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吉拉·谢尔教授在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做关于真理的系列讲座
2022年05月25日 09: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胡兰双 字号
2022年05月25日 09: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胡兰双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受武汉大学哲学学院陈波教授邀请,2022年4月28日至5月12日,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哲学院吉拉·谢尔(Gila Sher)教授在武汉大学哲学学院作了以“真理作为人类价值”为主题的三场线上系列讲演。

  吉拉·谢尔教授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现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哲学教授。曾任国际著名哲学期刊《综合》主编(2012-2017),现任国际顶尖哲学期刊《哲学杂志》编辑之一。研究领域为真理论、认识论和逻辑哲学,兼及逻辑、语言、形而上学、分析哲学和康德,近年来发表了《认知摩擦——论知识、真理与逻辑》等为代表的一系列重要著述,还有多部著作将在剑桥大学出版社和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是当代国际上颇具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

  在本次系列讲座第一讲正式开始前,陈波对谢尔的学术背景、学术成就以及他们之间的学术交流历程做了简要介绍,并对本次系列讲座的主题和日程安排进行了说明。

  第一场讲座的题目为“后-真理危机”(The Post-Truth Crisis)。谢尔首先阐明了“后-真理危机”这一概念。所谓“后-真理危机”即是指由于否认“真”作为人类生活的约束原则而引发的一系列当下的现象、行为、态度和观点。谢尔认为,这场危机标志着对真相的一种自鸣得意、居心叵测、唯利是图的漠视。虽然真理危机并不是一个新问题,最早可以追溯到尼采的后现代主义,但是当下的真理危机与以往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平常性和普遍性:我们日常的、平凡的生活正渐渐失去对真的把控。这场危机明显地表现在政治方面,但它也渗透到人们对科学、道德、经济和其他领域的态度中。谢尔以“气候变化”“新冠肺炎大流行”“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这三个事件为例,分析了后真理危机的两个表现形式:第一种表现形式为“否认”,不仅是对事情真实状况本身的否认,更是对真理的重要性的否认;第二种表现形式为“虚假信息”,表现为故意传播虚假信息和随意使用这些信息。

  所谓“后-真理危机”是否真的存在?毕竟从古至今人类总是会出于各种(包括善意的)目的去说谎;各种现象能否被统一地称为是一种真理危机?因为对这些现象的描述都不一定使用到“真”这个词汇;即便是存在危机,它是否应该被称为一场事实危机而非真理危机?对此,谢尔的回应是,人类虽然普遍存在忽视真理和使用谎言的倾向,但并不排除这种倾向会爆发周期性危机,纳粹时期就是这样的情况;使用“真理”这个词汇去描述各种真理危机现象是不必要的,就像我们在列举各种道德危机状况时,也并不总是会使用到“道德”这个词;而真理和事实本就是紧密联系的:一个陈述为真当且仅当它描述了事实,并且将当前的危机作为一种真理危机,也并不影响它在其他方面被描述。

  谢尔表示,即便是“后-真理危机”仅仅作为一种有效的假设,目前的状况也要求我们立刻做出反应,哲学家们不能逃避自己的责任。这场危机以一种生动而引人注目的方式提请我们注意,人类社会存在大规模脱离真相的可能性,而真理的消亡可能会对人类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这不仅是理论上的、科学上更是哲学上的危机。但目前的真理论研究者并没有重视这个问题,一些针对这场危机的措施也都发生在哲学之外,因此谢尔主张,鉴于当下的后-真理危机,对于真理的哲学研究需要增加一个必要条件,这个必要条件需要回答如下问题:失去“真理”的生活和没有失去“真理”的生活有怎样的区别?后-真理文明中究竟丧失了什么?

