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居住:此在与时间、空间的关系 ——切入海德格尔基础存在论的一种视角
2018年02月09日 15:57 来源:《社会科学战线》 作者:张文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海德格尔强调“时间性”,却以此在结构说明时间性。从表面上看,是在各种矛盾的 陈述中东奔西突地把时间引入了存在;但从深层看,这是与海德格尔力图突破传统哲学 的纯理论态度,在“以……让显示”的情绪现象学去追问存在的意义相一致的,在情绪 现象学的观照下,人与时间、空间的关系就是定居,时间、空间,不再是“存在的框架 ”,不再是无声的;它们对我们述说着什么,“在同一房檐下的不同时代的人穿越时间 之旅”的黑森林农舍意向是海德格尔对人类存在的空间性时间性规定的存在论诠释。

  关键词:时间/空间/此在/居住/情绪

 

  海德格尔的巨大任务就在于如何阐释“存在”的时间性,如何将时间观念合理地引入 “存在”,又如何与空间观念结合起来,使人们不再将“存在”作为一个抽象概念,而 了解“存在”的确“在”时间(空间)中,却又不是诸“存在者”。从这个“存在”而来 的思想其要义在于:使形而上学不至于流于空洞的思想概念,从而终结传统形而上学。

  一、此在与存在诠释的“循环关系”

  对于海德格尔而言,“存在”必须通过此在的实际生存状态才能得到非概念化的理解 。然而,应如何理解实际生存状态呢?从海德格尔对于它的论述中,可以看出,这意指 一种最原发的、主客未分离的人生状态。因此,海德格尔明确此在本身最初的和最通常 的存在方式,就是他在日常状态中的存在。海德格尔以为,现象学要求我们不要从任何 理想的设计出发,而要以一种“让……显示”的方法,从其日常的存在方式来把握此在 。但这并不是要求我们满足于这种日常行为方式的描述,而是为了揭示这种日常行为的 基础,即它的本质结构或生存状态。

  海德格尔在这里描述了此在与存在有着一种“循环”的关系。对此在的日常存在状态 的分析是回溯到存在问题的前提,而存在问题的寻问最终又落脚在对此在的日常存在状 态的分析上,并重复这一分析。换言之,此在与存在有一种相互构成的连环套一般的“ 关系”。而且,由于这种相互构成不是一般的双向关系,而是存在论的或纯发生的,这 种相互构成意谓着相互缠绕,必是相互充分穿透的、全息的。这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 对存在的领会本身就是此在的存在的规定”。(注: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陈嘉 映等译,北京三联书店1999年版,第14、269、157、21~22、416页。)相应的,这种“ 循环”的关系进程在《存在与时间》第二篇“此在与时间性”中又得到表现。在那里, 海德格尔要从时间性来重新考察此在的生存状态。这样做,虽被考证家看成是失败的( 潦草、混乱乃至基本构架的扭曲),但是海德格尔却是基于一种并不随意的考虑,即时 间性是领会此在之存在的地平线,即“着眼于”时间性来论此在。为了适应这一主题, 我们必须时间性地谈论时间,当“我们想时间性地回复‘什么是时间’这个问题”时, 这个问题变成了“谁是时间?”这样一个问题。或更切近地说:“我就是我的时间吗?” (注:孙周兴选编:《海德格尔选集》(上卷),上海三联书店1996年版,第25、664、66 4、197、686页。)如果是这样,时间性总是到时者的时间性。时间性本身就没有什么原 始的到时结构。实际上,原始的将来、曾在和当前这些时间结构环节是由此在的生存结 构来解说的。而这之所以可能,则因为此在的生存结构已经包含着“先行”、“已经” 这些时间因素,时间性在此在论里已经是一条地平线。(注:参见陈嘉映:《海德格尔 哲学概论》,北京三联书店1995年版,第146~147页。)

  这样海德格尔并非简单地把存在引入了时间之流:存在通过此在展开,此在是有限的 ,会死的,此在具有时间性或即是时间性。“在世界之中”的万事万物,也都是有限的 、具有时间性的。不过只有向这一会死的、有限性的存在者——此在开显出来的“事物 ”,我们才能合理地去问它们的“本源”和“终结”(因为,“物理——自然世界”原 本无所谓“始”和“终”)。有“始”有“终”即为“全”——“大全”(whole),此“ 大全”并不是传统形而上学祈求的“大全”(理念),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事物。( 注:参见叶秀山:《论时间引入形而上学之意义》,载《哲学研究》1998年第1期。)在 这种境域中,“存在与时间交互规定,但却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规定的:即不能将前者 ——存在——称为时间性的东西,也不能将后者——时间——称为存在者”。(注:孙 周兴选编:《海德格尔选集》(上卷),上海三联书店1996年版,第25、664、664、197 、686页。)

  照海德格尔来看,我们在思考存在与时间的交互规定时,是“在各种矛盾的陈述中东 奔西突”。(注:孙周兴选编:《海德格尔选集》(上卷),上海三联书店1996年版,第2 5、664、664、197、686页。)然而,这种矛盾源于把存在规定为“在场”的传统形而上 学。它丝毫无损于我们在基础存在论境域中对“存在”与“时间”作一个贯通的理解, 不言自明的是,这种贯通的理解是由于此在的本性就存在于存在论的缠结域之中。比如 ,此在虽然无法在一个存在者的现成意义上经历死亡,但却可以而且必然在存在论境域 的意义上活生生地经历死亡。“只要此在存在,在此在中就有某种它所能是、所将是的 东西尚未到来。而‘终结’本身就属于这种尚未到来(outstanding,Ausstand)。在世的 ‘终结’就是死亡。这一属于能在亦即属于生存的终结界定着、规定着此在的向来就可 能的整体性”。(注: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陈嘉映等译,北京三联书店1999年 版,第14、269、157、21~22、416页。)换言之,真正的生命存在活着,同时也死着, 没有死亡的生命本质上不是生命。

作者简介

姓名:张文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