心”观念,净明道强调“公心”作为贯通范畴在感应中的重要性。刘玉及其门徒始终强调“天心说”在验证孝道感应的真伪时,要以公心对待。如刘玉的弟子黄元吉在其答问语录中提到:“只我自己道是公心,怎济得事?天心如何肯印可?”32指出要通过“天心印可”来反推个体心性炼养所能够达成孝道感应的“公心”。因此“公心”代表扩展了的“心性”,具有普遍意义和验证功能,如黄元吉所说:“又有是假公行私的,皆不合圣贤之道,不合天心”32。通过“公心”的存在而强调了“天心”作为一种验证标准的权威性。

  扩展了“公心”观念意涵之后,刘玉在义理诠解上又将“天心”概念进一步丰富,使其进一步贯通了“元气”与“心性”观念。通过“中黄八极”概念的导入,让“天心”承续了“元气”功用。刘玉解释“忠孝”之道与“天人感应”之间的关系时提出:

  天立中黄八极,而报无上之本。正谓隔蔽中下界阴浊之气,不令上冲清虚之境。人之一身,亦有中黄八极,亦是隔蔽下焦秽浊之气,不令熏蒸心府,所谓膈膜者是也。33

  这段经文从“天人合一”的角度阐释了“中黄八极”作为忠孝之感应的枢纽,如何将人的“气”与天的“气”相贯通,从而实现影响世界变化的过程。“天心说”也在孝道感应方面融摄了心性观念。刘玉语录中细致阐释主体通过心性修养的功夫而产生“孝”的感应作用,以此达致“净明”境界。例如其语录内集中说:“大概有能孝立本,方寸净明者,自己心天与上天黄中道气血脉贯通,此感彼应,异时与道合真,如水归海矣。可不勉旃。”34该段经文一方面强调了心性,认为通过主体有意识的孝道心性修炼,能够达到“净明”的境界;另一方面则突出“天心”的作用,认为心性作用下的孝心可以在父母心中产生“感应”,通达于“天心”所代表的道性。刘玉指出:“当事会之难,处处以明理之心处之,似庖丁解牛底妙手,处教十分当理着,步步要上合天心。只恁地做将去,夙兴夜寐,存着忠孝一念在心者,人不知,天必知之也。”35由这段话可以看出,“人心”的功夫临事而呈现,“人心”的效用不在于他人认知与否,关键在于要做到符合“天心”本质,则自然可以产生“天人感应”,也就是“人不知,天必知之也”。

  净明道的“天心”诠释,一方面统摄了个人之心与“公心”,使其更具有普遍意义;另一方面汇通了“人心”与“天心”,使其能够拥有代表道性的权威性。通过上述理论建构,净明道的“天心”概念不仅局限于神圣性的道体道性,还具有义理方面的逻辑合理性,以验证“天人合心”产生孝道感应的效果。

  四、结语

  经过辨析可知,净明道关于孝道感应的“天人合心”心性观念,是与其“因忠孝而成道”的义理逻辑相一致的。按照净明道通过修炼忠孝之道而实现超越的教派主张,因元气作用而呈现的天人感应意味着人心与天心的契合,孝道感应将天心与人心整合为一体。净明道关于孝道感应的理论按照这个进路,通过心性观念进行诠解,追溯了孝道的“元气”感应本源,阐发了由心性“内营”而发生的孝道感应,并提出贯通“元气”与“心性”的“天心”观念作为验证,以形成天心与人心合一共体的心性观念。从观念流变的历史进行探赜索隐,可以发现净明道孝道感应“天人合心”的运思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其影响因素既有道家道教义理转向的大背景,也有净明道不同历史阶段教义阐释者的不懈努力。从道教经教义理的建构维度审视,“天人合心”的孝道感应论对于道教来说不仅仅意味着心性修炼的伦理要求,更是天心与人心复归于大道的“心性”的体现。对孝道能够产生各种“感应”的解读,不应仅仅视其为一种具有道德奖惩的“奇迹”,更重要的是关注其独特的心性观视域下的孝道感应思想。道家道教阐发“孝与道”是为了实现“与道合真”的超越,道家道教对于“孝心”的理解,不同于儒家“以孝心指导孝行”的社会伦理主张,而是侧重“以孝心证道心”的体悟。有研究者认为:“在传统孝文化的形成过程中,道教曾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特别是道教的教化方式,对社会广大民众更具实际力量,是对儒家孝道伦理的重要补充。”36当社会背景变迁,某些具体的“孝行”不再符合时代环境时,道家道教的“天人合心”孝道感应模式更具有适用性,也更容易产生心灵契合。

  注释

  1孟安排:《道教义枢》,《道藏》第24册,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835页。

  2《道藏》第6册,第303页。

  3《道藏》第24册,第614页。

  4《道藏》第12册,第13页。

  5安居香山、中村璋八:《纬书集成》,河北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971页。

  6关于《孝道吴许二真君传》文本渊源的考证,参看王卡:《隋唐孝道宗源》,《道家文化研究》第九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第100-121页。

  7《孝道吴许二真君传》,《道藏》第6册,第842页。

  8《净明忠孝全书》卷四,《道藏》第24册,第641页。

  9同上,第640页。

  10《净明忠孝全书》卷三,《道藏》第24册,第636页。

  11王弼注,楼宇烈校释《老子道德经注》,中华书局,2014年,第150页。

  12孟安排:《道教义枢》,《道藏》第24册,第819页。

  13《道藏》第24册,第635页。

  14 《道藏》第10册,第549页。

  15张立文:《中国哲学范畴发展史(人道篇)》,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122页。

  16许蔚:《〈慈善孝子报恩成道经〉的成立年代及相关问题》,《敦煌研究》2014年第4期。

  17《道藏》第2册,第31页。

  18张圣才:《净明宗旨论——〈净明孝全书〉研读》,《中国哲学史》2003年第1期。

  19《道藏》第10册,第500页。

  20《净明忠孝全书》卷三,《道藏》第24册,第637页。

  21同上,第639页。

  22《道藏》第24册,第615页。

  23同上,第613页。

  24《净明忠孝全书》卷三,《道藏》第24册,第636页。

  25孟安排:《道教义枢》,《道藏》第24册,第835页。

  26《净明忠孝全书》卷三,《道藏》第24册,第637页。

  27《净明忠孝全书》卷二,《道藏》第24册,第633页。

  28同上,第634页。

  29《净明忠孝全书》卷三,《道藏》第24册,第635页。

  30王根林、黄益元、曹光甫点校《汉魏六朝笔记小说大观》,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第713页。

  31《净明忠孝全书》卷四,《道藏》第24册,第643页。

  32 《净明忠孝全书》卷六,《道藏》第24册,第648页。

  33《净明忠孝全书》卷三,《道藏》第24册,第636页。

  34同上,第637页。

  35《净明忠孝全书》卷三,《道藏》第24册,第636页。

  36周山东:《孝道教化——道教的经验及其现代价值》,《中国宗教》2017年第3期。

作者简介

姓名:黄永锋 李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