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作者“忠上人”考
2020年04月08日 12:02 来源:《世界宗教研究》 作者:张雪芬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本文通过对《五相智识颂》序、跋等内容的讨论, 考证其与日本收藏的宋代《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拓本为同一经典, 前者为后者除图像、经文之外的文字部分, 并推断它们的作者“忠上人”可能为江西靖安县延庆寺僧人“延庆子忠”, 主要活动于北宋末年, 与谭兴嗣、张商英、苏辙、佛印等人交往颇多。这部华严著作至南宋时被禅林高僧真歇清了推崇, 并流传至日本。在南宋前期完成的《华严纶贯》中, 作者复庵和尚频繁引用忠上人颂语, 以现存明代原本《华严纶贯》为参考, 可订正现存《五相智识颂》中的部分笔误。

  关键词: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忠上人;五相智识颂;华严纶贯

  作者简介: 张雪芬,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

  《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 (下文简称《善财参问变相经》) 拓本现存日本, 为现存世不多的宋代五十三参图像传世作品。拓本仅存前半, 内容从初见文殊至第二十七参鞞瑟胝罗居士, 计二十八对折、五十六页, 每折左页为经文和赞颂, 右页为图像。首折左页为荥阳潘兴嗣所写序文 (图一) , 日本学者相见香雨曾对该拓本做过研究, 认为其约制作于两宋之际, 所本图像为北宋晚期“忠上人”绘制, 经文系《八十华严·入法界品》善财诸参内容的缩略, 赞、颂为“忠上人”自创, 作者其人详细情况不得而知1;清华大学李静杰教授也有类似结论2。笔者曾参与对安岳卧佛院北崖五十三参图像的考察, 借此机缘, 开始关注、收集与“善财参访”有关的资料, 在此过程中, 对忠上人及其《善财参问变相经》产生了浓厚兴趣, 现就取得的初步认识求教于方家。

  一、《善财参问变相经》与《五相智识颂》

  要对“忠上人”进行考证, 需要首先了解一下《五相智识颂》3。《五相智识颂》收录于《卍新纂续藏经》, 作者记为宋·佚名, 据经文末后记可知, 现存版本为奈良东大寺沙门心海于日本镰仓时代建长三年 (1251) 基于宋本所作的抄录:

  建长三年四月九日, 于知足院草庵, 以圣愿房之所渡观良房之唐本, 书写之了。彼本虽有画像并经文, 依卒尔省略之了。愿以此见闻随喜之善根, 必成彼解行证如如大用矣。四恩为始, 遍法界群类。今生为本, 至尽未来际。普蒙知识加护, 共入毗卢果海了。华严末叶沙门释心海

  仔细核读其序文及前二十八参颂文, 与《善财参问变相经》拓本所存文字完全相同, 加之《五相智识颂》末张商英、佛印、苏辙等文中亦有“忠师”等字样, 结合心海本人附于经文后的“后记”内容“彼本虽有画像并经文, 依卒尔省略之了”, 可知《五相智识颂》正是《善财参问变相经》全本除画像、经文以外的序、颂、跋等内容, 两文作者为同一人, 通过前者还可补后者文字之缺。

  内容上, 《五相智识颂》包括潘兴嗣“序”、忠上人“颂”、张商英“跋”、黄庭坚“诗”、苏辙“评”、佛印大师“跋”等六部分。其中对作者的称呼分别有“忠上人”“延庆老”“忠师”等, 潘兴嗣、张商英、黄庭坚、苏辙、佛印等, 或为当世清流, 或为身居高位、久负盛名的护佛居士, 或为文学大家, 或为著名诗人, 或为名冠丛林的禅宗大德, 此五人为同一幅作品写序、赋诗、评注, 这一点并不寻常, 至少能说明“忠上人”及其《善财参问变相经》并非凡类。因此, 对“忠上人”相关内容的考证或可补僧史之不足。

  二、与“忠上人”相关的人物背景解析

  鉴于其他文献记载的缺失, 要了解忠上人, 需先从《五相智识颂》序文及众名家所作诗、颂、评以及他们的作者入手, 仔细研读。

  1.潘兴嗣及其所作“序”

