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胡塞尔遗著《经验与判断——逻辑谱系学研究》(1939年)的形成始末与基本意涵 ——逻辑谱系学研究》(1939年)的形成始末与基本意涵
2019年10月10日 10:29 来源:《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倪梁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On the Formation and Connotation of Husserl’s Posthumous Experience and Judgement: Investigations in A Genealogy of Logic (1939)

 

  作者简介:倪梁康,中山大学哲学系、中山大学现象学文献与研究中心教授,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特聘教授,广州 510275

  原发信息:《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85期

  内容提要:胡塞尔的《经验与判断——逻辑谱系学研究》(1939年)是他生前审定并计划出版的最后一部著作,也是他身后出版的第一部著作。它在胡塞尔的生命与思想道路上占有重要地位,一方面是因为它的产生的曲折过程是与作者胡塞尔和编者兰德格雷贝的个人命运联系在一起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它的内容和形式都展现了一座连接胡塞尔生前公开发表的著作与身后出版的遗稿之间的桥梁,而且从这个角度看,胡塞尔的现象学著作的发表是以《逻辑研究》开幕、以“新《逻辑研究》”闭幕的。

  Husserl's Experience and Judgement—Investigations in A Genealogy of Logic (1939) is the last work approved and planned for publication during his lifetime,and also his first work published posthumously,It occupies a rather important position in Husserl's life and the progression of his thoughts,This is because on the one hand,the complicated process of the work's production is interconnected with the author Husserl's and the editor Landgrebe's individual destinies; on the other hand,its content and form both serve as a bridge connecting Husserl's works published before and after his death,Seen in this sense,so to speak,the publication of Husserl's phenomenological works takes Logical Investigations as the symbol of curtain up and the new Logical Investigations as the symbol of curtain down.

  关键词:胡塞尔/兰德格雷贝/逻辑基础问题/纯粹逻辑/超越论逻辑  Husserl/Landgrebe/fundamental issues of logic/pure logic/transcendental logic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胡塞尔文集》中译”(项目编号:12&ZD124)。

 

  一、兰德格雷贝整理的所谓“发生逻辑学”文稿

  1928年,胡塞尔聘任路德维希·兰德格雷贝为私人助手,主要目的是让他整理和誊写自己用加伯斯贝格速记法记录下的研究文稿,类似于埃迪·施泰因在十年前作为胡塞尔私人助手所做的工作。这个工作兰德格雷贝在撰写博士论文之前就开始了。此后,在通过博士考试之后和进行任教资格考试之前,他继续进行着他的胡塞尔手稿整理工作。按照他本人在其《哲学自述》以及《〈经验与判断〉前言》中的说法,他在此期间的工作,一方面是将胡塞尔从1901年《逻辑研究》到1913年所写的逻辑学手稿归总、整理并从速记体誊写成普通文本,另一方面则是整理胡塞尔的题为《发生逻辑学》的讲座稿:“从二十年代初开始,胡塞尔多次修改过这个讲座稿”①。而在为此书撰写的《编者前言》中,兰德格雷贝写道:“我在1928年受胡塞尔——我当时是他的助手——的委托,将属于超越论逻辑学问题领域的文稿归总,从速记体中誊抄出来,并尝试对它们做统一的、系统的整理,对此论题的主导线索和基本思想包含在胡塞尔自1919/20年冬季学期起在弗莱堡做过多次的‘发生逻辑学’四小时的讲座中。它构成了加工的基础。”②

  兰德格雷贝在1928年秋便完成了对该文稿的整理。而后胡塞尔想要为它写一个引论。但这个引论在1928/29年冬的几个月时间里被胡塞尔越写越长,最后干脆自成一书——这就是1929年出版的《形式逻辑与超越论逻辑》。

  此后胡塞尔也很想一鼓作气再完成这部由兰德格雷贝整理、后来作为《经验与判断》出版的文稿。在多瑞恩·凯恩斯记录的《与胡塞尔、芬克的对话》中可以找到与此相关的印证。他在1931年9月16日的笔记中记录他与胡塞尔的谈话时说:“在完成了《形式逻辑与超越论逻辑》之后,胡塞尔曾打算继续完成一部大型的逻辑著作,但芬克劝胡塞尔先为现象学整体做一概观性论述。要想让胡塞尔手稿中的专项研究能被人理解,这个概观性的论述是绝对必要的。”而后在1931年11月18日与胡塞尔和芬克的谈话中,他继续写道:“芬克自己跟我说,《形式逻辑与超越论逻辑》按原计划只是《逻辑研讨》(Logische Studien)的导论,但该书已远远超出了胡塞尔为它设计的这个功能。《逻辑研讨》的手稿实际上也已经完备了。”③

作者简介

姓名:倪梁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