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吴根友:即哲学史讲哲学 ——关于哲学与哲学史研究方法的再思考
2019年10月10日 10:38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吴根友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o Discuss Philosophy in the Light of History of Philosophy

  作者简介:吴根友,武汉大学哲学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91期

  内容提要:哲学与哲学史的关系,是哲学学科内部一个历久弥新的话题。哲学史的学习与研究是哲学研究与理论创新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从事哲学创新还需要逻辑思维能力、基本的科学素养和艺术素养等。依托哲学史提供的哲学智慧,结合现实给哲学提出的理论问题从事哲学创新,是哲学研究的基本要求。因此,“即哲学史讲哲学”是可能的,也是必须的。一些从事分析哲学的研究者看轻哲学史的价值,进而看轻哲学史的课程与教学在哲学教育过程中的作用与意义,是没有道理的。哲学史的研究方法与类型是多元的,哲学创新的途径也是多元的,而“即哲学史讲哲学”是其中最为基本的方法之一。

  关键词:哲学/哲学史/黑格尔/研究方法

 

  哲学与哲学史的关系,经过黑格尔的阐述以后,长期以来成为哲学界与哲学史领域里的重要问题,20世纪中国哲学界对此问题尤其关注。武汉大学哲学学院西方哲学界的同仁于2006年6月17—19日,曾对此问题举办过一场认真、细致的讨论。仔细阅读争论双方的观点,发现他们对于“哲学史”这一概念的理解,虽然也有一些“重叠共识”,如认为哲学史就是历史上已经出现的哲学家们的思想,但由于他们对“哲学”的认识不同,对哲学史与哲学研究的正相关性的理解就发生了很大的分歧。

  概括地讲,以研究德国哲学为主的一批学者,比较倾向于维护黑格尔的“哲学”与“哲学史”观,将哲学与哲学史均理解为一个动态发展过程,研究哲学史绝不仅仅意味着对历史上某些过去了的哲学家及其思想面貌的认识与还原重构,而是将这些个别的哲学家的思想看作是哲学思想发展链条上的一个有机环节,进而考察哲学在具体的历史时空里不断展开的历史过程。以研究分析哲学与逻辑学的一批学者为主,则反对黑格尔的“哲学”与“哲学史”观,主要将哲学理解为一种“理智探索活动”,其基本任务是“凭借恰当的语言来研究思想和世界”(张志林《如何做哲学——兼论哲学与哲学史》,见邓晓芒主编,第305页);或者将哲学看作是一种“智力活动”,主要方法是“通过清晰的概念和合理的论证来形成正确的理论”(程炼《哲学史作为哲学的真子部分》〈提纲〉,见同上,第307页);或者哲学就是指一些“哲学问题”(徐明《哲学不是离开哲学问题的哲学史》,见同上,第310页)。他们不承认哲学是一个有机的发展过程,认为“哲学史”无非就是历史上已经出现的哲学家的思想,哲学史的研究,无非是对“历史上曾经出现的哲学问题,给出的是别人曾经所做的概念分析、逻辑论证和反思平衡”,相对于哲学研究的“理性重构”而言,哲学史的研究无非是“历史重构”等等。(参见张志林《如何做哲学——兼论哲学与哲学史》,见邓晓芒主编,第306页)

  由于争论双方在“哲学”观方面有巨大的差异,因而对“哲学史”及其研究的价值的认识自然产生了巨大的分歧。笔者在他们讨论的基础上,综合两家的观点,并结合当代中国哲学创新的几个例证,对“哲学与哲学史”的关系问题再做一点新的论述,希望能够深化对此问题的讨论。