  大华严藏, 流出无边万行, 种种差别, 开方便门, 以幻修幻, 灵光彻耀, 六相俱空。此善财南游不思议境界也。有忠上人者, 摭是标洎, 以笔三昧, 游戏神通, 幻出诸相, 如镜涵像, 对现色身, 若人如是观, 如是信解, 不起于坐, 亲见德云比丘, 初未发心, 已契文殊室利。属予为序, 予欲无言, 得乎哉。荥阳潘兴嗣述。

  潘兴嗣 (1023-1100) , 字延之, 南昌新建人, 一生基本活动于豫章城 (今江西南昌) 。潘兴嗣幼承庭训, 颇通经史, 工于诗文, 属当地名流清士, 为世所重, 与王安石、曾巩相友善, 自号清逸居士。面对皇帝赐“筠州军事推官”一职, 曾推而不就4, 可见其清高。潘兴嗣平日与禅僧往来颇多, 其“清逸居士”号即来自临济宗黄龙慧南禅师 (1002-1069) 所赞“我清世之逸民”一语;潘氏与潜庵源禅师也有机锋话禅往来, 并为源禅师画像题诗5。

  《善财参问变相经》序中, 潘兴嗣称作者为“忠上人”, 赞其用笔神通, 所画华严诸圣像, 栩栩如生, 使得观者如身临其境, “亲见”众善知识。“属予为序”, “属”通“嘱”, 嘱咐、嘱托之意, 忠上人嘱托潘氏为其作品写序, 既可见忠上人对潘氏看重, 也可见潘氏与忠上人关系较为亲密。

  2.张商英及其所作“颂”

  余顷阅《华严》, 至德生童子、有德童女品, 以清凉疏主李长者谕主义, 详之未谕。反复深思, 忽自有省, 作颂曰:妙意童真末后收, 善财到此罢南游, 豁然顿入毗卢藏, 悔向他山见比丘。今因延庆老携所画华严变相及五十二颂相示, 因记前颂, 笔于卷末, 以足其意。绍圣四年 (1097) 闰二月十一日, 知洪州张商英笔。

  张商英 (1043-1121) , 蜀中新津人, 曾官至中书舍人, 是佛教界著名的在家护佛弟子, 号“无尽居士”。绍圣年间, 因政治上受到贬罚, 张商英被派到洪州 (今南昌) 任职, 元符元年 (1098) 离开江西返回京师。

  ……绍圣中, 召为右正言、左司谏, 因事责鉴江宁酒税, 起知洪州。元符元年……迁中书舍人。徽宗立, 出为河北路都转运使, 降知随州。6

  又张商英在江西黄龙崇恩禅院曾留有“记”云:

  ……绍圣四年, 江西大饥, 朝廷遣予 (张商英, 笔者注) 守洪, 闻肃师者, 南之高弟, 住百丈山。7

  可见, 绍圣四年张商英为“忠上人”《善财参问变相经》附“颂”之时, 正是朝廷遣其任职洪州时。张商英称“忠上人”为“延庆老”, “老”字隐含尊意, 而“延庆”或与忠上人驻锡之所相关, 同例有如宋末云门宗四世高僧延庆子荣即为曾驻锡襄州延庆院的僧人;延庆子荣的弟子、云门宗第五代高僧圆通居讷则主持过圆通寺8等。

  3.苏辙、佛印及其二人所作“评”“跋”

  苏辙与佛印两人的“评”、“跋”关联密切, 可一并讨论。

  予闻李伯时, 画此变相, 而未见也。伯时好学, 善楷书小篆, 画为今世道子。忠师, 未识伯时而此画已自得其仿佛, 当往从之游, 以成此绝技耳。眉山苏子由题, 绍圣三年九月佛印元老自云居访予高安, 携以相示。

  苏公谓, 忠师之笔, 仿佛李伯时, 此特见其画耳。予谓忠师非画也, 直欲追善才影迹, 逍遥法界之间耳。后之览者, 不起于座, 自于觉城东际, 逆睹文殊象王回旋, 平生际会, 南求善友, 遍历百城, 旷劫之功, 一时参毕。所谓开大施门, 于末法之时, 画焉能尽之。绍圣丙子十月二十日卧龙庵佛印大师 (了元) 跋。9

