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马克思本体论的实践转向、维度与旨归
2020年04月05日 17:21 来源:《求是学刊》 作者:董山民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Marx's Ontology:Turn,Dimensions and Orientation

  作者简介:董山民,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长沙 410083

  原发信息:《求是学刊》第20193期

  内容提要:西方哲学史上形而上学本体论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这种情况到马克思那里实现了转向:寻求世界始基的本体论转换为人类意义世界如何奠基的问题。在马克思看来,抽象地谈论本体没有意义;人类以社会性的连接方式进行实践活动,产生意义世界,哲学应以此作为本体。然而,马克思面对的却是意义世界遭到了严重破坏的资本主义社会。马克思从社会实践的角度批判资本主义,重建意义世界,其意义本体论的价值旨归是人的解放。

  Meta-physical ontology once had been dominated the main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Marx changed such situation into a turn.The ontology finding the beginning of the world is transformed into the problem about how to lay the foundation of human meaning world.For Marx,there is no point in talking about ontology abstractly.Philosophy should take it as the noumenon that human beings carry out practical activities in the way of social connection and produce meaningful world.Marx,however,was facing a capitalist society in which the meaning world had been severely destroyed.Marx criticized capitalism from the angle of social practice and reconstructs the meaning world.His value orientation of meaning ontology is human liberation.

  关键词:马克思/实践/本体论转向/意义本体论  Marx/practice/ontological turn/meaning ontology

  标题注释: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古典实用主义现世信仰的义理及其践行研究(18BZX111)。

  

  

  众所周知,马克思在西方哲学传统中占据着特别的位置。在马克思看来,应该跳出以认识论研究本体论的怪圈,在人的实践活动中考虑本体。徐长福认为,“在我看来,马克思所说的实践(praxis)首先是一个价值概念,并且是一个表达世界的价值本质和人的终极价值的概念,我称之为价值本体。所谓价值本体,也就是价值上归根到底‘应该’或‘应该是’。……所谓价值本体论,其所研究的就是‘应是之为应是’,即‘世界归根到底应该是什么“或”人归根到底应该把什么作为价值上的阿基米德点’的问题。这种本体论也不妨名之为‘应是论’”。①可以说,徐长福洞见了马克思本体论的实质。一个根本性的变化在于,马克思突破了笛卡儿以来的心物二元论,指出人在世界中“在”的方式是“行”而不是“知”。人的行动受到目的(被意识到的目的)的约束,因此一定是有旨趣的行动。揭示人之存在的“意义本体”成为马克思最看重的问题。19世纪末实用主义在美国崛起之际,皮尔士对信念、行动与指号的看法烙上了“实用(pragmatic)”印记。在杜威、罗蒂那里人们也发现不少马克思的影响。马克思把世界看作生发中的、流转不居、普遍联系的活动整体。抽象地讨论“本体论”没有意义,哲学应该回答如何行动才有意义的问题。意义的奠基取代了世界的始基。马克思摆脱了黑格尔“概念的辩证法”,批评资本主义造成了意义丧失。过往哲学家讨论的形而上学,在马克思这里转化为如何重构人类的意义世界。

  一、马克思与本体论转向

  马克思如何建构他的意义本体论呢?的确,马克思很少直接使用本体论概念,这与马克思对哲学的看法有关。尽管没有明确论述,但不能由此断定马克思的思想体系中没有本体论的地位。要理解马克思的“本体论”思想,首先要明白马克思的哲学观。对此,马克思有两个重要论断。第一个论断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说:“一句话,你们不能使哲学成为现实,就不能够消灭哲学。”②另外一个论断是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的表述:“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③马克思认为,哲学作为意识形态耽于思辨形而上学,妨碍了人们直面物质生产活动。物质生产带来的社会关系及其构成的意义世界是人类最切身的本体。马克思认为,哲学观念都是实践中产生出来的、二级的东西,是被意识到了的现实,不但解决不了现实问题,反而妨碍人们穿过观念的重重迷雾直面现实。

