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刘日明: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代化特征
2019年03月15日 09:11 来源:《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刘日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On the Characteristics of Modernization of Marxist Philosophy

  作者简介:刘日明,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上海 200092

  原发信息:《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83期

  内容提要:马克思主义哲学具有鲜明的时代化特征,它必须深入地把握社会现实基础上不断发展变化的时代,对时代课题做出积极应答。时代化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生命力的根本保证。马克思的现实现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够时代化的根据。只有面向当今中国的社会现实、把握其时代课题才能实现和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代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时代化/社会现实/时代课题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理论性与实践性、思想性与时代性的统一。随着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拓展和深化,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代化课题及其重要性再度突显出来。马克思主义哲学固然有其思想和学术维度,但其思想和学术的基础及生命力始终扎根于时代的现实中,其思想和学术宗旨就在于深入把握不断发展变化的时代。

  一、时代化特征是由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的性质规定的

  所谓“时代”,就是人类的全部生产活动及其所创造的生活世界中具有相对质的区别的社会历史发展阶段。它是对特定历史时期或社会发展阶段人类的生产活动、政治和文化活动的内在矛盾、内在特征和发展方向的总体描述。在马克思看来,物质生活的变化和生产方式的矛盾运动是区分和判断不同时代的重要标准。因此,马克思说:“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代化,就是指马克思主义哲学必须与时代保持本质性的关联,必须在时代的变化中保持其自身的生命力;马克思主义哲学必须深入把握社会现实基础上不断发展变化的时代,对时代的新课题做出积极应答,从而形成具有时代化特征的哲学。

  哲学与它的时代是不可分离的。任何一种哲学无论看上去多么高深精妙,无论是否意识到自身的来历,归根结底都是时代的产物,都根植于特定时代的深厚土壤中。在这个意义上,黑格尔曾经正确地把那种企图超越时代而建立一个所“应然的世界”的理论和哲学指证为一种“私见”,而“私见是一种不结实的要素,在其中人们可以随意想象任何东西”。②因此,在哲学与时代的关系问题上,黑格尔认为:“就个人来说,每个人都是他那时代的产儿。哲学也是这样,它是被把握在思想中的它的时代。妄想一种哲学可以超出它那个时代,这与妄想个人可以跳出他的时代,跳出罗陀斯岛,是同样愚蠢的。”③同样,马克思更是强调了哲学与它的时代的本质关联性,把那种脱离时代的哲学指证为“经院哲学”“抽象的形而上学”。在马克思看来,“哲学家并不像蘑菇那样是从地里冒出来的,他们是自己的时代、自己的人民的产物,人民最美好、最珍贵、最隐蔽的精髓都汇集在哲学思想里”,“哲学不是在世界之外,就如同人脑虽然不在胃里,但也不在人体之外一样”,因为“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自己时代的精神上的精华”。④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真正的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马克思主义哲学与时代之间保持着最为本质性的关联。时代化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特征之一;离开了特定时代的实体性内容,就不可能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那么,马克思主义哲学为什么具有时代化特征呢?对此,我们可以进行如下分析:

  时代化特征是由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的性质规定的。从性质上说,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是任何意义上的近代理智形而上学,而是一种后黑格尔时代的哲学,是一种具有当代性质的实践哲学,即是一种建立在“感性的活动”或“实践的活动”基础上的哲学,是一种“实践的唯物主义”。这种哲学本身就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它绝不可能超越时代而存在,相反,它必然要冲破“令人费解的、正规的体系的外壳,以世界公民的姿态出现在世界上”,这种哲学“不仅在内部通过自己的内容,而且在外部通过自己的表现,同自己时代的现实世界接触并相互作用”;这种哲学“不再是同其他各特定体系相对的特定体系,而变成面对世界的一般哲学,变成当代世界的哲学”。⑤