  苏辙 (1039-1112) , 字子由, 四川眉山人, 与父亲苏洵、兄苏轼并称“三苏”, 在北宋文坛影响力较大。佛印了元 (1032-1098) , 饶州 (江西波阳) 人, 曾主持庐山归宗寺、镇江的金山寺、江西的大仰寺和云居寺等。苏辙与兄长苏轼二人与云门宗禅僧佛印了元往来密切, 常有诗颂相和, 堪称文坛佳话10。借二人评、跋可知, 佛印自江西云居山至高安拜访苏辙时, 随身携带忠上人的画作, 与苏辙同品。苏辙称“忠上人”为“忠师”, 并将其画作与北宋末年白描国手李伯时同题材画相比, 言语中对忠上人画技颇为赞赏;佛印在读了苏辙评语后, 以出家僧人眼光, 更为赞赏忠禅师画作之传教意义, “后之览者”可借忠师画、颂, 顿历百城, 遍求善友, “旷劫之功, 一时参毕”。

  按:《宋史·卷三百三十九·列传第九十八》:

  绍圣初, …… (苏) 辙谏曰……哲宗览奏, 以为引汉武方先朝, 不悦。落职知汝州。居数月, 元丰诸臣皆会于朝, 再责知袁州。未至, 降朝议大夫、试少府监, 分司南京, 筠州居住。三年, 又责化州别驾, 雷州安置……政和二年, 卒, 年七十四。11

  可知在绍圣初至绍圣三年 (1096) 间, 苏辙曾有很长一段时间生活在江西筠州 (州治在高安县) 。在苏辙语中, 曾提到品评此画的时间为绍圣三年 (1096) 九月, 可见此时苏辙尚任职筠州, 两个时间节点也相吻合。由佛印远来拜访好友, 随身携带忠上人画作, 可推测佛印与忠上人相交也颇密。

  4.黄庭坚及其赋诗

  集贤校理黄庭坚一稽首:竘12工 能画诸世间, 十方三世唯心造, 五十三门一关钮, 我与善财同遍参, 幻人梦入诸境界, 一切学道真规矩, 菩提妙德生死心, 重重影现大圆镜。

  黄庭坚 (1045-1105) , 字鲁直, 江西洪州人, 北宋诗人及书法家, 曾游学于苏轼门下, 书法造诣上与苏轼、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潘兴嗣、孙潘淳曾师于黄庭坚门下13。《五相智识颂》中, 黄庭坚赋诗前, 自冠官职为“集贤校理”。通过文献可知, 其任此职时间正是参与编撰《宋神宗实录》时期, 《神宗实录》完成后, 因撰书有功, 黄庭坚被提拔为起居舍人, 之后陆续任秘书丞、提点明道宫、国史编修官等, 绍圣初, 出任鄂州。

  哲宗立, 召为校书郎、神宗实录检讨官。踰年, 迁著作佐郎, 加集贤校理。实录成, 擢起居舍人。丁母艰……除服, 为秘书丞, 提点眀道宫, 兼国史编修官。绍圣初, 出知宣州, 改鄂州。14

  “第一次修《神宗实录》是在元祐年间……元祐元年二月诏修《神宗实录》, 由蔡确提举, 后蔡确罢, 司马光为提举;司马光死, 由吕公著提举, 黄庭坚、范祖禹检讨。元祐四年十二月修成草卷, 元祐六年三月定稿, ‘进《神宗皇帝实录》, 凡三百卷’。”15通过《神宗实录》的完成时间可知, 黄庭坚任职“集贤校理”一职当在元祐元年 (1086) 至元祐六年 (1091) 之间, 这一点为我们提供了忠上人完成《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的时间下限, 即不晚于宋哲宗元祐六年 (1091) 。

  通过上述材料的梳理, 我们发现, 北宋绍圣年间潘兴嗣、张商英、苏辙、佛印黄庭坚等人交集均在江西, 而黄庭坚则本就是江西人, 江西成为考察“忠上人”及《善财参问变相经》的重要线索, 这一指向性具有重要意义。江西禅系, 又称洪州宗, 由中唐川籍名僧马祖道一在靖安县宝峰寺传兴16, 禅宗的临济宗、曹洞宗、黄龙宗等主要宗派均与宝峰寺有密切关联。靖安县西北有延庆寺, 据传建于梁天监年间, 明洪武初僧道泰复兴, 寺院现已不存。据清乾隆年间《南昌府志》记载, 寺中有“宋绍兴间僧人子忠刻华严像, 黄庭坚为颂”17。