  马克思的思想在实用主义者那里产生了回响。罗蒂认为,实在世界并不是静止在那里等待认知者去发现和复制的,理性主义者用概念切割对象的做法已经让世界完全丧失。詹姆斯说:“一种哲学,只有高尚纯洁而说不出别的什么来,那就永远不能满足经验主义者的心。它好像是一个矫揉造作的纪念碑。”④在杜威看来,传统形而上学家把对“确定性的寻求”这种心理需要转换为了世界本体。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说:“在思辨终止的地方,在现实生活面前,正是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真正的实证科学开始的地方。关于意识的空话将终止,它们一定会被真正的知识代替。对现实的描述会使独立的哲学失去生存环境,能够取而代之的充其量不过是从对人类历史发展的考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概括。这些抽象本身离开了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⑤离开了人类创制的历史,“实在”无法被理解。在马克思看来,亚里士多德设定的理论、实践和创制,不但不能截然分开,而且理论和实践都在创制出现后方才呈现自身。理性主义的构造,“不能解释具体的世界,它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它是一种代替物、一种补救办法、一种逃避的方法”。⑥马克思认为,“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来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⑦人在世界中第一位的活动是劳动,而非“沉思”。在古希腊人那里,沉思即理论,理论就是照面不动的“神”。但是,哲学家们忘记了思想的起源实际上是劳动,却试图用思想把握世界本体,以逃避变化、遁入永恒。在马克思看来,这导致了无聊的抽象:“请你问一下自己,你的问题是不是来自一个因为荒谬而使我无法回答的观点。请你问一下自己,那个无限的过程本身对理性的思维说来是否存在。既然你提出自然界和人的创造问题,那么你就把人和自然界抽象掉了。”⑧

  对“第一因”的无限追问是抽象的结果,即离开了维特根斯坦所说的“周边情况”,试图抓住“本体”。詹姆斯同样嘲笑在实际经验之外寻求本体的做法:“假设了绝对,我们使得世界看起来更加是合理的。使得世界看起来更加合理的任何假设比使世界看起来是不合理的假说总是会被人们认为是更加可能是真的。人类天生宁愿有一个合理的世界来信仰和生活于其中。”⑨单纯的理论把握会遭到经验世界的冲击,用孤立的没有时间的概念处理现实。合理化是心灵或自我的惯常动作,但它很可能把临时的观察和概念变成永久的情绪和心理上的中心,从而导致观念与流动的生活脱节。杜威说:“我们提出这些考虑并不是要造成这样一个带有攻击性的暗示,即:哲学的主观主义是一种疯狂,而哲学的实在主义是一种白痴。目的在于表明:爱好幻想,或理智上的梦游的倾向是普遍的,但对于幻想——它可以大致代表心灵中的主观因素——的利用却有赖于当时的条件。”⑩解决此类问题的关键是回到生活世界。传统的形而上学家在讨论本体时把人从世界中超拔出来,仿佛人不在世界中,而是与世界对立、超然世界之上的认知者。恰恰相反,马克思认为,认识问题从来就不是第一级的问题,生活意义问题才是。那些思辨哲学家所谓的问题,实际上都是生活中具体的目的和需要滋生的,从属于物质生产。马克思认为,生产活动是人与自然之间有意义的互动,他说:“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因此,第一个需要确认的事实就是这些个人的肉体组织以及由此产生的个人对其他自然的关系。……任何历史记载都应当从这些自然基础以及它们在历史进程中由于人们的活动而发生的变更出发。”(11)从来没有孤立的人独自面对与人无关的世界,人们都结成了某种关系进行物质生产,世界充满了意义。任何知识问题必须基于人与人之间的横向关系,知识天然就是社会的。

  由此看出,马克思的本体学说始终从实践活动及其结果出发。生产劳动无疑是意义生成的起点,正是生产劳动实现着人与自然的交互过程。马克思提出,“在人类历史即在人类社会的形成过程中生产的自然界,是人的现实的自然界;因此,通过工业——尽管以异化的形式——形成的自然界,是真正的、人本学的自然界。”(12)马克思谈到传统哲学家对理论的态度:“我们看到,理论的对立本身的解决,只有通过实践方式,只有借助于人的实践力量,才是可能的;因此,这种对立的解决绝对不只是认识的任务,而是现实生活的任务,而哲学家未能解决这个任务,正是因为哲学把这仅仅看作理论的任务。”(13)理论解决不了形而上学的问题,回到实践才是出路。

