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经典与现实”前沿讲座首讲举行
2022年06月28日 18: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谭涛 李卓铭 字号
2022年06月28日 18: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谭涛 李卓铭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哲学社会科学;黑格尔渊源

内容摘要:2022年6月26日下午,由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主办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经典与现实”前沿讲座第一讲成功举行。复旦大学文科首批资深教授、复旦大学本科生院院长、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吴晓明教授,作了题为《马克思学说的黑格尔渊源》的重要学术报告。来自全国高校和科研院所的300余名师生积极参与本次活动,反响热烈。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哲学社会科学;黑格尔渊源

作者简介:

  2022年6月26日下午,由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主办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经典与现实”前沿讲座第一讲成功举行。复旦大学文科首批资深教授、复旦大学本科生院院长、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吴晓明教授,作了题为《马克思学说的黑格尔渊源》的重要学术报告。来自全国高校和科研院所的300余名师生积极参与本次活动,反响热烈。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马克思主义文献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聂锦芳主持

 

  本次讲座由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马克思主义文献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聂锦芳主持。他介绍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经典与现实”前沿讲座和青年讲坛的基本情况,并对吴晓明教授近年来的研究成果和讲座主题进行了简要评述。

 

复旦大学文科首批资深教授、复旦大学本科生院院长、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吴晓明教授作学术报告

 

  在讲座中,吴晓明教授首先概述了马克思学说中的黑格尔渊源研究的两大学术背景。一方面,这种研究直接针对的是当前学界对马克思思想作“康德式解释”的思想史路径。他指出,这种发端于第二国际理论家伯恩施坦的解释方式,不可避免地会带来将黑格尔对马克思的思想影响排除出去的问题。如此,马克思的思想就会由于缺乏黑格尔思想中“社会历史之现实”的维度,而沦为纯粹经验的知性科学,以及脱离社会现实的伦理社会主义。而这些内容直接关乎到对马克思思想性质的判定。

  另一方面是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现实需要。吴晓明教授认为,当前,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正在经历一个决定性转折。这种转折植根于中国的历史性实践,其目标在于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使当代中国的学术研究从“学徒状态”走向“自我主张”。这一目标的完成离不开两位思想家的引领,即黑格尔和马克思,因为他们的哲学都要求祛除“学徒状态”中的外在反思。有了他们的思想资源,我们将会大大缩短从“学徒状态”到“自我主张”的转变过程,摆脱抽象的普遍性,深入到“社会历史之现实”中。

 

线上讲座现场

 

  紧接着,结合恩格斯将黑格尔的历史观理解为“新的唯物主义世界观的直接的理论前提”的判断,吴晓明教授以“社会历史之现实”的主要内容为主线,从四个方面对马克思学说的黑格尔渊源进行了深刻阐释。

  一是批判的观点。黑格尔批判主观思想与外在反思,强调从主观精神到客观精神的过渡。从黑格尔哲学体系或精神哲学的体系划分来看,其可以分为“主观精神”“客观精神”“绝对精神”三个部分。其中,“主观精神”在不同的文本中有不同的称谓,在《精神现象学》中被称作“主观意识”,在《小逻辑》中被称作与客观思想相区别的“主观思想”。问题的关键在于主观的思想何以具有客观性。对此,黑格尔在《小逻辑》中先对客观性作了充分的说明:其一,客观性是区别于单纯意谓或梦想的东西,这是人们日常语言意义上的客观性;其二,客观性是知识中普遍必然的东西,这是康德的基本主张,但这种客观性在根源上(自我意识)仍为主观的,因为它不能通达物自体;其三,思想不仅是“我们的思想”,而且是“事物的自身”,这被黑格尔认为是思想真正的客观性,也就是绝对的、思辨的思想。

  根据以上区分,吴晓明教授揭示出黑格尔对主观思想中的外在反思的批判。外在反思是一种“忽此忽彼”的推理能力,它从来不深入到事物的内容之中,而只遵循一般原则,并将其先验地强加到任何对象、任何内容上。例如,人们所耳熟能详的教条主义和形式主义,就是典型的外在反思。黑格尔对外在反思持严厉的批判态度,将它称作“诡辩论的现代形式”,认为其本质即为形式主义和主观主义。外在反思的问题在于,任何理论如果仅停留在抽象普遍性的层面上,而不深入到事物本身的内容中,就只能做外在反思的教条式运用。由此,黑格尔指出,必须扬弃主观精神而进入到客观精神之中。马克思和恩格斯也多次强调,不能对唯物史观作外在反思的教条式运用,要扬弃主观思想,进入到社会现实之中。结合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这一现实需求,黑格尔批判主观思想的意义在于,提醒人们从外在反思的主观主义中摆脱出来,通达“社会历史之现实”。

