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学热点
云汉含星,哲思无尽 德国哲学群星在线系列讲座前五讲随想
2020年08月04日 17:19 来源:哲学研究所客户端 作者:韩水法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群星讲座”顾问 

韩水法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副理事长

  2020年开春以来,新冠病毒疫情突然在中国爆发,中国社会随即进入了封村、封区和封城的状态,有形的交通也纷纷中断,一时大有长烟落日孤城闭的景象。然而,互联网及其各种应用似乎是早就为此预置了替代的方式,这就是所谓的“云”模式。这种交往手段极大地地改变了中国社会的运作方式和个人生活方式,同样也深刻地改变了学术交流和传播的方式。在这个春季学期,中国大学几乎全部进入了云课程和云会议状态。多年以来,中国许多大学也学习美国大学的经验,大力推进慕课(MOOC),成效却并不显著,老师不积极,学生也不适应。但是疫情改变了一切。

  云课程及会议的成功激发了云学术讲座。出乎人们意料之外,云讲座的效果空前良好。一时各个大学和科研机构纷纷推出自己的系列讲座。对哲学而言,它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先前,哲学课程主要局限于大学课堂,哲学讲座除了个别例外,通常只能吸引少数爱好者。哲学工作者和学术界人士于此坦然以对,因为人们一向认为,哲学乃是小众事业。然而,云讲座一经开播,立即颠覆了人们的成见。若干哲学云讲座系列,云观(听)众少则上千,多则几万。从观(听)众数来看,哲学已非小众的爱好,而相对于先前高居于大学课堂的情形,确确实实成了大众的事业。人们由此可以想见,哲学在中国社会拥有相当广泛的群众基础。这对哲学工作者来说,无疑是令人相当鼓舞的信息,也是实在的鞭策。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以“贺麟讲座”名义举办的“德国哲学群星在线系列讲座”(以下简称“群星讲座”),就是这些云讲座系列中一次规模宏大、队伍雄壮的出演。

  在各种哲学云讲座系列中,群星讲座具有颇为鲜明的特色和定位。这个系列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西方哲学史研究室和现代外国哲学研究室联合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推出,因此以全国德国哲学研究力量为后盾而面向所有哲学学者和爱好者。活动策划者从国内德国哲学研究实力雄厚的大学哲学系和研究机构邀请了一线学者为主讲人,排定了从康德到哈贝马斯的13讲主题,时间跨度从6月6日一直到11月2日。每次讲座,主办方都接续推送讲座提要、同行评议、讲座回顾、讲座问答和延伸阅读等材料,与讲座广告、讲座主体一起构成一个整体,所以,每个讲座其实也就是一个小的系列。讲座每次安排多至四名评议人做评议并在事后推送,与延伸阅读一起,乃是这个讲座的一大亮点,它使观(听)众可以在反省讲座内容之时,了解其他学者对讲座内容的发挥和不同意见。

  到现在为止完成的前五次讲座关注德国唯心主义,亦即德国古典哲学。讲座受到了热烈的欢迎,热心的观(听)众在讲座之后还热切地与主讲人进行讨论,甚至延时四十分钟之久。

  德国哲学是最早进入中国思想和学术领域的西方哲学,它对中国现代以降的思想和社会的深远影响,一直高居于其他西方哲学流派之上。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德国哲学开端,德国唯心主义的影响远超过其他时期的哲学。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的中国学术界,德国古典哲学曾经一度成为迹近独尊的西方哲学,而西方哲学的其他部分则大受排斥,甚至缺乏必要的介绍。自改革开放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德国其他时期的哲学才与西方哲学的其他其他流派和人物一起进入中国公共知识领域,并在大学课堂上获得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自五十年代末起曾经汇集了当时中国最为重要的德国哲学研究专家,如贺麟、杨一之和王玖兴等先生,成一时之盛,而为国内德国古典哲学研究的唯一中心,培养了许多德国哲学研究的优秀人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大学哲学教育的发展和提升,以及许多大学哲学系的恢复和新建,德国哲学研究逐渐扩展而为许多大学的重点领域,一代又一代学者不断涌现。这次群星讲座就是我国德国哲学研究整体力量的集中展现。

