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中国哲学
儒学的民间化与世俗化 ——论泰州学派对“阳明学”的超越
2015年12月23日 14:08 来源:《南京大学学报》2007年6期 作者:蒋国保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从晚明起,儒学已经开始了旨在超越“阳明学”的思想转向,希望借这一转向回归原始儒学,从而谋求儒学的新发展。但就表现形式而论,晚明的儒学转向渐渐走出了两条路,一条路指向对宋明儒学的悖反,另一条路指向对宋明儒学的超越。后一条道路,又歧开出两种指向,一种是为有别于阳明学的空疏而重新返回朱子学立场;另一种是不背叛阳明学立场而修正王学之弊。前者是倒退,未能做出惠及后人的思想贡献就理所当然;而后者因修正阳明学而推进了儒学的发展,所以其学术贡献在中国学术思想史上写下了华章。

黄宗羲指出:王学因王畿、王艮的修正而风行天下,“亦因泰州、龙溪而渐失其传”。①(820)但龙溪之学,因“得江右为之救正,故不至十分决裂”(820)。而王艮门下则不然,“其人多能赤手以搏龙蛇,传至颜山农、何心隐一派,遂复非名教之所能羁络矣”(820)。根据黄宗羲的这一说法,真正能修正阳明学而推进了阳明学发展的是泰州学派。所以,不分析泰州学派如何借修正阳明学以推进儒学,就难以把握晚明儒家对阳明学的超越以及晚明以后的儒学新发展。泰州学派人物众多,但照黄宗羲说,代表这个学派之创立与发展者是王艮、颜山农、何心隐。本文所以以王艮、颜山农、何心隐为例来谈泰州学派对阳明学的超越,正是基于这一考虑。

泰州学派在哲学上的追求,当然是希望在不违背阳明学根本立场上以谋求儒学的新发展,这使他们在理论创造上决不试图改变阳明“致良知”的立场与致思路向,而只是试图将“致良知”具体化为普通民众的实践。在阳明那里,“致良知”的目的乃是希望社会精英们不要为朱子学所影响,将“知、行”打为两橛,而要“知行合一”,以正“知”(正心)为“行”。正“知”(正心),在阳明论述里,又视同“格物”,则“格物”也就是“行”。由于阳明“一是从‘意之所在’说物;一是从‘良知明觉之感应’说物”②,则阳明所谓“行”,具体就是指“诚意”。既然无论是“正知”(正心)、“格物”还是“行”,实际都是指“诚意”,那么阳明哲学旨在论证如何以“诚意”保证“良知”落实于事事物物,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可如何“诚意”?阳明回答:当“存天理去人欲”。但这不同于程朱所谓“去一分人欲,存一分天理”,是通过不断地去“人欲”以实现对“天理”的豁然觉悟,而是“一念发动”即“良知明觉”,是指起念之最初就不为人欲所障而执著天理。正是从这个意义上,阳明强调“良知即天理”。

“良知即天理”,固然与程朱的“性即理”悖反,将程朱外在超越的天理化为内在超越的天理,但它并没有改变天理的超越性质,因而也就无法消解“天理”与“人欲”固有的紧张与对立,仍然是以“天理”的神圣性来否定“人欲”的合法性。

在泰州学派看来,以“天理”的神圣性否定“人欲”的合法性,不利于儒学的民间化;而没有儒学的民间化,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儒学发展,而所谓儒学发展,充其量也就只能是几个士人借空谈以搏聪明;为了谋求儒学的民间化,以推动儒学的新发展,就必须化解“天理”与“人欲”的紧张,承认“人欲”的合法性。

为了化解“天理”与“人欲”的紧张,泰州学派首先取消了“天理”的神圣性,将“天理”解释为“天然自有之理也”。“天理”既失去神圣性,“人欲”对于“天理”来说,也就只意味着对“天然自有之理”的着意安排,所谓“天理者,天然自有之理也。才欲安排如何,便是人欲”(835)。这也就是说,良知是现成自在的,不待安排。不安排,顺“良知”自然而行、行得自在,就是“天理”;一旦安排,不论动机如何,就是“人欲”,所以王襞强调说:“良知之灵,本然之体也。纯粹(原作“杂”,据文渊阁四库全书电子版《明儒学案》改——引者)至精,杂纤毫意见不得。若立意要在天地间出头做件好事,亦是为此心之障。”(843)

为了证明“人欲”的合法性,何心隐又特意指出原始儒家的“无欲”不同于宋儒的“无欲”:“孔孟之言无欲,孔孟之无欲也。岂濂溪之言无欲乎?且欲惟寡则心存,而心不能以无欲也。欲鱼欲熊掌,欲也;舍鱼而取熊掌,欲之寡也。欲生欲义,欲也;舍生而取义,欲之寡也。能寡之又寡,以至于无,以存心乎?欲仁非欲乎?得仁而不贪,非寡欲乎?从心所欲,非欲乎?欲不踰矩,非寡欲乎?能寡之又寡,以至于无,以存心乎?”③这一系列的反问,其实是说以无欲存心(为意识)是不可能的,能做到的只是“寡欲”;而“寡欲”是相对的,并非熊掌珍贵价值高,取熊掌不取鱼就不是寡欲,只要不是熊掌与鱼都取,只取两种中的一种就是“寡欲”。既然人根本做不到“无欲”,所以宋明儒之主张“无欲”就有违孔孟的“寡欲”,只能是他们自己认识的表达,不反映孔孟的思想,因为孔孟的“寡欲”并不是排斥欲望的合法性,恰恰在于强调,合理的欲望就是“寡欲”。这也就是说,在泰州学派看来,人之有“欲”之所以合法,就因为人只要有意识就不可能做到“寡之又寡”般的彻底“无欲”,只能做到相对意义上的“寡欲”。“寡欲”是合理的欲望,不是“无欲”。否则,连“欲仁欲义”人也无法做到,人怎么能成为道德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讲,宋儒的“无欲”主张无疑取消了人自身存在的合法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周广友)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