  二是社会的观点。客观精神的领域对应于黑格尔的法哲学和历史哲学。按照黑格尔法哲学的基本观点,客观精神必须要在社会中得以实现。众所周知,黑格尔将法哲学分为抽象法(外在的法)、道德(主观的法)和伦理(现实的或实在的法)三个方面。其中,伦理阶段包括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家这三个环节。黑格尔在法哲学中从不“空谈”自由,而是将其放到抽象法、道德、伦理各环节的展开过程中进行讨论。这表明黑格尔将法理解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其中的每一部分都与其他部分有着内在关联,并在现实中得以表现和实现。

  不仅如此,当黑格尔把伦理视为抽象法和道德的真理时,还表明他认为抽象法和道德植根于伦理(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家)的领域,即通常所谓社会生活的领域。尽管马克思指出了黑格尔对市民社会和国家之间关系的颠倒,但我们必须承认黑格尔史无前例地将社会的观点引入到哲学的思考之中这一重大贡献。事实上,黑格尔的这一观点被马克思在不同的本体论立场上所继承。例如,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就对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和契约论者的“非社会观点”进行了批判。

  三是历史的观点。黑格尔前所未有地把历史性引入到哲学思考中,他认为真正的普遍性是历史的,因而不存在抽象的普遍性,所有的东西皆会随着历史变迁而改变其形式和内容。结合恩格斯对黑格尔“凡是现实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现实的”这一论述的解读,我们能直接理解到黑格尔哲学中的历史性原则。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实际上就是一种历史性批判,他不仅揭示出现代资本主义,或者说现代经济生活,有其出生、成长、发展和鼎盛时期,就必定会有其衰亡的时刻;而且指明了作为知性科学的那种政治经济学仅只停留在抽象的普遍性之中,因而不过是一种祝福现存事物永垂不朽的意识形态罢了。换言之,马克思对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历史性批判,是历史地肯定它,也历史地否定它。

  四是现实的概念。在黑格尔哲学中,现实主要有以下两个基本的定义:展开过程和必然性的统一、本质和实存的统一。前者表现为历史的展开过程,也体现出历史的观点;后者强调现实不同于事实,事实是单纯的实存或现存,而现实是实存与本质的统一。如果历史编纂全都是现存事实的堆积而非对本质与实存的把握,那就会产生“用全部历史细节的真实性伪造历史”的错误。黑格尔对现实概念的强调,为进入社会历史的现实奠定了基础。这启示着我们,社会生活虽有方方面面,但必须要抓住社会历史之本质的方面。马克思通过扬弃黑格尔的现实概念而避免自己的学说落入到纯粹实证主义的窠臼之中。当然,马克思的学说与黑格尔的学说有着完全不同的本体论基础,黑格尔把现实的本质性完全建立在绝对精神的基础上,而马克思则将其建立在人们现实生活的基础上,建立在生产方式变动结构的基础上。

  最后,吴晓明教授对黑格尔的哲学贡献,特别是对马克思学说的黑格尔渊源,进行了总结。他认为,这可以简要地概括为“社会历史之现实”的观点,即社会的观点、历史的观点、现实的概念。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要想摆脱“学徒状态”、获得“自我主张”,其关键在于离开外在反思,深入到社会历史的现实之中,这是马克思和黑格尔给我们的重要启示。从马克思学说的性质来看,我们也必须高度重视马克思学说的黑格尔渊源。

 

中国人民大学明德书院院长、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会长郝立新教授发言

 

  在与谈环节,中国人民大学明德书院院长、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会长郝立新教授,结合此次讲座的背景、思路和内容,认为吴晓明教授的讲座主题明确、视野开阔、学理深刻。他指出,吴晓明教授的讲座以解读黑格尔的方式来解读马克思、以向后追索的方式向前看,以揭示马克思思想渊源的方式激活马克思思想的现实性因素,以思想史的梳理表达对现实的关切,实现“我注六经”与“六经注我”的高度结合,把诠释经典与阐发思想、历史叙事与现实关照有机结合起来。其理论对于我们摆脱“学徒状态”,构建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提供了重要的理论资源。

 

线上讲座现场

 

  据悉,“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经典与现实”系列讲座,旨在进一步适应新时代对学术研究活动的新要求,加快构建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其活动形式分为前沿讲座和青年讲坛,前者以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的前沿问题为主题,邀请学界知名专家学者主讲,每月一次;后者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经典文本解读为主题,邀请学界相关领域中青年学者(45周岁以下)主讲,每月一次。   

作者简介

姓名:李秀伟 谭涛 李卓铭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