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恩格斯在无产阶级世界观创立中的独特贡献
2020年11月25日 14:05 来源: 作者:张定鑫 张卓文 字号
2020年11月25日 14:05
来源: 作者:张定鑫 张卓文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 者:张定鑫,江西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导;张卓文,江西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江西南昌,330013。

  摘 要:恩格斯在无产阶级世界观创立中的独特贡献由于他谦逊与虔诚等方面的原因而有所隐匿。他的独特贡献在于:确立了“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范畴;在经济领域是恩格斯“出题”、马克思“答题”——《资本论》“构成”《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高潮”,对无产阶级世界观的创立起了直接先导作用;恩格斯在社会历史领域首创“唯物史观”术语,辩证看待唯物史观的主要研究对象——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把马克思的“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的结论提升为人类社会历史领域的“几何原本”层级,对唯物史观内含作出了重要丰富与拓展;整体勾画了无产阶级世界观对象化过程的“线路”。

  关键词:无产阶级世界观;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反杜林论》

  来 源:《江汉论坛》 2020年11期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马克思关于资本的历史作用论述及其当代价值研究”(16BKS002)、江西省研究生创新专项资金个人项目“常态化疫情防控背景下‘两个毫不动摇’内在联系及其政策建议研究”(YC2020-B127)、江西省学位与研究生教改项目《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学内容侧重点调整与应用》(JXYJ-2019-081)

  马恩生前并没有构建一种署名“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或“马克思主义理论”,罕有从正面或褒义使用“马克思主义”或“马克思主义哲学”概念的情形,甚至多次对欧洲市面上流行的那些“马克思主义”或“马克思主义者”不屑一顾或予以“责备”,但“探索、创立并不断丰富和发展科学的世界观,贯穿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全部理论和实践活动” 1。只是马恩没有驻足于构建一般世界观,而是强调现代哲学是“那种用工人的双手建筑铁路的精神” 2,致力于创建一种特殊的世界观即无产阶级“精神武器”或以无产阶级为“心脏”的“哲学”。列宁明确肯定“欧洲无产阶级可以说,它的科学是由这两位学者和战士创造的” 3, 陈云在《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 讲话》中也肯定“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在一起战斗的”④其中,恩格斯在这个过程中做出了独到贡献。

  一、恩格斯确立了“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范畴

  恩格斯率先提出“工人阶级的状况是当代一切社会运动的真正基础和出发点” 4论断。如果说马克思较早发现德国无产阶级的历史作用,那么,可以说恩格斯较早阐明英国现代产业工人阶级的历史地位及其世界历史意义,提出了构建关于现代无产阶级问题的科学这一学科范畴,把无产阶级的命运与走共产主义之路即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紧密联结起来,提出“共产主义作为理论,是无产阶级立场在这种斗争中的理论表现,是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理论概括” 5。他在《共产主义原理》中确立了“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范畴,并把这个“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具体灌注于无产阶级政党的政治实践之中,将原来主要由手工业工人组成的德国政治流亡者秘密组织“正义者同盟”改组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战斗口号取代其“人人皆兄弟”的口号——致力于创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组织,这实际上开创了一项让无产阶级世界观之灵魂“住进”无产阶级躯体内的“工程”。恩格斯15年后在《致萨拉哥沙代表大会》中喊出了“无产阶级解放万岁”的口号。恩格斯在30年后写作《反杜林论》不只是出于反击德国社会民主党内存在的严重的折衷主义或各种伪科学的思想体系的需要,更是出于系统阐明无产阶级世界观并使之“深入科学家和工人阶级的公众意识……世界上一切文明国家里” 6的需要。恩格斯在32年后和马克思一道明确“亮”出了他们学说的“真实身份”:“如果其他阶级出身的这种人参加无产阶级运动,那么首先就要要求他们不要把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等等的偏见的任何残余带进来,而要无条件地掌握无产阶级世界观。” 7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把“深入考察”并使无产阶级自己“认识到”无产阶级解放以及人类解放事业的“历史条件以及这一事业的性质”视为“无产阶级运动的理论……的任务” 8。后来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二版序、《资本论》第三卷序中又把这个“无产阶级世界观”分别称做“共产主义世界观”“马克思学派”,马克思则在《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中把这个“无产阶级世界观”称做与“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相对立的“工人阶级政治经济学”。