  一、分析哲学研究者的主要观点及其评价

  试图通过“哲学不是哲学史”,或“哲学史不是哲学”命题的证明,进一步强调哲学研究与哲学史之间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进而否定“通过哲学史研究哲学”途径的重要性,是一些专门从事分析哲学与逻辑学研究的学者的主要观点。而在他们呈现出的主要观点背后,实际上隐藏着一种未加言明的哲学史观,即哲学史无非是历史上已经出现的一些哲学家的思想。这些哲学思想是历史性的东西,与哲学的创新性思维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他们既不承认黑格尔整体的哲学观与哲学史观,也反对“时代精神”等的类似说法。(参见朱志方《哲学不是哲学史》,见同上,第296-297页)就他们对哲学与哲学史关系的论述而言,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的表达式:

  (1)强调哲学对于哲学史的绝对优先性,进而割裂哲学史与哲学的关系。其典型、激进的代表命题是:“没有哲学,哲学史是不可能的;没有哲学史,哲学是可能的。”(张志林《如何做哲学——兼论哲学与哲学史》,见同上,第305页)其温和性的命题有:a.哲学不可能仅仅是哲学史,如果从来都没有新的哲学思想,那也不可能有什么哲学史(参见叶峰《从“先天综合判断”问题看哲学史与哲学研究的关系》,见同上,第277页);b.其引申性的表达式:“每一个哲学家,必须先有了哲学,才有他自己的哲学史”(朱志方《哲学不是哲学史》,见同上,第297页),“不做哲学研究,写不好哲学史”(程炼《哲学史作为哲学的真子部分》〈提纲〉,见同上,第307页)①;c.“哲学不能离开当前的哲学问题,而哲学史也不应离开历史上的哲学问题”,“所以,在西方哲学的研究和教学中,应以哲学问题为主,以哲学史为辅”。(徐明《哲学不是离开哲学问题的哲学史》,见同上,第310页)

  (2)把哲学史与哲学之间复杂、深刻的内在关系化约为一个现代分析哲学的命题——“哲学是哲学史”或“哲学史是哲学”,然后分析这一命题的三种意思,对这一命题的辩护进行想象性的分析与反驳(因为作者没有举出一个实例,故称是想象性的),再从语用学的角度指出这一命题的历史根源及其危害性,进而给出反命题:“哲学不是哲学史”。这一类型的论证过程中,提出了一些有启发性的观点,但其中的一些论证用语在逻辑上是不严格的,也缺乏哲学史的史实,有些地方不符合哲学史研究的实际情况。其表面的用语与实际上想表达的意图之间有很大的差异。

  (3)反对“哲学就是哲学史”的命题,但有限地承认“哲学史对于哲学研究的必要性”。此处的“必要性”并不能等同于形式逻辑上的“必要条件”,至多是“哲学史研究在哲学活动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程炼《哲学史作为哲学的真子部分》〈提纲〉,见同上,第307页)。但这种富有弹性的“不可替代”一词的意思,是“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母亲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还是“人体健康,蛋白质的作用是不可能替代的”?作者未及深论。如果是前一句式中的“不可替代”,只是强调了其重要性程度,并没有形式逻辑中“必要条件”非它不可的意思。因为在父亲作为单亲的家庭中,孩子没有母亲也能够长大,并不一定就会死亡。只是这样的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孩子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或情感上的问题。而如果是第二句子中的“不可替代”,就是形式逻辑中的“必要条件”的意思,即如果完全没有蛋白质的营养,人是会死亡的,至于人是从哪些食物中摄取蛋白质,那是次要的。

  以上三点归纳还没有穷尽上述分析哲学研究者关于“哲学与哲学史”关系的具体讨论。如有论者的观点认为:

  “在个别条件下,它(指哲学史——引者注)甚至不是一个必要条件。”一些哲学家,如“老子、泰勒斯学过哲学吗?我们也没有充分证据表明,维特根斯坦学过哲学史”。(朱志方《哲学不是哲学史》,见邓晓芒主编,第297页)

  “学习哲学史,我们只是拥有了一些哲学思想史的素材,离哲学的思考还有相当的距离。”(同上)

