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世界思想史系列讲座】马丁•路德与第三次启蒙(第5季) 雷思温:神人的分与合——路德思想的三重中世纪来源
2022年03月28日 10: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字号
2022年03月28日 10: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关键词:路德;宗教改革;哲学

内容摘要:2022年3月16日晚,世界思想史讲座“马丁·路德与第三次启蒙论坛”第五季第9讲以在线视频方式举行。

关键词:路德;宗教改革;哲学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李秀伟)2022年3月16日晚,世界思想史讲座“马丁·路德与第三次启蒙论坛”第五季第9讲以在线视频方式举行。本次论坛主题为“神人的分与合——路德思想的三重中世纪来源”,特邀请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雷思温副教授担纲主讲。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法学院黄钰洲作为本次讲座的与谈人,围绕主题与主讲人进行对话。

  讲座由论坛发起人、上海大学特聘教授黄保罗主持。黄保罗首先简要介绍了本次论坛的创办背景和主讲人的研究成果。他指出,一是,目前在汉语语境中马丁·路德的译著还相对比较少,想要引进对马丁·路德的关注和研究。二是面对当今时代与全球化的背景下存在的问题,诸如科技的全能与全善问题,人的理性崇拜而导致的人自我封神倾向,大众中可能存在的普遍愚昧等等问题,需要发起新的第三次启蒙。

  讲座开始,雷思温首先对马丁·路德思想的背景做了介绍。他指出,任何一场思想革命的发作,都绝非只是突如其来的风暴,而是长时间隐伏于思想变革之中,马丁·路德的新教改革也是如此。路德曾对经院亚里士多德主义及其基督教诠释给予了多重批评,他的新教改革在出发点上也绝非为了开创一个崭新的现代世界,而是为了恢复基督教信仰的根源性和纯正性。而这样的清理自14世纪开始就已伴随着对亚里士多德——托马斯主义的反思和批判而开始了。但这并不抹杀路德思想的原创性,路德的思想变革融入了太多崭新的思想元素,使其成为近代思想的重要环节。因此,这场影响深远的思想运动,与其说是复古,不如说是革命。同时,也应看到,路德思想也受到多重维度的影响。自14世纪开始,亚里士多德——托马斯主义体系的瓦解,酝酿并发展出了司各脱、奥卡姆、埃克哈特、苏索、陶勒、库萨等不同于托马斯主义的思想新路向,这些或多或少对路德思想有影响。

  为了廓清路德思想的中世纪三重来源,雷思温主要围绕神人关系的分与合展开论述。

  一、神人之分:逾越存在论的上帝超越性

  路德在《驳经验神学论纲》里面,曾攻击亚里士多德说:“实在而论,除非放下亚里士多德哲学,否则没有一个人能真正成为一个神学家。”亚里士多德主义思想引入西欧教会之前,教会主流思想是以教父思想尤其是奥古斯丁主义思想为主线。亚里士多德主义思想的引入造成了深刻的教会思想危机,问题主要涉及到根源的问题,即用存在概念来言说上帝是否合适?面对问题,以阿奎那为代表的经院哲学家试图正面迎接这一挑战,改造类比学说以便建立受造物和上帝的形而上学关系,从而将实体与偶性之间平面性的类比关系,树立为受造物与上帝的垂直类比关系,由此想实现存在论系统与神学体系的整合工作。然而这一做法很快受到批判和反思。根本原因在于,存在论框架之中上帝的超越性和内在性不能真正获得整合。其中有两条重要的反驳路线比较突出,一是司各脱与奥卡姆,倾向于拉大上帝与受造物之间的绝对超越性;二是从埃克哈特开始到库萨,倾向于强调上帝对于万物的内在性。

  从神人之分的角度看,司各脱率先对托马斯主义进行了系统批判。他认为,存在的类比性只会导致我们完全丧失对上帝的所有理解道路。而理解上帝的出发点,必须是单义性的存在概念。即上帝从根本上说是不可能被我们有限的理智去类比的,这是上帝的一个超越性的最基本的要求。在司各脱笔下,上帝最核心特征是无限性,他远远超越了我们所有试图用心灵内在秩序的构造方式所给予他的结构。奥卡姆则将这一核心特征刻画为全能,即上帝的能与力同样也远远逾越了心灵内在的认识秩序。埃克哈特-库萨这条路线中,上帝既是存在又是无,同时又是存在和无的共同来源。他们试图把上帝从存在论的系统中抬升出去。总之,这两个反驳阿奎那的路线都是拒绝把上帝彻底的存在论化,让上帝的超越性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提升。

  二、外分与内合:灵魂的内向转变

  由于上帝超越性的提升,致使人不再能通过自然理性去把握上帝自身,这就彻底切断了亚里士多德与托马斯主义基于自然理性的神学进路。由于人的败坏和原罪,不可能借助自己的能力去一窥上帝的真容。但是,人与神总是要有联系的通道。

