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陈波:分析哲学内部的八次大论战
2018年09月12日 10:27 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陈波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Eight Debates in Analytic Philosophy

  作者简介:陈波,北京大学 哲学系,北京 100871 陈波,男,湖南常德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原发信息:《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82期

  内容提要:分析哲学是一个源于弗雷格、摩尔、罗素、维特根斯坦和逻辑实证主义者的不连续的历史传统,其特点是:尊重科学和常识,关注语言,运用现代逻辑,强调精确和清晰的论证,把追求知识和真理的目标看得高于激发灵感、道德提升和精神慰藉等目标,以及自发形成的专业分工。此外,分析哲学家们不断地相互诘难和相互批判,从而导致分析哲学内部发生了多次大论战。本文概述和评论了其中的八次大论战:心理主义和反心理主义的论战,数学基础中三大派的论战,描述论和直接指称论的论战,实在论和反实在论的论战,本质主义和反本质主义的论战,内在论和外在论的论战,关于真理和逻辑真理的论战,逻辑一元论和逻辑多元论的论战,最后阐释了哲学论战的意义:揭示已有理论观点的问题和缺陷;开拓新的思维空间,发展新的理论观点;防止学术领域里的盲从、独断和专制;凸显哲学的追求智慧和真理的本性。

  Analytic philosophy is a discrete historical tradition originated from Gottlob Frege(弗雷格),G.E.Moore(摩尔),Bertrand Russell(罗素),Ludwig Wittgenstein(维特根斯坦),and the logical positivists.Analytic philosophy is characterized with showing respect for science and common sense; paying close attention to language; making use of modern logic; laying emphasis on the precision and clarity of argumentation; elevating the goals of seeking for truth and knowledge over inspiration stimulation,moral uplift and spiritual consolation; and spontaneously forming professional divisions.As analytic philosophers constantly posed challenges and giving criticisms to each other,there arose many great debates among them.This paper reviews eight debates in analytic philosophy,including psychologism vs antipsychologism about logic ground; the debate among logicism,intuitionism,and formalism in mathematic foundation; descriptivism vs directreference theory in philosophy of language; realism vs antirealism about meaning and truth; essentialism vs antiessentialism in metaphysics; internalism vs externalism in epistemology; the debate among various theories about truth and logical truth; and the debate among logical monism,instrumentalism and logical pluralism about the correctness of logic.This paper also expounds the significance of philosophical debates,including revealing the problems and defects of the existing theories; extending new space for thinking,and developing new theories and views; preventing bli

  关键词:分析哲学/反心理主义/直接指称论/本质主义/家族相似/逻辑多元论/analytic philosophy/antipsychologism/direct reference theory/essentialism/family resemblance/logical pluralism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当代逻辑哲学重大前沿问题研究”(项目编号:17ZDA024)的阶段性成果。

 

  很难给“分析哲学”以一个总括性的且能赢得广泛赞同的刻画和说明。大致说来,它是一个源于弗雷格、摩尔、罗素、维特根斯坦和逻辑实证主义者的不连续的历史传统,其发展途中曾经有过一些或大或小的学派,但从来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分析哲学学派,更没有形成一套为所有甚至是大多数分析哲学家所秉持的实质性的哲学理论或立场。把所有分析哲学家聚合起来的,毋宁是一种做哲学的方式或风格,例如,尊重科学和常识,关注语言,运用现代逻辑,强调精确和清晰的论证,把追求知识和真理的目标看得高于激发灵感、道德提升和精神慰藉等目标,以及自发形成的专业分工。此外,还有一个特点:分析哲学家不断地相互诘难和相互批判,从而导致从19世纪末叶到当代,分析哲学内部发生了多次大论战,分别发生在逻辑哲学、数学哲学、语言哲学、形而上学、知识论、真理论、心灵哲学等领域之中。本文从中挑选出八大论战:心理主义和反心理主义的论战,数学基础中三大派的论战,描述论和直接指称论的论战,实在论和反实在论的论战,本质主义和反本质主义的论战,内在论和外在论的论战,关于真理和逻辑真理的论战,逻辑一元论和逻辑多元论的论战,分别对它们做简要的历史回顾与评论,最后阐释了这些哲学论战的意义:揭示已有理论观点的问题和缺陷;开拓新的思维空间,发展新的理论观点;防止学术领域里的盲从、独断和专制;凸显哲学的追求智慧和真理的本性。

  一、心理主义和反心理主义的论战

  这次论战于1890-1914年间发生在德语地区,主要围绕“逻辑是不是心理学的一部分”这个问题来进行。论战双方都关注如何给逻辑学“奠基”,只是对奠基于何处有不同的看法:一方试图把逻辑学奠基于心理学,另一方要为逻辑学寻找更为客观可靠的基础。

  在19世纪,受经验论哲学和实验心理学发展的影响,一些心理主义者——如德国埃德曼、耶路撒冷、冯特、西格沃特和克里,英国密尔,或许还有美国皮尔士——认为,内省是哲学研究的主要方法,心理学是哲学的基础学科,逻辑学、伦理学等其他学科皆是心理学的应用学科,逻辑除了是心理学的一个分支外什么也不是。他们提出了支持其主张的如下五个论证①:

  (1)心理学是研究所有思维规律的科学;逻辑学研究特殊的思维规律;所以,逻辑学是心理学的一部分。

  (2)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做的规范性学科必须建立在描述和解释性科学之上;逻辑学是关于人类思维的规范性学科;仅有一门科学有资格构成逻辑的描述—解释性基础:经验心理学;所以,逻辑必定以心理学为基础。

  (3)逻辑是关于判断、概念和推理的理论;判断、概念和推理是人类的心理实体;所有人类的心理实体都属于心理学范畴;因此,逻辑学是心理学的一部分。

  (4)逻辑真理的检验标准是对自明性的感知;对自明性的感知是人类的心理经验;因此,逻辑是关于人类的心理经验的,它是心理学的一部分。

  (5)我们不能设想别样的逻辑。可设想性限度就是人类的心理限度。逻辑是相对于人类思维的,而这种思维只能由心理学来研究,因此逻辑学隶属于心理学。

  弗雷格和胡塞尔等人对如上所述的心理主义提出了严厉的批判。他们认为,逻辑与心理学截然不同,前者具有客观性、精确性,而后者具有主观性、模糊性,逻辑不仅不是建立在心理学的基础之上,还应该摒弃所有的心理因素。更有甚者,胡塞尔等人甚至联名呼吁,将心理学逐出德国大学的哲学系,要求取消实验心理学的教授职位,这迫使实验心理学之父冯特写了一本辩护性著作——《为生存而斗争的心理学》。

  在仔细检视之后,罗伯特·汉纳把弗雷格的反心理主义论证归结为如下四点:(1)模态降格:心理主义错误地把逻辑规律的必然性和严格的无所不适性归约为经验规律的偶然的普遍性。(2)认知相对主义:心理主义错误地把客观的逻辑真理归约为单纯的(个别的、受社会制约的、或受题材限制的)信念。(3)题材偏向:心理主义错误地把逻辑的完全形式的或题材中立的特性归约为心智内容的题材偏好(个体的、受社会制约的、或受题材限制的)特性。(4)激进的经验论:心理主义错误地把逻辑知识的先验性归约为获得信念与证成信念的经验方法的后验性。汉纳接着指出:“就我所能确定的而言,弗雷格和胡塞尔仅仅断定了逻辑是绝对必然的等等,但从没有尝试去独立地证明这些断言;他们也未曾做出任何严肃的尝试去把心理主义还原归结为假命题或荒谬命题。所以,即使他们完全正确地阐释了逻辑心理主义及其后果的性质,归根结底,他们并没有提出反驳心理主义的任何非循环论证,这等于说,归根结底,他们没有提出任何反驳心理主义的绝对使人信服的论证。”②我本人持有与汉纳近似的立场,认为弗雷格的反心理主义有“丐题”之嫌,因为他的论证严重依赖于“逻辑是客观的、普遍的、必然的和先验的”这个关键性前提,但他几乎从未给出这个前提为真的证明,甚至是较弱的证成。③

  为了反抗心理主义,弗雷格提出了他的研究必须遵循的三个基本原则,其中第一个就是:“始终把心理的东西和逻辑的东西、主观的东西和客观的东西严格区分开来”。④他明确区分了语言表达式的含义和所指:专名的所指是个体,概念词的所指是概念,作为特殊专名的语句的所指是它所具有的真值,这些东西都是客观的,与主观内在的带有神秘意味的“观念”“意象”“心象”无关。至于语言表达式的含义,也不是个人的、私有的、内在的和主观的东西,而是可公共理解和可交流的东西。例如,语句的含义就是语句所表达的思想即命题。弗雷格还在外部世界、内心世界之外,再设定了一个“第三域”,主要由具有如下特征的思想组成:独立自存,不占时空,因果惰性,永恒实体。弗雷格试图由其研究对象即思想的客观性、普遍性和必然性来确保逻辑规律的客观性、普遍性和必然性,由此给逻辑学“奠基”。

  弗雷格和胡塞尔对心理主义的批判几乎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从弗雷格开始,逻辑走上了客观化的道路,即从对观念的研究走向了对语言的研究,从对心智领域的研究走向了对业已形成的客观知识的逻辑结构和形式的研究。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开始对弗雷格的反心理主义论证及其立场做批评性反思,有些学者指出:弗雷格“引出逻辑学和心理学之间区别的方式,在细节上是错误的,并在其更广的意蕴上是危险的”⑤,“弗雷格指责他那个时代的心理主义把逻辑学变成了‘心理学的洗脸盆’,他提倡一种强形式的实在论去治疗这种心理主义疾病。但情况很可能是:该药方比该疾病本身更糟糕”。⑥近些年来,随着认知科学和认知逻辑的勃兴,人们开始重新反思先前的心理主义和反心理主义的论战,甚至出现了某种形式的“心理主义复兴”——新心理主义。⑦

作者简介

姓名:陈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