  (哲学上的问题)“可能来自于哲学史,也可能来自于哲学史之外……在这个意义上,学习哲学史也不是学习哲学的充分条件”。“的确,学习哲学史是一个重要条件,但还有一些同等重要的条件,如对逻辑、科学和科学史、社会和社会科学史的相当了解。”(同上,第298页)

  “说哲学就是哲学史,导致复古主义和学术停滞。”(同上,第301-302页)

  以上列出的这些具体的论述与观点,有些已经滑向了否定哲学史学习之于哲学研究的重要性了,将哲学研究仅仅看作是对纯粹的哲学问题的研究。

  非常遗憾的是,由于从事分析哲学研究的一些论者忽视对哲学史本身的研究,所以他们举出的例证,如维特根斯坦不熟悉哲学史,实际情况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无论是前期的逻辑哲学创作时期,还是后期的语言哲学时期,与哲学史都有深刻而内在的关系。前期的维特根斯坦如果不是师从大哲学家罗素,就根本不可能有逻辑哲学的相关思想的产生;而后期维特根斯坦如果不是从逻辑学家弗雷格、牛津日常语言学派摩尔,以及德国语言学家毛特纳等那里获得哲学思想的灵感,还有从圣·奥古斯丁、叔本华、克尔凯郭尔、陀斯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帕斯卡等人那里获得哲学思想的启迪,也根本不能成为现代西方哲学界首屈一指的大哲学家。(参见江怡主编,第150-151页)对于维特根斯坦,我们可以说他没有系统地研究过西方哲学史,甚至不像黑格尔那样,在他的时代允许的条件下系统地研究了世界哲学史,但并不能以此为例说他的哲学研究与哲学史上的思想无关,或者基本上没有关系。如果对“哲学”不作分析哲学式的理解,而将它看作是人类的精神现象学,即广义的哲学思想,追求智慧的学问,那么,一些宗教、文学、语言学、逻辑学的著作中本来就包含着哲学思想在其中。至于老子、泰勒斯等人,他们所处的时代虽然没有我们今天意义上的哲学史著作可以学习,但他们的哲学思想也不是凭空产生的,王弼本的《老子》中,多处有“建言有之”的说法。而所谓的“建言”,一般的注释均释为古之格言。因此,以老子、维特根斯坦等人与哲学史的关系为例证,并不能证明哲学可以与哲学史基本上不发生关系。

  不过,仔细分析一些从事分析哲学的研究者关于“哲学史与哲学关系”的主要观点,可以发现他们的主要倾向是,想通过否定或弱化哲学史与哲学研究的关系,来实现哲学研究的创新。从他们的理论目标来看,笔者认为是可以接受的。但有些论者主要从他们所理解的“哲学史研究”现象出发,把哲学史研究看作是记诵古人的哲学思想,或者是引经据典把前人的哲学观点当作现成的结论,进而否定哲学史的研究对于哲学研究及哲学创新的价值和意义。(参见上述朱志方的文章)如果是否定这一特定的“哲学史研究”类型,则与黑格尔在《哲学史讲演录》中所否定的某一类哲学史写作的观点是一致的,那我们也是会接受并赞同的。而且,我们也反对只有引经据典而没有哲学理性分析的经学式的哲学史研究方法。所不同的地方在于:

  (1)哲学观上的不同。我们不把哲学仅仅看是一种“理智活动”或“智力活动”,或表现为一些“哲学问题”,它是一种观念体系和行为方式。这套观念体系与行为方式涉及人对世界、自我的认知与价值评价。仅就认知的方面来说,哲学是关于人如何从无知到知,从知之甚少到知之甚多,直到智慧境界的思想发展过程。对于作为个体的人类而言是如此,对于整全的人类而言也是如此。所有哲学性的认知都处在一个动态的链条之中,无论哲学家本人承认还是不承认这一点。我们可以抛弃黑格尔以“绝对精神”为核心的关于哲学发展的封闭思想体系,但需要继承他关于哲学发展是一个过程的合理性的思想。