 

  

  

  照片由詹文杰(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提供

  综观已经完成的五个讲座,无论在主题还是风格上都呈现了多样性和丰富性。德国唯心主义虽然通常被认为一个整体,但每位哲学家的理论在观念、原则、方法和风格等方面都有相当大的差异,甚至同一位哲学家的观念和理论前后也会发生转折。我们看到,每位主讲学者所持的观念、原则和方法也各不相同,因此,这五个讲座从主题到观点、方法也颇显多样性。若干主题是德国古典哲学研究的持久题目,如康德的人的观念、德国唯心主义的自由观念和黑格尔的国家观念,而谢林晚期哲学和席勒、雅可比等题目在一定意义上展现了近些年研究的新进展。无论如何,从总体上来说,它们都呈现了学者研究的新近成果。

  尽管如此,就受众而言,群星讲座是还要兼顾普及性的讲座,因为它所面对的观众除了哲学专业学者和学生,还有一些哲学爱好者。因此,即便要保持较高的学术水平,还必须要让只具备哲学初阶知识的爱好者也能够理解。此外,哲学作为现代学术的一个门类,它本身也由许多在专业知识和方法等方面有很大差异的学科组成,因此,理解特定的哲学话题事实上也要以相应的专业知识为前提。就此而论,对每位主讲人,在专业水平和普及性之间取得良好的平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些题目和讲授吸引了许多观众,固然有内容的原因,亦在于这些主讲人及其风格的号召力。

  除了主讲人,这五个讲座的评议人阵容也颇具力度,他们基本上都是讲座主题相关领域的专家。评议虽然不在现场进行,但它也突出了讲座的专业素质,而对于兼具普及性的讲座来说,无疑是豪华阵容,因为评议人的数量甚至超过了专门面对同行的专业学术讲座。这些评议对主讲的主题和内容或予以强调,或有所发挥,亦有一些商榷和批评。商榷和批评的意见尤其显得珍贵,因为即便在正式的学术会议上,这类的讨论常常也是不够的。不过,稍嫌欠缺的是,评议在讲座之后推送,因此,观(听)众无法现场听到主讲人对这些评议的回应和专家之间的讨论,尽管对这样的云讲座来说,这种评议和讨论的适当安排,在技术上有一定难度。不过,对于这类主题集中的大型讲座系列来说,即便单单从效果上来考虑,如有专家之间的讨论和批评,就可以激起观(听)众更大的学术兴趣,促使更多的人深入地关注策划人想要引起人们注意的问题,以及一般的哲学问题。其实,观(听)众之中的一些哲学学者和学生提出了一些中肯的问题,只是限于条件,讨论则难以展开。

  这次系列云讲座策划和组织者还怀抱一个雄心,通过这个系列讲座,促使中国德国哲学学者能够回顾和反思既有的研究,以进一步提高汉语德国哲学研究的水平。这无疑是相当值得赞赏和响应的。就此而论,我也联想到,从总体上来说,中国现在从事德国哲学研究的学者人数大约要比当代德国的所有哲学家和学者的人数还多。这样的对比自然会对中国哲学学者,包括德国哲学学者,形成相当大的压力,但如就人们通常所说的那样,压力可以转变为动力。我在这里只想提及一个重要的事实,即从康德到随后的各位德国唯心主义哲学家,或以更为广阔的视野来看,从康德哲学一直到当代的德国哲学,乃是一个持续面向时代问题而提出哲学思考的过程,同时也是在这个根本境域中对先驱的哲学以批判的方式接受和持续发扬光大的过程。因此,哲学思维的核心是时代的现实问题,而后起的哲学家可以批判地接受前人的思想和理论以处理自己的理论,或为解决实践问题提出自己的方案。这应当是德国哲学代有人才出现,代有新思想涌现的根本原因。就此,我很赞赏此次讲座的策划和组织者所立下的这个主旨,而这或许正是今后中国的德国哲学研究需要进一步反思的方向。

  2020年7月27日写定北京褐石园听风阁

作者简介

姓名:韩水法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