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地藏菩萨及其信仰传入中国时代考
2014年12月19日 09:56 来源:《四川大学学报:哲社版》2006年2期 作者:尹富 字号

内容摘要:在中国佛教中,地藏与观音、文殊、普贤一起被尊为四大菩萨,他以“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宏大誓愿与自我牺牲精神而著称,更以“幽冥教主”的身份和神秘的死后世界联系起来,从而得到了普遍的崇敬与膜拜,在民众的信仰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对中国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虽然对地藏信仰的介绍与研究已较多,但关于该信仰在中国的发展情况还存在许多未明及有争议之处,地藏菩萨及其信仰的传入时代即是其中需要首先加以考察的问题。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二、现存《金刚三昧经》真伪考

  如上所述,地藏菩萨名在三世纪中叶已传入中国,至少在四世纪末五世纪初已成为一个比较重要的菩萨,或许对其崇拜在当时或此前已经展开⑨,但这一推测需要得到文献和实物的支持。在实物方面,中国有确切纪年的地藏菩萨像出现于七世纪中叶,即使是南朝梁张僧繇画地藏像一事属实,其时代也应是六世纪前半⑩。在文献方面,前引《释迦方志》的说法是在唐初地藏信仰已较为兴盛的情况下道宣对几种信仰的一个总括性颂扬,其中的夸饰成分一望即知,显然不能作为地藏信仰于三世纪半已在中土兴起的证据。而自《大周录》以来被认定为北凉(397—439)翻译的、宣扬地藏信仰的《大方广十轮经》其实并非当时所译,这一结论已得到学界公认。因而,在现存的佛学典籍中,最能支持地藏信仰在四世纪中叶已经出现且已流传至中土的当数《金刚三昧经》,但很多证据都显示,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金刚三昧经》是一部产生于初唐的伪经。

  《金刚三昧经》在佛典目录中早有著录。《祐录》卷三“新集安公凉土异经录第三”中收有此经,标为一卷,无译者。《法经录》卷一、《彦琮录》卷五、《长房录》卷九著录的情况相同。这说明,早在东晋(317—420)此经已存在。至于该经的具体译出时代,今《大正藏》中题为北凉,恐怕有问题(11)。《祐录》卷五云:“安为录一卷(今有)。此土众经出不一时,自孝灵光和已来,迄今晋康宁二年(按:康宁当为宁康,原文误。宁康二年为公元374年),近二百载,值残出残遇全出全,非是一人难卒综理。”[6] (39页-40页上)则知道安经录撰成于晋宁康二年。又据慧皎《高僧传》卷五《道安传》,道安于前秦建元二十一年(即晋太元十年,公元385年)七十二岁时去世[12],那么,即使是他后来对经录有增补,也不可能将北凉的译经收入。同样,后凉、南凉、西凉建国时间也都在道安去世之后(12),故我认为,此经如果确实属凉土异经的话,那么可能前凉时期(345—376)已被译出了。

  现存《金刚三昧经》共分八品。在第八总持品中,地藏菩萨虽已得文义陀罗尼,但为了普化众生,于是“总持诸品所有文义及忆大众起疑之处”[13],向佛问难,请佛除去大众心中之疑。发问毕,佛对地藏菩萨大加称赞:

  尔时如来而告众言:是菩萨者不可思议,恒以大慈拔众生苦。若有众生,持是经法,持是菩萨名者,即不堕于恶趣,一切障难皆悉除灭。若有众生,无余杂念,专念是经,如法修习,尔时菩萨,常作化身而为说法,拥护是人终不暂舍。[14]

  如果此《金刚三昧经》即为前述诸录所著录者,那么,地藏信仰毫无疑问在四世纪中叶已出现,并已传入中国,但该经无论从内容上看,还是从其被重新“获得”的神话上看,都存在着相当多的疑点。