  至此, 我们发现江西靖安县延庆寺与“忠上人”关系最为密切, 结合“忠上人”、“忠师”“延庆老”等称谓, 或可认定忠上人者, 即延庆子忠, 活动于北宋末洪州境内, 可能为靖安县延庆寺禅僧, 从潘兴嗣、张商英、苏辙、佛印等人对“忠上人”的不同称谓及口吻判断, 其年龄当与佛印、苏辙等相仿, 或略长于二人, 少于潘兴嗣而长于张商英, 出生年代约在1023-1032年之间, 绍圣年间年龄60余岁, 与苏辙、佛印等较为相熟, 或为同辈好友。据黄庭坚诗可知, 其任职“集贤校理”期间 (元祐元年至元祐六年) , 忠上人已经完成《善财参问变相经》, 即, 日本藏《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拓本原作完成的时间下限在北宋元祐六年 (1091) 之前, 也即很可能早于惟白作《文殊指南图赞》[完成于北宋元元符三年 (1100年) 三月之前不久]18, 而传入日本的《善财参问变相经》拓本年代上限可参考《南昌府志》中所载“宋绍兴”, 即南宋绍兴年间这些绘像、经文、颂语及诸家序、诗、评、跋等一并被刻于寺内石上, 如此才有拓本流传至日本。

  三、《五相智识颂》与《复庵和尚华严纶贯》相校

  在整理资料过程中, 我们还有一个新的发现, 即与“忠上人”有关的资料除了上述两件外, 还有一件为明代原稿保存至今的《复庵和尚华严纶贯》。据公开资料, 20世纪八十年代, 山西五台山显通寺铜塔内发现了明代万历年间手书金字《华严经》, 其首函第一册为《大方广佛华严经纶贯》19, 《卍新纂续藏经》中也收录有明僧抄录本, 因其作者署名为“复庵和尚”, 又称《复庵和尚华严纶贯》20。关于《复庵和尚华严纶贯》, 学者金申曾有论断, 提出其“实为复庵和尚所写的《读华严经》的提纲, 是指导读经的教科书”, 并考证“这部著作在历代大藏经中均不载, 只有日本《卐字藏》的《续藏经》收入, 又有民国16年江北法藏寺木刻本, 但首尾都无序跋, 故复庵和尚的时代和行迹均不得考”21。行文中, 金先生对蔡念生在《三十一种藏经目录》中为《复庵和尚华严纶贯》标注作者复庵和尚为宋人还留有疑问。

  《华严纶贯》后段中多次录入惟白《图赞》“赞”语和忠禅师“颂”。经与《五相智识颂》对照可知, 《纶贯》中所言“忠禅师”与《五相智识颂》《善财参问变相经》中的“忠师”“忠上人”、“延庆老”为同一人, 也就是我们推测的靖安县延庆寺延庆子忠。通过对比发现, 流传至今的《五相智识颂》中有多处文字抄录有误, 现列举如下:

  《华严纶贯》:“忠禅师颂曰, 打 (《五》“行”22) 鼓弄琵琶, 还他一会家。木童能抚 (《五》“无”) 掌, 石女解烹茶。云散天边月, 春来树上花。善财参遍处, 黑 (《五》“累”) 豆未生芽。”《华严纶贯》:“忠禅师颂曰, 童子寻求胜热公, 门庭别露一家风。刀山火聚方登跳 (《五》“眺”) , 顿悟圆明色是空。”“忠禅师颂曰, 王者威严狱吏嗔, 剜 (《五》“刻”) 心劈腹太愁人。逡巡引入无生殿。一曲后园桃李春。”“忠禅师颂曰, 童女童男骨月 (《五》“目”) 新, 手中牵个 (《五》“固”) 玉麒麟。殷勤来报善财道, 弥勒楼前路最亲。”

  “抚”、“无”;“黑”、“累”;“剜”、“刻”;“个”、“固”之间的差异多为繁体字偏旁遗漏或字体相近之故, 结合上下文, 则《华严纶贯》中所录赞语更为通顺, 现存《五相智识颂》版本为日本僧人抄录宋版, 推测这类错字为日僧抄录中产生的笔误, 认识到这一点并参校《五相智识颂》, 也是此次对校《华严纶贯》和《五相智识颂》的另一个收获。

