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伦理学与当代社会论坛:生育伦理问题”研讨会召开
2022年04月15日 16: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字号
2022年04月15日 16: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关键词:伦理学;生育伦理;当代社会

内容摘要:2022年4月3日,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国家治理现代化与应用伦理跨学科交叉平台、天津社会科学院伦理学研究所暨《道德与文明》杂志社联合主办的“伦理学与当代社会论坛(第一期):生育伦理问题”以线上方式举行。

关键词:伦理学;生育伦理;当代社会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李秀伟) 2022年4月3日,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国家治理现代化与应用伦理跨学科交叉平台、天津社会科学院伦理学研究所暨《道德与文明》杂志社联合主办的“伦理学与当代社会论坛(第一期):生育伦理问题”以线上方式举行。专家学者聚焦生育权、现代辅助生殖技术的挑战、生命伦理、生育伦理、生育政策等热点和现实问题展开积极探讨。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哲学院教授、副院长张霄主持开幕式,他首先介绍了这一系列论坛的背景和初衷。2021年,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申报的“应用伦理”专业硕士学位授权点获准增列。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2021年12月发布的 《博士、硕士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专业目录(征求意见稿)》,“应用伦理”将成为哲学门类中的一个新学科,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将是第一个“应用伦理”专业学位授权点。为推动“应用伦理”学科建设和学术发展,本次系列论坛,为从事应用伦理研究的专家学者搭建一个交流对话平台,共同推动当代中国应用伦理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建设。

  开幕式上,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哲学院教授曹刚与天津社会科学院伦理学研究所暨《道德与文明》杂志社研究员、主编杨义芹分别致辞。曹刚表示,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当代社会的不确定性尤为突出,需要在不确定性中去寻求确定性。伦理道德在社会结构的诸种确定性中占有重要地位,然而传统的伦理学理论与道德规范体系不能完全为当代社会的矛盾冲突提供确定性的力量,我们必须立足时代进行更多的反思、研究与建构。目前,由生命科学技术的发展所带来的生育伦理问题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伦理学在其中不仅要发挥规制的“刹车片”作用、引导的“方向盘”作用,还需要寻求平衡和稳定的道德力量。杨义芹表示,《道德与文明》作为国内最早创立的伦理学专业学术理论期刊,它不仅是学者学术研究成果的发布平台,而且一直关注当代中国伦理学的学科建设与现实问题的理论思考,力图成为伦理学学者们针对社会热点问题严肃发声的平台。

  第一场论坛发言人主要围绕生殖技术以及涉及到的政策、法律、伦理问题与挑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生命伦理研究所所长邱仁宗的主题报告是“生殖技术、伦理学与政策”。邱仁宗首先区分了生殖和生育的概念意义,生是生殖,生殖是繁育后代。生育是繁育后代和养育后代的行为。他将主要围绕“生殖”概念来讨论相关问题。生殖伦理学要研究的主要是生殖的伦理问题,而目前生殖的伦理问题主要是生殖技术的伦理问题。生殖技术是为人解决生孩子的问题。这种在医患关系内的医疗服务具有社会含义。也就是说,一个国家可以利用生殖技术服务于它的人口政策。由此,我们就进入了另一个领域,即人口政策的伦理问题。邱仁宗认为,现在解决人口少子化、老龄化是一个综合性工程。他提出了“个人的生殖行为是否应该受他人影响?”、“在促进个人生殖的行动中,国家的非家长主义干预的限度在哪里?”、“在促进增加人口时是否应该多考虑脆弱人群?”等伦理问题。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肖巍的报告是“人-非人动物胚胎嵌合的伦理问题”。她将人-非人动物嵌合体研究的伦理争论分为“因跨越人类和动物之间的物种界限而产生的道德混乱”、“嵌合体孕育物道德地位的不确定性”、“嵌合体孕育物可能引发强烈的直觉反对”、“嵌合体孕育物的尊严问题”等四个方面。肖巍认为,在应对人-非人动物胚胎嵌合体胚胎研究伦理风险时,遵循科技伦理等基本原则,并基于具体的文化情境来反思有关的认知问题与道德抉择。她强调,所有生物都处于历史范畴进程之中,人类的科学技术离不开人类实际体验的范围,科技进步需要以人为中心。每个人都是历史产物,都被历史和时代所塑造,人-非人动物嵌合体这种新的生物实体也是如此。伦理学的研究体现了人类对生存方式的追问,也构成人类对于自身和他物认知形式的基础。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石佳友报告的题目是“人类胚胎的法律地位”。他指出,在人类胚胎的法律地位的讨论中,对于体内(in utero)胚胎则不存在法律上的争议。存在争议的是体外(in vitro)的冷冻胚胎。在法律上的基本分类是:人为主体,物为客体。基于此,关于体外冷冻胚胎的法律上的争议,目前主要有4种立场:主体说、客体说、折中说以及渐进主义。接着,石佳友分别介绍了美国部分州、欧洲部分国家、ECHR(欧洲人权公约)以及中国针对该问题的相关法律法规,最后,他阐述了“胚胎14天规则”的争议以及中国的选择。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医师王艳槟报告的题目是“现代辅助生殖技术的伦理挑战”。她主要探讨了辅助生殖发展史、辅助生殖与伦理、单身女性助孕的伦理挑战三个层面的问题。辅助生殖技术包括人工授精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及其衍生技术两大类。她指出,现代辅助生殖技术日新月异,卵子冷冻,卵巢移植在技术上已无壁垒。由此,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就涉及到人工授精与伦理、试管婴儿与伦理和衍生技术与伦理等问题。她强调,卵子冷冻等辅助生殖技术在技术层面已相对成熟,卵子冷冻可以保护女性的生育自由,但以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卵子冷冻技术应用在学术界依然存在较大争议,也面临着诸多伦理挑战,技术需要严格遵循的伦理原则,法律法规上也需要完善相关制约。

