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中国哲学
日本对《易经》研究的路径
2020年09月25日 19:25 来源:《世界哲学》 作者:史少博 字号
2020年09月25日 19:25
来源:《世界哲学》 作者:史少博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史少博,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

  摘要:日本学者对《易经》的研究,随着儒学在公元五世纪传入日本就开始了,至公元757年,《易经》正式成为了日本古代国子监的教材之一。日本对《易经》的研究有伊藤仁斋、北村沢吉等人的"义理派",也有根本通明等人的"象数派",还有许多易学家既重视象数,也重视义理的"易理与象数兼容派"的研究。综括日本古今对《易经》的研究途径:一是对《易经》的讲读。通过讲读而研究《易经》博大精深的内涵。日本古代多次实施宫内讲学的制度,大规模皇室主持的讲《易经》活动极大地推进了日本的易学研究和普及程度。二是日本学者对中国易学文本的研究。日本江户时代对《易经》的研究,不仅研究《易经》《易传》原典,还研究中国历代对《易经》《易传》原典的注解。江户时代日本易学者主要依据朱熹对《易经》诠释的文本《周易本义》,也可以说日本江户时代盛行的是朱子易学。当然也有学者研究中国汉代易学文本,热衷于《易经》象数,但非主流。三是日本对中国《易经》分支"术数"的应用研究,并出版了诸多研究著作。

  关键词:日本;易经;研究;

  来源:《世界哲学》2018年第3期

  根据写于720年的日本著作《日本书纪》记载, 应神天皇十六年, 王仁把儒学传入日本。公元516年, 朝鲜百济派遣五经博士到日本。由此可知, 公元五世纪, 作为《五经》之一的《易经》已经传入了日本。《易经》传入日本后, 对日本的政治思想、哲学思想、生活习俗等方面都具有一定的影响, 《易经》思想渗透日本社会的各个方面。本文只是分析《易经》传入日本后, 日本学者对《易经》的研究路径。

  一 、日本对中国《易经》的讲读

  《易经》作为儒学经典著作之一传入日本后, 从公元516年起, 百济的五经博士就开始在日本讲授《易经》。公元553年 (日本钦明天皇十五年) , 日本要求朝鲜定期派遣精通《易经》的经学家去日本讲授《易经》。公元701年 (日本文武天皇元年) 发布《大宝律令》, 其中学令规定设置了祭祀制度与太学制度, 把《论语》《孝经》规定为必修科目, 《易经》等列为选修科目。公元757年 (日本孝谦天皇宝字元年) , 把学生分类, 分为经生、医生、阴阳生等等。这个时期, 《易经》不再是选修科目, 而是正式成为了日本古代国子监的教材之一。《易经》不仅是“经生”的教材, 而且也是“阴阳生”的教材。

  日本古代多次实施宫内讲学的制度。从公元861年至公元1700年, 六人部福贞、刈田安雄、净野宫雄、中原师季、西笑承兑、纲吉等人都讲授过《易经》。“1693年至1700年, 共进行了240次空前绝后的易学系列讲座, 听众每次约600人左右。使用的教材是朱子的《周易本义》。日本的东山天皇亲自参加到讲师行列中。这成了环中国汉学文化区中的未曾有的先例。……大规模的皇室主持的讲《易经》活动及大地推进了日本的易学研究和普及程度。” (刘正, 2015:341) “到了日本近现代社会里, 为日本天皇进行传统汉学讲学的制度仍然保存着。其中讲《易经》的有如下几次:1886年, 根本通明讲《易经》。1887年, 元田永孚讲《易经·乾卦·彖》。1890年, 元田永孚讲《易经·泰卦》。1899年, 三岛中洲讲《易经·泰卦》。1911年三岛中洲讲《易经·大有卦》。1912年, 星野恒讲《易经·观卦》。1919年土屋弘讲《易经·观卦》。1940年小柳司气太讲《易经·师卦》。” (刘正, 2015:342)

  我们常说“读书百遍, 其意自见”, 日本的易学家们通过对《易经》的讲读, 探究其中博大精深的道理, 体会天道、人道、地道的和谐。日本对《易经》的讲读, 一直延续到现在, 日本的许多学校, 至今还有《易经》课程。2010年11月至2011年11月, 我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做访问学者, 一直坚持跟随东洋哲学专业的博士们听课, 土田健次郎教授有一门《周易本义》讲读课程, 就是逐字逐句地给博士们讲读朱熹的《周易本义》。朱熹的《周易本义》在我国历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地位, 也一度成为古代科举考试用书。《周易本义》是朱熹对《易经》的全面诠释, 朱熹不满前人对《易经》的解释或者“生出许多象数来”;或者“硬要从中讲出许多道理来”。故而, 朱熹释《易经》不像京房、邵雍那样侧重《易经》的象数, 也不像王弼那样侧重《易经》的义理, 而是在对《易经》注解、阐释的时候, 既关注《易经》的象数, 也关注《易经》的义理, 调和了“义理派”与“象数派”, 他认为“易本卜筮之书”, 如果离开“象数”讲“义理”也不能体会《易经》的真正的意蕴。日本的江户时代, 朱子学一度成为了日本的官学, 朱熹的《周易本义》也受到日本官方的高度重视, 日本江户时代宫内讲学, 多次采用了朱熹的《周易本义》。在日本, 对中国《易经》的讲读, 至今也是研究《易经》的途径之一, 通过对《易经》的讲读, 研究《易经》的爻、辞, 阐发《易经》的思想内涵。

作者简介

姓名:史少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