  通读《复庵和尚华严纶贯》, 可发现文中关于作者时代与行迹的线索虽不多, 但也可略考。《华严纶贯》结尾处, 复庵和尚解释为何作此纶贯时, 曾言:“余尝随侍真歇禅师, 于杂华大意, 耳剽目窃, 得其一二, 不敢自秘, 辄此录出, 以广流通矣。”由是可知, 复庵曾追随真歇禅师, 而此纶贯实为录自真歇言论。真歇禅师, 即“真歇清了禅师” (1091-1152) , 是两宋时期曹洞宗复兴的重要人物, 他善于融会诸宗, 通达华严、净土乃至道教等。明朝之后的资料, 都把他当作弘扬禅净双修的人物。南宋中期曹洞宗僧人, 大都出自真歇一系23。复庵和尚既为真歇清了弟子, 则可知其约活动于南宋初。据其本人所言, 因曾随侍清了, 佛学上受真歇以华严宗论证禅学的影响较大。

  如复庵语, 《华严纶贯》中很多理念出自其师真歇清了。鉴于南宋初期名僧真歇对“忠上人”《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访善知识图》颂的推崇, 对于两宋之际“忠上人”在禅林的地位和影响力, 笔者以为应予以注意。在《华严纶贯》行文中, 多以惟白禅师“赞”或忠禅师“颂”为点睛, 或将二者并列。两宋相交之际, 惟白已是当世云门宗名僧, 领京师皇家寺院“法云寺”住持职, 著《建中靖国续灯录》进上, 哲宗皇帝为之写序, 并有《文殊指南图赞》广为流传。对于时代略晚于惟白的真歇、复庵等而言, 研习《华严经》时引用其语不足为奇, 但文中并列推崇惟白与忠上人, 可见二者的“华严”修养在后学禅僧心中并无明显高下之分。可作为这一结论旁证的有以下三点:

  1.日本镰仓时代建长三年日僧于同年分别抄录《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及惟白《文殊指南图赞》24。

  2.宋沙门法应、普会等所集《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第四集录善财参访五十三善知识相关赞语、颂时, 针对善财参访不同善知识, 相当于收录名家名句般引用不同人的赞、颂, 其中收录有“延庆忠”两句、“佛国白”两句以及“张无尽”一句25, 有趣的是, 文中收录张商英的这一句, 正是来自其附在“忠上人”《善财参问变相经》后“以足其意”的那首诗。

  3.集云堂编《宗鉴法林》卷四, 在“善财童子”条下录多条不同人对善财参访各个阶段的颂语或诗赞, 其中有“延庆忠”颂语一句, 即“打鼓弄琵琶, 还他一会家。木童能抚掌, 石女解煎茶。云散天边月, 春来树上华。善财参遍处, 黑豆未生芽”。《宗鉴法林》也录有张商英句, 未见收录惟白赞语26。

  四、结语

  如前所述, “忠上人”活动于北宋晚期, 与当世名流、高士、高僧往来相熟, 现存《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及《五相智识颂》均为其作品, 画技高超, 颇富文采, 禅林修行也颇有成就。据笔者考证, “忠上人”极有可能为江西靖安县延庆寺僧人延庆子忠, 此人虽偏居江西一隅, 但其画作、颂语流布广泛, 一度跨海传入日本, 至南宋时仍被禅林推崇, 只是不知何因竟失于众僧传记载, 以至于今人仅能从《善财参问变相经》、《五相智识颂》与《华严纶贯》片言只语中, 略窥其影。本文对其人其事尝试做一考证, 冀可补僧传、禅宗史之遗漏;又关联《善财参问变相经》和《五相智识颂》, 考证二者作者同为“忠上人”, 以《五相智识颂》为本, 使得《善财参问变相经》文字部分得以补充完整, 并以《华严纶贯》为据, 对《五相智识颂》这一传世文献经典做了订正:此即本文价值之所在。囿于作者学识, 文中未能更进一步深入讨论, 笔者也将继续关注并收集相关资料, 谨以此文抛砖引玉, 希望笔者对北宋末年江西高僧“延庆子忠”的考证对充实中国禅宗史及“华严变相”相关领域研究提供些许有价值的新资料。

  注释

  1 相见香雨:《新出现の宋拓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にっぃて (上) 》, 《大和文华》第15号, 1954年;相见香雨:《新出现の宋拓华严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にっぃて (下) 》, 《大和文华》第16号, 1955 年。