  关于内容方面的疑点,主要是“本觉”、“九识”等名词,以及有人认为其中“理入”、“行入”的概念是从菩提达摩所说的“入道多途,要而言之,不出二种:一是理入,二是行入”[15] 托化出来。对于“理入”、“行入”的问题,持此经非伪作论的刘素兰女士认为,达摩到中国,是在《金刚三昧经》译出很多年之后,因此应该是达摩参考了《金刚三昧经》。当然,对“本觉”、“九识”等名词已见于《金刚三昧经》,我们同样可以认为是后来的经论吸收了《金刚三昧经》的思想,而不是相反(13)。但刘女士认为本经非伪的一个重要论据——题为龙树造、筏提摩多译的《释摩诃衍论》所依的一百部经典中包括《金刚三昧经》,却是有问题的,因为《释摩诃衍论》除在《长房录》卷十二中引隋代法上之语涉及外(14),《祐录》、《法经录》中都无记录。而且,此后的《开元录》、《贞元录》等亦无记录,故此论作伪的可能性极大。日人永超《东域传灯目录》即指出:“《释摩诃衍论》十卷,释《起信论》,新罗大空山中沙门月忠撰云,云龙树造者,伪也。”[16] 因此,刘女士进一步从对佛陀的“尊者”称呼相同上,将《金刚三昧经》的译者判定为筏提摩多,从而将中国地藏信仰兴起的时间定为姚秦时期,当然也就更值得商榷。(15)

  如果说内容方面的疑点还不足以对现存《金刚三昧经》的真伪作出判断的话,那么,该经被重新“获得”的神话则有助于我们对其伪作性质的认定。《祐录》及《法经录》都未标明该经当时是否还存在,《长房录》也不清楚(16),但《彦琮录》卷五明确将其归入“阙本(旧录有目而无经本)”一类之中[7] (176页中)。此后,释静泰编成于唐高宗麟德元年(684)的《大唐东京大敬爱寺一切经论目》卷五、《大周录》卷十二均认定其有目而无本,直到《开元录》中,此经才重新面世。(17) 其间相隔近一百三十年,如果说此经本存而为诸录所遗漏,实在是说不过去。我们且看该经被重新“获得”的神话:

  释元晓,姓薛氏,东海湘州人也。……尝与湘法师入唐,慕奘三藏慈恩之门,厥缘既差,息心游往。无何,发言狂悖,示迹乖疏,同居士入酒肆倡家,若志公持金刀铁锡,……任意随机,都无定检。时国王置百座仁王经大会,遍搜硕德,本州以名望举进之。诸德恶其为人,谮王不纳。居无何,王之夫人脑婴痈肿,医工绝验,王及王子臣属祷请山川灵祠,无所不至。有巫觋言曰:“苟遣人往他国求药,是疾方瘳。”王乃发使泛海入唐,募其医术。溟涨之中,忽见一翁由波涛跃出登舟,邀使人入海,睹宫殿严丽,见龙王。王名钤海,谓使者曰:“汝国夫人是青帝第三女也,我宫中先有《金刚三昧经》,乃二觉圆通示菩萨行也。今托仗夫人之病,为增上缘,欲附此经出彼国流布尔。”于是将三十来纸重沓散经付授使人。复曰:“此经渡海中,恐罹魔事。”王令持刀裂使人腨肠,而内于中,用蜡纸缠縢,以药傅之,其腨如故。龙王言:“可令大安圣者铨次缀缝,请元晓法师造疏讲释之,夫人疾愈无疑。假使雪山阿伽陀药力亦不过是。”龙王送出海面,遂登舟归国。时王闻而欢喜,乃先召大安圣者黏次焉。……安得经,排来成八品,皆合佛意。安曰:“速将付元晓讲,余人则否。”晓受斯经,正在本生湘州也,谓使人曰:“此经以本始二觉为宗,为我备角乘,将案几,在两角之间置其笔砚。”始终于牛车造疏,成五卷。王请克日于黄龙寺敷演,时有薄徒窃盗新疏,以事白王,延于三日,重录成三卷,号为略疏。……疏有广略二本,俱行本土,略本流入中华,后有翻经三藏改之为论焉。[17]

  这里,无论重获《金刚三昧经》的地点、缘由、过程、运送方式,还是对铨次与疏释者的预命等等,都充满神异的色彩,其伪妄之处,一望即知。考元晓生于隋大业十三年(617),(18) 其活动时代大致与另一新罗名僧义湘(625—702)相始终,二人于龙朔元年(661)入唐,咸亨二年(671)义湘返国,元晓之返国,想必亦在此年前后。(19) 则《金刚三昧经》的伪造,当在671年前后至702年之间,它被编撰于开元十八年(730)的《开元释教录》收入,在时间上也是相当吻合的。(20) 此后,《贞元录》明确指出该经现存。而据慧琳《一切经音义》所注解的《金刚三昧经》中诸词来看,他当时所看到的《金刚三昧经》即现存收入《大正藏》第九册者,[18] 因此,现存《金刚三昧经》的伪经性质几乎是肯定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潘桂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