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人工智能的审视与反思
2022年05月31日 16: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陆君瑶 字号
2022年05月31日 16: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陆君瑶
关键词:人工智能;新技术革命;技术异化

内容摘要:人工智能时代下的技术异化产生了新的内容,较为明显的便是人的主体性、创造性意识和活动逐渐消退,其典型特征就是人“机器化”,而机器“人化”,人工智能的现实应用也伴随着人自身被控制和支配。由此,应致力于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彰显人的存在和本质,力图使技术成为一种合乎人性和主体性的存在,促进人的自由发展与解放。

关键词:人工智能;新技术革命;技术异化

作者简介:

  新技术革命的迅速发展在许多领域都取得突破性成果,对当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产生了重大影响。人工智能作为当前技术革命的代表性成果,为当今社会进步提供巨大正向价值的同时,其发展的不可控性与不可预测性愈加引起人们的关注。人工智能时代下的技术异化产生了新的内容,较为明显的便是人的主体性、创造性意识和活动逐渐消退,其典型特征就是人“机器化”,而机器“人化”,人工智能的现实应用也伴随着人自身被控制和支配。由此,应致力于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彰显人的存在和本质,力图使技术成为一种合乎人性和主体性的存在,促进人的自由发展与解放。

  随着技术发展的深入,以人工智能、空间技术、清洁能源为主的新一轮技术革命极大改变了人们的现实生活,并在各领域的广泛应用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其中,人工智能作为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被认为是引领未来的关键所在。“人工智能”的观念最早是由图灵(Alan Turing)在《计算机器与智能(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一文中提出的,该文中“机器人能思维吗”这一问题,开启了人类对“机器与思维”之间关系的思考。后来,麦卡锡在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正式使用“人工智能”这一术语,标志着人工智能作为一个新兴学科正式产生,人类开始探索如何用机器模拟人脑实现人类功能的延展性存在,实现脑力劳动自动化。人工智能实质上就是研究机器如何运用人的智能进行工作的科学,基本研究领域包括语言与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机器人智能、专家系统等,当前人工智能带来的经济、政治、社会等领域的变革已不容小觑。

  不可否认,人工智能等科学技术的确为技术创新、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但其促进物质与精神文明进步的同时也蕴含着二重性作用。马克思曾将技术视为“人的本质力量的公开的展示”[1],它是为了满足人们的需要、创造一定价值的感性活动和主体力量的外在化。但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种事物好像都包含有自己的反面。……技术的胜利,似乎是以道德的败坏为代价换来的。随着人类愈益控制自然,个人却似乎愈益成为别人的奴隶或自身的卑劣行为的奴隶。”[2]可见,马克思是技术发展带来巨大进步的赞扬者,同时也是技术实践和技术负面价值的批判者,虽然历经百年,马克思的观点和警示仍然是感知当下技术负效应和应对技术问题挑战这一“达摩克利斯之剑”的锐利思想武器。马克思深刻揭示了技术的资本主义使用后果,指出现代的工业、科学与现代贫困、衰颓之间的对抗成为了不争的事实。科学技术虽然增强了人类征服和改造自然的能力,但在资本逻辑的驱使和技术伦理的缺席下出现的技术异化使物质力量具有了“理智生命”,而人的生命则趋于成为“愚钝的物质力量”,技术异化的问题逐渐彰显。所谓技术异化,是指人们利用技术创造出来的对象物,本该对人的本质力量和人的实践过程起到积极、肯定的作用,但却成为一种异己的、敌对的,压抑人的本质力量的东西,其根源在于资本对剩余价值的无限追求,这一追求调控着技术的发展过程与发展方向。