  为了回答上面的问题,哲学家们应该站定一个怎样的真理论立场?针对这一问题,谢尔介绍了当下真理论研究中比较流行的真理紧缩论的观点,以保罗·霍维奇(Paul Horwich)为代表的紧缩论者(deflationist)认为,真的全部含义仅限于一个不足道的等价式:“S”是真的当且仅当S,例如“雪是白的”是真的当且仅当雪是白的。在这样的观点下,“真”仅仅是一种表达担保或者概括的技术工具,人们失去真也只是失去了这样一个好用的技术工具而已。谢尔完全否认这样的观点,认为这样的立场是荒谬的,紧缩论者没有以正确的方式去看待真,也无法回答后真理危机所引发的问题。因此,我们需要一个“真”的实质主义立场来对“真”进行更深刻的解读,以应对后-真理危机。对此,谢尔的主张是:真首要的是一种人类价值,一种实质性的人类价值,真理论研究工作的任务便是探索这种实质性的价值,并以实质性的方式解释它在人类生活中的地位。我们在后-真理时代所失去的正是一种人类价值,这种人类价值不仅关乎人类生存,更是人性(humanity)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场讲座的题目为“真的价值”(The Value of Truth),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承接上一讲所提到的“人类价值”。谢尔首先重申了“真首要是一种人类价值”观点,这并不与传统观点中将真作为一种性质相冲突,真是一种与人类价值紧密联系的性质,真作为人类价值带来一系列标准,满足这些标准的真值承担者便具有真这个性质。因此,了解什么是真,首先要明确何为“人类价值”,谢尔进行了如下澄清:人类价值是人类选择出的代表人性的普遍准则,它们表明了何以为人的基本立场,正义便是一种人类价值,而真理是另一种。人类价值虽然是被选择的,但一旦被选择便具有了客观性,它们并不相对于某个个人或某一群体而成立。人类价值是由整个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决定的。

  第二部分围绕真的符合论刻画展开。谢尔首先论证了真的价值是一种符合的内在价值,这来源于人的认知维度。无论是实践层面还是理论层面,人类都渴望了解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但我们的认知资源是有限的,因此人类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很容易犯错,这种现状促使真理参与到人类认知过程之中,作为一个向导,引领我们去克服认知鸿沟。真为理论和陈述带来了一系列正确性标准,判定它们是否正确地描述了世界,因此,真的价值是一种符合论意义上的价值。

  真的符合结构建立在内在性、超越性和规范性这三种思维模式之上:内在的思维是动因,是我们对于世界的观察和思考的能力。没有对世界的思考,就没有发现问题、提出问题的理由。超越的思维是指,我们还要跳脱出自己的思考,站定一个第三方的角度,在这个角度下,我们既可以看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思考,又可以看到它在世界中的对应物。这并不是说真理论一定需要一个上帝的视角,这个第三方视角是一种人类可及的立场。规范的思维是指,我们不仅能够将我们的内在思维和世界联系起来,更要能够判定它们是否用一种正确的方式连接起来,也就是是否正确地描述了这个世界。这也是真理论的核心问题,我们必须有能力去探寻这种规范性,否则真理论并不能为我们所用。

  真虽是一种符合价值,但符合关系却不像传统符合论那样被理解为语言和世界之间简单的对应、图式或复刻关系。谢尔以数学命题“1+2=3”为例,展示数学命题与世界的符合方式。她认为“1”“2”“3”并不对应于世界中的个体,而是对应于事物的一种属性——基数性。之所以用个体词来表示,是因为我们在认识世界的形式性的过程中,对属性进行了降阶处理。我们的思维结构在处理一阶个体和一阶法则时能够更好的运作,并且我们完全有能力处理这种高低阶之间的转换,运用我们的认知自由(epistemic freedom),例如想象、试验和假设等方式。因此,符合关系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简单对应,而是有多种路径,选择哪种路径取决于我们对世界不同领域的探索。

  讲座的最后部分,谢尔介绍了这种非传统的真的符合价值为何能帮助我们度过后真理危机。研究表明,人们对正确性(真)的关注会消减网络上虚假信息的传播,并且坚持符合真的人会更追求事情的本来状况,而坚持融贯真的人则更注重人们反复的说辞而忽略事情的本来面目。她认为这些结论都促使人们将真作为一种人类价值,而不是将其仅仅作为一种句子或命题的性质。另一方面,在很多时候,后真理危机与后现代主义态度联系在一起,而后者又与对传统符合论的批判相关。谢尔所提倡的新符合论,对传统符合论进行了改良,因此削弱了后现代主义对传统符合论的批判。

  第三次场讲座的题目为“伦理的真”(Moral Truth)。谢尔回顾了她第二次讲座的主要内容,并且引申出真作为人类价值拥有两个维度,一个是人的认知维度,一个是伦理维度,第二场着重讨论了真的认知维度,第三场则以伦理维度为主要内容。

