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美学
陈定家:“希腊精神”与“审美理想” ——从城市文化视角反思雅典卫城的美学意义
2019年02月12日 10:00 来源:《长江学术》 作者:陈定家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Hellenism" and "Aesthetic Ideal": Reflection in the Aesthetic Significance of Athens Acropoli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Urban Culture

 

  作者简介:陈定家(1962- ),男,湖北红安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文艺理论与批评研究。北京 100732

  原发信息:《长江学术》(武汉)2018年第20182期

  内容提要:雅典卫城对城市美学具有划时代意义,它不仅为城市审美文化话语系统制定了一整套“语法规则”,而且还为整个西方建筑艺术史树立了垂范千秋的不朽经典。无论从其充满创新精神的审美理念看,还是从其美学史上的崇高地位和深远影响看,我们都不能不承认这样一个论断——雅典卫城堪称西方古代城市美学的“最高典范”。屡遭劫难的雅典每每浴火重生,她的传奇经历为世人留下了动人心魄的神话故事和英雄传说。庄严神圣的雅典卫城,有如一部用大理石谱写的交响乐与赞美诗,纵使淡然千年,依旧风华冠绝,其无与伦比的美丽与辉煌,堪称“希腊精神”及其“审美理想”的金典与雅范。

  The Acropolis of Athens has epoch-making significance to urban aesthetics.It has not only set up a complete set of "grammar rules" for the cultural of the urban aesthetics,but also set up an immortal classic for the history of the whole western architectural art.In view of its aesthetic ideas full of innovative spirit,or from the lofty status and profound influence of its aesthetic history,we can say that the Athens acropolis is the "highest model" of the ancient western urban aesthetics.Athens has been reborn for many times.Her legendary experience has left the world with amazing stories and heroic legends.The solemn and sacred Athens acropolis is like a symphony and hymn,composed of marble,even though it was unnoticed in some centuries.Its unparalleled beauty and splendor can be called the highest standard and the best example of "Hellenism" and its "aesthetic ideal".

  关键词:希腊精神/审美理想/雅典卫城/城市美学/Hellenism/Aesthetic Ideal/Athens Acropolis/Urban Aesthetics

 

  城市的文化品貌与审美风格,往往是通过一些见证历史事件和铭记时代伟人的著名建筑物体现出来的。有些建筑一问世便足以改变一座城市的风貌,如巴黎埃菲尔铁塔、纽约世贸大厦、悉尼歌剧院、上海东方明珠塔等;有些建筑在改变城市风貌的同时还会重塑时代艺术观念,并改变审美价值取向,如雅典卫城、耶路撒冷圆顶清真寺、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北京故宫等。

  纵观人类城市史与建筑史,古老神圣的雅典及其雄奇壮美的卫城,当此殊荣而应毫无愧色。即便如今她只剩下一片废墟,但依然保持着无与伦比的绝世风华,她所彰显的人文精神与审美本色,依旧具有足以独步天下的庄严与神圣。作为古希腊美学精神的杰出代表,卫城最突出的审美特征,或许可以用温克尔曼一句名言加以概括,这就是“高贵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

  当然,卫城并非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它甚至还算不上城市的某个街区。事实上,她只是雅典城中的一块巨大的船型平顶石台而已。但在这个石台之上,希腊人修建了闻名于世的“城中城”——帕特农神庙建筑群落。这个具有神话色彩的“建筑群落”在世界美学史上具有极为特殊的意义,尤其是对于西方美学来说,帕特农神庙的崇高地位和深远影响,有如一座“美学圣殿”。

  翁贝托·艾柯《美的历史》开篇就宣称:“美在古希腊并没有独立的地位。我们还可以说至少一直到伯里克利时代,希腊人缺乏真正的美学与美的理论。德尔斐神谕在回答美的欣赏判别标准时说:‘最美的,也是最正义的’。就是古希腊艺术的黄金时代,美也时时与其他价值并提,比如说适中和谐平衡等等。”①依据艾柯这类美学观念及其审美标准看,我们与其说帕特农神庙是艺术之美的典范之作,还不如说神庙本身就是“美的欣赏判别标准”的制定者,或者更直白地说,神庙的建造者一一伊克底鲁(Iktinos)和菲狄亚斯(Pheidias)等伟大的古希腊艺术家可以说是希腊美学精神的真正创造者。希腊人在伯里克利重建雅典卫城的时代,“真正的美学与美的理论”就已开始觉醒了,“美的独立地位”通过包括建筑艺术在内的文艺大繁荣而得以确立。

  贡布里希说:“希腊艺术的伟大革命,自然的性状和缩短法的发展,产生在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处处震撼人心的时代。……在雅典民主政体达到最高程度的年代,希腊艺术发展到了顶峰。雅典人击败了波斯人的入侵之后,在伯里克利的领导下,开始重建被波斯人毁掉的家园……他们计划用大理石空前壮丽、空前高贵地重建了那些神庙。”②以至直到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言及美学仍无法摆脱“言必称希腊”的传统。

  一、雅典卫城:风华冠绝的美学瑰宝

  雅典作为“西方文明的摇篮”,无疑也是古典美学观念发生发展的一方重镇。余秋雨曾两度参加凤凰卫视的“欧亚非文明之旅”(“千禧之旅”和“特别之旅”)文化考察系列节目,两次考察,他都试图摆脱“从希腊说起”的固定套路,但任何“创新与超越”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最后还是不得不回归到“希腊起点”的经典思路上来。因为他发现,不管对人类文明做什么方向的思考,雅典永远是一个具有决定意义的重要关口。往前看,克里特、底比斯、巴比伦在这里沉淀;往后看,古罗马、佛罗伦萨和巴黎从这里生发,地球上发生的一多半文化事件,只要追根溯源,都会关涉雅典。对于寻访希腊之美的人来说,尽管雅典街头常常重门紧锁,窗帘低垂,连人行道也显得高低不平,但雅典总是游人如织,游客们万里寻芳不辞远,即便跌跌撞撞,也总是毫无怨言。因为这里是雅典,她的美丽与辉煌早已名著史册,纵使淡然千年,依旧风华冠绝。这就是雅典永远无法替代的魅力与气派!

  雅典作为巴尔干半岛最南端之国希腊的首都,不仅是雄踞西方文明发祥地的文化名城,也是爱琴海文明和地中海文化最重要的代言者之一。有人说,在雅典这座神奇的城市,每一条街巷都沉淀着先哲留下的沉稳步伐;每一幢建筑都镌刻着耐人寻味的历史故事;每一丝空气都流传着娓娓动听的美丽神话;到处都洋溢着浓郁的文化气息。

作者简介

姓名:陈定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