  2 李静杰:《论宋代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图像》, 《艺术史研究》第十三辑, 第305页。

  3 《卍新纂续藏经》第58册, No.1022。

  4 (清) 陈焯编《宋元诗会》卷11, 《四库全书》第1463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7年第1版, 第172页。

  5 (宋) 释晓莹:《罗湖野录》卷2, 《四库全书》第1052册, 第895页。

  6 (元) 脱脱等:《宋史》卷351, 《二十四史》第16册, 中华书局1997年11月第1版, 第2829页。

  7 (清) 陈兰森、王文湧修, 谢启昆纂, 清乾隆五十四年 (1789) 刻本《南昌府志》卷二十四, 何建明主编《中国地方志佛道教文献汇纂·寺观卷》 (第213册) , 第356-357页。

  8 杜继文、魏道儒:《中国禅宗通史》,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7年, 第420页。

  9 需要注意的是, 佛印题跋落款中有“卧龙庵佛印大师 (了元) 跋”字样, 按作者通常不会用“大师”自称。有鉴于今之所见, 仅有文字而不见于拓本, 推测“大师”二字可能为日僧或其他人转抄 (刻) 时所加。

  10 杜继文、魏道儒:《中国禅宗通史》, 第421页。

  11 《宋史》卷339, 《二十四史》第16册, 第2763-2764页。

  12 “竘”音同“口”, 通“巧”。参见 (清) 张玉书、陈廷敬等奉敕纂《御定康熙字典》卷21, 《四库全书》第230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7年第1版, 第437-438页。

  13 (明) 凌迪知:《万姓统谱》卷25, 《四库全书》第956册, 第423页。

  14 《宋史》卷444, 《二十四史》第16册, 第3335页。

  15 胡昭曦:《〈宋神宗实录〉朱墨本辑佚简论》, 《四川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1979年第1期。

  16 杜继文、魏道儒:《中国禅宗通史》, 第249页。

  17 清乾隆五十四年 (1789) 刻本《南昌府志》卷二十四, 何建明主编《中国地方志佛道教文献汇纂·寺观卷》 (第213册) , 第331页。 (清) 谢旻等监修《江西通志》卷111, 《四库全书》第516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7年第1版, 第667页。按:靖安县政府官网上有《靖安宗教》一文, 由县统战部供稿, 其中“黄庭坚”条下记为:著名诗人, 宋绍圣年间曾游历延庆寺, 见僧人子忠刻的华严像后, 颂云:‘巧工能画诸佛像, 十方三界惟心造。’笔者曾与此文提供者靖安县黄龙寺释请佛住持联系, 据其介绍, 靖安宗教一文所引内容来自清代靖安县志。因笔者未能亲自核实该条县志记载, 故在此略记为述。

  18 李伟颖:《略探〈善财五十三参图赞〉》, 《书目季刊》第34卷第1期, 2000年6月。

  19 碧华:《金字〈华严经〉的问世》, 《五台山研究》, 1986年第1期。

  20 《卍新纂续藏经》第3册, No.0220。

  21 金申:《金字〈华严经〉略谈》, 《五台山研究》, 1987年第3期。

  22 此处“五”为《五相智识颂》简写, 引号内为《五相智识颂》中用字, 下文同, 笔者注。

  23 杜继文、魏道儒:《中国禅宗通史》, 第466页。

  24 惟白:《文殊指南图赞》, 收录于《卍新纂续藏经》第103册以及《大正藏》第45册, 《大正藏》本采用《卍新纂续藏经》为底本, 并以日本小野玄妙收藏的本子对校。《大正藏》在谈及对校本时提到, 小野玄妙本为“大日本续藏经, 建长三年写, 小野玄妙氏藏本 (安吉州归安县太元乡独埧庵募缘重雕印行) ”。按:李伟颖考证, 独埧庵原稿刊印时间为南宋理宗宝庆元年 (1225) 至淳祐十一年 (1251) 。参见李伟颖:《略探〈善财五十三参图赞〉》, 《书目季刊》第34卷第1期, 2000年6月。

  25 《卍新纂续藏经》第65册, No.1295。

  26 《卍新纂续藏经》第66册, No.1297。

    (插图略,详见原文。)

作者简介

姓名:张雪芬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