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学热点
从儒学的核心精神看“政治儒学”
2016年04月19日 09: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4月19日 作者:刘东超 字号

内容摘要:“政治儒学”是当代儒学中一股激进躐次但又占有较重要位置的支流,近十余年来,其代表人物开展了多种多样的理论“创作”和实践活动。

关键词:儒学;政治;核心精神;政治儒学;儒家

作者简介:

  “政治儒学”是当代儒学中一股激进躐次但又占有较重要位置的支流,近十余年来,其代表人物开展了多种多样的理论“创作”和实践活动。

  在理论上,他们明确提出了用儒学取代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策略,设计了把儒学建构成当代中国“国教”的方案。他们规划了一个“三院”制的“王道”政治体制,提出了“儒家宪政”的设想。为了证明他们方案的现实必要性,他们将当代中国政治描写为缺乏合法性和本位性的状态。为了证明他们方案的历史正统性,有论者提出远在伏羲时代已经存在着“儒教”,还有论者提出在夏商周三代已经存在着“儒家宪政”。在实践中,他们在全国各地建立了许多学院、协会(先有地方性的组织,最近又成立了全国性的协会),创办了许多网站和QQ群、微信群,发表出版了大量论著,创建了几个基金会,募集了大量资金,哄抬出了一些代表人物并经常对各种社会热点问题发言。虽然“政治儒学”中有较多让人吃惊的言论和令人不解的行为,但这股思潮仍然获得较大发展,而且表现出成为一种政治运动的可能性。

  对此予以清晰地分析和评判是必要的。我们首先碰到的一个问题是,已经泛滥到这种程度的“政治儒学”是真正意义上的儒学吗?这实际上是许多社会民众和青年学子面对模样有些异样又来势汹汹的“政治儒学”时产生的疑惑。他们看到这些人在宣传血缘论、等级制、儒家独尊论、衣冠决定论,他们看到这些人在反对民主制、平等制,他们看到这些人在干涉政府批准的宗教场所建设并掀起宗教间的纷争(在曲阜),他们看到这些人将“中国”这一概念狭窄化并予以“独占”(用儒学来界定“中国”,其他大多归之于“夷狄”)。至于这些人对马克思主义的批评和谩骂在网上看得就更多了。大家自然会产生疑问,如果儒学真是这个样子,在当代还有价值吗?如果儒学真是这个样子,能给社会带来的是福还是祸?如果儒学真是这个样子,其真实目的是服务于社会民众还是服务于某些人或某个小集团的私利?

  儒学在我国历史上确实曾长期居于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同时它也是一个极为复杂的文化现象。包括义理、制度和实践等不同层面,包括相互一致、相互支撑的内容,也包括一些内在的矛盾和冲突。站在今天的视角上,其中既有积极正面的内容,也有落后负面的部分;既有精彩细致的因素,也有粗糙肤浅的成分;既有核心、本质和关键,也有边缘、枝节和末端。从两千余年的儒学历史来看,儒学的本质和核心至少有如下五点:

  第一,变通精神。《易传》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论语》和《荀子》也讲过“时”的精神。可以说,讲究变通是儒家重要的精神原则,也是历史上指导儒家取得诸多领域成绩的重要理念。儒家在历史上一些僵化的表现和失败正是违背这一原则的结果。从今天的“政治儒学”来看,他们将历史上明明已经过时的一些制度和理念(如血缘论、等级制等)拿到目前的中国来宣扬。这一点表明这种政治儒学是缺乏变通的陈腐之儒。

  第二,贵民精神。历史上的儒家非常重视百姓,其理论形态便是民本思想。建立在变通精神的基础上,今天对百姓的重视和尊重只能发展、表现为民主思想。这是站在儒学的立场上与今天的时代相结合得出的必然结论。可是,“政治儒学”激烈地批评当代民主理念和制度,却选择坚持传统的“为民做主”之类做法。这也表明这种“政治儒学”是不能与时俱进的陈腐之儒。

  第三,和谐精神。如所周知,重视和谐、强调“和而不同”是儒家的重要理念,虽然它在实践中存在大量违背这一原则的王权专制主义。站在今天的视角上,尊重他者、反对独尊是儒学适应时代的必然结果和逻辑结论。但是,“政治儒学”中包含许多独尊霸道的东西,其唯我独儒、唯我得中(国)是相当明显的表现。这表明这种“政治儒学”具有虚伪儒学的一些特征。

  第四,仁爱精神。强调仁爱更是儒学的基本理念,其政治表现就是仁政学说。今天,仁爱理念和仁政学说的真正落实就是百姓福祉的提升和保障。改革开放30余年来,普通百姓幸福指数的提升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期,这是铁一般的客观事实。“政治儒学”一些论者对此视而不见,盲人瞎马般地在那里谈论王道政治。这只能是理论虚伪的表现,因此,这种政治儒学具有虚伪儒学的特征。

  第五,忠国精神。历史上儒学强调对于国家和国君的忠诚。站在今天的立场上,剔除其中的愚忠行为和无条件忠于个人家族的观念,儒学的“忠”主要应该表现为忠于国家。而“政治儒学”对于执政党及其意识形态和政策措施有大量批评,对于带来中国天翻地覆变迁的改革开放路线有大量批评,虽然他们自己也亲身感受到这一路线带来的巨大成果和身处这一路线创造的巨大社会空间中。如果按照儒学观念,“政治儒学”是否忠于国家恐怕也要大打折扣了。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连“忠”的观念都践履不好的“政治儒学”也具有虚伪儒学的成分。

  以上五个方面涉及大量事实和学理问题,本文在此所能做的只是简要的提示。从这五个方面来看,今天的“政治儒学”是一种陈腐儒学还是虚伪儒学抑或二者皆是,读者是不难作出判断的。

  当代国学的复兴包含极为丰富广阔的内容,即使当代儒学内部也包括一些相对平实公允的思考和努力。但这种“政治儒学”走的完全是偏颇、歧出的路线,我们对于其破坏性和危险性应该有所评估和防范。有必要指出的是,在“政治儒学”活动中一些企业家和党政官员也相当感兴趣并直接参与,有些人是“政治儒家们”的“金主”和政治符号,有些人是“政治儒家们”的支撑力量和合作伙伴。应该说,这些企业家和官员们多数对这种“政治儒学”的本质认识不足,当然也可能有极少数人存在某些投机心理或者“换马”心理。提醒他们看到这种“政治儒学”的破坏性和危险性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坚定地认同和秉持学术民主和思想宽容的原则。我们赞赏和支持各种各样的对于未来中国政治理念和政治架构的探索和寻觅,即使某些具有偏差性、危险性和破坏性的探索我们也认为未必不具有可以深入探讨的地方。同时我们也坚定地肯认对于这些偏差性、危险性和破坏性的探索进行批评的权利和必要。从目前学术思想的现状来看,多种多样的政治思潮湍流激荡、起伏冲撞,但对此符合理性和常识的把握与批评往往显得力量不足,一些偏差性、危险性和破坏性的思潮对社会大众尤其年轻人甚至官员的忽悠蛊惑已经有所显现。对此,保持清醒的头脑、做出有力的回应是有良知的学术界的职责所在。

  (作者单位: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