  这个“无产阶级世界观”原本是恩格斯和马克思关于现代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整个外部世界的根本观察与根本态度,是关于现代无产阶级历史遭遇、历史贡献、历史使命的科学表达或基本观点,而后来作为社会科学范畴的“马克思主义”或“马克思主义哲学”则是其系统化的理论形态。“马克思主义”或“马克思主义哲学”并非恩格斯和马克思本人生前“自封”的,实乃他们的战友、后继者对他们共同创立的“无产阶级世界观”的一种尊称与肯定。然而,国外学界提出“马克思主义的传统解释建立在把他们当作共享一种观点的一个人这种假设基础上”,“不管怎样,我都不认为恩格斯和马克思在理论上是并驾齐驱的” 9,“主要由于恩格斯的工作,马克思主义变成了恩格斯所说的马克思主义” 10,“恩格斯主义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矮化” 11,等等。 这些观点尽管从一个侧面折射出恩格斯与马克思在学养、文化背景上的不同并由此在具体的思想观点或对问题的表述上存在区别或侧重点的不一样,反映了恩格斯与马克思在创立无产阶级世界观的理论思维活动中的“和而不同”情形;但实际上反映了西方学界对恩格斯在无产阶级世界观创立中的独特贡献否定心态或对恩格斯作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这一历史地位的“质疑”。应该看到,马克思对于创立无产阶级世界观而在哲学、经济学和政治学等领域的贡献由于恩格斯生前的整理、传播而获得充分的阐发与彰显,恩格斯在这方面的独特贡献则由于恩格斯本人对自己科学工作的谦逊、虔诚等方面的原因而有所隐匿,有学者在引用马恩合著的地方有失分寸地把“恩格斯”的名字舍弃掉,甚至让“马克思”去“独揽”无产阶级世界观的整个创立活动,把无产阶级世界观的创立过程演绎成某一个人的“独角戏”,这样对待无产阶级世界观的创建过程是片面的。

  对待恩格斯与马克思在文化学养、思想观点方面的具体性或各自侧重点问题需要大视野,既不能皮相地“比”谁的“文凭高”谁的“文凭低”,也不能因为这些诸多不同特点而在他们之间论谁“高”谁“低”,更不能仅凭恩格斯的“自谦”而推定谁是“第一小提琴”谁是“第二小提琴”。其实,这个“马恩关系”问题可珍视之处是恩格斯与马克思在无产阶级世界观创立过程中对待“无产阶级”问题上如何“志同道合”。恩格斯的为人和智慧大大彰显了人类之间原本拥有而在现时代日益彰显的趋向——“合作”,“超过了古人关于人类友谊的一切最动人的传说” 12,演绎了一场“君子之道……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 13的佳话,以身作则地给后人“树”起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榜样。

  二、恩格斯在经济领域对无产阶级世界观创立起了先导作用

  恩格斯早期与马克思个人之间的直接交往处于这么一种情形:前者为《莱茵报》、《德法年鉴》等报刊的撰稿人或“作者”,后者为《莱茵报》、《德法年鉴》等报刊的“编辑”或主编。恩格斯为给这些报刊撰写文章而进行了大量的社会调研活动。相较于马克思,他更早走向社会经济领域、直接接触工人阶级生产劳动过程和生活过程、触及社会的经济利益矛盾,较早在经济学问题上提出了重要思想观点。

  恩格斯在1842年11月至1844年8月间实地考察了解英国工人阶级的生产生活状况,查阅相关材料,在1845年5月出版《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恩格斯在这部著作中向外界公开反映了19世纪40年代英国工人阶级生产生活过程中的悲惨状态,指出“无产者已经被置于人们所能想象的最令人愤怒的非人的境地” 14;他肯定了英国工人阶级的历史贡献或历史地位,说“他们用自己的发明和自己的劳动创造了英国的伟业” 15,“推动了工业革命……推动了整个市民社会的变革” 16,“他们构成了同一切有产阶级相对立的、有自己的利益和原则、有自己的世界观的独立的阶级,在他们身上蕴蓄着民族的力量和推进民族发展的才能” 17;他揭示了英国工人阶级改变命运的愿望或途径,指出“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个阶级都不可能像人一样地思想、感觉和生活。因此,工人必须设法摆脱这种非人的状况,必须争取良好的比较合乎人的身份的地位。如果他们不去和资产阶级本身的利益作斗争,他们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18。正是“恩格斯第一个指出” 19的这些重要观点对马克思写作《资本论》即奠定无产阶级世界观的理论基础产生了直接的影响。

