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福柯与历史重写
2018年02月09日 16:09 来源:《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作者:张法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Michel Foucault and History Rewriting ZHANG Fa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University of Chinese People,Beijing 100872,China

  内容提要:福柯通过考古学和谱系学研究,以后结构的散落性—来源论—差异性—断裂性来代替 古典历史书写的总体化—起源论—同质化—连续性原则,进而揭示了身体—知识—权力 之间的辩证关系。为后结构式的重写历史开辟了道路。

  Michel Foucault,in his studies of archaeology and genealogy uses post-stru ctural principles of dispersion-difference-coming-disassociation to deny and replace classical principles of totality-originality-identity-continuality and further presents the dialectical relationship among body-knowledge-power ,hence he opened a way for rewriting history with post-structural style.

  关键词:后结构主义/考古学/谱系学/历史重写/post-structure/archaeology/genealogy/his tory rewriting

 

  西方理论在20世纪的一个重要转折就是从结构主义到后结构主义到后现代主义,对后 结构的言说,缺了福柯就少了一个链条。如果说,对以结构主义为代表的逻各斯中心主 义的批判,德里达主要表现为文本的语言解构,那么,福柯(Michel Fouvault,1926— 1984)则主要是从历史上展开突破。德里达也面对历史,他展开了对从柏拉图到列维· 斯特劳斯的思想史大家的全面进攻,但他是把作为历史发展环节上的重要个人转为共时 文本进行逻辑分析的,福柯也作理论分析,但他分析理论是为解构历史服务的。因此, 对于德里达,人们容易总结出一套文本解构法则,象美国理论家乔纳森·卡勒在其《论 解构》一书所作的那样(对一个文本,一、对主题的二元对立的等级进行颠倒;二、寻 找某一综合了不同价值的浓缩点,使主题矛盾呈现;三、找出文本自身的相异;四、文 本的内容冲突,复现为阅读之间的冲突;五、关注边缘,从边缘往往可找到解构中心的 力量)。而福柯要提供给人们的,则是解构历史整体性的法则。不等别人来总结,福柯 一边表演着解构历史的过程,疯狂史、性史、诊所史……一边在舞台上自道旁白,讲解 着自己的方法。这就是著名的考古学和谱系学。福柯在临近生命的最后时刻所写《何为 启蒙》(1984)中对自己的历史批判和批判方法进行了一个总体说法:“批判不是以寻求 普遍价值的形式来进行的,而是通过使我们建构我们自身并承认我们自己是我们所作、 所想、所说的主体的各种事件而成为一种历史性的调查。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批判不 是可被超越的,其目的并不是使形而上学成为可能。批判在合目的性上是谱系学的,在 其方法上是考古学的。所谓考古学的,意指:这种批判并不设法得出整个认识的或整个 可能的道德行为的普遍结构,而是得出使我们所思、所说、所做都作为历史事件来得到 陈述的那些话语。而这种批判之所以是谱系学的,是从这个意义上说的,它并不会从我 们所是的形式中推断出我们不可能做或不可能认识的东西,而是从使我们成为我们这所 是的那样偶然性中得出不再是、不再做、不再思我们之所是、我们之所做或我们之所思 的那种可能性。”[1](P539-540)这段话说明了福柯历史批判的后结构目的,拒斥形而 上学的逻各斯中心主义的整体话语,呈示由这种话语所遮蔽的历史本真。这本真,在福 柯看来,就是身体、知识、权力三者的关系。考古学和谱系学是达到历史批判目的的两 种既有区别、又有联系、还有交迭的方法。

  一、考古学与历史重写

  考古学,不妨不管福柯的劝告,就从“考古”的特点去体会。考古是对于古(历史)进 行实地的考察考证。这种“考”有自己的特点:一,考古能得到什么,事前只能大致估 计,不可能确知,有时考而得“古”,有时考而无“古”,因而,考古像历史本身充满 偶然和意外。二,考而得“古”,这古是什么,石器?陶器?玉器?青铜?是洞穴?墓葬?宫 室?“古”中呈现的事物是按什么方式联系在一起的,由于有不少空白而充满问题。三 ,特别是在史前考古中,今年发现这几个遗址,总结出几点,明年又发现另外几个遗址 ,再修改原来的几点,得出新的几点,后年又发现几处遗址,又修改又重定……可以说 ,考古是对原有历史整体性的不断解构过程和重写过程。

  站到考古学的视点上,历史学的四种基本原则就靠不住了。那四个原则呢?一是总体化 。历史事实和事件是非常复杂的,但历史学却用一些方式,如因果关系、循环关系、对 立关系等等,把时间不同,空间各异的事件聚合为整体、简化为历史的线型。比如中国 文学,从时间《诗经》、《楚辞》、汉赋、六朝五言诗、骈文,唐诗、宋词、元曲,明 清小说……总被聚合为一个整体,从共时看,清代的文体非常复杂,诗、词、赋、文、 戏曲、小说,也总被聚为一个整体。对历史做总体化的运动,成了理解历史的固定模式 。二是找起源,历史上的任何一事,总要找一个起源。而寻起源是为了在起源中找到一 个本质,有了本质,以后的一切历史发展,无论多么不同,都是这一本质的丰富展开。 起源——本质完全是为总体化服务的。有了起源——本质,总体化就有了坚固的基础。 三是同质性。历史总表现为各种差异的事物和不同事件。为了使这些相异事物不同事件 能够被总体化,历史学就在相异中找出相同,从不同中寻出一致,无论此物与彼物有多 大的殊异,这事与那事有好多的分别,总之运用同质性原则使之相同,从而将不同的东 西放进一个总体化的结构之中。因此,同质性支持着总体化。四是连续性。如果说同质 偏重于从空间—共时—逻辑上进行总体化运作,那么连续性则侧重从时间—历史—线型 上进行总体化组织。一些事出现于前,一些事产生于后,只要运用连续性原则,无论这 些事相隔多长,时距多大,都可以将之组织进一个历史的总体逻辑之中。正是这四原则 ,贯串在各种各样的“史”写作和话语之中,文学史、美学史、思想史、宗教史……无 不如此。与这四项原则相适应,还产生了一个方法论原则,为了使历史书写达到整体性 、连续性、同质性目标,需要与之相适应的资料体,由此形成了以同质性和一致性为主 导的资料选择原则。

作者简介

姓名:张法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