  阿奎那保留了部分理解的进路,而司各脱与奥卡姆断然否认。司各脱认为,我们只能理解按照我们的能力所理解的上帝而这与上帝自身毫无相似之处。埃克哈特等人逐步远离受造世界,寻找灵魂内转的途径。

  路德在《基督徒的自由》中说:人有两重性,一是属灵的,一是属肉体的。尽管有论者认为,路德思想之中已经具有了近代主体性精神,但是路德的主体性似乎又是反主体性的,他说“爱上帝就要与此同时憎恶自己。” 路德对内外之人的强调,意在表明外在的人属世界,而内在的人属上帝。而即便内在之人,也绝不可能获得完全的自立与自我肯定。这与埃克哈特的主张非常接近。埃克哈特与路德更强调被动性。

  埃克哈特在《论高贵的人》中说:“在我们里面,既有着一个外在的人,又有着另一个内在的人。……旧的人,属地的人,外在的人,怀有敌意的人,奴颜婢膝的人。而隐藏在我们里面的另一个人,就是那内在的人;也即新的人,……富有友情的人和高贵的人。”埃克哈特的内在人和外在人的区别,说明在这个已经败坏的自然世界之中,其实是找不到上帝,找不到通向上帝的踪影的,只有通过灵魂的内转,内在化才能实现与上帝的合。另外,埃克哈特极为反对隐修这一看似逃避世界、疏离世界的做法。因为隐修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在世界之中”。人必须学会突破事物并且能够在其中抓住他的上帝,有力地实质性地将上帝引入自己内心深处。他强调,关键之处在于必须彻底在灵魂向内转向之后,获得与上帝合一的道路。

  因此,灵魂内在性的强化,就成为埃克哈特到路德的一条线索。这是一条“外分”与“内合”的道路。

  三、分中之合:个体主义与唯独信仰

  雷思温将从14世纪开始发端的新型思想史现象称之为“中介的消失”。在哲学上,这一中介是存在的类比性、受造物与上帝的分有相似性、神圣理念、共相等。在神学上,这一中介则指向天主教会。而中介的移除,一方面形成了神人之间的根本差异性。另一方面,则使人能够绕开中介(比如教会)得以直接与上帝建立合一关系。所以称之为“分中之合”。雷思温指出,要理解这一点,首先需要强调个体化问题在德意志神秘主义与唯名论这两股思潮中共同的发展与增强。合的一个前提就在于彻底的把所有的个体从共同存在的普遍之中解脱出来,也就是高度的个体主义和唯独信仰这一取向。这一点在奥卡姆及其唯名论运动之中淋漓地展现出来,但也渗透在其他几位神学家的思想里。例如司各脱著名的“这个性”理论已经将亚里士多德对基底和主体讨论的最极端、最小单位,也即“这一个”视作不可还原、不可通约的个体事物的本质部分。奥卡姆更进一步将普遍概念和共同本性化约为人类心灵内在的构造。由此,司各脱与奥卡姆提升了上帝的全能对于所有个体事物的直接控制关系,而不再依赖类比性的中介。与此同时,在教会问题上就导致中介代表的削弱。

  雷思温强调,他们的理论根源在于质疑教皇在代表问题上的垄断性和权威性。这种高度个体主义的立场促使理性和信仰发生了深度分离。这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自然神学范围的大幅度缩小。第二,神学的特殊性与非科学性逐步增强。第三,实践科学相对于沉思科学的优先性与高贵性逐步加强。因此,在这一背景下,神学就不再以“理解”为核心,转而以信作为分中之合的渠道。分完之后还需要合。单凭理性人是不能看到上帝的,而合的主要通道就是信,因此,信在这个意义上是完全不能被理解所试探,只能是实践性的。

  最后,雷思温总结道:路德对经院哲学中亚里士多德主义传统的抨击,从13世纪下半叶开始萌生,在14世纪分化为两条不同的道路。神学家、哲学家关于诸如上帝超越性的提升、灵魂内在性的增强、个体主义的优先性及其与上帝直接关系等问题的争论,围绕着“中介的消失”的进路为路德神学的出现预备了思想的土壤。近代宗教改革与哲学革命的萌芽都有着长期的思想埋伏与积累。

  在评议环节中,黄保罗肯定了雷思温教授关于路德思想三重起源的判断。并指出,路德最初并非想要创立新教与天主教分离,他实际上是想要重新回归到之前的正统基督教。与谈人黄钰洲对讲座进行了总结,他肯定了雷思温对于德国神秘主义对整个德国哲学的影响这一问题的解释。同时,针对“海德格尔所谓的存在论神学从基督教角度来说是可能的吗?”这一问题进行了对话交流。本次讲座内容丰富,参与观众对精彩的讲座反响热烈,并积极提问。与会老师对问题做出一一回应。

作者简介

姓名:李秀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