  如今,人工智能时代下的技术异化产生了新的问题,较为明显的便是人的主体性、意识和活动逐渐丧失。其典型特征就是人“机器化”,而机器“人化”。科学技术强化了技术分工,人的活动领域也被束缚于所在的流水线上的某个部件或环节。“由于劳动被分割,人也被分割了。为了训练某种单一的活动,其他一切肉体的和精神的能力都成了牺牲品。”[3]智能技术带来了更为复杂、精细的分工体系,与此同时,从事各类职业的人们都被束缚于自己所在的技术知识和技术领域中,缺少时间与精力追求个人的全面发展,而单一性、局限性则对人的发展形成了压抑和束缚。人除了身体上的“机器化”,人的思维也逐渐钝化,人工智能技术庞大信息数据库的“无所不知”使得人对其依赖性愈来愈大,人的思维能力,包括记忆力、推理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有所下降。马尔库塞在分析工业文明的技术控制时指出,“由此便出现了一种单向度的思想和行为模式,在这一模式中,凡是其内容超越了已确立的话语和行为领域的观念、愿望和目标,不是受到排斥就是沦入已确立的话语和行为领域”[4],人工智能技术加强了这种“单向度的思想和行为”,使人们逐渐沉浸于智能技术提供的便捷生活以及各种新奇产品、娱乐信息之中。技术产品越来越操控着人们的思想与社会舆论,在技术产品的使用成为人们日常习惯的行为模式和生活方式后,主体性的思维活动随着技术的发展不断被消解、取代,批判性和超越性的内心向度正逐渐丧失。

  此外,人工智能的现实应用必不可少伴随着对自然的控制和支配。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异化结果还体现在打破生态平衡,导致环境污染、全球变暖等问题。随着自动驾驶汽车和嵌入其他智能设备的传感器等设备兴起,技术信息处理数据量越来越多,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能量消耗和碳排放量问题。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的研究人员发现人工智能技术运行过程可以排放超过626,000斤的二氧化碳,几乎是普通汽车全部排放量的五倍。半导体行业大型供应商Applied Materials首席执行官加里•迪克森曾预测,由于材料、芯片制造和设计方面的创造力匮乏,2025年,数据中心的智能运转可能占全球用电量的十分之一。智能数据中心需要电力进行电源、信息通讯、温度控制等设备运转,但智能数据中心消耗的能源主要来自煤炭、核能与天然气等自然资源,容易造成资源短缺。研发人工智能机器人时,往往需要用到钢铁、橡胶、铝,废弃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则会产生大量的固体垃圾。而且,智能技术一旦应用于战争,对自然的威胁则很大,智能武器的破坏性极强,智能化战争的后果可能导致人类的生存环境出现无法估量的损失,从而威胁自身的生存。所以,智能技术发展或许并不像科技主义认为的那么乐观,技术的发展具有二重性。

  由上所述,关于人工智能带来的二重性社会发展,我们应致力于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彰显人的存在和本质,力图使技术成为一种合乎人性和主体性的存在,促进人的发展与解放。“自然科学却通过工业日益在实践上进入人的生活,改造人的生活,并为人的解放作准备,尽管它不得不直接地使非人化充分发展”[5],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及其相关思潮虽然呈现出异化倾向和结果,但也为实现人的解放提供了诸多准备条件,如科技为增加自由时间、发展主体个性、改善生活方式、提升生活质量提供可能。但是,人的解放是异化的扬弃和人的本质的复归,是将自由自觉活动作为主体生命的本质,实现全面的、个性的、自由的解放。我们最终要达到“用那种把不同社会职能当做互相交替的活动方式的全面发展的个人,来代替只是承担一种社会局部职能的局部个人”[6],即在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前提上实现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人工智能技术在发展与应用过程中应更加彰显人的存在和本质,使人类运用科学技术获得越来越广阔的生存空间,实现自由全面发展,让技术成为一种合乎人性和主体性的存在。另外,科学技术是事关人类的文明进步、自由解放的全球性议题,人们应该站在唯物史观和全球视野上来看待和认识技术应用,即在尊重和融合不同文化的基础上发展科学技术,超越民族和国家的界限,加强各国之间的技术联系、资源共享,破除人工智能技术当前蕴含的科学狭隘化和保护主义倾向,正确把握人类技术发展方向大势、有效规避技术风险,坚持技术应用的可持续发展和全人类共享的应用特性,致力于运用科学技术实现人类的自由解放的发展道路。

  

  参考文献:

  [1][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93页.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80页.

  [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08页.

  [4] [美]赫伯特•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刘继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年,第12页.

  [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61页.

  【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科研基金项目“马克思主义技术观视域下人工智能的审视与反思”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陆君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