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论内化于行动的观念
2021年01月11日 13:36 来源:《现代哲学》 作者:鲁克俭 字号
2021年01月11日 13:36
来源:《现代哲学》 作者:鲁克俭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On Idea through Action

 

  作者简介:鲁克俭,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北京 100875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第20202期

  内容提要:观念是在先于主客二分的实践(行动主义)视角下、内化于个体活动中的意识,它首先与个体活动相关,有别于仅仅在认识论视角(非时间性的上帝视角)下的意识。作为常识理性的观念、作为社会意识的观念、作为默会知识的观念、作为人的活动形式的“观念的东西”、作为赋予意义和价值评价的观念、作为“思想具体”的观念,是“观念”的六种常见用法。

  关键词:意识/上帝视角/观念/内化/个体活动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15ZDB001);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17ZDA28)。

 

  不同于思想史,观念史涉及的是有别于思想的观念概念。那么,什么是观念?观念与意识、思想有何异同?高瑞泉①对此已经作过辨析。本文进一步就此作一探讨。

  一、观念与思想和意识的区别

  思想②可以说是作为结果的意识,就像马克思所说“死劳动”那样的死意识;而意识是当下的、活生生的心理现象,即活意识。观念与意识都是活意识,它们的区别在于:意识是认识论(知识论)视角下的心理现象,而观念是非认识论(知识论)视角下内化于行动的意识。简言之,观念是内化于行动的意识,是先于主客二分的实践③(行动主义)视角下的意识。

  所谓认识论视角,就是非时间性的上帝视角。贝克莱的名言“存在就是被感知”,就是以上帝视角来看待外界事物的典型案例④。实际上,传统认识论一直蕴含着上帝视角这一前提。在这一前提下,个体的意识自动成为类意识,而类意识也自动成为个体意识。换句话说,意识都是自我意识(个体的自我意识=普遍的自我意识),我的意识与他者的意识并没有区别。认识论视角下的意识追求真理,总是存在意识与意识对象的关系问题。当代科学认识论虽强调“观察渗透理论”,但针对的是洛克式的“白板”认识论,并不强调不同的认识主体由于“理论先见”的差异而对认识结果所产生的影响。换句话说,在当代科学认识论这里,“理论先见”并无个体的差异,科学实验必须有可重复性。而观念从根本上说是私人的,它关乎生活,本质上与真理无关,而与行动有关。正如马克思所强调的,问题不在于解释世界,而在于改变世界。

  休谟的观念与胡塞尔的观念属于非认识论视角的意识。休谟区分了观念与印象,把观念看作是复现的印象,又将印象分为原印象和反省印象。原印象是认识论视角的意识,而观念和反省印象属于非认识论视角的意识⑤。胡塞尔的观念与休谟的观念和反省印象很接近,不同在于,胡塞尔把原印象(原感知)也看作是非认识论视角的意识。

  但我们的观念与休谟和胡塞尔有一点根本的不同:休谟和胡塞尔的观念都是静观的产物(尽管胡塞尔的静观具有意向性结构),而我们的观念总伴随着个体的活动。静观的直观和活动中的直观有根本区别。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对静观的唯物主义的批评,同样适用于休谟和胡塞尔。活动一旦停止,一旦转为反思(休谟的回忆和想象,以及胡塞尔具有意向性结构的构造),观念就成为思想。这里所谓的活动并非指思维活动,而是人的现实的感性活动。观念的主体(承担者)是行动者(actor),而非思想者(沉思者)。我关于民主的思想(或理论)不等于我的民主观念。我的民主观念一定内化于我的行动中,成为我下意识的行动。

  可以说,康德第一个明确将认识论视角与非认识论视角做了区分⑥,即明确区分了实践理性、审美理性(判断力)与知性理性。这就是康德的著名“划界”,但它并没有改变“上帝视角”,即个体视角与类视角的同一。黑格尔继承了康德的“划界”,进一步将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的区别称为理论态度和实践态度的区别。而且按照黑格尔《精神现象学》《精神哲学》的思路,实践态度意味着自我意识的外化,即由主观精神异化为客观精神。在这个历史过程中,个体与类是相互影响和相互生成的关系,而不是像康德理论里的个体与类可以自动等同。正如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所批判的,黑格尔的这种异化(对象化)运动只不过是思维内部的运动(劳动),与个体感性的对象性活动无关。而我们和马克思一样,强调的是个体现实的感性的活动及活动中如影随形的观念。

  观念内化于活动中,用休谟的话说,意味着活动与观念有恒常的结合。因此,相应的活动会产生相应的观念,相应的观念也会有产生相应行动的倾向。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下意识。唯物史观强调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而社会存在指的就是生活(活动)。生活包括个体生活和类(社会)生活。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的东西”⑦。把社会存在理解为物,包括物化形态的生产资料或经济基础,是对马克思唯物史观的极大误解。

  强调个体活动与观念的关系,是20世纪以来哲学的新趋势。皮亚杰和维果斯基都是观念内化论者,尽管在社会关系的作用问题上二者存在分歧。维特根斯坦晚期哲学的游戏理论、哈耶克的自生自发秩序理论(试错理论)、胡塞尔生活世界理论及海德格尔的此在“在世界中”理论,都强调活动与观念的不可分离。俞吾金把马克思的哲学解读成“实践诠释学”⑧,强调“从人的物质实践活动出发去理解和解释人的观念”,“决不可能存在与人们的物质实践活动相分离的、独立的观念”,实质上也是强调活动与观念的统一。

作者简介

姓名:鲁克俭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