  华中科技大学哲学学院教授、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雷瑞鹏探讨的问题是“From ‘making love’ to ‘making baby’——辅助生殖技术的伦理困惑”。她通过梳理从自然生殖到人工辅助生殖的转变,辨析了辅助生殖技术伦理争议背后的基本概念分歧和哲学问题。目前,从辅助生殖技术对科学的挑战、对医疗服务的挑战、对医务人员的挑战、对社会的挑战看,辅助生殖技术面临着诸多伦理问题,如自主选择、最佳利益、第三方的介入、商业化、服务分配的公正等问题都需要进一步的探讨和明确规范。

  第二场论坛中,五位发言人分别从不同视角探讨了生育伦理、辅助生殖技术的伦理、生育权利等问题。

  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曲红梅探讨的主题是“东北地区生育伦理的特征及原因探析”。她指出,生育政策是影响生育率的一个指标。此外,从生育意愿、生育效用等方面综合考虑生育态势,东北地区特殊的文化情境和社会风尚对这一地区的生育伦理具有重要影响。

  西南大学国家治理学院哲学系教授任丑的报告是“生殖技术视阈中的生育权利与生育责任”。他谈到,生殖技术的发展突破了自然生殖的传统藩篱,给生育权利和生育责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道德冲击和伦理挑战。他认为,生育责任源自行动者完成事件的因果属性,这意味着生育技术主体必须对其行为后果做出回应。这主要包括三大层面的问题:人类实存律令赋予生殖技术的责任、生育技术自身蕴含的责任以及生殖技术应用的责任。他强调,我们应当在把握生育权利和生育责任的内涵和二者内在联系的基础上,利用先进的生育技术正当地维系生育权利,勇敢地承担相应的生育责任,进而彰显出崇高无上的人性尊严和道德目的。

  东北大学哲学系教授王健的报告是“辅助生殖技术的伦理规约”。辅助生殖技术为人类社会的繁衍带来了一定支持,但它也引发了冷冻胚胎处置的道德问题。诸如父母子女关系的多元化、代际伦理关系混乱等伦理风险为辅助生殖技术带来很大的伦理挑战。面对辅助生殖技术善恶兼具的两面性,王健指出,因辅助生殖技术有为恶的可能性就遏制其创新与应用显然是不明智的;同时,如果仅仅因其有善的成果就无视其伦理风险,任凭其恶的效应逐渐增强,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因此,需要以一种开放的而非保守的道德自觉对辅助生殖技术进行伦理规约,考虑伦理风险的可容许界限,实现辅助生殖技术善的维度,减小其恶的可能性是我们应该有的行动方略。

  首都医科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梁立智探讨了“代孕需求方生殖自主权实现的道德界限”问题。他指出,除了商业代孕和代孕弃养问题,争议的其本质涉及到生殖自由与道德界限问题。从意志自由的视角看,代孕需求方享有生殖自主权,即自主选择代孕生殖方式的权利。然而,生殖自主权不仅蕴含代孕需求方的尊严和意志自由,还应包含代孕需求方对后代的养育责任。他认为,生殖自主权不应是绝对权利,通过权衡尊重自主与不伤害原则,也需要道德界限,要考虑最小化代孕双方的风险,保障后代长期、稳定的成长环境。而医学动因的夫精妇卵妊娠代孕也要合乎道德界限。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哲学院副教授王福玲作了题为 “生育自由:在权利和义务之间”的报告。她指出,在自然生育时期,生育自由被严格地限定为一项消极权利,即政府或他人不得干预个人的生育决定。在辅助生殖技术广泛应用的当今社会,作为消极权利的生育自由逐渐表现出其局限性。在自然生育时代是两个自由人主体之间的合作,在辅助生殖时代,合作方扩大到辅助生殖机构等。生育自由一方面受到后代利益的限制,另一方面受到他人权利和社会公序良俗的限制。王福玲认为,这种限制本身是为了更好地保障生育自由的实现。然而,如何理解这种限制性条件,则需要进一步的探讨。