  《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在《资本论》第一卷发表前22年便指出,英国资产阶级从未尝试编写过一本关于工人阶级的“可读的书”,从未准备过一个完整的关于绝大多数“生而自由的不列颠人”即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资料”。恩格斯当时看到,英国资产阶级不能正视本国工人阶级的贫困状况,也不愿对此负道义上的责任,他们在议会内外一谈到无产阶级的状况就牛头不对马嘴,结果他们尽管用了很多年时间反复调查和修补工人的状况,竟还没有一本完整地阐述工人状况的书 20。恩格斯所凸显的英国上层社会乃至欧洲学术界当年对“工人阶级状况”的“漠视”或“无知”现象构成了马克思后来从事“政治经济学批判”或写作《资本论》的先导因素。正如一些学者所指出的,“最初在经济科学方面‘恩格斯是给予者,马克思是接受者’” 21,“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恩格斯,他在引导马克思的注意力投向经济研究方面功不可没” 22。马克思在忙于发表《资本论》的1867年7月份致恩格斯信中这样说:“你知道,一,我对一切都弄得迟,二,我总是踏着你的脚印走的。” 23就这方面而言,是恩格斯“出题”、马克思“答题”——马克思的《资本论》“构成”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高潮”。列宁说得更准确:同恩格斯的交往显然促使马克思下决心去研究政治经济学,而马克思的著作使这门科学发生了真正的革命24。所以恩格斯对马克思或马克思与恩格斯之间的终身友谊不是某种“巧合”,不是“抽象”的,也不仅仅是由于恩格斯“出钱”。其实,经济上“资助”马克思的朋友不止恩格斯一人,这里经常起作用的“因素”是恩格斯与马克思共有的对现代产业工人阶级历史地位与历史贡献的理性赏识与由衷崇敬、对现代产业工人阶级历史命运的由衷关切与投身参与、对现代产业工人阶级历史前途的坚定信念,是他们在无产阶级世界观的创立及其实践问题上彼此同心合道。

  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直接指明了19世纪40年代的英国具有写作“一本完整地阐述工人状况的书”的客观基础或现实条件:英国工人阶级的世界历史意义已经露出端倪,英国是工业革命和资产阶级社会变革的典型地方,英国是无产阶级发展得充分的典型国家。“只有在英国,才能把无产阶级放在它的一切关系中并从各个方面来加以研究。” 25《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所揭示的当年英国社会拥有的这些条件对马克思自1849年8月始最终定居英国伦敦从事《资本论》研究与写作产生了影响。

  恩格斯赋予了《资本论》第一卷在无产阶级世界观中特有的历史地位。以往的经济学家虽然也研究了商品世界,研究了商品世界中人与物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但这些经济学家们陷入“拜物教”幻象或“三位一体”(“资本—利润、土地—地租、劳动—工资”)教条而没能深刻认识到现代社会物与物关系背后商品生产者之间一种人与人的社会关系,马克思则在其政治经济学批判中系统揭示了资本世界里的商品关系或各种“合理”法则背后的人和人的关系,尤其是产业无产阶级与资本家阶级之间的阶级关系。《资本论》第一卷以劳动价值学说和剩余价值学说、以经济科学范畴准确而深刻地阐述了现代社会无产阶级与资本家阶级之间的社会关系或社会两极分化性质,第一次科学揭示了现代代无产阶级必然胜利的经济学逻辑。恩格斯认为《资本论》第一卷深刻揭示了无产阶级世界观的经济根据,说“自从世界上有资本家和工人以来,没有一本书像我们面前这本书那样,对于工人具有如此重要的意义。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我们全部现代社会体系所围绕旋转的轴心,这种关系在这里第一次得到了科学的说明,……把现代社会关系的全部领域看得明白而清楚,就像一个观察者站在高山之巅俯视下面的山景一样” 26,“这个问题的解决使明亮的阳光照进了经济学的各个领域,而在这些领域中,从前社会主义者也曾像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一样在深沉的黑暗中摸索” 27。这些正是当年青年恩格斯的著作《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所企求的科学境界或学术境界。所以,后来恩格斯在《资本论》第一卷“英文版序”中明确肯定《资本论》第一卷为“工人阶级的圣经”。

作者简介

姓名:张定鑫 张卓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