  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传统形而上学尤其是与黑格尔所完成的近代理智形而上学有着本质的区别。在与时代的关系问题上,近代理智形而上学(哲学)固然也是时代的产物,但是有些近代形而上学哲学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哲学的时代来历,而把自己的哲学看作是可以脱离时代的“独立的哲学”。这些哲学家们就是把“一切谜底都放在自己的书桌里,愚昧的凡俗世界只需张开嘴等着绝对科学这只烤乳鸽掉进来就得了”。⑥而另外一些近代形而上学哲学家,比如黑格尔,虽然认识甚至强调哲学是时代的产物,哲学不能超越它自己的时代而存在,但是,在对待时代的实体性内容时,黑格尔最终又把它神秘化、抽象化了,他把“绝对精神”看作是历史时代的基础,于是,特定时代所具有的活生生的、感性的、具体的活动以及社会生活的实体性内容和历史性实情,最终被黑格尔化为一种抽象形式、思维形式、逻辑范畴。因此,在马克思看来,黑格尔“只是为历史的运动找到抽象的、逻辑的、思辨的表达”;⑦黑格尔哲学所谓的否定性无非是现实的、活生生的行动的抽象的无内容的形式,所以其内容也只能是形式的、抽去一切内容而产生的内容,“这就是普遍的、抽象的,适合于任何内容的,从而既超脱任何内容同时又恰恰对任何内容都有效的,脱离现实精神和现实自然界的抽象形式、思维形式、逻辑范畴”。⑧按照当代哲学家伽达默尔的说法,这种以黑格尔为代表的把特定时代的实体性内容抽象化、形式化了的德国唯心主义,乃是一种“断言的天真”“反思的天真”“概念的天真”,而当代思想的任务之一就是揭露了德国唯心主义天真的假设,让这种假设再也不能被认为是正确的。⑨

  马克思认为,“德国哲学从天国降到人间;和它完全相反,这里我们是从人间升到天国”。⑩这就是说,与近代理智形而上学不同,马克思主义哲学以“感性的活动”“实践的活动”为基础,批判和颠覆了近代理智形而上学的基础,实现了哲学本体论的根本变革,它以“现实的个人,他们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为前提,把它的哲学基础安置在特定时代所规定的现实生活和现实世界中。在马克思看来,“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每个个人和每个时代所遇到的现成的东西,即生产力、资金和社会交往形式的总和,是哲学家们想象为“实体”和“人的本质”的东西的现实基础,是被哲学家们神话了的并与之斗争的东西的现实基础,这种基础尽管遭到以“自我意识”和“唯一者”的身份出现的哲学家们的反抗,但它对人们的发展所起的作用和影响却丝毫也不会因此而受到干扰。(11)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以“感性的活动”或“实践的活动”为基础,批判和颠覆了近代形而上学的基础,把哲学的基础安置在特定时代的现实生活和现实世界中;马克思主义哲学破除了哲学与时代关系问题上的神话学,把哲学的基础从脱离时代的“天国”转变到了与时代存在本质性关联的“人间”;马克思主义哲学以根植于时代的“实践的唯物主义”取代了试图脱离时代而存在的“独立的哲学”“抽象的形而上学”。

  诚然,哲学作为一种思想和理论形态,固然有其“抽象”的形式特征,马克思主义哲学也不例外。问题不在于哲学是否有抽象的特征,而在于如何看待这种抽象化特征。近代理智形而上学没有意识到哲学的时代来历,或者把这种时代来历抽象化、形式化,从而导致了马克思所批判的那种“独立的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则强调哲学的现实生活和现实世界基础,阐明了哲学的时代来历,揭示了“抽象”背后的现实生活基础和现实的历史。诚如马克思所说:“在思辨终止的地方,在现实生活面前,正是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真正的实证科学开始的地方。关于意识的空话将终止,它们一定会被真正的知识所代替。对现实的描述会使独立的哲学失去生存环境,能够取而代之的充其量不过是从对人类历史发展的考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概括。这些抽象本身离开了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它们只能对整理历史资料提供某些方便,指出历史资料的各个层次的顺序。”(12)

作者简介

姓名:刘日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