  第三场论坛中,学者主要围绕生育制度、生育权利、生育伦理等问题展开讨论。

  云南财经大学金融研究院教授蔡昱报告的是“无根的生育权——重塑权利话语与生育伦理的基础”。她从建立在男性生育权的片面膨胀之上的康德所谓的“激情之恶”和女性生育权和人格的被极度摧毁与根本抹平谈起,指出了近代以来的自然权利观念已经全然模糊了善与恶的价值判断,即本质上是个人的自然权利,个人在死亡恐惧的激情下的自我保存的欲望成为了善恶的尺度。她指出,这是霍布斯的出于死亡恐惧的激情和自我保全的欲望的自然权利观念的个人主义论证模式深入人心所造成的局面。通过对自由和死亡恐惧的重新审视可以揭示建基于霍布斯的论证模式之上的自然权利的盲目性和无根性,它偏离了人之生命的本真存在方式,将人的需要片面化和缩窄化。它非但不是善与正义的根据,其无根性所造成的盲目而片面的追逐反而导向了恶。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靳永爱的报告探讨“宽松政策背景下中国女性地位与生育自主权”。她通过在性别视角下讨论夫妻权力关系对二孩生育计划的影响,分析了全面二孩政策背景下女性的家庭地位、来自丈夫的压力和女性的生育自主权维持等问题。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讲师谢广宽报告的题目是“制度伦理与独身女性生育权”。他回顾了中国生育控制政策的历史演变,对比不同国家在不同时期的生育政策,并探讨了制度变迁背后的伦理冲突。他指出,我国当前面临的生育形势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第一,性与生殖的分离,体现为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更加成熟;第二,生殖与婚姻的分离;第三,出生率下降、老龄化的快速发展;第四,对个体权利的重视、对少数群体的关注。据此,谢广宽主张在老龄化、少子化、单身社会发展趋势下,应进一步放宽对公民的生育控制,支持独身妇女的生育诉求。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张迪探讨了“技术制造的单亲后代——逝者冻精的伦理学思考”。他基于真实案例,从夫妇的自主性、后代福祉、后代尊严和责任等四方面,对逝者精子冻存生子的伦理学问题展开论述。他从自主性、后代福祉、人类尊严等层面探讨了“应允许配偶对逝者精子进行冻存吗?”和“应允许使用冻存的精子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生育后代?”问题,他认为,尽管类似案件的法院判决支持通过技术制造单亲后代,但基于自主性、后代福祉与尊严等方面,此类判决应接受伦理质疑。人类所有成员都应肩负起技术善治与善用的责任。

  南方医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陈化探讨了“精神障碍者生育权的伦理辨析”这一主题。陈化指出,生育权利作为最基本的人权,诠释了人类生育行为自然向度和社会向度,是人类社会发展和理性认知生育的现代产物。生育权利的生成逻辑经历了个体自主到他者责任的变迁。精神障碍者因其智力因素导致其生育权利备受质疑,遭遇了“无能论”(理性主义)和“无用论”(功利主义)的诘难。他认为,功利主义将生育权利工具化会带来社会道德的滑坡。精神障碍者生育权利的伦理难题在于自我权利与他者责任的不对称性,为超越对于精神障碍者生育权利的“制约性偏见”,需要糅合尊重主体的自主性和合理的家庭主义。

  第四场论坛五位发言人主要围绕“单身女性是否拥有平等生育权”“尊严视角下代孕的伦理可能性分析”“协商生育中的性别道德压力差异与有限自主”“精神病患者生育的意愿表达” “MRTs辅助生殖技术的主要伦理挑战”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闭幕式上,王福玲表示,会议中讨论的诸如基本概念辨析、基本原则的理解、胚胎的伦理和法律地位问题,单身女性生育的问题、代孕问题、利用逝者冻精生育后代的问题等等,涉及伦理、法律、医学、社会人口等不同领域的社会问题。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多学科的对话,多视角的审查。

  在伦理学中,应用伦理学被视为“显学”。作为伦理学中的显学该如何发展才能真正地、持久地保持“显学”的地位则需要我们共同探索。我们需要汇聚不同领域、不同专业、不同行业关注实践问题的人士,让理论和实践对话,寻求解决问题的现实途径。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吉林大学、东北大学、西南大学、首都医科大学、南方医科大学、浙江大学、曲阜师范大学等高校与研究机构以及《哲学动态》、《道德与文明》、《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福建论坛》、《中国医学伦理学》、《齐鲁学刊》等学术期刊编辑部的专家学者应邀参加此次论坛。

作者简介

姓名:李秀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