  (2)我们认为,好的哲学史研究就是在研究哲学,而不是重复或记诵古代哲人的话语。而且通过哲学史的研究,寻找并发现哲学思想发展的阶段性特征,以及前人哲学思考的局限,对于一些历久而弥新的哲学问题,如人生的意义问题,死亡之于人的意义,有限性与无限性的问题等,在前人理论终止的地方继续向前推进。这可以说是“接着讲”。按照笔者的观点看,这就是“即哲学史讲哲学”。

  (3)哲学史和纯哲学问题研究,对于哲学的创新各有胜场,并不相互排斥。逻辑思维与语言分析有助于哲学思维的训练,但仅靠逻辑思维与语言分析,也不能有什么哲学创新。逻辑思维一般只能整理已有的思想观念,让其朝着合乎理性思维的路径展开;而语言分析只是澄清一些问题,并不能直接达到哲学观念的创新,它可能有助于澄清我们的思想表达中一些似是而非的想法。而哲学史的研究与学习,与逻辑思维训练和语言分析能力的培养,对于哲学创新而言,可以并行不悖。

  (4)哲学既具有与自然科学相似的逻辑思维方法,同时还具有人文理想的内容,一些哲学洞见及其表达,还可以是诗的形象思维方式。从哲学教育的角度看,哲学研究者的科学思维能力与素质的训练非常重要,人文理想的教育与想象思维的训练同样重要。不应该以科学思维的训练排斥人文理想的教育与想象思维训练的重要性。就哲学教育而言,科学思维、人文理想、想象思维,都具有历史的继承性特征。在哲学史的学习与研究过程中,通过真诚地讨论与争论,避免古人的思维过失,吸收历史上合理的思维方式与人文理想,然后推陈出新。

  笔者的基本观点是:

  (1)哲学是一套观念体系与行为方式,它虽然不是黑格尔意义上的“绝对精神”的自我运动的封闭体系,但人类的哲学思想在国别史的时代表现为一个个相对独立的思想体系,整体上具有前后相续的关系,并处在发展的过程中。

  (2)哲学史之于哲学研究而言,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它与哲学概念的逻辑展开,以及分析哲学所提倡的哲学研究方法,其重要性是同等的,不应遭到轻视,更不能遭到排斥与否定。他们二者之间的关系是相互补充的,而不是相互排斥的。正如植物的生长,水是必要条件,适宜的温度与光合作用,也是必要条件。

  (3)无论从思维方式,还是学科类型或曰学问类型、知识类型来看,“哲学”不是自足的。没有一种先验的、纯而又纯的“哲学”思维,也没有一个先验的、纯而又纯的“哲学”学科(或学问类型、知识类型)。哲学思维是从原始混沌的宗教、神学、历史、政治、艺术诸思维中慢慢分化、独立出来的;哲学学科也是如此。因此,把“哲学”看作是哲学史的先决条件这一观点,并不能成立。

  (4)所有门类的知识都具有历史性特征,了解一个学科和一门学问的前提条件,或曰必要条件是了解他的基本问题史与研究方法史。哲学学科也不例外。因此,哲学史的学习与研究构成了我们的哲学研究与创造的必要条件,而不是什么辅助条件;也不是分析哲学研究者所说的语义模糊的“必要性”。即使哲学发展到了今天,离开了哲学史提供的一系列哲学问题,离开了哲学史提供的思维方式、分析工具,今天的哲学研究是不可能展开的。今天分析哲学家们津津乐道的一些理性思维与分析工具,也是以往哲学家提供的,不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形象地说,哲学史是通达哲学研究过程中“过河的桥”或上屋顶的梯子,当然也可说是到达某一哲学问题研究平台的直升机。具体哲学研究工作者的哲学史修养可厚可薄,但不能没有基本的哲学史训练。

  (5)从学术史的角度看,为了澄清此一问题的真相,我们有必要重新回到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一)之中,把握黑格尔对“哲学史与哲学关系”的真正意思,进而帮助我们重新思考哲学史与哲学的关系。

作者简介

姓名:吴根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