  什么是真的伦理维度?谢尔从休谟和康德的理论出发,总结出三条人类基本的伦理情境:第一,人类共同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第二,这世界的全部以及我们人类的心理构成引发了一系列亟待解决的严重冲突,为解决这些冲突,需要建立一系列伦理准则;第三,伦理准则也是建立在我们的生活愿景之上的,在这种愿景中人类相互连接的方式构成(哪怕只是部分地构成)康德理论中的“理性王国”(community of end-in-themselves),即每个人都将自己和他人视为“自己的目的”,而不是其他目的的“手段”。将某人视为目的意味着尊重和有尊严地对待他。而正是“尊重”和“尊严”成为从我们的伦理愿景到真的人类价值的通道:尊重自己和他人需要诚实(truthfulness),正常情况下,对别人撒谎是不尊重,对自己撒谎是失去尊严。诚实的伦理价值与真的认知价值密切相关,它们是价值的两个方面:对一个人诚实就是告诉他在认知上为真的事情。真是一种符合意义上的真,真的伦理价值就是告知在符合意义上什么是真的,在符合的意义上探求真理。

  这种观点自然引发出另一个问题,在伦理的领域内有所谓的符合真吗?伦理语句有真值吗?对这些问题,谢尔的观点是:我们不要事先决定“符合”是怎样在一个领域内发挥作用的,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观察和了解。在哲学史上,伦理学研究有两条主要的进路——康德式和密尔式,虽然这两种进路有所不同,但它们可以以相似的理由确立伦理价值的实在性、事实性和客观性。反对伦理命题具有符合真的观点有两个维度,第一个维度认为伦理真命题所符合的伦理对象是一种奇怪的存在;第二个维度则是伦理对象的存在与科学的世界观不兼容。而谢尔认为,科学、数学、艺术等领域中都会存在被认为是古怪的对象,但这不是反对这些理论的理由;如果我们持有较宽泛的科学世界观,那么伦理符合论也并非与之不兼容。她进一步表示,就像世界中存在数学性或形式性(例如基数性和形式法则等)为数学领域的符合真提供保障一样,由于我们人类具有伦理价值,这便是伦理领域中存在符合真的基础。

  那么,伦理领域的符合真是如何构成的呢?谢尔表示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弄清楚伦理上善的行为与伦理价值之间的关系:行为X在伦理上是善的,当且仅当行为X与人类的伦理价值呈现正相关关系(positively correlated)。例如,拯救约翰生命的行为在伦理上是善的,当且仅当它与“拯救生命”这样的伦理价值呈现一种正相关关系。回到伦理领域的符合关系,显然它不是一种简单的复刻关系,它被世界上什么样的行为是善而决定,而世界上什么样的行为是善则被这个行为是否与相关的人类价值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决定,因此有:“做X在伦理上是善的”为真,当且仅当,做X与相关的人类价值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例如,“拯救约翰生命的行为在伦理上是善的”这句话为真,当且仅当拯救约翰生命的行为与“拯救生命”这样的伦理价值呈现一种正相关关系。

  可以看出,伦理上的“善”和“真”一样都是关系项,因此伦理领域的真表现为一种双重符合关系——真的符合和善的符合。为什么伦理领域中的符合是一种双重符合,而物理领域中的则不是呢?谢尔表示,因为伦理中所讲求的“善”概念本身是一个规范性的概念,而规范性的概念,本身就包含一重符合关系,因此“做X在伦理上是善的”为真基于双重符合关系:一重是做X与伦理价值之间的符合;另一重是“做X在伦理上是善的”这个句子与第一重符合关系之间的符合。同样,法律领域的真句子也基于双重符合,因为“合法”这个概念也是一个规范性概念,它包含着某一行为与相关法律法规之间的相关关系,而说某一行为是合法的为真,则还基于这个句子与上述相关关系的符合。

  最后,谢尔总结到,伦理价值是人类文明所创造的,因此它们是实在的,伦理陈述是一种规范性的陈述,它表明了一种关系,说一个行为是善的,当且仅当这个行为与相关伦理价值之间的正相关关系,而一个伦理陈述为真当且仅当这陈述中所说的行为与相关伦理价值相符合。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李勇教授、南开大学哲学学院助理研究员胡兰双作讲演的与谈人,对谢尔教授的讲演做出了有见地的评论,提出了一些问题进行对话交流。谢尔在讲座结尾都尽可能详细地回应各位与谈人和听众提出的问题。本次系列讲座由学术志平台直播,讲座互动性强,参与度高,气氛热烈,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作者系南开大学哲学系)  

作者简介

姓名:胡兰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