  可是,传统本体论解决第一因的思路是理论的方法,走的是认识论的路子。马克思指出,“这些哲人因此一方面在最片面、最一般的本体论规定中表现绝对的东西;而另一方面他们本身又是一种封闭的实体在现实中的显露。”(14)显而易见,马克思的本体论不是“物质本体论”,即用单一的物理元素或抽象的物质概念界定世界的本体。它们与黑格尔的“绝对精神”一样,只不过用物质替代了精神。詹姆斯说:“黑格尔用一种非经验主义的眼光来理解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之不可否认的特征……黑格尔的创造性就在于把这个过程从知觉的领域转移到概念的领域,并且把这个过程当作是调解每种生活(逻辑的、生理的或者心理的生活)的普遍方法。黑格尔不曾把感性事实本身,而是把处理这些事实的概念方法指明为使得存在可以维持下去的唯一办法。”(15)黑格尔犯下这种错误——绝对精神窒息了辩证法——的根本原因,在马克思看来,就是他不理解第一位的现实生活本身是实践的、真实的、活生生的。在詹姆斯看来,黑格尔的一元论版本是上帝作为宗教对象存在的另一种假设:“虽然绝对这种假设,由于产生某种宗教性的宁静,起了一种重要的合理化的作用,但是从理智的观点看,绝对仍旧无疑地是无理性的。”(16)詹姆斯之所以说黑格尔的“绝对”是无理性的,是因为没有经验内容的“绝对”无法理解。马克思在《神圣家族》中说:“黑格尔的过错在于双重的不彻底性:首先,他宣布哲学是绝对精神的定在,同时却决不宣布现实的哲学家个人就是绝对精神;其次,它只是在表面上让绝对精神作为绝对精神去创造历史。因为绝对精神只是事后[post festum]才通过哲学家意识到自身是具有创造力的世界精神,所以,它制造历史的行动也只是发生在哲学家的意识中、见解中、观念中,只是发生在思辨的想象中。”(17)

  我们知道,马克思借助了费尔巴哈对黑格尔的批判,但是,马克思超越了费尔巴哈。关键在于马克思革命性地重构了“实践”概念。马克思说:“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做感性的人的活动,当做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18)在费尔巴哈那里,对象、现实和感性、主体是完全无关的;相应地,主体也是透明的、与任何此前的客体内容无关的主体,即古德曼笔下的“童真眼光”。(19)在马克思看来,费尔巴哈的“主体”是没有历史内容的“主体”;其“客体”也是完全陌生的、异在的“客体”。马克思之所以说,唯心主义把能动的方面发展了,那是因为康德那样的思想家设想了“先天综合判断”。根据康德的认知图式,时间和空间和十二范畴构成认知主体的先天条件,而感性杂多需要与先天的认知形式发生统合才让知识成为可能。在康德那里,主体显然不是没有内容的,但是,康德没有说清楚先天认知图式。这种先验分析遭到了经验派和历史主义的批评。实用主义批判康德剥离了概念的经验内容,构造了戴维森批判的“内容-形式二元论”。由于康德没有把人类的实践活动,特别是人类的生产活动纳入进来,因而无法认识到先天形式具有历史的现实内容。按照杜威的观点,康德的先验哲学预设了带有认知形式的主体,但却赋予了认知形式神秘的外观。其根本原因在于康德忽视了认知形式的经验前提。经验即文化,杜威试图以文化填充康德的认知形式。黑格尔的“概念的辩证法”试图说明形式中的内容,给出的办法却是神秘的“辩证逻辑”,也就是马克思批评的概念演化。马克思主张,“这种历史观和唯心主义历史观不同,它不是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是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各种观念形态。由此也就得出下述结论:意识的一切形式和产物不是可以通过精神的批判来消灭的,不是可以通过把它们消融在‘自我意识’中或化为‘怪影’、‘幽灵’、‘怪想’等等来消灭的……历史的动力以及宗教、哲学和任何其他理论的动力是革命,而不是批判”。(20)康德的直观形式、黑格尔的自我意识,如果作为解释“意义”的基础,显然是不够的,因为它们恰恰是被解释项,而解释它们的东西,在马克思看来,只能是实践。

作者简介

姓名:董山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